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在线阅读 - 第1713章 神族妥协

第1713章 神族妥协

        苍穹化作血色风暴,可破的风暴旋涡中,毁灭的血色之光从天外而来,降临神族之中。

        这一刻,神族的所有强者皆都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苍穹之上。

        压抑,极致的压抑。

        天河道祖入局,局面又变得不一样,从双方博弈,到加入一位疯魔之人。

        他残杀神族强者,一人杀入神族,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神族必须要考虑如若不放人天河道祖直接杀出来的可能性。

        如果是那样的话,另外四大巅峰人物会袖手旁观吗?

        那么,将直接引起一场超级大战。

        如若这一战爆发,神族必占据下风,那时候,会是什么局面?

        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局面,只能去想象。

        神族的族长沉默了,那些顶尖的大人物都沉默了。

        自神州被一统之后,神族便没有再经历过这样的被动局面,从未有过。

        他们,是矗立在三千大道界之巅的势力,这一次,被人打入神族,被质问,要他们交人。

        “轰……”

        血色风暴从天而降,朝着神族下空轰去,神姬脚步踏出,站在风暴之下,无尽空间神光绽放,托起了那股可怕的血色风暴,然而苍穹之上,那风暴的另一头,盖世魔影似在踏步而行,仿佛随时可能会来到这一头。

        太玄道尊也需有所顾忌,萧氏、元泱氏、斗氏部族的强者或许也有顾及,但唯独天河道祖没有,当年那样的惨烈之战他都经历过,也需,他希望引爆这一战呢?

        他会在乎吗?

        他称叶伏天为衣钵传人之时,似乎也是利用,用来麻痹神族,认为他找到传人,准备将自己一切传承于叶伏天身上,自己则是接受了命运的无情。

        但事实如何?

        他会在乎叶伏天的生死吗?会在乎齐玄罡的生死吗?

        谁知道呢。

        “将人带出来。”一道声音打破了沉默,神族族长开口了。

        顿时,神殿之中,有强者出现,带着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外面。

        那是一位女子,穿着青衣,身形略显瘦削,她的长发有些凌乱,目光清澈有神,她看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美眸中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笑着笑着,竟有泪水滑落而下。

        终于,能够看清楚他的相貌呢。

        果然,和脑海的感知以及想象中的一样。

        叶伏天同样看向菲雪,看到那双眼睛他目光一凝,道:“菲雪……”

        “嗯。”菲雪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流着泪点头,道:“修行提升之后,渐渐眼睛便能看见了。”

        当年,叶伏天治好她体内的问题,之后,她便一点点的将那神物炼化,修行速度惊人,那神物天然藏道,如今的她已经是涅槃圣境了。

        她的眼睛本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但突破涅槃境界之后,坏死的眼睛竟然也重新恢复了光明。

        她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够亲眼看看叶伏天,她以为见不到了。

        没想到就在最绝望的时候,神族将要对她下手的时候,叶伏天来了。

        “和想象中的一样,很美。”叶伏天灿烂的笑着,在神族之中,面对一切未知的风险,此刻对视的二人却没心没肺的笑着,笑容格外灿烂。

        这种笑容也像是菲雪的内心,纵然有很多困难,但人生还是如此的美,绝望中看到曙光。

        这种感觉,真好。

        “你们可以滚了。”神族族长冰冷开口,没有人能够想象此刻他的心情,身为三千大道界的巅峰人物之一,今日却遭到胁迫,不得不交人。

        “还有一人。”

        苍穹之上,又有声音传来,冰冷至极。

        神族族长抬头望向天穹,眼眸寒冷至极。

        他当然知道天河道祖指的是谁。

        叶伏天同样望向那边,他之前倒是没有想过,但天河道祖和他不一样,他当然要救自己的妻子。

        那位神族风华绝代的女子,师公的妻子,如今还在神族中吗?

        “轰……”

        神族深处方向,有沉闷的剧烈声响传出,叶伏天等人目光朝着那边望去,在那里,有可怕的神光绽放,似乎有人在攻击。

        神族内部的攻击。

        这一刻,许多人都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已经如你们所愿,还不走吗?”神族族长扫向叶伏天以及太玄道尊等人。

        那被软禁在神族之人,是他的女儿,本身就是神族之人。

        “还有一人。”太玄道尊也开口说道,显然,他决定帮天河道祖。

        如若这时候他们撤走,天河道祖一人还是救不了人。

        “这是我神族家事。”神族族长扫向太玄道尊冰冷道:“你们三人,也要参与?”

