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782章 我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第782章 我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吴畏说出作者的名字在画上这句话的时候,这些大师都有些晕了,还真的不知道,也都对视了一眼,认为吴畏就是胡蒙的。
        “这幅画乍一看是不怎么样的,其实不然,意境非常深远。”吴畏接着就朗声给大家讲解起来:“画家笔锋劲挺,雄浑有力,给人一种怪石嶙峋的感觉,这也是画家要表达的意思。”
        秦六爷和贾大光听吴畏讲解到这里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心里就清楚了,这小子不会说错的,这一局无疑是赢了。
        “这幅画上的诗句也是作家亲笔所提,字迹同样刚劲有力。”吴畏接着说道:“这就让本大师联想起来明代的一位著名画家了,和唐寅、文徵明、仇英并称四大家,因之诗画都非常绝妙,也被称为二绝先生,尤其是这笔法,看似笨拙,其实不然,是二米妙趣手法!”
        这下几位大师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也都惊奇不已,这小子说对了啊,还真他妈的没难住这小崽子!
        “这位大师的名字就叫沈周!”吴畏冷笑着扫视了几位大师一眼,这才说道:“沈周的画民间流传极少,这幅画也充分显示出二米妙趣笔法的精妙所在,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佳作。本大师综上所述,给价两亿五千万。几位大师,同意本大师的说法吗?”
        魏懋也不得不点头了,无奈地说道:“哼,算你还有眼力!不过你说作者的名字就在这幅画上,我怎么没有找到啊?”
        魏懋的话已经承认了吴畏说得不错,四周很多桌上都响起了一片掌声。
        “魏懋大师,你们这群人是不是都不知道啊?”吴畏就知道他们没弄清楚呢,应该只是知道这幅画的来历,也就讥讽起来:“本大师说在这幅画上就是在这幅画上,你们自己带来的都不知道?还妄称什么大师啊?哪一位知道?”
        这些大师被说得也是满脸通红,弄来了一幅自认为能难得住小崽子的画,没想到此时却自己打了脸!
        马龙忍不住就说道:“小崽子,你别讥讽人,你也是胡说的,你能给大家讲解一下吗?”
        “本大师自然没有问题了。”吴畏嘿嘿笑了起来:“这就充分暴露了你们的水平,根本就不配称什么大师,还敢不尊敬我师父,我师父是你们不吃不喝学习一辈子都比不上的。以后别狂,有事情不懂的尽管来请教本大师。”
        “你知道不知道啊?”齐楚世也是气得不行了,接过去嚷道:“你还没说呢,先狂什么啊?是不是胡说八道的?”
        “本大师从来不胡说八道!”吴畏嘿嘿笑着说道:“你们不知道不要紧,虚心一些,先请教一下本大师,免得出了笑话,自己带来的宝贝,还不知道作者的名字已经在上面了,都是怎么混的啊?”
        这些大家越说吴畏越是不着急,和他们逗了起来,四周已经传来了一片笑声,这些大师也不敢说话了,知道再说这小崽子更是不着急了,万一要是说出来了,自己就更加丢脸了。
        尤其是魏懋,也知道自己不该问那么一句了,相当于自取其辱了。
        吴畏看几个人都不敢吭声了,这才嘿嘿笑着说道:“沈周大画家字启南,号石田先生。这幅画上的诗句大家都看到了,石中寻乐趣,田园享天伦。这是一首藏头诗,正是沈周大画家的别号石田,可惜你们根本就不懂啊!”
        吴畏的这番讲解顿时就让四周响起了一片掌声,刚才几位大师已经承认了,此时再经过吴畏的讲解,大家就算是不懂的也看出来了。
        这些大师一个个的是满脸通红,有的是不知道沈周的别号,还有的是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这首诗的巧妙之处,其实和这幅画是融为一体的。
        “几位大师,其实也不能怪你们。”吴畏嘿嘿笑着讥讽起来:“沈周大画家既然能和唐寅等人起名,号称二绝先生,自然是有道理的,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能理解诗和画融合在一起的妙处,你们水平不行当然不知道了,不怪不怪啊!”
        这番话更是把这些大师损得体无完肤,引来大家的一片笑声。
        魏懋一句话引出了小崽子这么多的事情,把大家都讥讽得不行了,更是气得脸色发青,也是惭愧不已,此时也气呼呼地说道:“小崽子,你别狂,这不过就是本大师的一个失误,你们有什么宝贝尽管拿出来!”
