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在线阅读 - 第857章 “我”为何出现(第一更)

第857章 “我”为何出现(第一更)

        陈歌站在教室当中,身体好像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老校长的出现带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一条条隐秘的线索被发现,他的世界观正在慢慢被颠覆,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开始出现变化。

        “暮阳中学和第三病栋是我最早经历的几个场景之一,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没想到在四星场景里还会遇到和它们相关的事情。”没有人去打扰陈歌,大家都十分的默契的护在他身边。

        “通过老校长的描述,我有百分之就是的把握,他所说的那个精神病就是第三病栋,也就是说四星场景里唯一的一条退路,是我很早以前经历过的一个三星场景。”

        暮阳中学是陈歌经历的第一个二星场景,第三病栋是陈歌经历的第一个三星场景,通灵鬼校是他经历的第一个四星场景,这三个场景以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闭环,这让陈歌非常的惊讶。

        他开始怀疑黑色上的任务并不是随便发布的,每一个任务都有其背后的深层用意。

        “手机上所有任务前面都加有试炼两个字,如此困难危险的任务仅仅只是试炼任务吗?”

        “一星场景是人,二星场景是厉鬼,三星场景是红衣,四星场景是红衣之上,按理说星级不同,场景之间的跨度也就越大,但是他们内在却相互关联,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想要通过这些场景让我经历一些事情,慢慢找到一个丢失的东西。”陈歌眉头紧锁,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需要知道些什么?又曾经丢失了什么?”

        低头看着樱红和樱白,两个小姑娘都有点害怕陈歌的目光。

        “难道我也丢失了一个自己?”陈歌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他脑子很乱,不知为何又想起了自己的鬼屋,还有鬼屋里的那扇门。

        在他第一次知道自家鬼屋里有扇“血门”时,他真的被吓坏了。

        更让他不安的是,他在午夜零点门被打开的时候,曾在门外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那个声音他记忆犹新,很熟悉却又说不出是谁,就像是他自己的声音一样。

        “被自己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回想起这诡异的体验,陈歌就感觉后背有一股凉气不断往上冒。

        “或许我真的弄丢了自己吧。”

        陈歌有很多秘密无法和别人分享,只能自己去承受,他不是不会害怕,只是把所有东西压在了心底。

        “高医生进入过我鬼屋的那扇门,差点被吓疯,狼狈撤出,以当时怪谈协会的实力,还未深入探索就直接被吓的逃命,这说明那扇‘门’后可能也是一个四星场景。”

        那扇门在鬼屋的厕所里,也就是说,门后的世界就是陈歌的鬼屋。

        “不知道门后的恐怖屋会是什么样的。”陈歌有些好奇,但以他现在的实力,进去估计就再也出不来了。

        “门后的人在呼唤我,我主动进去,岂不是正中他下怀?在事情彻底被弄清楚之前,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陈歌决定回鬼屋以后,就给厕所隔间安装上防盗门,然后再弄混凝土浇灌一遍,只用木板钉住太没有安全感了。

        “那扇门只会在午夜零点打开,如果我能处理掉这个问题,那以后我的鬼屋还可以开放夜场,增加营业时间,挣更多的钱。”摇了摇头,陈歌发现自己想远了。

        他放下背包,蹲在樱红和樱白中间。

        不管樱红和樱白是不是自己家人留下的暗示,他都要去问清楚原因。

        “我不会伤害你们,只是从你们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自己,所以我想弄清楚一件事,你们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或者说樱红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陈歌在一步步接近真相,他就好像穿行在大雾当中,任何一丁点光亮都是他想要紧紧抓住的希望。

        “我不知道。”樱白非常可爱,双手抓在一起,所有人里她最亲近的是老校长,可现在校长却护在另外一个女孩身前,那个女孩还和自己长得那么相似。

        陈歌没有为难樱白,他又看向樱红。

        被他的目光注视,樱红一开始是害怕、紧张,表现的和樱白差不多,但她慢慢发现这招不管用,根本博取不到同情的时候,本性终于暴露出来。

        猩红的眼睛盯着地上自己的书包,樱红低着头,周围的人都看不到她的表情:“如果我告诉你答案,你能把我的书包还给我吗?”

        樱红的书包装饰不多,但看着很少女、很青春,谁又能想到里面塞满了关于诅咒和谋杀的纸条。

        “好。”陈歌一口答应下来。

        “我睁开眼的那天是一个夜晚,当时凌晨两点多,我听到卧室里有响动,扭头看去时,发现养父在我的房间里。”樱红语气平静的吓人,就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我被吓了一跳,尖叫出声,养父打开门跑了出去。”

        她停顿了片刻,慢慢说出了几个字:“我是在那天出现的,只有樱白睡着后我才会出现,我知道她经历的一切,但是她却不记得我。”

        “我不会去责怪她,因为这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是我,我清楚知道她生活在怎样的地狱里,面对着怎样的恐惧。”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可能是因为樱白太过害怕,太过胆小,但是又得不到帮助,所以她创造出了我。”樱红瞥了一眼单纯的樱白:“当然也有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只是碰巧上了她的身。”

        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樱红很想去触摸樱红的脸蛋,但是却被樱白躲开了:“白天我是天真可爱的小孩,晚上我是什么东西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努力给自己的存在找一个意义,后来我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樱红掀开自己的长袖,两条纤细的手臂上都有被烫伤的痕迹:“那条老狗喜欢在深夜进入我的房间,我就在床边准备了一暖瓶开水,那是我第一次反击,但可能是因为力气太小的原因,结果并不算太完美,不过也把他给吓的半死。”

        樱红对养父的称呼在不断改变,她彻底撕掉了自己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