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 456 海水冰冷


    虽说她是在刚才知道杨升那个狗东西和自己的妹妹有一腿,可是不代表她就想死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就跑到了甲板上,甚至还闹出了自杀这种戏码。

    她不敢想,那些亲戚朋友该怎么看她,没了那个狗男人,她也一样能活。

    可是现在这么一闹,大家都以为自己活不起了。

    尤其是脚踝处那抹冰凉刺骨的触感,让她心里更加的害怕。

    “媛媛,你不能再错下去了。”韩之寒感觉抓住的那只手有千斤重量,就连身体也跟着慢慢下滑。

    在众人惊呼声之下,大家才发现有人拉住了金果儿的手,杨升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连忙扑了过来,“果儿,你可千万别松手。”

    金果儿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妹妹搞到了一起,就觉得恶心。

    就连这样生死存亡的时候,都忍不住给对方来一个超级大白眼。“放屁,那还用你说。”她不会死,会活的好好的。“杨升,你是死人不成,快帮着他拉着我啊!”

    韩之寒因为太过用力,导致面容都狰狞了,拉着金果儿的手臂青筋爆裂。

    韩潇媛不能相信,哥哥竟然不帮自己?

    “只要她死了,我就能上她的身,我就可以回到你和尘哥哥的身边,这样不好吗?”好似地狱深渊里传来悲戚的呐喊,透着无尽的绝望。

    在如此冰冷的寒冬,韩之寒还是流了不少冷汗,这不是他心中的媛媛。

    金果儿却是哭丧着小脸,“不好,一点也不好,我不想死啊!”

    韩之寒哼了一声,“不想死就别摇头,增加晃动力。”

    “你管我啊!还有你们到底是谁,那个谁,你赶快来劝劝她,我和她素不相识,你们别缠着我,要缠就去缠别人好了。”

    杨升不解的看着自己未婚的妻子,“果儿,你到底在和谁说话?”

    韩之寒感觉自己的力气都快要耗尽了,也懒得与金果儿废话,浪费力气。

    韩潇媛没有想到哥哥竟然不帮自己,从心底顿生了一丝怒气,卷起了海面上波涛,幻化成无数双以水为形的手,拉扯着穿着婚纱的金果儿。

    “韩潇媛!”

    听到了尘哥哥熟悉的嗓音,韩潇媛神情一顿,抬头看着另一边朝着她伸出手的闵御尘。

    他的面容相比三年前更加的成熟了,他从来没有主动伸手去握住自己的手,她有一瞬间的慌神,甚至是不知所措。

    “韩潇媛,我拉你,快上来!”

    她哽咽了,眼里流出了血泪,“尘哥哥。”

    韩之寒看着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多希望时光能够倒回到妹妹出事儿的那一刻,闵御尘真的出现了,抓住了妹妹的手。

    “尘哥哥,你喜欢我吗?”韩潇媛并没有伸出自己的双手,却是问了一个她一直都很想知道的事情。

    第五念打着墨斗线的手微微顿住,哪怕此刻闵御尘缓兵之计,骗一骗韩潇媛她也认了,毕竟方才都嘱咐过他了,暂时稳住韩潇媛,不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生气。

    闵御尘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如今韩潇媛真的问出口了,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点小心眼的。

    闵御尘望着韩潇媛期翼的眼眸,他淡淡的说道,“不喜欢。”

    勿念叹了口气,“老大,你家男人还真是一个耿直的人,先骗骗她,等我们设法抓住这个喜丧鬼再说啊!”

    第五念没做声,“快点,我这边已经好了,你的墨斗线弄好了吗?”

    “马上。”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韩潇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哪怕他骗自己也好,可是他竟然连骗自己都不肯。

    “你很乖巧,哪怕我常年不在家,你也不会像别的女人又哭又闹,会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

    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竟然是这么伤人。

    韩潇媛痴痴的笑了,笑容之中带着一丝绝望,“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喜欢过我?”

    “没有。”闵御尘哪怕是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么她呢,第五念呢?你喜欢她吗?”

