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黄金年代在线阅读 - 第948章:病的不轻

第948章:病的不轻

        第946章

        李宪给林建岳出的点子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综艺创意。

        就是那种水上闯关。

        这个东西现在中国还没有搞的,作为一档全民参与的综艺节目,这玩应儿在李宪的儿时记忆中占据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时候很多个下午,当电视里所有频道都没有自己喜欢的节目时,李宪就找个闯关的一看看一下午。

        直到长大了,上了大学了,他偶尔还能看到电视上还在播放着十几年就没换过形势的类似节目。

        有时候他甚至都想——这傻逼节目到底怎么就这么魔性?

        直到后来有一次看见朱静一边儿在沙发上嘬着葡萄,看着电视上一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第一关就掉水里弄了个落汤鸡之后发出一声嗤笑,说她去都能闯到第四关拿一微波炉回来的时候。

        李宪才明白了、

        这沙雕节目就是要营造一种......你看着选手在电视上跑,自己跟着着急,然后诞生一种“尼玛这么简单的关卡他怎么能掉水里去?”“我上我也行!”的观感!

        当然,后来变味儿了。李宪大学时期的这种水上闯关节目为了吸引年轻观众的眼球,非常不要脸的找了一些身材爆好的选手上去。然后还非常猥琐的设计了那种机械积木颠来颠去的关卡。

        每每看到童年的宝贵记忆被一群资本家用这种方式玷污,李宪就总是要在电脑上按个暂停,然后“he~tui!”谴责一下!

        当然,现在李宪既然见识过那样的媚俗,自然也把这种姿势传给了林建岳。

        其实说,这种水上闯关的综艺节目之所以能在李宪的儿时形成风潮,节目的收益高是一部分,但是成本低却是主要的一个点。

        想这种节目,一般就找个机械工程队设计一套器械,然后直接在举办地找个有水池的公园就能办,林林总总下来也花不了几十万。除此之外就是两个会说几句“哇!哎呀!xx号选手好样的!真遗憾!”的主持人,齐活!

        至于什么通关和参与奖品什么的,全都靠赞助。

        以林建岳的资本,干这样的综艺简直就是跟玩儿似的。不过李宪想的不是为林建岳省钱,而是这个港城的二世祖刚来内地发展,李宪想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边儿接地气的,让三教九流老百姓都喜闻乐见的节目,才算是好节目。

        甚至,这种喜闻乐见要比《好声音》还要极端。

        林建岳虽然对李宪的这个点子抱有怀疑,但是现在手头上也没有什么出彩的点子,便将李宪交代的点都记在了脑子里。

        “行了,你自己慢慢消化吧。”

        感觉自己该交代的关卡难度设计,和不该交代的前几期找个身材好的姑娘上去抖都交代完了,李宪便挥了挥手,问清了选手的化妆间位置之后,跟林建岳告辞离去。

        今天之所以跟林建岳打了招呼要过来现场,主要还是为了看看沈静冰。

        后台里,十几个通过了初选的选手正在做着上台前的准备。

        其中几个机灵的,正游走在评委的化妆间之前,准备先混个脸熟。

        虽然《达人秀》现在火了,但是评委还没换。仍然是杨丽萍,王菲和王刚三人。

        这仨人的组合挺好,杨丽萍专业客观,王菲犀利敢说话,王刚会打破头鞋挺和谐一组合。

        看着三个化妆间门前贴的名签,李宪直接越过。

        这三个人现在都是正当红,特别是王菲,可谓是火遍了两岸三地。但是李宪没那么多兴趣去蹭个脸熟,虽然他现在有这个资本。

        有的时候电视上看到的人是一个样子,近了又是一个样儿。

        李宪还是比较喜欢明星们在台上精心准备过,演出来的范儿。

        明星这个东西,一旦离得近了真实了就没意思了。

        ......

        李宪走到位于走廊最里面的化妆间时,沈静冰已经换上了服装,上完了妆。

        可能是这家伙一副冰块般的样子,其他的选手都在一旁聊得热乎,唯独把她自己一个孤立了出来。

        可显然,沈静冰对这种氛围挺习惯的。

        选手里面有不少女同志,李宪推开门进屋,立刻引来了一阵咋呼。

        “唉你这个同志,这里是选手化妆间,观众不能进来!”

