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骄在线阅读 - 第2166章 镜花水月

第2166章 镜花水月


担子?担子也分轻重?你担了天下,所有人就也要担天下?!”
羽天龙的质问我没有回话,在我听来这不过是一个无力者的呻吟罢了,我抬头看了看远处:“还有一刻钟,赶不上了,你还有什么最后想说的吗?”
羽天龙刚才还有些张狂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最后的希望也被我一语点破,他知道,今日,他难逃一劫。
“我就想问一句,你如果在我的位置会怎么做?”
我看着羽天龙沉思了一瞬开口道:“不要置身于那个位置。”
咻!
镇魔古剑一剑穿过羽天龙的胸膛,知道自己已经必然要败的羽天龙没有继续挣扎,他知道挣扎已经没有意义了,延缓的死亡也是死亡,羽天龙也累了,累了一世,证明不了自己,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看着倒下的羽天龙认命一般的眼神,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担天下?我心中的千言万语,说与谁人听?
言罢我看向了西方,感受着逐渐靠近的气息,已经做好了迎接新客人的准备。
洛水月看着我的举动皱了皱眉,有着洛水月镇场,三百魔羽卫根本不值一提,他们一开始的手段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但是挡不住我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
但羽天龙显然开始就明白这点,所以他一直在做的就是拖延时间,主事长老的确是朝着这里过来的。
最后的一刻钟,魔羽卫足够解决大半,我和洛水月二人没有道理胜不过一个主事长老,我必须要守住的此地,不再出现其他意外的话,结局已定。
这是我一开始就想好了的,这计划的中间唯一可能会出现的变数就是羽天龙,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想处理羽天龙的缘故,虽然天照传承源于昊天大帝一脉,对真龙一族有着压制的作用,但我还是想要想解决羽天龙。
我和他的私仇,以及龙帝血脉的不定性都是我见他当做第一目标的最主要原因。
羽天龙虽然还是出现了异变,但这异变并未对战局产生什么影响,这就足够了,这更加证明了我的计划是正确的,只是这一切进展的实在是太顺利了一些,让我有些多心,和黄泉岭的一战比起来,这一次的战斗是在是太过轻松了一些,按理说萧胤辰的计划既然是给黄泉岭施压,那么在其他地方应该有更加全面的部署才是,否则羽琦玲他们存在的意义就太小了一些。
就在我考虑这些的时候,那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已经朝着地底压了过来,一个我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皱了皱眉头:“战无邪?没想到竟然是你来了。”
“怎么?不能是我?”战无邪看着我轻笑着问道。
看着战无邪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我感觉到有些奇怪道:“水月一人都能阻你,你绝对你面对我们两人还能有什么机会?”
“有没有机会不是你用话说的不是么?”战无邪说着身后法相这才出现,看了看四周道:“羽天龙那个家伙,看起来已经死了?”
“对,你来晚了半步,否则他也许还能被你救下。”
如果羽天龙能够再拖延一刻钟,知道战无邪出现,我的确很难如此轻易的杀掉羽天龙,但是羽天龙的这个算盘,显然是落空了。
“无妨,本就是一个炎黄叛逆罢了,羽家之中他也是最没地位的,亏他还想要证明自己,可惜他怎么就不明白呢?他身上挂着羽家的名字,想要在魔羽王都获得高位,可比我们这些外姓之人还要更难。”
我眼睛一皱对于战无邪的话有些不满:“再不济,他也将自己的信念贯彻到了最后,虽然走错了路,但比你这种临阵而逃的家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那叫战略性撤退,你贵为雁门之主竟然都不明白么?罢了,这样高深的道理,你们炎黄人不明白也是正常。而且眼下你也不必明白了,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战无邪这莫名的自信总是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但观察了这么久的时间我也没有感觉到眼下的战无邪和之前有什么不同,迎面而来的气势同样有些古怪,但看起来却不像是有什么突破的样子。
炎帝焚天烬!
第一招我还是选择用带着最浓郁九黎圣火的这一招数试探,无论对方实力有什么变化,这九黎圣火作为神火也肯定要有所防范。
但我还是太过的想当然,对方的确对九黎圣火的威胁进行了防范,可依旧爆发出了威胁到我的东西,或者说力量。
战无邪的拳头和我撞击在一起,虽然有着法相从天魔翼之中伸出来看起来战无邪的这一击比我的声势要大的多,但真正碰撞起来之后,战无邪不但没有占据什么上风,反而被我压制着逼退了好几步。
我看着战无邪平静道:“就这点水平,你可能还没有刚才的羽天龙给我带来的惊讶多。”
我此言非虚,论实力战无邪可能要比异变之后的羽天龙还要强上一些,但羽天龙这异变本身还是让我有所忌惮的,而战无邪,早就知道他的底细,我是绝对不会给他任何翻盘机会的。
“是么?”战无邪看着我冷漠的笑了笑,突然一股寒气从我身后出现,直接朝着我身后死穴袭过来,虽然所谓的死穴对于我现在而言早已不致命,但若是真的击中,还是会给我造成影响,至于影响的大小就要看攻击本身的强度了,而这诡异的气息在之前我可是完全没有察觉!
就在我感觉不妙的时候,镇魔古剑自主的飞到了我的身后,一下挡住了这股寒气,虽然被挡下,但是寒气在我的四周散开,我还是明显感觉到了这寒气的不一般,这是一股无比阴森的死气,释放到空气之中将周围所有生命的生机都剥离了出来一样。
“轮回之力?你怎么能够用这股力量?”我诧异的看向战无邪,虽然没有我那么纯粹,战无邪还是依靠法相融入天道之力的,但是那是强化他的法相本身,所以他还能算作是体修,而且在之前的接触我也感觉到了,战无邪的感悟的天道之力是杀戮之力,这样的战无邪绝对不可能发出这种具有死亡气息的天道之力的!
“我有告诉你的必要吗?”战无邪言语落下之后,再次对着我冲了过来,依旧是正面应对。
他知道单纯的力量碰撞他根本不会是我的对手,曾经看到他我还有所忌惮,但是眼下有了镇魔古剑辅助,我本身比在瑶池见到他之前还要强大更多,可是偏偏这股轮回之力的掣肘之下,我完全无法使用天道之力进行策应,而自己还要受到这股寒气的威胁!
此消彼长之下,我的一下落入了下风。
远处洛水月看到这一幕想要过来帮忙,但我却一下开口制止了洛水月:“先等等!”
战无邪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哦?怎么?真的想找死?我这力量的来源,你还没看透吧?”
我没有回答战无邪说中了的语,按理说没看透让别人来帮一把的确是更好的处理方案,但是眼下我偏偏不想这么做。
在第一时间法相这股力量的时候,我认为这股力量的来源是某个天魔至宝,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无论是怎么样的天魔至宝,只要使用必然会有踪迹可循,就算没有本体也应该有气息,但这股寒气就像是从战无邪身体本身发出来一样,完全不像是来自外物。
这奇怪的感觉让我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事情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之前觉得顺利,完全就是一场镜花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