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在线阅读 - 第444章 看谁人多?(第一更)

第444章 看谁人多?(第一更)

                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老人头痛欲裂,但是他的眼神却十分平静。

        血管从地面和墙壁中涌出,缠上了他的身体,老人动都没动,仍旧站在那玻璃容器前面。

        血管钻入他的身体,在他的皮肤下面涌动,好像一条条青色的小蛇朝着他的大脑爬去。

        密密麻麻,仅仅只是看着就觉得疼痛,可是老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陈歌很想去帮助老人,但是他现在自身难保,面颅被挖空的怪物在外面疯狂撞击房门,一只只带着明显缝合痕迹的人手从缝隙探入屋内抓向他的身体。

        “老爷子,你一定要撑住啊!”

        那一条条血管最终还是钻进了老人大脑当中,不过和前几次不同,老人的双眼并没有立刻被血丝占据,他仍旧保持着清醒。

        满脸青色的血管,那种疼痛常人无法想象,但老人就强忍着这种疼痛,站立在存放大体老师的玻璃容器旁边。

        他并不高大的身体,站的笔直,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击倒他一样。

        墙壁上的脏器疯狂跳动,天花板上那些纵横交错的血管胀大了一圈,血液奔流,无数的血丝从外面涌入其中。

        血色世界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它在想法设法进行补救。

        越来越多的血管从房间各个角落伸出,眼前的常见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和那仿佛无穷无尽的粗大血管比起来,老人显得太瘦弱了,他就像是风暴里一块很不起眼的礁石。

        更多的血管钻入了他的身体,老人却好像看不见它们一样,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着什么。

        站在远处,陈歌只看到老人那双眼睛直直的望着玻璃容器。

        身体快要被血管撕碎,老人却毫不在意,手掌贴着冰凉的玻璃容器,他的眼神很复杂。

        渴望生命,但他也不惧死亡。

        “原来我应该在这里面。”

        生如朝露,死若星辰,老人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一切,他双手握紧,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痛苦、煎熬被抛之脑后,他双眼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明亮。

        全身血管凸起,他干瘦的身体变得有些恐怖,但是他的表情看着确实那样的和善,外人肯定想不到这个严厉的倔老头也会有这样一面。

        他把目光从玻璃容器上移开,轻轻摇了摇头:“那帮臭小子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捐献自己的身体可不是为了被摆进陈列室里当做展览品,太做作了!等我出去,定要好好训斥他们一顿!”

        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老人承受着无比的疼痛,找回了所有记忆。

        他身体里那些血管发现无法影响到老人,更加卖力,整个房间都在晃动,墙壁上的脏器,还有头顶的血管多出开裂,到处滴答着鲜血。

        站在血雨当中,老人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能看的出来他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不过他并没有服软,双眼之中甚至还带着一丝轻蔑!

        血色世界和老人的意志,以老人的身体为战场,正在进行一场旁人根本无法参与其中的凶险战斗。

        陈歌帮不上忙,他只能在门后,顶住门板,不让那些“保安”干扰到老人。

        咬紧了牙,陈歌也是拼尽了全力,门板旁边的墙壁出现了裂口,上面的脏器里渗出血液,表皮皱皱巴巴,最后好像秋天的树叶一样,慢慢脱落下来。

        墙壁上的缝隙越来越大,没过多久,其中一个保安将自己的一手臂和脑袋伸了进来。

        它的独自发出粗重的喘息,看到陈歌后,那喘息声变得更加急促,就像是暴食狂发现了最喜爱的食物。

        “嘭!”

        房门震颤的,两个怪物好像疯了一样冲撞着房门。

        陈歌这边情况危机,老人那边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墙壁上的脏器因为剧烈催动,现在开始衰竭,天花板上的一条条血管也已经胀大到了极限,但就算这样仍旧没有击垮老人的意志。

        和那些狰狞丑陋的血管比起来,老人显得微不足道,可就是他阻拦了血色世界的意识。

        短暂的一生在脑海中划过,老人双眼愈发明亮。

        血管终于承受到了极限,上面的裂痕越来越多,最后啪一声炸裂开。

        屋内下起了血雨,血肉组成的房间很快变得暗淡下来,缠绕在老人身上的那些血管也失去了活力,好像枯死的老藤一样掉落在地。

        “不过如此。”

        老人从干枯的血管上踩过,意志如同钻石一般。

        在老人将屋内那些血管逼爆,守住自己记忆的时候,陈歌身体表面的那层血膜也悄然破碎。

        一股带着浓浓血腥味的空气涌入鼻腔,陈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全身舒畅!

        他就仿佛是在水中憋了很久,终于浮出水面,那种畅快的感觉无法形状!

        房门被撞击,怪物想要从各种地方挤进来,由血肉拼接成的身体被撕扯拉裂,一条条手臂抓向陈歌。

        后背已经被震麻,看着近在咫尺的怪物,陈歌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孤身奋战了。

        按下复读机开关,当沙沙的电流声响起时,陈歌握紧碎颅锤,主动打开了尸库的门。

        “许音!”

        猩红的身影在他身旁浮现,许音冷漠的双眸满含杀意盯着靠近陈歌的怪物,红衣滴答着血液,十根手指犹如剔骨尖刀一般向外张开。

        这时候走廊里又响起了第三个喘息声,怪物越聚越多。

        “血肉构成一切,到处都是畸形和扭曲的东西,我原来一直生活在这么一个地方。”老爷子找回了记忆,他看到的不再是那个虚假的世界,短短几秒钟他结合生前死后不同的记忆,很快明白了一切。

        走到陈歌旁边,老人小声提醒:“我们还是先离开吧,我知道一条能逃出去的路,这里怪物很多,没必要硬碰。”

        活动着身体,陈歌破开血膜之后感觉浑身畅快,他看着那些送上门的怪物,一点要逃命的意思都没有。

        “怪物会越聚越多,等会再想走就来不及了。”老人比较冷静。

        “你就放心吧,交给我来处理。”陈歌将背包里的白猫放在一边,拿出漫画册,紧接着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他的四周:“只比人数的话,我还真没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