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在线阅读 - 第111章 我要当班长

第111章 我要当班长

        张建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庄严会在熄灯号刚刚吹了之后过来连部值班室找自己。

        连队每天都有一个连职以上的主官值班,今晚刚好是张建兴。

        会议已经开过,张建兴对于最后敲定谁去教导队一事上有些犹豫不定。

        根据今天的考核成绩排列,徐兴国以总成绩第一高居榜首,一排的严肃以第二名成绩占据了榜眼位置,排在第三名的位置上并列着两个名字,一个是二排四班的新兵刘建连,还有一个是炊事班的庄严。

        还有一个名字,那是火力排的一个叫刘瑞勇的战士,学的是60迫击炮专业。

        60迫击炮有些特殊,他们进入教导队后,既在步兵区队学习,专业训练阶段的时候却有一段时间要去炮兵区队学习。

        所以,火力排这个名额基本上是毫无疑问已经确定下来。

        一二名的徐兴国和严肃也显然毫无疑问,问题就出在这最后一个步兵预提班长的名额上。

        到底给谁?

        张建兴手里的圆珠笔在庄严和刘建连这两个名字上犹豫不决,一会儿在刘建连的名字上悬停一下,一会儿又移动到庄严的名字上方。

        “报告!”

        笃笃笃——

        随着一阵敲门声,门外传来了略带怯生的喊声。

        张建兴一下子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声音,不过倒是挺熟悉的。

        “进来。”他说。

        庄严推开门,出现在门口。

        张建兴一愣,没想到居然是他。

        “庄严,你有什么事吗?”

        庄严重重地吞了口唾沫,鼓起勇气道:“连长,我有事要跟你说。”

        张建兴想了想,对他招了招手,“进来说,把门关上。”

        庄严关了门,张建兴道:“你说,什么事。”

        庄严说:“我想去教导大队。”

        张建兴没料到庄严开门见山就这么直奔了主题,一下子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片刻的沉默后,这才反应过来。

        “你去不去教导大队是连里统一研究决定,你这是来向我表达自己的态度喽?”

        庄严点头,一点不否认,说:“没错,我要表明我的态度。我知道我可以去教导队,也可以不去,就在于连长你同不同意。”

        张建兴再次怔住了,半晌才道:“嘿……我说你这小子,谁告诉你的?”

        庄严说:“没人告诉我,是我自己猜的。”

        张建兴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即便真的有人在背后指点,庄严这种性格也绝不会说。

        上次和陈清明打架的事,张建兴之后了解过,的确是有人说过一些牢骚怪话,可是庄严宁可和陈清明打架也不愿意透露是谁,可见这人的性子是很讲义气的。

        “行吧,我就不问你谁指点你了,不过就算不问,我也能猜到,是朱德康对吧?”

        庄严犹豫了一下,选择回避话题,说:“我不想走朱老班长的老路,我想去教导队,我要当班长。我知道,连长你有最后的决策权,也有你的考虑,你也许会将我从名单上拿掉,所以我必须来跟你说清楚。”

        张建兴心里略微明白了。对于朱德康这个兵,他是了解的,自己来八连担任连长不久,朱德康就从南疆守备部队裁了过来,和他一起相处了整整三年,对于朱德康在守备部队的事情也从李定口中知道一些。

        当年,朱德康来到1师273团三营八连的时候是一个上等兵,第二年服役期,一切过来的李定副连长曾经向张建兴建议让朱德康去教导队参加预提班长集训。

        但是当时的八连也有原班人马,这些兵是从新兵就一直在八连服役的,在连队也算是做了一年多贡献,何况当时又来了第一年的新兵,张建兴无论从任何角度考虑,都不可能将去教导队的名额给朱德康。

        这不是私心的问题,这是一个平衡的问题。

        从外面的部队调入一个新的部队,从前在老部队的功劳算是在本子上一笔勾销了,一切都是从头再来。

        即便知道朱德康亏,那也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朱德康的问题有他的特殊性,你和他没有可比性。”他说。

        庄严却不依不饶道:“没区别,连长,我不像第二年才去教导队,如果第一年能去,我想第一年去,而且,我知道你想要留我是啥意思。”

        张建兴讶道:“啥意思?”

        庄严说:“你是想着我器械现在如果到了尖子水平,那么今年的集团军大比武,我可以为连队争得荣誉。”

        张建兴的脸顿时黑下来:“谁告诉你这些的!?乱讲!”

        庄严这种如此胆大包天的兵,他是第一次遇到。

        以往的新兵大多数都老老实实得像个石头,庄严却完全没有一点儿老实的影子,反倒是有什么话就直接过来说,想要啥就直接要。

        国人一向认为谦虚礼让是一种美德,棱角分明的人反倒是异类。

        可现在眼前的这个兵,偏偏就属于异类。

        难怪李定说,庄严这个兵,挺有点儿意思的。

        也难怪指导员蔡朝林说,时代变了,这兵是一年比一年难带了。

        庄严被呵斥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畏惧。

        不过这种畏惧转瞬即逝。

        “连长,我没有乱讲,但是我也知道,明年是军区大比武,你想想,如果你今年让我去教导队,那么明年我还可以为连队争光,那可是军区级的比武,如果今年我留在连队,明年我去教导队,那么明年军区大比武我就在教导队给他们争光了,我觉得,你让我第一年去,划算!”

        张建兴嘴巴都合不上了。

        我的那个老天!

        他在心里暗暗叫道。

        这兵简直是……

        简直是自己见过最大胆的兵!

        有意思!

        真的有意思!

        他反倒有些高兴。

        这个兵身上,有一种野性子,野战军部队的好兵往往都带着点不服输,不认怂,敢拼搏的野性。

        他对庄严忽然有了点好感。

        不过,嘴上还是很严肃的口气道:“庄严,你可真够大胆的,居然还替我算起账来了?那要是,我第一年不让你去,第二年我也不让你去,你不就两年都留在这里了吗?我还怕你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庄严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这下,难道把连长张建兴给惹毛了!?

        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