    闵御尘紧绷着唇线,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浪漫的人,甚至与第五念在一起,也没说过多少甜言蜜语,今天他却要当着别的女人面,表白自己的媳妇儿,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即便如此,他脸上依旧淡漠的不见丝毫表情,“是爱!不是喜欢。”

    这一点很有必要纠正一下,若是此时能够伸出手来,韩之寒很想给他一巴掌,都到了这个份上,你就不能说说谎,骗骗媛媛也好。

    金果儿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气,这位仁兄是生怕不知道怎么激怒恶鬼的吧,明知道人家喜欢你,还这么刺激她?

    眼见勿念朝着自己打了一个‘ok’的手势,第五念微微颔首,手一挥示意他可以行动了。

    闵御尘再次伸出自己的手,“韩潇媛,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也从来不希望你死掉,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个跟在我身后的小妹妹,哪怕我们做不成夫妻,我也希望你来生可以平安顺遂,你呢?”

    韩潇媛怔怔的看向闵御尘,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忍不住抽泣了两声,“我想要一个游轮婚礼,你那么痛快的就同意了,给了我一个梦幻般的婚礼,我以为你最起码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

    “我以为这是我对你的补偿。”所以他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如今听到她这么说,闵御尘开始有点怀疑女人是不是天生都喜欢幻想。

    神补刀,就连第五念都开始佩服自己老公戳人心口窝的本事儿了。

    韩潇媛笑了,笑的甚是张狂,然后放弃了金果儿这个替死鬼,然后朝着闵御尘伸出手去。“尘哥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韩之寒在众人齐心合力之下,将新娘金果儿给拉了上来。

    还不等松口气,那头闵御尘就被漫天的海水卷不见了。

    第五念阵法还没启动,就把自家老公给弄丢了,顿时就慌了。

    “闵御尘?”

    第五念想也不想的跳进了海里,换来游轮上众人一阵惊呼,韩之寒想不想的跟着一起跳下去了。

    “尘哥哥,这海里很冷很冷,你感觉到了吗?”

    韩潇媛的声音仿佛就回荡在耳边,这海水冰冷到让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被囚禁海里的那段时间。

    “那是什么?”

    突然传来韩潇媛十分震惊的声音,透过微薄的光亮,闵御尘看见了一个男子穿着雪白的长袍,铁链穿过了他的锁骨脚骨,走一步便是锥心的疼。

    他长发凌乱,却无法遮住那盛世的容颜,好似山巅之上的雪莲,无瑕无垢。、

    “念念!”他想一遍,便在冰冷的墙壁上画下一道竖,墙壁,地面,能够刻画的地方已经画不下他的想念了。

    锁骨脚骨的疼痛令他已然麻木了,抚摸着胸口,他的眼中却是从未有过的绝望。

    “尘哥哥?”不,眼前这个男人有尘哥哥的影子,却又不像是尘哥哥,他的容貌更加精致,“他是谁?”震惊浮现在她如水的眸子里。

    “他是闵御尘!”

    韩潇媛摇头否认,“他不是,不是尘哥哥,这里的一切……”

    “你心中有一丝执念,你以为没有这些意外,该做我妻子的人是你。却并不知道这样的我曾经承受了什么,才换来这一世与第五念的重逢。潇媛,你自始至终只是我生命的过客。所以,不论是或早或晚,我喜欢的人都不可能是你。”

    韩潇媛捧着脸轻轻的啜泣,“不,不会的,这不是尘哥哥,不是……”

    “潇媛,海水冰冷,你我都是等待的人。”

    只听扑通一声,第五念的身影出现在了海里,急切的寻找闵御尘。

    闵御尘笑了。

    这是韩潇媛第一次看见闵御尘笑,是因为第五念。

------题外话------

    推荐下帝歌的都市文《影帝先生,受宠吧!》

    她说:你可以成为国民的影帝,但你只能做我一个人的男人。

    他是演员,他演的最成功的的角色叫——季微的男人。

    只是,演着演着,却将一颗心搭了进去。

    艺人陆程成为影帝之前,是被潜上来的,潜他的是个女总裁,叫季微。

    初次见面,酒店里,她对他说了三个字:“脱、跪、滚!”

    那会儿他想,这么凶残的女人,将来谁敢娶她谁就是傻逼。后来,他成了那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