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633章 不见不散

第633章 不见不散

        吴畏的话让邢业阔和齐楚世都晕了,硬是不接招,两人还企图挑唆一下,让吴畏上套呢,这一来也行不通了。
        邢业阔的脸皮确实是很厚,无奈之下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吴总,吃饭就不必了。您看齐总是都城来咱们海市经商的朋友,也是新开业的,希望能在开业的当天和您赌石助兴,您看能不能就答应了啊?”
        那齐楚世也想赢吴畏呢,一来助兴,二来露脸,也是和邢业阔商量好的,今天就是激怒吴畏的,哪知道适得其反,吴畏什么都不吃,此时就是在求吴畏了,只要答应下来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也不敢再狂了。
        “哦!你们是这个意思啊?”吴畏这才点头说道:“那你们进来的时候怎么不好好说话呢?还说什么我赌石厉害,什么石王,什么不敢应战的,要是早就客客气气地说,咱们是邻居,我也不能不通情理不是吗?”
        “是,是啊!”邢业阔一看有希望了,立即就说道:“就是这个意思,还希望吴总能成全啊!”
        “那好说!”吴畏装作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正规的赌石我是可以答应的,但是你们以往可是没少搞鬼啊?”
        “这······这是哪里话啊?”邢业阔也是被说得满脸通红,还不好承认,确实是搞了鬼的,但是也没赢过呢,这次可不是了,连忙就说道:“这次是正规的赌石,保证公平,吴总尽管放心好了。”
        “那好吧!”吴畏这才装作很无奈地说道:“既然是邻居求上门了,我就答应你们,但是可有一条,这规则必须是我来定!”
        “好!”齐楚世立即就说道:“只要你答应,所有的规则都是你来定,但是也要带一些彩头的,这个是前提,也是必须的,你说呢?”
        吴畏就知道这两个家伙要赢自己的钱,嘿嘿笑着说道:“那行,彩头你们定,我可以先告诉两位,咱们就是三场定输赢,前面两局是按照刀数来算的,后面是按照总价值来算的,到时候咱们现场公布好了。”
        “好,好啊!”邢业阔都乐坏了,就怕吴畏死活不肯答应,赢了钱就跑呢,此时也是兴奋地说道:“那规矩都是您来定,到时候我们来定彩头,我们就一言为定,明天上午见面!”
        “好!”吴畏也点头说道:“一言为定,明天上午见面。”
        “我们到时候恭候吴总的大驾!”齐楚世此时也高兴起来了,但是还不改狂妄之色,吭了一声说道:“吴总可别失约啊,明天我们请了不少朋友来呢。”
        “放心!”吴畏也冷笑一声:“一定到场助兴!”
        邢业阔和齐楚世也是立即告辞离开了珠宝行。
        贾大光此时才说道:“小子,你怎么又答应了?这个人是齐楚世,听说是许亮的师叔,在赌石上和鉴定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你也是刚刚开了矿床,正用钱呢,要是输了怎么办啊?”
        “是啊!”田国双也跟着说道:“他们是憋着劲儿来的,你还说彩头让他们定,那不是弄大了吗?”
        “没事儿的!”吴畏嘿嘿笑着说道:“彩头他们定,这规则我们定,到时候让他们输了就是,咱们赢一些钱,正好用来开矿床。”
        “你这小子啊!”贾大光也知道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了,哈哈笑着说道:“就随你好了,听说你前面的几次可是都赢了,明天我和你师父也去,看一看你是怎么赢的!”
        田国双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很快就下楼去了,还要转一圈,看一看珠宝行。
        “吴畏,这个人好像是很厉害啊!”江曼此时也说道:“可别弄输了啊?”
        “不会的!”吴畏过来在后面搂住了江曼大美女的纤腰,笑着说道:“再厉害的人也不行,我是石王,在海市都有名的,在鉴定上我是大宗师,天下第三。”
        “你可别吹了!”江曼也没拒绝,就任由吴畏搂着,咯咯笑着问道:“这次要借多少钱啊?”
        江曼不知道这个人的厉害,赵梓龙知道是切石高手之后就和吴畏单独在家里说的,江曼并不怕。
        “这次不借钱了。”吴畏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上次我赢的还没给师父呢,足够了。”
        “啊?”江曼也是有些晕了,每次都借钱的,这次还不借钱了,张大了小嘴儿说道:“不借钱了?”
        “嗯,不过不要紧。”吴畏笑着说道:“咱们还是一人一半儿,我就说在你这里借了钱,剩下的给师父。”
        江曼又是一愣,随即就伸手搂住了吴畏的脖子,在吴畏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笑着说道:“行,就一人一半,真乖!姐给你管着!”
