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674章 是谁掀翻了棋盘

第674章 是谁掀翻了棋盘

        吴畏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这个家伙还是非常自负的,认为自己赢不了他,也认为自己不知道他会切石之术,这才敢于这么说的。
        “那好!”吴畏也是立即点头说道:“既然大师这么说了,那么仍旧是我制定规则,只不过您也提出来了,这次要双方都能拿在手里,看在眼里就行了,是吗?”
        “对!”齐楚世气呼呼地说道:“只要是这样,你制定规则也行!你不是说我样样通来样样松吗?我就给你看一看我是不是松!”
        这下这边的几个人更是笑了起来,这齐楚世别说是还要输了,就是赢了也要被气出病来,这都胡说起来了。
        “我也不会难为您的,咱们就当场说个清楚!”吴畏忍不住嘿嘿笑着说道:“第一场赌绺,双方各自选一块玉石,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开始赌石,按照刀数每一刀翻倍,百万底数,最后输家都输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齐楚世是非常有把握的,当即就答应下来:“那么第二场呢?”
        “第二场赌见绿不见绿,五十块玉石为限,每人说一块,千万底数。”吴畏接着说道:“这个玉石要我选,您可以拿在手里仔细看,怎么样?”
        齐楚世和邢业阔都是一愣,要吴畏选石?还是一个人说一块,这是什么意思呢?
        “行!”齐楚世虽然没有弄清楚,但是只要自己能切石的话,就不怕他,让他选也是一样的,也就答应下来:“这个也没有问题,那么第三场赌什么?”
        “总价值啊!”吴畏嘿嘿笑着说道:“这一环双方各自选石五十块,按照玉石总价值翻十倍计算,以往也是这么赌石的,没有问题吧?”
        “行!”齐楚世听这一环是各自选石,那就不怕了,不过时间上可是要说一下了,连忙就说道:“虽然我都答应了,但是这么最后一环的时间可不能太快了,总要两个小时选石时间,我就这么一个要求,没有问题吧?”
        “行!”吴畏也很爽快,当即答应下来:“既然都说好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答应你们就是了!邢总,这次有你的股份吗?”
        “我?”邢业阔被吴畏忽然问了这么一句有些发懵,很快就说道:“这个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有没有我的股份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这······你怎么这么说话啊?”吴畏就是故意逗他的,装作一楞的样子,很快就说道:“我是感觉这次一定要输了,您要是不参与的话有些可惜了,可是我也赢了您这么多钱呢,怕您没有钱,想借给你一些,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我的冷屁股贴在你的热脸上了!”
        “哼!”邢业阔被气得有些发懵,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后面的一句话,就是冷吭了一声。
        江曼等人可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知道邢业阔有些跟不上了,这后面的一句话就是骂人呢。
        “吴总,你贴不贴的我不管,今天还算是爽快!”齐楚世哈哈狂笑起来:“那我们就告辞了,明天早上八点半,十个亿的彩头,青龙阁见面!”
        齐楚世的话更是逗得江曼等人都笑了起来,邢业阔也反应过来了,气得又是一声冷吭。
        “好!”吴畏笑着说道:“您准备好彩头就行了,我明天去取!”
        齐楚世根本就不怕吴畏,哈哈笑着就带着邢业阔离开了珠宝行。
        “小子,你怎么又答应了啊?”贾大光也是笑得不行了,喘匀了气息才说道:“梓龙可是说了,这个家伙会切石的,还是个高手呢!”
        “我知道!”吴畏嘿嘿笑着说道:“还是让他吃了规则的亏就是了,不要紧的,明天就和她试一试!”
        “对,试一试!”江曼大美女咯咯笑着说道:“姐给你拿彩头,这个家伙还想把我弄得垮台呢,你就把他弄垮台了!”
        贾大光也是被逗得不行了,哈哈笑着说道:“你们俩啊!想的都是美事儿,明天到时候再说好了!”
        这么一折腾时间也快到中午了,吴畏也不好总是折腾师父,就是眼前这几个人好了,叫上石兆云师傅和吕庆丰师傅,还给他们拿了两瓶好酒,这才一路往古玩街另一侧的酒店走去。
        前面不远处又是一大群人围着呢,江曼大美女一看就咯咯笑了起来:“白糖水,是古老在算卦吧?”
        这大美女长的这么漂亮,说话的语速也快,还叫了一个白糖水,大家都知道这个典故,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不一定!”吴畏也被逗得嘿嘿笑了起来:“不管是是谁,咱们过去看一看,时间也早呢!贾老,不着急吧?”
