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神道仙游传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真假刘公子(1)

第五十四章 真假刘公子(1)

        官场有谚云: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若还有比这个更不幸的,那便是佐2官们了。

        自古老二不好当啊!

        那些附郭的知县老爷们,至少在自己的衙门里还可以说一不二。而作为佐2官的官员们就可连一处说话的地方都没有了。

        不但权利油水捞不着,还得处处遭受正印官的猜忌跟打压,以至于弄得明明是个二把手,却过的连下面的老三,老四都不如了。

        而作为延安府这么一个穷地方的府丞老爷,佐2官。曾大人说起来也算从五品了,却混的如以前当七品知县的日子都不如了。

        好事从来轮不上,但押粮,催税之类的苦活,累活却总是少不了他的。

        说起来,这个官当得也还真是悲催,远没有一般老百姓想象中的那么风光。

        谁叫他只考中了一个皇榜末尾的同进士呢!

        这辈子也就这么命了。

        如今,曾大人都五十有七了,转眼花甲将至。这辈子是已经能看到头了。再没有了奔头的曾大人便一心扑在银钱跟女子上面。

        没办法,官场不得意,情场总得得意一回吧!

        若是两头都不沾,那他这一辈子那般辛苦地读圣贤书,所为何来?

        自打当个府丞之后,曾大人的小妾就一个接着一个抬进门了。

        倒是很有些宝刀未老,老当益壮的样子。

        但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这般日夜压榨啊!

        这两年,曾大人是明显老多了,身体也逐渐垮了下来。

        只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女色如毒药,哪怕明知道不行了,但又怎么能挡得住那颗“老不死”地心呢!

        曾大人再不济,也是官啊!

        这么多年宦海生涯,再怎么样,也没少挣钱啊!

        佐2官再如何,那也是从五品的官员啊!

        所以曾大人还真不缺,那些攀不上正印官员,来找他这个府丞来巴结的人的。

        这不,王家的长房长子,不知道怎么地就跟曾大人攀附上了。

        嗯!王家的这位大儿子,想要谋一个衙门里的缺。

        曾大人别的事情办不了,但这种小事,曾大人的权力还是够用的。

        但对这种没有功名的乡下土财主,曾大人其实是真看不大上眼的。

        但奈何王家的这位长子长孙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妹啊!。

        曾大人犹记得当时他看到那位王家小姐画像时的惊艳,当即便一口应下这桩买卖。

        王家小姐还真是嫩得如一朵水仙花啊!

        如果真的纳进门来,如此美人被他夜夜压在身下莺声婉转,如何不是一桩天大的艳福。

        从那以后,曾大人便开始对王家上心了。

        但奈何,王家的老头还没死呢。自然还轮不到王家的那位长房长子来做主。

        曾大人是看得见,却摸不着,那心就更痒痒了。

        也能怪会一直念念不忘了。

        好在那王家老头子年级也不小了,最近传来的消息是已经快要病入膏肓了。只要王家老头儿一死,有王家长房做主,那小美人还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不成?

        真是想什么来,来什么!

        就在前两天,曾大人还为了王家老头有意将小美人许配给一个外地书生的消失而妒火中烧,大雷霆。

        两天后,王家老头竟然就突然死掉了。

        死了好,死了就能免掉一大堆麻烦事啊!

        得到王家那位长房长孙的消息之后,做官多年的曾大人立刻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既能让小美人心甘情愿地钻进自己被窝里,也能顺利地除掉那个不知所谓的书生,以泄前两日地心头之恨。

        衙门里的差役已经派出去了,那该死的书生自然难逃自己的手心。到了衙门还不是任自己炮制?

        而小美人也只等王家老头儿一入土,自然就会被他长兄亲自送过来。

        到时候,小美人跟那书生没什么也就罢了,若是有的话,有书生在手,还怕那小美人不乖乖听话?

        万事俱备,一切尽在掌握的曾大人,第一次有了大势在握的快感。小美人又即将进门,所以增大人的心情原本应该是很好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一大早上起,曾大人的眼皮就一直跳啊跳的,按都按不住啊!