        “放人。”

        叶伏天看向神族族长开口说道,那被困之人,天河道祖之妻,老师的师娘,菲雪的外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将神族得罪死,那么不介意再走一步。

        神族之人神色阴沉到了极点,他盯着叶伏天,冰冷道:“你是真的不怕死。”

        “我来,便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叶伏天开口说道,只要神族族长抬手就能灭掉他,但他就这么站在这里。

        敢不敢灭?

        不敢,就放人。

        “神姬降临天谕书院之时,也没想过天谕书院牵涉到诸势力,既然神族敢做,那么今日的一切,便认了吧。”斗氏部族的族长开口说道,声音响彻神之城。

        神姬如何会想到他降临天谕书院,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让神族面临这般局面。

        若知道,他们的确不会以那样强势激进的手段去对付天谕书院。

        但这一切,谁能想到?

        “让她走吧。”神族族长开口说道,声音响彻神族。

        这一刻,神族的人无言。

        终于,还是妥协了吗。

        有数位神族大能人物离开这边,前往那座大阵所在地,很快绚丽的神光刺人眼眸,远处有强大的气息朝着这边而来。

        一道身影虚空迈步而行,只是一瞬间,便来到了这片空间。

        哪怕是神族都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见到她,毕竟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神族一些圣境甚至更低境界的晚辈,那时候有的人还没有出生。

        只知道,家主有一位女儿,一直被软禁着。

        叶伏天也看向那身影,白发于空中飞舞,显得有些凌乱,甚至有发丝遮挡住了面容,有些瘦,毕竟被困多年。

        但那双眼睛,依旧有着可怕神采。

        风拂过,白发飞舞,露出一张略显憔悴的面容,但看轮廓,也非常漂亮,曾经的她,可是神族千金,在中央帝界极负盛名,不知多少成名人物追求。

        “师娘。”齐玄罡看着那道身影出现,眼角竟噙着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何等坚强之人,但看到师娘,依旧击中了他内心深处的脆弱。

        他对不起老师和师娘,若没有他,一切都会不一样,弄月会找到更优秀的天骄人物,老师和师娘会是三千大道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曾经绝代风华的师娘,此刻却如此的憔悴。

        “以前的你可没这么脆弱。”女子扫了齐玄罡一眼,声音冷淡,她那双深邃的眼神,没有太多的情感。

        齐玄罡抹去眼角的痕迹,他知道师娘是何等人物,否则当年也不敢和自己的家族对抗,和神族开战。

        只是这一刻,他的感触太深。

        女子又看向神族族长,他的父亲。

        随后才抬起头,望向那股风暴,目光仿佛穿透了风暴,望向另一头的身影。

        却见这时,那股风暴渐渐消失。

        女子踏步而行想要进入其中,却见风暴直接闭合。

        她的脚步一滞,看着天穹消失的一切。

        为何,不见她!

        “他在哪?”女子看向太玄道尊问道,她自然认识太玄道尊。

        太玄道尊摇了摇头,道:“先随我回天谕界吧。”

        “我去找他。”女子虚空迈步想要离开。

        “外婆。”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使得女子的脚步一僵,她缓缓转身,目光朝着下空望去,落在菲雪的身上。

        她的动作似变得格外的缓慢,一步步朝着菲雪走去,来到菲雪身边。

        她颤抖着的双手放在菲雪的脸颊上。

        “你是,菲雪……”女子盯着菲雪,这一刻,她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她曾经的模样。

        “恩。”菲雪灿烂的笑着,她看到那白发遮挡住的面容,有泪水滑落而下,这内心强大的女子,她呵斥齐玄罡,面对她自己的父亲神族族长没有半点波澜,但看到她,却流泪了。

        “孩子。”女子将菲雪轻轻涌入怀中。

        菲雪很安静的靠在她身上,这一刻,她仿佛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母亲应该也和外婆一样吧。

        叶伏天心中也非常触动。

        “师娘,我们回天谕界吧,会找到老师的。”齐玄罡走上前开口说道。

        女子轻轻点头,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她拉着菲雪的手,开口道:“走。”

        叶伏天露出一抹笑容,这一切,真好。

        “回。”太玄道尊也开口说道,顿时浩浩荡荡的大军开始撤离,他们走后,神之城的三大巅峰人物也离去。

        神族之中,却依旧笼罩着压抑的气息,死一般的寂静。

        神族族长看着那些消失的身影,他的女儿,出来后没有对他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