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891章 沉默不语

第891章 沉默不语

        吴畏看过去,没交谈,剑在他的手上,是不是能交还去非改由别人说了算。

        姜珩看到吴畏没什么要说的便开口道:“吴店主,你从我侄子后世那里买到剑,看来也耗费高昂,我愿出双倍的价格偿还!”

        吴畏依然是没交谈,他回去看往荣马俊。

        荣马俊轻咳一声,“老姜,这事情你们着急,常常要给吴店主思维的时间吧!”

        姜珩看往吴畏,眼中带着剧烈觉得是他想迟点交还姜家剑了!

        “老姜,你可以说是半个行里人,对在法度也不怎么懂。”荣马俊看望吴畏,嘴里说的反而是姜珩,事实上,这话也是说给吴畏听。

        “这柄剑不是从你手里出的,你出双倍的价格没有用,就说是你卖的,想要双倍赎回回去,也要问人家愿不愿意!”荣马俊道。

        “我这也不是要征求意见吗?”姜珩皱眉。

        荣马俊无奈苦笑,究竟是权臣,委婉点交谈怎么就这么容易呢?

        “爷爷,荣爷爷的意是你开价给高了。”姜露露道。

        姜珩看往吴畏,开口道:“我的出价也不高,一百万!”

        吴畏有些吃惊地看往别人,古剑珍藏说是受众,所以易在留存,因此价钱也不是非常高,这样一柄刀能卖出一百万已说是高价了。

        吴畏略微思索,并且没答应下来,或者向着姜珩道:“假如我没猜错的话,这两柄剑,应当都是仿制名剑姜家的吧?”

        姜珩面色微变,但是不久就回复了出去,似乎,姜珩并且也不是直肠子,只不过粗中有细,“你猜错了。”

        “也不,我并且没猜错!”吴畏道。

        吴畏看住姜珩,更为笃定上去,“姜家剑几经过辗转流传,据称唐时作为唐军取得,之后传到姜将军手中。嘉定十二年,姜将军兄弟被害之后,姜家剑不知下落。”

        吴畏一旁说着,一旁盯着别人,看到姜珩再次是不禁裸露惊容,他这就是确认下来。

        姜珩摇头轻叹,“也不明白吴老板是如何明白的?”

        吴畏笑了笑,“姜家应该是对于这对剑如此在意,那麽是由于剑有身世了,再次关联到姜绯大将军的重剑,不难猜到。”

        吴畏其实也不明确,只不过刚才突发奇想,顺口欺骗了一下,没想到别人竟然认可了下来。

        “确实是如此,这两柄刀都是姜家后世依据当时王室中广为流传下来的设计图铸的!”

        姜珩说明道:“真正的姜家剑早已已遗失了,在唐朝末期,家中在祖宅整修时,找出了绘有姜家剑样子的细腻设计图,历经数年不懈,再次举全族之力,这就是铸了这两柄剑!并且在两柄刀的花纹之中加了‘吴’字花纹!”

        “后来,这两柄剑就始终在姜家祖宅中保存着,交改由年长的家主看管。约在四五十年后的那场破四旧有运动者中,借以留存这两柄剑,真田昌幸把其中一柄交到二房手中,二房迁移北下。”

        “后来,经过艰辛,年长的家主顺利把宝剑留存了下来,不过

        二房反而已杳无音频,这三十多年了,我始终在找寻我的堂兄一家,只不过通信艰难,当初借以保障剑,我们搬出了祖宅,换了城镇,各方再次无沟通!”

        “前两天马俊告知我,他找到了一柄全然那样的剑时,我欣喜若狂,匆匆赶了出来,为的就是想要将两把剑再次带回祖宅!”

        吴畏听着别人所说,有些沉默不语,别人也许说得是对的,但是吴畏认为,其中兴许也掩饰了很多东西。

        “老先生,您看上去非常踢法,之前是做什么的?”吴畏忽然开口说道。

        姜珩笑了笑,“我是铁匠的。”

        吴畏指尖一笑,“一代铸剑?”

        姜珩一愣,这就发觉到吴畏这是在套自己的话。

        “姜老先生,这柄宝剑,我就不收钱,献给您!”吴畏道。

        荣马俊听着两人的交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剧情,不禁道:“吴老板真的高义啊!”

        “荣老师,你也不必给我戴高帽子,我就一俗人,仅是相信敬重抗清战士姜绯,也对于姜家后世深感敬重。”吴畏道。

        姜珩有些兴奋,站起身来,“这如何使!我仍然将这一百万给你!”

        “姜老先生,不用这么礼貌,剑赠战士,就是相像之事情!”吴畏道。

        吴畏回应后,现场的气氛一下子也是缓解了。

        吴畏有些好奇心,向着姜珩说道︰“姜家找了这么多年,也不明白有没有有打探到姜家剑的行踪?”