        眼皮子的事情,弄得曾大人今天连衙门都没去点卯,就猫在家里颇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老爷,老爷,门外有人送来了一张帖子,想要将您!”就在曾大人坐在家里,为了自己狂跳的眼皮而忧心的时候,管家却一溜烟地就跑了自己面前来禀告道。

        “帖子?什么人的帖子?”曾大人心情显然很不好,帖子看都没看,便当即没好气地大骂道:“你老东西,看来真的是糊涂了,什么人的帖子也敢来烦本老爷了。没看见本老爷今天眼皮直跳吗?”

        的确,在曾大人的老家可是一直有着:“眼皮跳,小人到”这种说法的。

        而当眼皮如果跳的厉害的时候,是不适合出门,也不适合见外人的。

        这叫躲小人!

        “老爷,这帖子您恐怕不见不行啊!”老管家挨了一顿排头,赶紧陪着小心,提醒了一句道。

        “什么帖子不接不行啊!”曾老爷见得管家如此说,便只能强压住了火气问道。

        “是陕西道监察御史刘巡按刘大人的帖子啊!”老管家赶紧报告道,然后双手将帖子递了上去。

        “刘大人来啦?”曾大人一听的老管家的话,当即就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赶紧接过了帖子问道。

        大明的官场,有时候品级真没什么用的。

        有的官,官大权小,比如曾大人这样的从五品。看起来是不小了,却比七品县令还不如啊!

        而有的却是官小权大,就比如这位陕西道的监察御史刘大人。

        虽然人家只是一个区区七品。但权力大到没边,别说曾大人,就算延安知府李大人见了,也得客客气气,拼命巴结的。

        没办法,人家就是管官的官。虽然没办法想吏部那样的给你升官,但绝对有本事让你罢官的。

        如此厉害,也难怪曾大人如此大的反应了。

        “不,不是刘大人!”老管家见得自家老爷的样子,生怕引气了误会,待会自己会倒霉,于是赶紧解释一句,然后才有些不确定地道:“来人是年轻的书生,说是刘大人的亲侄儿。”

        “刘大人的亲侄儿?”曾大人一下子就纳闷了,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道:“刘大人的侄儿跑来见我干嘛?”

        “那老爷,您见还是不见,不然等会那人等急了,可能会离开的!”老管家小心翼翼地问道。

        “见,一定要见的。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何况是他亲侄儿。刘大人我们可惹不起啊!你且请他到花厅一坐,我马上就来!”曾大人思量了片刻,叹了一口气吩咐道。

        ......

        “唉!这眼皮跳,还真的是灵啊!”曾大人待的老管家走远,才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

        官场中的道道,作为老官僚的曾大人可是太熟悉了。

        这位素不相识的刘大人侄儿会突然登门,不用想,就知道是来打秋风的啊!

        等会儿,又免不了又要破财了啊!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曾大人这头还在为即将失去的银子心疼不已的时候,那头的“刘公子”便已经在老管家的带领下跨进了曾家的大门。

        “你们这宅子气派不够啊!比如,这椅子,上好的檀木,这么能一点金子都不包呢?就算是穷,也得包点银子吧!”刘公子一走进曾家的花厅,立刻便指指点点了起来。

        “如果,实在没钱的话,等明天送到我府上去,我帮你们来贴”刘公子一边走,一边很是“慷慨”指点道

        “还有,那呸!”刘公子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立刻一口黄痰就吐在了花厅的地毯上,道:“本公子好容易赏脸来你们家一趟,怎么不将你们家的夫人小姐们都叫出来见见?”

        “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啊!”刘公子很是气愤地道。随即便又是“啊呸”了一声,将又一口黄痰吐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却浑没有看到,一旁的老管家跟几个丫鬟,脸都已经青了半边了。

        当然,老管家还是清楚这位的身份的,再看不下去也还能勉强赔了个笑容,向着几个丫鬟使了使眼色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给这位公子上茶?”