        贾大光自然是不着急的,也就跟着吴畏和江曼挤了进来。
        这一看吴畏和江曼都笑了起来,还是一堆人围着下象棋的,旁边紧挨着木头棋盘就蹲着廖八爷这个老东西。
        这并不奇怪,廖八爷爱下棋,除了出坏主意就是下象棋了。
        江曼大美女知道上次吴畏挑拨他和人家打架的事情,忍不住就咯咯笑了起来。
        吴畏一把就把这大美女搂在前面,小声说道:“别笑,一会儿还让他打起来,蹲下来看着。”
        江曼大美女在这种地方是愿意被吴畏搂着的,免得别人挤来挤去的,趁机占便宜,也知道吴畏坏主意多,就跟着吴畏在廖八爷后面蹲了下来。
        吴畏也没出声,下棋可是高手了,就盯着棋盘看,眼看着对面的一个老头要走马,一旦走了就是一个闷宫杀,其他人还没有看出来呢。
        这边坐着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好像输得不行了,眼睛正盯着棋盘上的马呢,一旦走了立即就用炮打过去。
        这老头已经把马拿了起来,吴畏凑近了廖八爷的耳朵说道:“不能走,闷宫杀了!”
        “哎呀!”廖八爷正盯着棋盘呢,也没有看出来,吴畏这一说登时就是一惊,手也是下意识地往前面伸了一下说道:“闷宫杀啊!”
        吴畏在江曼大美女后面扯着棋盘的一角就给掀翻了,快速把手缩了回来。
        “你个老不死的!”这个中年人气得不行了,就认为是廖八爷给掀翻的呢,瞪着眼睛骂了起来:“我他妈的输了五六盘了,好不容易要赢一盘,你多嘴驴不说,还把棋盘给掀翻了,搅局啊?”
        “你瞎呀?”廖八爷不干了:“是我掀翻的吗?”
        “老爷子,您老这就不对了!”吴畏连忙跟着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人家都输了那么多盘呢,头顶都出汗了,好不容易要赢了,您还给掀翻了!搅局还骂人,哪有这样的啊?这位大哥怎么就瞎了?眼睁睁看着你掀翻的,还狡辩什么啊?”
        “老不死的,你才瞎呢!”那人被吴畏挑得更是暴跳如雷,指着廖八爷骂道:“你还敢骂人,信不信我打你?”
        “那你可是吹牛了!”吴畏立即挑唆起来:“这老爷子当年可是练过武艺的,你这样的上来几个都不是对手呢,要不然敢掀翻棋盘?”
        “小兔崽子······”廖八爷已经看到吴畏了,气得不行了,登时就骂了起来。
        “老爷子,您支招也支了,棋盘也掀翻了,应该可以了吧?”吴畏又挑唆起来:“也不该再骂人家了。”
        “老不死的,你还骂人,有理了啊?”那中年人被吴畏挑唆得还真认为廖八爷是在骂他呢,抡着拳头就打了过来:“我就不信你有什么武艺!”
        “你他妈傻呀?”廖八爷还骂呢:“我是骂你······”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中年人打了一拳,顿时就坐在了地上,眼镜也飞了,大家都站了起来,一片哄笑声。
        江曼大美女眼看着吴畏偷着掀翻了棋盘,又挑唆这人打了廖八爷,此时都笑得站不来了,还是被吴畏给抱了起来,要不然廖八爷都能摔在江曼的身上。
        “老不死的!”那中年人气呼呼地问道:“你的武艺呢?”
        这下所有人都爆笑起来,只有廖八爷气得是脸红脖子粗的,知道自己又上了吴畏小崽子的当,眼镜掉了还看不清,连忙就找眼镜。
        “算了,算了,别打了,下个棋,值得吗?”吴畏又出来说道:“是我认错人了,不是那个有武艺的老爷子,这老爷子近视眼,没有什么武艺,就是嘴欠,手也欠!您也消消火,大家都散了吧!”
        那中年人也知道为了下棋不值得,刚才确实是有些冲动了,也就转身走了。
        “咱们也走吧!”吴畏拉起了江曼的小手,招呼笑得弯了腰的贾大光等人说道:“吃饭去,这都不下了。”
        “小兔崽子,又是你!你他妈的坏死了!”廖八爷在地上刚刚捡起了眼镜,不恨那个打了他的人,就是恨吴畏,咬着牙说道:“你给我等着,不是说我有武艺吗?我慢慢的都给你用上,给你来一个闷宫杀!”
        这下大家更是笑得不行了,不过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没人看到是吴畏掀翻的棋盘。
        “我都道歉了,我认错人了!”吴畏嘿嘿笑着说道:“您老上次就挨打了,不是那个有武艺的人,要是真有什么武艺的话,上次就不能挨打了,对不起啊!”
        吴畏说着话嘿嘿笑着就带着大家走了,身后传来大家的笑声和廖八爷的咒骂声。
        “你这小子,真是坏死了!”江曼大美女几乎是被吴畏搂着才能走,要不然就蹲在地上笑了,此时也笑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地说道:“廖八爷还不知道你是掀翻的棋盘呢,要是知道的话,还不恨死你了!”
        其实贾大光等人也没有看到,此时听江曼这么一说才知道,更是笑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