        姜珩摇头,“哪有这么直观,当年姜家剑消亡之后,就再次也没发生,我们寻找了将近千年,依然是没任何答案,即使是这对于刀,但是丢失十多年,后的寻找都十分之难,越来越不必说姜剑了。”

        吴畏点头说,没多说什么。

        吴畏回来将姜家剑拿了回去,献给姜珩,姜珩感激不已,拉着吴畏道:“吴老板有时间一定要到河北去,我要请吴老板玩一段时间!”

        等到晚上时,护送人坐在椅子后,吴畏其实认识到了南方人的酒量,姜珩已是古稀妇人,喝起酒来,依然是大碗小杯的湿,让吴畏吓了一跳。

        送走姜珩,姜露露也跟著返回了,吴畏再次是清净下去。

        第二天,吴畏本觉得不会再次有什么事,没想到唐万年跑了出去,向着吴畏直接道:“我们一同开珠宝行吧?”

        吴畏稍略一愣,“你也不是有意自己开珠宝行的吗?”

        “我算了一下,我一个人怎么啊!经费可凑够,我自己也可营运,不过科技上就少了很多啊,你尽管年龄小,不过在技术上已全然能独当一边了,假如能拉你做股权,这说是填补了缺失!”

        吴畏愣了下,“哦,这话说得在忠,检验领域我也算可。”

        “我已想好了,咱们两人合资开珠宝行,每人捐资三千万,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你专责技术鉴定,我专责营运,这真是就是齐了!”唐万年叙述上去,非常是有些激动。

        吴畏想了想,“你该不会是早就已想好了

        ,将我手里三千万密谋走,这才刚刚到了手,也没捂热!”

        唐万年嘿嘿一笑,“后面不是也有收益吗?怎么样,你就说答应或者不答应就好了!”

        吴畏大致没抵制的见解,他也明确这笔钱在自己手里,并且也不会有过多的好处,也不如拿出做融资用,唐万年虽然在产业里面的深厚也不多,不过他在企业界两道的深厚仍然有不少的,做经商顺利的风险非常小。

        “好,那就合资!”吴畏应道。

        唐万年看上去有些激动,“你答应就好,我这也是作为你好,实在一家古玩店,压块赚不了什么钱,珠宝行经商这么好,仅需提炼抽成,举办一次小拍卖会,比得上古玩店好几年的收益”

        吴畏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稍微顿了仗,吴畏问道:“你有意自己一个人搞吗?也没招聘员工吗?”

        “现在也仅是观点,不是也没实行吗,不久就好了!”唐万年道。

        “要先行找一个职业经理人,能帮你减轻负担。”吴畏建议道。

        唐万年摆手,“这些事都交给我,我会办得妥妥当当,咱们最为关键的使命是要找秘书处,要取一个好名字!”

        “简单一点,就叫做波华吧!”唐万年道。

        吴畏停了下停,才明白这是将两个人名称中的字放到了一起,仍然让吴畏感到有些奇怪的,“波才是大将军,波华是什么?”

        “这你觉得不好的话,你来取一个?”唐万年道。

        吴畏笑着想了想道:“不然就叫史翼堂吧,回去每年给我一百万的费用就好了!”

        唐万年摇头,“也不,要给你一百零一万!”

        两人商讨了非常长,再次是同意给珠宝行定名“金陵春”!

        唐万年借以珠宝行的事,嘴巴上说已预备了非常长,不过吴畏具体问上去,这就是找到,唐万年压块没多少预备!

        劝说唐万年准备预备实习,吴畏不久闲了下去,最近店铺里面销了十多件字画,他有意补货,或许也就不用去太过遥远,邻近的鬼市就是不俗的选择。

        快天亮时分,吴畏穿了厚厚的衣服,赶来现场鬼市时,里面已有不少人了。

        浓度降了下去,但是并且没威胁到大家的自主性,鬼市依然是一副繁华景色。

        吴畏沿著摊逛走过去,鬼市里面好属性也不多,全然靠眼力及好玩。

        吴畏时不时美景观测,瓷碗、书法,而且一枚小小的古代硬币,都有也许是一件小漏!

        吴畏也碰到了几位邻近的古玩店店主,这仍然当初他在牯德屋了解的,现在他看店的时,非常难出来,和其他古玩店店主沟通也不多。

        麒宝屋泸老板看到吴畏,向着他打了打招呼,“吴老板,平日里面可真的可谓两见啊!”

        泸老板扯着大嗓门,交谈声响敞亮,有时与别人交谈,就像是争吵一样。

        吴畏笑了笑,“泸老板说笑了,我可不难看到,每天都在店铺里面待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