        “不用,不用,我看这几位丫鬟长得也还可以,不如就坐在这边来陪我聊聊!”刘公子一件老管家要将几个丫鬟打走,立刻便挥手阻止道。

        “刘公子,这样不太好吧!”老管家赶紧小心地劝解道:“几个丫鬟而已,刘公子若是喜欢,大不了等回头,我们亲自送到你府上去就是。”

        “啊呸,你个老东西,你是什么身份,敢来教训少爷我?”刘公子却是一点都给老管家面子啊,当即便一口浓痰吐在了老管家的脸上道:“还不赶紧叫你们老爷出来,本公子可不是来这里陪你这条老狗谈心的。再不出来,后果自负啊!”

        老管家这么多年来,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他在曾家见过的各路官员,以及公子小姐也不少了,这样的还真是头一次碰到啊!

        不是说是刘大人的侄儿么?

        那位刘大人再怎么说也是两榜进士出身,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粗鲁不文的侄儿啊?

        不过,老管家心中再火,也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唾面自干地笑道:“小的这就去请我家老爷,去请我家老爷!”

        管家说完,连茶都不上了,忙不迟地就带着几个丫鬟匆匆地走出了花厅。

        可老管家人还没完全离开呢,就看见那位刘公子随后便将桌子上的一个花瓶瞄了两眼,然后骂了一句道“什么破玩意儿!”随即便远远地扔了出去。

        “嘭”地一声,花瓶破碎,老管家刹那间是心都快跳出来了。

        然后不得不加快了步子去催一下自己老爷赶紧来了。

        “呵呵,刘公子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经过刘公子这么一折腾,曾大人果然便忙不迟地赶了回来。一看见刘公子,立刻堆面了笑容,客气地拱了拱手,打招呼道。

        “曾大人当真好大的脸面啊!本公子都等你了多久了!”谁知道,这位刘公子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当即便大模大样地坐在了椅子上,不阴不阳地刺了一句道。

        曾大人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脸皮一跳,有心翻脸,却终究还是不敢,只能赔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劳刘公子就等,是本官的不是,本官的不是啊!”

        “怎么搞得,这么久了,还不赶紧给刘公子上茶?”曾大人转过头去,立刻对着外面守门的下人大声吩咐道。

        “不用,不用,本公子可不是来喝你那几碗破茶的!”刘公子却立刻摆手制止了道:“看你这样子,也不会有什么好茶叶的。”

        曾大人一时间,连脸上的假笑都快挂不住了。

        “本公子是来救你的!”只见得刘公子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大叠状纸,然后又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本奏章道:“曾大人啊!你这些年可真是当了个好官啊!捞了不少吧?”

        “本,本官,何曾捞.....”说道这里,曾大人一时间都有些傻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否认,还是该默认了。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些状纸呢,都是别人告到的我叔叔那里的。而且句句属实,我叔父已经暗中调查过了!你否认也没用!”刘公子指着桌子上的状纸道。

        “至于这个,是我叔父准备上奏朝廷的奏折。是参你的,上面还有延安府多位官员的联名,曾大人想不想看看?”刘公子说完,立刻双目炯炯地盯上了曾大人,一脸得意地笑道。

        “这,这,这,刘公子,你这是何意啊?”曾大人是真的有些吓住了。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但做多了亏心事之后呢?

        鬼来敲门慌不慌?

        如今,刘公子这个“鬼”来敲门了。

        曾大人可是真的慌了。

        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岂会没做过一些枉法的事情?

        要不然,哪来的这么大家业,这么多房小妾?

        “一口价,十万两,买你一个平安致仕如何?”刘公子将手中的折扇一甩,满脸笑容地问道。

        “十,十万两?”曾大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

        原以为这位刘公子不过上门打打秋风,几百两银子就打了。

        没想到胃口竟然这么大啊!

        说起来,十万两,曾大人还真有。在做这个上不挨天,下不着地的府丞之前,曾大人也是做过多年知县的。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曾大人可是做过好多年知县的。

        只是这十万两一拿出来,曾家可真的是大出血了啊!

        “刘公子,不知这奏章还有状纸,能不能容在下看看?”曾大人强装镇定地道。

        “看来,曾大人是信不过本公子了。那没办法了。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告辞了!”刘公子当即便收起了桌上的状纸跟奏章,立马一副走人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