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卜筑在线阅读 - 183、孩子

183、孩子

        自从怀孕后,以往用不完的精力,再也没有了,走几步路就累的不行,没有办法坚持站着或者行走,总想睡或者窝在沙发上,而且怎么睡好像都睡不够。

        每天都萎靡不振,凌二和她说,这是正常现象,她不怎么相信,总认为自己哪里出问题了。

        还害得凌二特意带她跑了好几家医院,每个医生都告诉她,她很正常,她才放下心来。

        “那就去睡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毛病。”老太太对闺女的表现很满意,“我怀你这会,还在地里玉米地里锄草呢。”

        “那我去睡了。”老娘说的越多,陈维维就越愧疚,老娘说的对,自己越来越矫情了。

        她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是卧在边上,附在她脑袋上的凌二,她没好气的道,“我脸上有什么啊,这么看?”

        “你那么可爱,怎么看都看不够。”好话一箩筐,不管要钱不要钱,他凌老二都付得起。

        媳妇开心最重要。

        “你就会哄人。”结婚的日子不短了,她对凌二多少有了些了解,她听多了情话,但是又会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听呢?

        “我实话实说也有错?”凌二那一脸迷茫的样子,很认真。

        “不跟你说了。”她嗔怪道。

        掉转头睡后,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凌二不准她再到处走动,连春节都没有回老家,凌二特意接了他老子,包括大姐一家子,老五、老四一起过了一个热闹的春节。

        生产的日子越近,凌二居然提前半个月把她安排进了医院的产房。

        所有人都说凌二小题大做,但是凌二依然我行我素。

        每日的早上、中午、下午,扶着她楼上楼下的遛弯。

        她既幸福,又有紧张,她害怕辜负凌二的期待。

        她问过凌二很多次,是想要闺女还是儿子,凌二告诉她,闺女儿子都是一样。

        凌二越是这么说,她心里越是没底。

        她老娘跟她说,凌家这么大家业,怎么不想要个儿子?

        她很认可老娘说的,很害怕看到凌家人脸上的失望。

        毫无征兆的,羊水破了,她被推进了产房,她更加不安,她知道此刻病房的门口至少聚着三十多人,凌家的亲戚、朋友,甚至蒋玉斌、文生、梁成涛等人肯定也在这里。

        凌二不知道她会有这么多想法,焦急的很,不时的下楼,一根烟接着一根烟。

        晚饭,他没有吃的下去,只喝了两杯茶,然后继续等到午夜。

        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声音的时候,心如刀绞。

        直到那一声响亮的啼哭传来,对他无异于天籁。

        “凌先生,恭喜你喜得贵子。”一个小护士第一个拉开门,向凌二道喜。

        “辛苦,辛苦。”没完全打开,凌二就冲了进去。

        在一旁的文生早就准备好了红包,从医生到护士,再到这一层楼的同样等待生产的家属,见者有份。

        “谢谢。”护士高兴地接了,她们是合资医院,按理来说,同公立医院一样,不能收受红包,否则面临的是开除。

        但是,在凌家媳妇未进产房之前,她们的领导早就叮嘱,凌家的红包必须接,不接就是扫人家的兴致。

        “凌先生,母子平安。”满头大汗的女医生,向跑进来的凌二说了下情况。

        她是医院特意安排的医生,早在一个星期前就提前做了准备。

        “谢谢。”凌二看也没看医生,说话后,直接冲到了媳妇跟前,看着满头大汗的她,心疼的心都要碎了。

        “我们有儿子了。”她的脸上似乎在泛着光。

        “嗯呐。”凌二理了理被汉水黏住的头发,笑着道,“睁开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有一个常识他是知道的,就是在生产后,并不能第一时间睡觉,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他也不好意思问。

        “嗯。”她费力的点点头后,医生把她推出产房的那一瞬间,她还努力朝着医生怀里的孩子张望了一下,那么小小的一团,居然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生命真是奇妙。

        醒来的时候,孩子在她怀里,逼着眼睛,打着哈欠,小嘴一张一翕_,她的心柔软的化不开了。

        “孩子像我。”她对周围的人道。

        “幸亏没像我。”凌二指着自己的眼睛道。

        周围的人大笑。

        一周后出院,只为了她一口吃的,不顾她老娘的意见,凌二还是请了一个专门做月子餐的月嫂,她老娘只能沦为给孩子换尿片的老妈子。

        孩子满月,凌二把王刚旗下新建的浦江最豪华的酒店包了下来,这一天光是来客就挤满了七十多桌,不管远近,不管生还是熟,得到消息的都来了。

        陈家老太太抱着外孙,望着晃眼睛的金煌大厅,再一次刷新了对女婿社会地位的认知。

        她女婿不是一般人。

        自从孩子出生后,凌二每天都是在家里,摆弄着相机,她是个蹩脚的摄像,但是为了不错过孩子成才的每一步,乐此不疲。

        “你个大男人,天天围着我转,算怎么回事?”陈维维倒是发出了自己的不满,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个道理,她这女人都懂。

        “我这么招你烦了?”凌二笑着问。

        “你啊,忙你的去吧,孩子有我和阿娘呢。”陈维维道,“你天天在家业顶不上大用。”

        光抱个相机有什么意义?

        “行,听你的。”凌二答应的干脆。

        再次勉强的加入了上班族的大军。

        老三研究生毕业,在家里住了一阶段后,要学老四搬出去住,不过目的地却是深圳。

        “行。”凌二道,“房子要哪里的?”

        “你深圳也能有房子吗?”老三好奇的问。

        “那给你浦江的?”凌二笑着道。

        “我又不在浦江住,不要了吧。”老三今天是特意来大哥的办公室说自己的计划的。

        “深圳我也有,想去深圳就去吧。”凌二道,“回头让蒋玉斌给你安排,深圳的房子也随便你选。”

        “万一以后我再回来呢?”老三道。

        “那你到底要哪里的?”凌二没耐性了,

        “哈哈,那就浦江的吧。”对老三来说,哥哥姐姐妹妹都在浦江,他去深圳,顶多是个游子,早晚要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