        李宪将一进门,一个貌似化妆师的妇女就大声提醒到。

        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屋里没有正在换衣服的,李宪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随手递给了那妇女。

        后者狐疑的接了过来,看了看上面的名号,“小老弟儿,你这是啥意思?有名片了不起啊!人家姑娘们一会儿还换衣服呢!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进来干嘛?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卧槽!

        被那五大三粗的妇女推搡出了化妆间,李宪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老子是你们节目的资方啊!

        化妆间里,看到李宪过来,沈静冰冷冰冰的脸上悄悄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转瞬即逝。见他又被人赶鸭子似的撵走,便起身迎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见李宪一脸蛋疼的站在走廊里,接受着旁人的指点和围观,沈静冰抚了抚头上由卫生巾编成蝴蝶结模样的头饰。

        “你不是说我坑你嘛!我辛辛苦苦给你想了这么个主意上电视,你还不领情。所以过来现场,亲眼看看你火了之后怎么跟我道歉。”

        李宪没好气儿的说到。

        沈静冰撇了撇嘴,再次提了提身上那卫生巾拼接编制,一层层如同白色玫瑰花瓣叠在一起的长裙。

        “就这?”

        可笑而又优雅。

        “呵、”

        李宪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嘶了口气:“我早就说,我这主意简直是神了。没想到分公司那边执行的更神嘿!小冰啊,一会儿你上台之后就自信的走,你这咔咔咔来回走上那么两圈,哪个评委要是不亮灯让你进下一轮,我直接给他换下去。那不瞎吗?”

        看着李宪一本正经的吹着牛皮,沈静冰终于扑哧一笑。

        不过马上,她就又板起了脸来。

        “李宪,你不用这么给我打气。我原本以为我会很紧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相比别的选手紧张到抽筋,我一点都不怯场。”

        “那你脸拉的这么长干嘛?”李宪眨了眨眼睛,他还真就是怕沈静冰紧张,一会儿在台上搞出洋相。

        虽然自己可以开后门儿让她在《达人秀》台上晃一圈,但至少这个节目现在的观众粉丝太多,这内幕搞的太明显了...影响不好不是?

        “李宪,我只是担心。”

        沈静冰想了想,咬着嘴唇说到。

        李宪奇道:“你担心啥?”

        “李宪,你说我上了电视,我的亲人就能看到我吗?”

        面对沈静冰突然的问题,李宪有点儿懵:“肯定的啊,现在《达人秀》在国内收视率有多高你知道不知道?每个星期五和星期天晚上八点半,中国每三台电视里就有一台在观看这个节目!而且我已经安排林建岳那里了,在选手自我介绍环节,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寻亲。你家里人要是在电视上看到你,肯定会联系电视台啊!”

        “可是李宪。”沈静冰并没有因为李宪的宽慰而高兴起来,“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和当初把我从河里救出来的那个民警有联系。如果我的家人想找我,为什么这么久,他们都没有去我出事的附近打听呢?”

        “这......”

        面对这个问题,李宪沉默了。

        “算了、”

        见李宪语塞,沈静冰自嘲的摇了摇头。

        “没准儿,我没有失去记忆之前,在家里也是不受欢迎的那个。”

        “嘶、”李宪砸了咂嘴,见沈静冰一脸的落寞,斥道:“这叫什么话!怎么说是也不受欢迎?我给你小鞋穿了吗?还是给你气受了?”

        这话刚说完,李宪就看到沈静冰挑着眉头,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

        “咳咳、”想到自己无数次对这个失忆女人的压榨,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家伙,生生的逼成了家务好手,人性扫地机,李宪略尴尬。

        “虽然我没多喜欢你,可是!我也没讨厌你。”

        李宪这说的是实话。

        “反正我们家也不缺你一个吃饭的,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万一上了节目你的家人还是没找你,景耀街22号就是你的家。”

        李宪说这话,就是为了让沈静冰安心准备上台。

        但他却不知道,沈静冰此时此刻,心里已经波涛翻涌。

        正在这时,李宪大哥大响了。

        看到号码是家里的,他赶紧接了起来。

        李玲玲奶声奶气的声音,迅速传了出来。

        “二叔二叔,你和冰冰姑姑在一起吗?今天到了她上电视的日子啦,我能跟她唠两句嗑吗?”