        江曼可不是贪财,就是想给吴畏管着,人都是这样的,在赌石这一块上江曼都积攒了好多呢。
        吴畏本开就贴着江曼的俏脸呢,被江曼搂着使劲儿亲了一口,更是来劲儿了,也扳过江曼的俏脸吻住了江曼大美女的小嘴儿。
        江曼也是高兴,就微微闭起了眼睛和吴畏吻在一起,不过很快就感觉到这小子的手不老实起来,连忙就推开了吴畏:“干什么呢?过分了吧?一边老实坐着去!”
        这些天来江曼已经不是很在意了,就算是被爱抚一下也是不说什么的,但是这次去省城被吴畏都看到了,这小子过来爱抚的时候江曼难免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被爱抚一样,羞得不行了。
        吴畏就是无意识的,被江曼大美女一顿横就坐在了沙发上,嘿嘿笑了起来。
        “我要回去了,家里还有事情呢。”江曼红着脸站了起来:“明天一早我就来,带着我啊!”
        吴畏是连声答应下来,牵起了江曼的小手,一起走了出来。
        江曼还真的不是故意拒绝吴畏,也有些过意不去,就是自己的心里障碍,总好像是什么都没有被这小子爱抚一样,出门的时候还忍不住轻轻地亲了吴畏一下:“行了,回去吧!”
        吴畏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这大美女就是害羞了,那天被看到的原因,目送江曼下了楼。
        时间也不早了,吴畏中午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就带着贾大光和田国双、吕庆丰、石兆云等人,在前面的典当行又接了邢兴道,一起来找师父吃饭。
        这期间吴畏也把自己上午找章帆扬要地皮的事情说了一下,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那地皮几千平米,应该是足够用了,距离市郊很近的一个地方,交通方便。
        赵薇薇大美女已经答应给施工了,就等着秦六爷这边的图纸呢,不日就能开工。
        秦六爷听了之后也是高兴的不得了,立即说下午就给吴岳老爷子打电话,确定一下需要怎么建筑,购买什么设备等等。
        这下田国双、吕庆丰和石兆云三人也高兴起来,纷纷说有工作干了,这些人都不是吃闲饭的,吴畏对大家越好,大家心里就越是过意不去。
        其实吴畏就是这个性格,只要是自己的人,那怎么都行,以往没有钱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那种事儿多的人。
        这顿饭还没吃完呢,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尚武继行长打来的,吴畏也是很快接了起来:“尚总,好久不见了?”
        “是啊!”尚武继哈哈笑了起来:“大哥的失误,没事儿的时候也不找老弟喝酒,有事儿了就找老弟帮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不知道兄弟有时间吗?”
        “您这电话还真是时候!”吴畏嘿嘿笑着说道:“前一阶段我是出国了一趟,这次是刚刚从省城回来的,有时间啊!”
        “那太好了!”尚武继哈哈笑了起来:“我也知道你出门了,前几天还问过刘总呢,说是你出国了,这不是我还找了一个鉴定师来,这次就好了,老弟你也过来给我看一看,这次要买一幅画,虽然不是太昂贵的,买了赝品也窝火啊?”
        “那行!”吴畏也是立即点头答应下来,看师父也在这里呢,也就问道:“那您买的是什么画啊?”
        “是前几天去乡下分行遇见的一个农民,说是他们家祖传的画。”尚武继很快就说道:“他说是朱若极的画,我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应该是非常有名气的,据说是清代著名的画家呢。”
        “哦!”吴畏笑着说道:“那好,一会儿我过去就是了。”
        尚武继是高兴地挂断了电话,吴畏这边也问了起来:“师父,这朱若极是谁啊?”
        “你这小子啊!”秦六爷哈哈大笑起来:“上次你买了朱耷的画,我不是给你讲过吗?对了,我讲的不是朱若极,而是石涛啊,哈哈!”
        秦六爷也是当即就把朱若极的作品和风格、行情等等都给吴畏讲了一遍。
        吴畏听得也是心里有底了,嘿嘿笑了起来,一会儿一定是不会说错了。
        有些时候吴畏自己都想笑,说不行吧,有些时候还真的知道,说是行的话,还真是半瓶子晃荡,不好说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呢,要是江曼和刘冰等人在的话,又要笑话自己了。
        贾大光也很快就说起了赌石的事情,那个齐楚世是高手,能切石呢,也是听赵梓龙说的。
        秦六爷一听就吓了一跳,这是真正的高手了,也就问吴畏答应了没有。
        吴畏自然是不能喝师父说谎了,贾大光都知道的,也只能说是答应了,还向江曼借了钱,明天上午就要去了。
        这下秦六爷也是无奈了,正要说吴畏别弄大了呢,邢业阔的电话也打了进来,秦六爷也就接了起来。
        这个家伙无非就是让秦六爷去给鉴定,毕竟还牵扯到玉石的品质和价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