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者精分现场在线阅读 - 【011】 魔鬼术士的谎言

【011】 魔鬼术士的谎言

        大量的主动和被动技能简直晃花了贝亚的双眼,他停下了脚步,靠在了中危区的大门上,开始逐条阅读了起来。

        巧言令色,口蜜腹剑,老谋深算,波谲云诡,浑水摸鱼,两面三刀……

        一个个技能了解过去,贝亚发现自己似乎走上了一条魔鬼一样的道路。

        【巧言令色】发动的时候,贝亚会根据自己的魅力属性提高说服、欺诈、迷惑、鼓舞、动摇效果,同时会极大地增加目标与贝亚之间的亲密程度。

        【口蜜腹剑】则是会对被自己魅惑住的目标造成一次无视防御的灵能冲击,冲击的伤害根据目标当前对贝亚的信任程度确定,信任程度越高则伤害越高。

        【老谋深算】发动时,贝亚可以临时提升自己的智力和感知属性,提升水平和贝亚当前的魅力属性有关。

        【波谲云诡】会造成目标思维的混乱,使其忽视贝亚所指定的某些信息,忽视程度与贝亚的魅力属性有关。

        【浑水摸鱼】发动时,贝亚与受到了【波谲云诡】影响的目标签订魔鬼血契的成功率大幅度提升。

        【两面三刀】发动时,受到了【波谲云诡】影响的目标之间敌意增加,增加程度与目标魅力成反比。

        ……

        种种法术皆是如此,不一而足。

        贝亚花了不少功夫,逐条逐字地读完了自己的所有新法术,很快就发现了这些法术之间的那些微妙的关联——大致上说,随着贝亚的魅力提高,他会更加容易以欺诈、恐吓、蛊惑等方式影响目标,而随着被影响者数量的增加,贝亚的力量也会进一步提高……

        什么叫魔鬼术士?

        这明明是阴谋家!

        再加上减少被影响目标伤害的【狡兔三窟】、隐藏自己信息和逃避探测的【噬不见齿】、隐瞒目的获得信任的【欲取姑予】……

        贝亚感觉自己在向着一种难以明说的方向发展——只要自己的魅力足够高,那就能够轻轻松松地欺骗任何人,然后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以算作是“教科书般的邪恶守序”。

        “这就是魔鬼的手段么?”在逐条读完了自己所有的法术之后,贝亚一阵后怕,“如果那个叫做卡利亚托斯的家伙不是被抽干了能量,就算他不对自己使用暴力,自己真的能够逃脱他的蛊惑吗?”

        在这一点上,贝亚忽然有些没信心了。

        贝亚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卡利亚托斯还有余力,一套【老谋深算】、【欲取姑予】、【巧言令色】、【波谲云诡】、【浑水摸鱼】、【口蜜腹剑】下来,估计自己会傻乎乎地将自己的灵魂都卖掉,然后还乐呵呵地为他数钱!

        超凡世界,可怕的可不仅仅是那些毁天灭地的法术——这些能够将人玩弄于鼓掌的契约也一样可怕!

        按照贝亚本来的计划,在中危区找到了可以控制构装体的目标之后,他应该会使用讲道(物)理的方式,逼迫对方就范。

        但是现在有了这些来自于魔鬼的技能,贝亚自然拥有了更多的选择。

        想到这里,贝亚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中危区的大门。

        ……………………

        和无危区一样,中危区也一片祥和——只要我们无视了那些囚犯们的苦苦挣扎。

        和无危区截然相反,这里的生物看起来日子过的一点都不舒坦。

        贝亚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一个倒霉的巨蛇,它的长度目测超过十米,在贝亚出现的时候,正在“DuangDuang”地怼着透明的容器。

        见到了这一幕的贝亚下意识地测试了一下这个家伙的魅力,然后发现只有可怜巴巴的7点。

        噫,怪不得这么丑。

        贝亚和蒹葭同时同步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在这条巨蛇变得更加抓狂之后,开始继续前进。

        和无危区数量繁多的生物相比,中危区的生物并不是很多——似乎是为了提防他们溜走,这些生物并不是像无危区一样,被简简单单地放置在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之中,而是被真真切切地关在了各式各样的牢房之中。

        巨蛇被囚禁在密闭的透明容器里,淡紫色的腐蚀性毒雾随着它的呼吸喷出吸入,但却拿这个容器无可奈何。

        暴熊被关进了笼子之中,见到贝亚之后他疯狂地撕扯着笼门,但尖锐的利爪却无法在笼子上留下哪怕一道最浅的痕迹。

        一条看起来像是沧龙一样的大家伙被封印在了一滴巨大的水滴之中,贝亚从水滴中间的通道穿过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正置身于一个海洋馆之中。

        ……

        ……

        如果说无危区更像是繁育着小白鼠的实验室,那中危区就更像是一个野蛮生长的私人动物园,在这里,所有的生物都以他们最难以摆脱的形势,死死地将他们禁锢在了各式各样的牢笼之中。

        贝亚所见之处,很多被囚禁的生物都已经死了——那个可以隔离时间和空间的法术很难对这种有些实力的生物奇效。

        从另一个方面说,这些生物也不是拿来展览的展览品,而是法师塔主人的实验品。

        如果说展览品是可以放在无尘玻璃柜中的手办,那这些实验品就是摆在了桌上的卫生纸,前者只需要看就好,而后者有着自己更加具体的使用价值。

        保持着狐围脖形态的蒹葭难得地抬起了小脑袋——看起来她似乎也对这里的情况很感兴趣。

        死死地盯着某个浑身着火的红色巨鸟,蒹葭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湿漉漉的小鼻子。

        “乖。”见到了这一幕,贝亚将自己巨大的行囊交到单手,然后摸了摸蒹葭的小脑袋,“小孩子别看这些大怪兽,会做噩梦的。”

        对于贝亚的说法,蒹葭果断翻了个白眼。

        呵呵一笑,在不着痕迹地拨开了蒹葭超自己脸部甩过来的尾巴后,贝亚终于收起了多余的好奇心,开始寻找起了自己这次的目标。

        “机械境的守序生物——让我看看,你在哪里呢?”

        “绝对守序的生物,不知道法师塔的主人会怎么限制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