        “你这话不对!”吴畏嘿嘿笑着说道:“一个人失误可以说失误,这么多大师一起失误?你们根本就什么都不是,还想让我师父和贾老起来,你们不配!本大师就把宝贝拿出来一件,让你们再失误一次好了。”
        吴畏的话让大家更是笑了起来,这小子真够逗的。
        吴畏的宝贝都在邢兴道的手中拿着呢,就是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注意,此时也就把方从义的那幅画拿了出来,同样挂在了展架上。
        几个大师相互看了看,此时也都能在大屏幕上看到,这就不担心了,也就让齐楚世出来看一看,其实他们也都是在装呢。
        齐楚世认为吴畏没有什么宝贝的,也就上来看了起来。
        这些大师里面还有岳万耽和陈醉呢,也是大老远从都城赶来的,一看大屏幕就晕了,这他妈的不是自己师徒要买的那幅画吗?
        小崽子给搅和了,还拿到这里来了,自己是说还是不说啊?
        齐楚世等人也都看到了这幅画,一看也知道不错,上面的名字是巫山十二峰,下面的落款是鬼谷山人,没有听说过个名字啊?
        他们那一桌的十几个大师都在商量,只有岳万耽和陈醉没有和大家商量,在思考吴畏那天说的是不是很准呢,这小子那天说的也是不怎么靠谱,一会儿大家都不知道了再说也不晚。
        齐楚世是呆在当地了,一时间搅尽了脑汁也想出来鬼谷山人是谁。
        吴畏就知道齐楚世要回去商量的,故意提前说道:“齐大师,你就没有本大师的那个本事了,还是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的好,尽管你们都不怎么样,毕竟人多力量大,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
        大家都被逗得笑了起来,齐楚世也是满脸通红,站在这里也不是,回去也不是,心里暗自埋怨自己,早些回去就好了,总能和大家商量一下的,此时回去明显就是自己不知道了。
        “齐大师,还等什么啊?”吴畏嘿嘿笑着逗了起来:“你要是不回去的话,这些大师就要上来了,那不是更丢人了吗?”
        吴畏的话更是让大家纷纷笑了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一个人回去总比大家上来商量的要好些。
        齐楚世看了看大家,也都在商量呢,只能是厚着脸皮回来了,又引起了大家的一片笑声。
        这边的江曼大美女也笑着问了起来:“白糖水,你这小子还真行啊?刚才那幅画讲解的真是到位,这一会儿你就是鉴定大师了?”
        “那是啊!”吴畏嘿嘿笑着逗了起来:“本大师在关键的时候就是了!”
        江曼和葛菁都被逗得笑了起来,葛菁心里还是非常奇怪的,这小子那天问秦六爷和贾大光的时候确实不是那么厉害,此时讲解起来倒是头头是道的,还是有些水平的啊?
        “两位大美女,我还知道他们接下来要说什么呢!”吴畏看到那些大师有些晕了,知道岳万耽一会儿就会说出来的,那么他们无奈之下也是要说的,就逗了起来:“一会儿他们一定说这是张天师的画!”
        葛菁大美女顿时就咯咯笑了起来,那天吴畏乱说的时候葛菁就在一旁呢,还是回来之后让秦六爷和贾大光给鉴定出来的,这小子不知道就胡说,恰巧今天岳万耽和陈醉也在呢,要是按照吴畏说的说出来,那可真的出了大笑话。
        江曼大美女看葛菁姐姐笑得不行了,猜测葛菁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就问了起来。
        葛菁大美女就把那天两个人买画时候的事情说了出来,还是在都城的时候呢,吴畏也不知道是重宝,就是故意去搅和两个人的,还胡说是什么张道陵的画。
        江曼大美女也被逗得不行了,就给葛菁讲起了以往的事情,这小子胡说八道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在两个大美女都笑得要岔气儿的时候,那边的几个大师都晕了,急得直出汗,就是不能确定这幅画到底是谁的。
        岳万耽此时也看了看陈醉,陈醉也点了点头,两个人认为应该把那天吴畏的话说出来了,不管是不是准确的,总能给大家一些启示的。
        岳万耽还不好意思说,给陈醉递了个眼色。
        陈醉这才小声说道:“大家都听我说,我知道这幅画的来历,也知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但是都是那小崽子说的,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准确,说出来大家参考一下。”
        这些大师正没有办法呢,虽然说不是以鉴定论输赢的,毕竟输了也是非常难看的,这小崽子嘴上还不老实,也就纷纷问了起来。
        陈醉这才把那天自己师徒要买画的事情说了起来,这小崽子当时就给搅了,还说是张道陵的画,张天师也是老年游巫峡的时候画的这幅画。
        大家听得也是面面相觑的,此时还真的弄不准,也就商量起来吴畏说的是不是实话。
        当时吴畏也是想买下这幅画的,要说是张道陵的也差不多,那时候这小子也不知道要有今天的比试呢,不会提前准备的,况且也未必知道岳万耽要来。
        再者说了,这小崽子的鉴定水平真是很高的,这几次也看出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