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355章 威逼利诱

第355章 威逼利诱

        何静听了吴畏的话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地低声说道:“都不是,你们对我也都非常好,我就是有些累了,不想干了。”

        这一声轻叹让吴畏知道何静并不是不想干了,店长的薪水也是不低的,总在上万元呢,还是这一行的老服务员,也喜欢这个工作,那么何静越来越接近这个人了。

        只不过吴畏还没弄清楚何静是想配合孙连波搞了鬼之后不干的,还是不想配合孙连波搞鬼,无奈之下辞了职。

        这两种情况是截然不同的,要是不想帮孙连波的话,证明何静这个人本身还是非常不错的。

        可是吴畏转念一想,要是想帮着孙连波搞鬼的话,中午也不会说那番话了,还说都对她不错。干了之后还有高薪和高职位等着她呢,也不会叹气了。

        这么一想吴畏就清楚了,何静根本就没想配合孙连波,就是怕孙连波不放过她,想一走了之,免得自己出了事儿。

        “何静,有些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吴畏决定和何静摊牌,要是何静能帮自己的话,自己也能帮何静一把,这才说道:“听说你和孙家有亲属关系?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何静顿时就是身子一震,微微点了点头,也没说话。

        秦六爷就有些晕了,看着吴畏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这小子整天都不来,怎么就知道了?

        “那我就知道了。”吴畏试探之下更是清楚了,就是何静,也就笑着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吧?”

        “吴总,您什么意思啊?”何静又是浑身一震,抬起头看着吴畏说道:“您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我就是不想干了,今天来和六爷说一下的,正好您也来了,我也就顺便和您说一下,明天早上我也许就不来了。”

        “如果这是你的本意,那我不会留你,更不会难为你,今天晚上就把你的薪水都结了,一分钱都不会扣你的。”吴畏笑着说道:“如果这不是你的本意,你是被逼无奈要辞职的,那就有些可惜了,不过我也能帮你,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这······”何静欲言又止,眼圈都有些红了,支吾了一下才说道:“这就是我的本意,吴总,谢谢您了,那就把薪水都给我结了吧,我会记得您的,也会感谢您和六爷的!”

        “你这孩子,怎么吞吞吐吐的啊?”秦六爷也看出来有些问题了,要不然吴畏不会说那番话的,这里面是一定有问题的,也就说道:“何静,我们都会帮你的,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啊?”

        何静此时听到秦六爷的话也是忍不住抽泣起来,就是不吭声,但是也没有立即离开。

        “师父,是这么回事儿。”吴畏故意没有直接和何静说,而是对秦六爷说了起来:“孙连波这个家伙搞鬼,逼迫何静帮他,可能是威胁了何静,何静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胆子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才想一走了之的,确实是有些可惜了。”

        “那我们能帮她啊?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为难吗?”秦六爷是什么人物啊?立即哈哈笑了起来:“何静,你有话就直说好了,我们都能帮你,要是不行的话,你走我们也不留你,这样行吗?”

        “吴总,您都知道了?”何静真是晕了,也没想到这件事儿吴畏已经知道了,抹了一把眼泪,并没有一丝的惊慌之色地说道:“我可是不想坑害您和六爷啊!”

        “这个我更清楚了。”吴畏就是诈一下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干什么,此时看何静这么说了,也就问道:“但是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亲属关系啊?孙连波这个人可是不怎么样呢!”

        “不是什么很近的亲属,就是原籍在一起,聊起来老人们有些关系而已。”何静也是立即说道:“以往对我也算是不错,还让我当了这个店长,可是他们的为人并不怎么样,前一阶段就骗人,我们都跟着提心吊胆的,好不容易您和六爷接手了,哪知道······”

        何静抽泣起来,说不下去了。

        但是吴畏和秦六爷从中也能听出来何静没有说完的话,那就是再说以往工作的并不舒心,好不容易吴畏接手了,秦六爷老人家这么和蔼可亲,工作环境也变得愉快起来,还出了这种事情,也是被逼无奈才要走的,根本就不是本意。

        “那你就把情况详细说一下吧!”吴畏笑了笑说道:“既然根本就不是什么亲属关系,你要是不帮他们的话,他们也会想办法报复你的,孙连波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一起想办法,别为难了你自己。”

        吴畏的话让何静逐渐地平静下来,抬起头看了看吴畏,又看了看秦六爷,这才缓缓地说了起来。

        这件事儿何静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是大致上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都是以往的一些了解。

