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在线阅读 - 第588章 把城市当做母体

第588章 把城市当做母体

                “我可以把孩子给你,但是你要想清楚,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彻底解决,以后还会发生,下一次抱着孩子的可能就不是我了。”陈歌将雯雯放下,这孩子手还抓着洗发水瓶子,她似乎已经习惯和姐姐呆在一起,只要离开了姐姐,就会很没有安全感。

        “不劳你费心,我会好好照顾雯雯的。”女人看向雯雯,小女孩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没有再去伤害女人,但也没有跟随女人一起离开。

        “跟你姑姑回家吧,我会帮她完成心愿的。”陈歌指了指洗发水瓶:“相信我。”

        雯雯过了许久才松开洗发水瓶子,默默牵起了自己姑姑的手。

        看到雯雯恢复正常,女人也松了口气。

        “你们早点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陈歌将洗发水瓶塞进背包,看着漆黑的江面。

        察觉到他语气不对,女人将雯雯拉到自己身后:“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没要求你来帮,你也别犯傻去调查。”

        通过女人这句话,陈歌觉得雯雯的姑姑一定还知道些什么,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她没有说出来。

        “你们都是受害者,那些将悲剧变为惨剧的人才是真凶。如果不制止他们,还会有更多家庭遭受和你们一样的痛苦,绝望是会传染的,以后会越来越难收场。”陈歌双手抓着桥上的栏杆,他也不知道自己说这些是为了套出有用的信息,方便自己完成试炼任务,还是想要凭借自己微不足道的一份力量,去改变这个不算太完美的世界。

        “那你自己小心,我明天还要上班,就不陪你胡闹了。”女人牵着雯雯的手朝远处走去,迈出了几步后她又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呆了几秒,转身朝着陈歌说了一句话:“种种需要三种东西,种子、胎儿、母体、将一个孩子的生命种进另一个孩子的身体,这是种种,如果将很多人的命同时种进一个人的身体,以整个城市做母体,那等到种子生根发芽,会长出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陈歌正在想事情,女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他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天晚上父母离开后,我偷偷跟着他们去了荔湾镇,看到了一些东西。”女人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说完就牵着雯雯的手离开了。

        陈歌站在桥边,看着女人的背影,目送她走远。

        “以整个城市做母体?”陈歌双手抓紧栏杆,他发现事情比他猜想的还要严重:“无数孩子的生命和绝望的活人作为种子,城市作为母体,胎儿可能就是冥胎。”

        “荔湾镇难度为三星半,冥胎难度为四星,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陈歌脑海里被无数疑惑充满:“雯雯一家或许只是一个最初级的试验,证明种种确实会产生一定的效果,荔湾镇才是幕后黑手真正的试验场,小布极有可能就是幕后黑手挑选的‘胎儿’,可它为什么非要制作冥胎?难道它和活棺村的投井女鬼一样,想要重生?”

        荔湾镇的门已经失控,小布有多强,陈歌也摸不清楚,可能她也是一个非常另类的红衣,所以才会被东郊幕后黑手看中。

        “三星场景的极限是顶级红衣,三星半就有点不好说了。”

        回想女人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陈歌细细思索,他发现了一些之前遗忘的细节:“如果说东郊幕后黑手是准备把整座城市当做母体,把所有活人当做种子,那他肯定需要一种媒介来和所有人接触。我第一次见到影子是在东郊自来水厂,种种恰巧发生在距离水厂不远的东岗水库,自来水厂净化的是东岗水库的水,这两个站点又全部都在104公交的线路上,难道幕后黑手是在打饮用水的主意?钓鱼协会那男的说过,他在水库里看到了数量众多的水鬼,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东岗水库会不会是幕后黑手计划中的一环?”

        情况比自己想的要糟糕许多,陈歌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东岗水库。

        漆黑的水面,偶尔会荡起一丝波纹,陈歌来到东岗水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有人吗?”他轻敲水库管理员的房门,十几秒后,屋内亮起了灯。

        “谁啊?”声音带着一丝警惕,对方下床后并没有立刻开门。

        “张哥,我们之前见过一面啊,那天不是有人在钓鱼王吗?最后还是我把鱼竿给送过去的。”

        “有印象,你大晚上跑水库来干什么?”可能是觉得陈歌声音耳熟,那人声音明显缓和了。”

        “我想借用一下咱们的船。”陈歌话没说完,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管理员张大坡披着一件外衣,表情略有惊讶:“借船?”

        “对,我想确定一件事,要去水库里打捞一些东西。”陈歌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你想确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你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这可不行。水库里有鱼王,你大半夜跑来打捞,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张大坡摇头拒绝。

        “张哥,我那天去送鱼竿的时候,发现钓鱼那男的家里埋藏有尸体,警方可能很快就会找你。”

        “他们今天白天来过了。”张大坡看着陈歌,面带苦笑:“把我也吓的不轻,自己竟然跟一个杀人犯独处了那么久。”

        “其实我和警方一直有联系,你可以上网搜一下西郊恐怖屋老板,我曾配合警方破获过很多大案、重案。这次借用你的船,也是为了探查一些东西。”陈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通讯录,在少的可怜的联系人列表里,名字里带有警察、警官、队长的联系人占了一多半。

        好说歹说,张大坡总算是同意了:“船可以借给你,不过我就不陪你一起了。”

        “好的。”

        “顺便问一下,你借船是准备打捞什么东西?”张大坡有些好奇。

        “捞尸,一个小女孩的尸体。”

        这个答案显然和张大坡想的不同,他搓了搓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打开仓库的门,张大坡将船桨、鱼叉和绳索全部拿了出来:“你稍等一下。”

        他转身进入管理室,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手电筒:“别嫌破,这玩意发出的光能在晚上传出很远,你要是遇到危险,就对着岸边晃几下,我……会帮你报警。”

        “多谢。”陈歌将一大堆东西放在放在船头,然后按下复读机开关,自己也跳到了船上。

        “一般尸体打捞都是好几个小队配合,你一个人行吗?”张大坡觉得陈歌的做法有些不靠谱。

        “放心,我也不是单打独斗。”在船上坐稳,陈歌拿出漫画册将缸鬼放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