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411章天下第一至宝

第411章天下第一至宝

        邢业阔的话也引起了下面的一片议论声,因为这些人都押在东道主的宝贝上,尽管是少数盲押的,也是议论起来。

        “我的宝贝还没鉴定呢。”吴畏嘿嘿笑着说道:“根据本次赛宝大会的规则,是不是可以找后账啊?”

        “可以!”邢业阔根本就没有把吴畏的宝贝放在心上,刚才也看到了,此时也是冷笑着立即说道:“但是沙大师已经给你鉴定过了,那宝贝根本就不值一千万,你就等着输保证金好了,还找什么后账啊?”

        “沙大师鉴定过了?”吴畏也冷笑着说道:“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几位都城来的大师、超级大师,鉴定出什么宝贝来了?沙大师就别提了,再说就不好听了,肉眼凡胎的!”

        这下可是把这些大师们损了一个遍,台上的几个人都气得不行了,下面可是一片爆笑声,这小子实在是厉害,和他师父不是一类人,得理不饶人啊!

        “你这小子胡说什么呢?”沙云平第一个就忍不住了,气呼呼地走上前来冷冷地说道:“你这个破宝贝我就鉴定不出来了?你七十万买来的,还好意思拿来这里丢人现眼的?我怎么就肉眼凡胎了?以往在都城的时候,我也有一号的!”

        “在都城您还有一号?”吴畏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故意说道:“都城是不是没有人了?”

        大家更是被逗得笑了起来,这小子收拾他们太轻松了,句句要命啊!

        秦六爷老人家心里有数,今天是赢定了,也是高兴极了,一会儿就让吴畏把蓬莱栖霞赢来,这可不是老爷子贪恋宝贝,而是意义不同。

        “你······真是气死我了!”沙云平也是气坏了,结结巴巴地指着工作人员说道:“把那个破瓷瓶拿上来,给都城的几位鉴定大师看一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只要你的宝贝得了第一名,我······”

        “你怎么样啊?”吴畏看工作人员已经把甘露净瓶拿了上来,故意问了起来:“你最好还是说出来。”

        “我就承认我们肉眼凡胎!”沙云平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紧接着就说道:“我不仅仅承认我们肉眼凡胎,我一头撞死在这里,这总行了吧?”

        “今天是祥龙阁开业庆典,我可不想闹出人命来,尽管是自杀的。”吴畏淡淡地说道:“这样好了,要是我的宝贝不值钱,得不到第一名,我就把保证金翻一百倍赔偿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的话,就叫我鉴定大宗师,叫我师父祖师爷,说你们狗屁不通,这可以吧?”

        这下全场都沸腾了,也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大,眼看着价值五个亿的宝贝,一个瓷瓶就敢这么说?

        邢业阔也是兴奋起来,这个家伙今天就是冲着吴畏来的,眼看着在鉴定上已经难以把秦六爷和吴畏扳倒了,这次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呢,这小子翻了一百倍,那就是十个亿,一下子把上次的钱都赢回来了,就连孙耀输的都赢回来了,连连给沙云平递眼色。

        “行!我还真不信了!”沙云平也是非常有底气的,立即就说道:“就算是这个瓷瓶给周文王接尿的,也不值那么多钱啊?”

        沙云平确实是有底气的,自己曾经仔细地把玩过这个瓷瓶,要是八十万买来,确实是大赚一笔,除了质地上有些奇怪,其他的根本就没有什么。

        这下更是全场都笑了起来,还真是这个道理,这么一个瓷瓶,怎么也不能和秦代柳亚的蓬莱栖霞相比啊?大家都看着呢,根本就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啊!

        “吴畏,你师父老人家也在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同道中人,你说话可不能反悔啊?”邢业阔想要把事情说死,一会儿就等着拿钱好了,认为吴畏不过就是年轻气盛,自己的宝贝不行,找个面子而已。

        “行,我绝不反悔!”吴畏立即说道:“那沙大师呢?也不能反悔吧?”

        “沙大师是我的人,自然是不能反悔了。”邢业阔眼看着十个亿这么轻松地就到手了,更是得意地高声说道:“大家都听着,也给我们双方做个见证,一会儿出了结果,都不准有半点儿反悔!”

        大家自然是纷纷点头答应下来,这种事儿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

        江曼和杨泰民、尤庆涛、李根等人可是担心起来,这下要是输了可是输个大的,江曼押了一个亿,杨泰民押了一千万,尤庆涛和李根各自押了五百万,再加上吴畏的十个亿和一千万的保证金,这是多少钱啊?

        眼看着那个瓷瓶就在台上的桌子上了,只不过就是釉面光滑一些,毫无出奇之处,怎么可能赢了蓬莱栖霞这件宝贝啊?