        昨天孙连波就在千盛商厦外面等着何静了,把何静约了出去,毕竟以往有些亲属的关系,还是老经理的儿子,何静也就跟着去了。

        到了酒店才看到了另外的两个人,都是商城的保安,其中的一个就是二楼的保安,还有一个是监控室的。

        这两个人以往就和孙连波认识,也都不是什么好人,看孙连波有钱,就和孙连波吃吃喝喝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何静心里就有些害怕了。

        果然孙连波就提出来让何静帮忙,把贵重展柜的钥匙和外面大门的钥匙都配齐了交给他们。

        何静当时心里一阵狂跳,知道他们就没安好心,也没有答应他们。

        但是孙连波等人当时就变了脸,威胁起何静来,说什么这件事儿也被何静知道了,就是不办的话,也没有她的好了,那意思就是杀人灭口的意思。

        孙连波还说要是帮了他们,事成之后就让何静去摘星楼工作,涨薪水,当店长,还给何静一笔钱,都不是问题。

        孙连波还说,不过就是配个钥匙,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何静管了,他们得手之后也是立即出国,远走高飞,根本就抓不到,抓不到人的话,自然一切都是怀疑,什么证据都不会有的,何静也是没事儿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抓到了人,孙连波他们也可以说是孙家自己留下来钥匙,和何静也没有关系,何静还没有亲自动手,一切都是没有问题的,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啊?

        不同意的后果何静也是能想到的,这件事儿既然说出来了,那是一定要干的了,何静不同意也没有好结果等等一系列的威胁和利诱。

        今天中午这不是又给何静打了电话,何静也是无奈之下虚与委蛇,说下班之后就把钥匙交给他们。

        何静说明了一切情况之后才看着吴畏和秦六爷说道:“钥匙我根本就没有配,更不想帮着他们,这才想要辞职离开的。”

        “他们说的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吴畏笑着问道:“你为什么不想帮他们呢?”

        “吴总,您信不过我啊?”何静也是有些无奈地说道:“我来了之后您和秦六爷对我们也都非常好,还不干以往那些坑人的事情,我怎么能帮着他们把珠宝行掏空啊?”

        “你是个好孩子!”秦六爷此时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孙连波这个小子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想到了这种办法!”

        “他们也是想好的了,监控室的那个人稳住另一个保安。”何静紧接着说道:“二楼的那个保安就利用钥匙进来,破坏内部电路,拿了所有的珠宝首饰就走,孙连波在外面接应,那样就把咱们珠宝行掏空了。”

        “何静,既然他们是这样的人,你还想包庇他们吗?”吴畏笑了笑问道:“为了他们放弃这份工作?”

        “那我能怎么办啊?”何静更是一脸无奈地说道:“我报警?我有什么证据啊?他们也没有动手呢,之后不是更要报复我了吗?我还是走吧,这样就没事儿了,将来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再回来,那时候您老和吴总还能用我吗?”

        “能用啊!”秦六爷不知道吴畏想什么呢,看何静非常可怜的样子,也是立即答应下来:“你是个好孩子,再来六爷爷还让你当店长。”

        何静怎么也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此时听了秦六爷的话激动得扑在秦六爷的怀里哭了起来。

        “何静,你别哭啊?”吴畏可是嘿嘿笑了起来:“总不能被他们逼成这样啊?你听我的,不用辞职,我保证你的安全就是了,你现在就去配钥匙,动作要快一些!”

        “啊?”何静真是晕了,也不哭了,转过头问吴畏:“吴总,您不是要害我吧?我帮着他们配钥匙?偷盗咱们珠宝行?”

        “对!”吴畏嘿嘿笑着说道:“但是这里面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要拿到一些证据,我们就这样做好了。”

        吴畏也就把这个计划给何静说了起来,毕竟何静是被逼无奈的,这样也是保护何静,只要把孙连波弄起来了,这件事儿不就万事大吉了?

        “行!”何静听了之后也是破涕为笑:“我就按照您说的办,我们以往也不是什么亲属,不过就是为了这个工作,不敢戳穿孙家的一些骗人把戏而已!”

        “你这小子啊!”秦六爷哈哈大笑起来:“你可真有办法,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何静纵使走了,他们也会去找别人的,那两个保安也不配在这里当保安,还真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那就去配钥匙。”吴畏嘿嘿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之后,和你就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