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权宠之仵作医妃 > 第458章 寿康求救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往下落,白樱上前低声道,“王妃,已经到寅时了。”

    秦莞微闭的眸子睁开,转身去看向窗外,屋里的昏光投射出去,照出院子里一片雪白,秦莞看了片刻,忽然开窗将手伸了出去,屋子里虽然放着两个炭盆,可这会儿里面的炭火已经燃烧殆尽了,本就只有这点暖意,窗户一开,刺骨的寒风立刻刮了进来,便是白樱都瑟瑟发抖,而秦莞伸出窗外的手更是针扎一般的疼。

    “外面是否没了响动?那嬷嬷现在何处?”

    白樱道,“是,没声儿了,那嬷嬷去了右边厢房,不过右边厢房没点灯,外面太冷了,她根本受不住。”

    秦莞将手收回来,将窗户一合,借着冰冷的手抹了一把脸。

    寅时是夜半时分,是一个人睡的最熟之时,哪怕强撑着不睡,此时也是最为劳累疲惫之时,而今夜这般冷,外面的侍卫即便身强体健,在风雪之中站了两个时辰,精力也早就被耗费一空了。

    秦莞示意白樱靠的更近一些,低声吩咐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待会儿只怕要换值了,你去寿康宫,去找太后,我猜现在的寿康宫外面只怕也守着侍卫,为的便是阻隔了求救的路,你去了若是进不去宫门,便走寿康宫以南,靠近九殿下住的院子,那里必定是守卫最薄弱之处。”

    白樱一听忙道,“可是将王妃一人留在此处多有不妥。”

    秦莞摇头,“他们不会杀我,你速去,时间过了这么久,他在外面还不知遇到了什么,皇上必定不会留他性命的……如果不是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愿惊扰太后娘娘,可如今除了太后,我想不出第二人能救咱们。”

    白樱眸色一沉,“是,那奴婢即刻去寿康宫求救。”

    秦莞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走后窗。”

    白樱颔首,跟着秦莞到了后窗处,推开窗户,外面的风雪一下便飘了进来,白樱利落的翻身而出,道了一句“王妃当心”便转身朝着后院围墙走去,白樱身手利落,纵然宫墙高耸也拦不住她,秦莞看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方才将窗户关了上,窗户一关,秦莞又疾步走到前面去听,听见外面只有风雪的声音方才放下了心来。

    太后即便没有在今夜病危,此刻她的身心都经不起任何波澜了,秦莞不知此番求救会不会让太后娘娘的病情加重,可到了这个地步,除了太后她别无选择。

    负责看守秦莞二人的嬷嬷早就冷的蜷缩在了厢房的矮榻之上,看着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雪,再想到外面站着御林军守着,她终于还是放下了担忧进入了梦想,而一墙之隔的院外,十个禁卫军满身的风雪,有几个人已经只撑不住的靠在了院墙之上,可是很快,积雪化成雪水打湿了众人的衣衫,便是当首的骁骑尉都有些忍不住了。

    一人低声道,“校尉,咱们还要站多久?这么大的雪,实在是……”

    “闭嘴。”骁骑尉低声呵斥,“林统领亲自交代了咱们几个,他没有发话,我们绝不可擅离,里面的人是谁你也知晓,今夜要出大事,若咱们几个坏了事,那便是掉脑袋的事!”

    “可是……属下吃撑不住了,在这么下去,咱们一个个都要倒下的。”

    骁骑尉扫了一圈几人,“你们几个,站去背风处缓缓,待会儿过来换,除非林统领派人来换咱们,否则我也没法子。”

    一人嘀咕道,“林统领只怕想不到咱们几个,校尉听到了吗,前殿方向好像出事了,动静不小。”

    皇城之外的禁卫军都回了宫中,那般多人,动静自是大,骁骑尉却没理这话,仍然道,“做好分内事。”

    众人不敢多言,几个实在支撑不住的转过拐角站去了背风之处。

    白樱猫儿一般的往寿康宫摸索,今夜的皇宫的确不平静,从北苑到寿康宫的路上禁卫军越来越多,比平日里的戒严多了数倍,幸而白樱经常跟着秦莞入宫,如非如此,只怕藏身之地都难寻。

    等白樱费尽心思摸到了寿康宫之时,果然如秦莞所料的那般,宫外早已被禁卫军团团围了住,风雪之中,禁卫军们执坚批锐五步一人,白樱便是身法矫健,也不可能穿过这般封锁闯入寿康宫里去。

    白樱等了片刻,只见寿康宫宫门紧闭,宫内也是一片漆黑,只怀疑太后根本不知宫外的事,如此,等寿康宫出来人自然也无可能,白樱藏身在暗处,开始朝九殿下燕绥的殿阁方向摸去,到了寿康宫东南,果然看到禁卫军少了不少,这里的禁卫军才用巡逻制,并无人死守,然而巡逻的人比平日里多了两倍,这一队人刚过去,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下一队人便又来了,白樱眉头紧皱,虽然脸颊被冻得发疼,额角却还是溢出了冷汗。

    足足看着五队人马走过去白樱都没有找到机会,想到时间紧迫,白樱顾不上那么许多,第六队巡逻禁卫军刚走过去白樱便朝宫墙之下跃去,可就在这个当口,第七队人马果然转过了拐角,当首一人看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当下火把一晃,“谁!是谁在前面?!来人——”

    当首的禁卫军大喊着朝宫墙之下冲来,白樱却只能暂时躲在宫墙之下的一丛矮竹山石之后,她心跳如擂鼓,身体绷紧准备时刻与禁卫军们交手,眼看着禁卫军越走越近就要来搜查,忽然,不远处又有一道黑影闪过,当首那人目光一亮,立刻朝着那黑衣追了过去,“在那边!追——”

    白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见那队禁卫军越走越远,她虽不知怎么回事,却还是想趁此机会先潜入寿康宫再说,然而她刚转身正欲攀墙,身后却忽然一道劲风袭来,白樱心中警铃大作,转身便是一拳挥出,然而来人仿佛知道她的路数,竟然一把将她的拳迎面接了住,下一瞬,来人猛地靠近了她……

    “是我——”

    骤然响起的语声止住了白樱的反击,她眸子一瞪看向身前的人影,“兄长?!”

    白枫满眼急迫,“你怎在此?!王妃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