        嗯,自打沈静冰到了冰城之后,李玲玲天天跟着她屁股后面转。沈静冰虽然话不多,但是总能陪着李玲玲干这干那,小丫头特别黏着她。

        “好。”

        李宪直接将大哥大开了免提,递给了沈静冰,“玲玲找你。”

        “哦。”

        沈静冰接过电话,面无表情道:“喂,嘎哈呀?”

        “冰冰姑姑,一会儿上了舞台你要好好表现,我已经跟我同学们都说了,今天我姑姑要上电视,所以不行给我丢脸,让我没有面儿知道不?”

        “嗯,知道了。”

        “嘻嘻,我就知道冰姑姑最ne了!冰姑姑,等你从京城回来,能不能给我买个学习机呀?我奶不给我买。”

        “你买学习机要干啥使?”

        “学英文啊!我要小霸王牌的!千万别买错了。”

        “哦,你把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现在给我背一遍。”

        “abd......我就是不会才想要学的呀!”

        “你现在的英文基础太差,用不到那个东西。”

        “哦......那好吧。”

        “......,等我回去教你英文。什么时候你会说一百个单词了,我就给你买。”

        “真的?!谢谢冰姑姑!我就知道全家就你最稀罕我!”

        “电话开着免提,李宪在旁边。”

        “当然了,还有我二叔!”

        “......”

        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李宪眼角直抽抽。

        在李宪琢磨着,自己回东北要不要给这臭丫头带两箱子练习题做礼物的时候。

        那头的沈静冰又冷冷的交代了李玲玲一些诸如;

        “东北天气冷注意不要乱减衣服”“我不在家,不要去跟后院的二嘎子打架,不然会吃亏”“二蠢的狗粮和二蛋的猫粮走的时候已经剩的不多,你这几天先给他们俩吃点剩饭,但是千万不要给肉,不然吃馋了以后不吃狗粮猫粮了”这些杂七杂八的琐事后,才从容的挂断了电话。

        接着沈静冰递过来的大哥大,李宪似笑非笑。

        沈静冰白了他一眼。

        “笑啥?”

        “笑你。”

        “为啥笑?”

        “不为啥,就是你什么时候说话开始带口音了?”

        “......。”

        再次赏了李宪一个白眼,沈静冰转过了头去。

        在李宪看不见的角度,她偷偷一笑。

        “选手组注意了!节目马上开始,请各位选手带好自己的号码牌,到后台一号口集合准备上台!”

        “我要上台了,李宪。”

        走廊中,选手们慌慌忙忙的向着后台处跑去。沈静冰站在走廊中央定定的看着李宪,她被来往的人群不断的擦碰,整个人好像河流中的一颗石子。

        “嗯,加油。”李宪站在走廊的墙边,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万一,节目结束之后有人过来找我,那我该怎么办?”明明说自己不紧张,但是此时的沈静冰眼里的忧虑却再也掩饰不住。

        李宪笑了,“那还不好?那你就找到亲人了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没失忆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吗?到时候他们就能告诉你了。”

        “哦。”沈静冰淡淡的点了点头,咬着嘴唇转过身去。

        看着她的背影,李宪无奈的笑了笑。

        他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了。

        “李宪!”

        正在他转身欲走,去现场观众席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召唤。

        “啊?”

        一回身,李宪就见到一个纯白色的人影扑了过来。

        被沈静冰紧紧抱住,李宪一时间有些懵逼。

        感受着怀里的人恨不得将自己勒死,李宪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轻轻的拍了拍那片光洁的后背。

        “这是干啥?”

        “不许回头!”

        他刚想回头看看沈静冰,脸就被粗暴的推回了原来的角度。

        “哦。”李宪应了一声。

        怀中人红着脸,深吸了口气,“不干什么,就是...如果有人过来找我,那我就不回东北了。”

        “为什么?”

        “回去我就舍不得走了。”

        “所以现在这算什么?”

        “算是谢谢你。”

        “谢谢我?哈、你怕是真得了神经病,不是一直说我压榨奴役你么?怎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你?”

        “谢谢你在这段时间给了我一个家。”

        轻轻的趴在在李宪的肩膀上说了一句,神经病一把将他推开。

        然后提着那一袭洁白的长裙,啪嗒啪嗒向后台处最后一个跑去。

        “有病。”

        摸着西装肩膀上一小片湿润的地方,李宪摇头一笑。

        “病的不轻。”

        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他又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