        吴畏可是不慌不忙地伸出手示意了一下说道:“刚才都城来的大师和超级大师没有看过呢,此时你们再给鉴定一下好了。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只要是有人能说出来,我奖励一千万!”

        这句话更是把大家逗得笑了起来,还没见过这么狂的呢,沙云平说的没错,就算是周文王接尿的瓶子,也不值五个亿以上啊?

        陈醉这次倒是沉得住气,知道吴畏也是一定输了,没有动手呢,楚云涛就忍不住了,也是被吴畏气的,立即就接过瓷瓶仔细看了起来。

        “这是一个唐代的瓷瓶,年代上可能还要早一些。”楚云涛仔细看了一下之后就撇着嘴说道:“质地虽然是有些厚重,但是并非玉器,可能是瓷胎较厚,上面的釉面倒是非常光滑,可算是上等的瓷器,我给价六十万!”

        楚云涛的鉴定把大家逗得都笑了起来,这还往下降了一些,刚才沙云平就说是七十万买来的。

        秦六爷在后面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楚云涛还是有些见识的,要是按照普通的唐代瓷器来讲,这么厚的胎,还真的就是六十万一大关了,只可惜他走眼了。

        “我不同意你的鉴定结果,大师就是不行。”吴畏撇了撇嘴,用手指勾了一下说道:“有请都城来的超级鉴定大师!”

        吴畏的话把下面的人逗得更是笑了起来,不管输赢,这小子今天可是把这些大师气得半死。

        陈醉也坐不住了,知道这小子拿出这个东西来不像是斗气的,可能是有些猫腻,心里还确实是有些好奇,也就连忙站了起来。

        陈醉这一上来大家都不吭声了,也都等着陈醉这位超级大师给出一个结果呢。

        这瓷瓶一入手陈醉就是一楞,这并不像是瓷器,要说是胎厚的话,也不会这么厚的,六十万都不值了,要说是瓷器的话,也不是太像。好像是唐代的一种传闻,也就是假玉,那是一种类似于玉器的瓷器,俗称白瓷。

        那么这釉面看起来还是青瓷的,应该是烧制的工艺有些特殊了,白瓷本身就很少见的,这个东西还真的价值在千万以上了,要说是上亿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这小子之所以敢于拿出来,也是为了难为自己,宁可输钱的,那就不能让他小看了。

        “我的鉴定结果和楚大师的略有不同。”陈醉装了起来,摇头晃脑地说道:“这件宝贝的价值也在千万以上,甚至是几千万了。”

        陈醉没有继续说下去,就是在装呢,尽管如此,下面也是传来一片惊呼声,还真的有些问题了,起码和楚大师的不一样了,也不是不值一千万了。

        “这是唐代特有的一种瓷器,也叫假玉。”陈醉拿腔拿调地说道:“这种玉器还有一种名字,叫白瓷,确实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这个玉器,烧制工艺更是非常特殊,是青瓷的,所以根据年代和烧制工艺的特殊性,我给价三千万。”

        这下大家更是一片惊呼声,认为陈醉还真是大师,和前面的几个鉴定师说的完全不同了,可是还不是第一名啊?

        “吴畏,我说的可对?”陈醉得意地看着吴畏说道:“这个价格你还满意吗?也算是给你一个交代了,想要难为我,你们师徒还不够资格!哼!”

        陈醉以为自己一定是说对了,这个东西不可能是别的了,就是这个,此时总算是鉴定出来一件宝贝了,自然不能放过讥讽吴畏师徒的机会。

        “陈大师,我还是不能同意。”吴畏摇头说道:“一会儿我就让沙大师告诉你了,什么是狗屁不通。现在我想请问一下,这个宝贝的来历您能说清楚吗?”

        在大家的笑声中,陈醉是气得不行了,自己明明是说对了,这小子还不承认呢,也是气呼呼地说道:“这么一个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来历!”

        “那好。”吴畏也就说道:“就烦劳你们的祖师爷给你们讲解一下,这宝贝是什么来历,到底是什么。”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还没有一个结果呢,这小子已经说秦六爷是他们的祖师爷了。

        几个鉴定大师更是气得不行了,此时都不是一条心了,楚云涛也不是那么支持陈醉了,这个家伙当场就打了自己的脸呢。

        “老夫身体不适。”秦六爷知道自己也没有吴畏吹嘘的厉害,更不想由自己打了他们的脸,也就笑着挥手说道:“徒弟,还是你来说一下好了。”

        “那行,我师父、他们的祖师爷身体欠安,就由我来代劳。”吴畏也是很清楚的,当即就说道:“此宝乃是天下第一至宝!”

        这下大家也是有笑的,有吃惊的,台上的几个人更是气得不行了,但是都冷冷地看着,等着看吴畏怎么自圆其说呢。

        “说起这个宝贝的出处,最初是在长安。”吴畏也装了起来:“准确地说,是今天西安大部和咸阳大部分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