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者精分现场在线阅读 - 【018】 小白脸和小白狐

【018】 小白脸和小白狐

        “不过你也不要太难过。”眼见着贝亚似乎有些沮丧,卡兰朵坐在了箱子上,修长的双腿自然地翘起了二郎腿,“我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只要你为我干三年,我就恢复你自由身——你应该庆幸,发现你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据我所知,有奇怪癖好的人在这片沙漠之中可是很常见的。”

        无视掉了卡兰朵信息量很大的暗示,贝亚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但实际上,他已经启用了【欲取姑予】,现在情况不明,自己甚至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虽然有些严肃,但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种情况下,先拉近关系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法术生效,卡兰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眼见着贝亚似乎不打算进行愚蠢的反抗,她终于摘下了腰间的行囊,递给了贝亚。

        “这是你的狐狸——白色的狐狸在这里可是少见的东西,小家伙很可爱。”

        贝亚接过了行囊,打开口之后,蒹葭第一时间爬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舒舒服服地躺成了一条狐围脖,看着这个小家伙没心没肺的样子,贝亚也只能呵呵一笑了。

        “那么,卡兰朵小姐。”贝亚抬起了头,“我有一件事不是很清楚。”

        “什么事?”

        “身为沙漠遗民的你,为什么会对我抱有善意呢?”

        “我么?”卡兰朵伸手撩了撩耳边的细碎短发,“因为你很顺眼——在沙漠里,长得这么英俊的男人……可并不多见啊。”

        这个女人……出乎意料的直率。

        ……………………

        接下来的几天里,贝亚就一直待在了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别误会,他目前和卡兰多还没有发生什么,人家卡兰朵压根就不住这,这是一件空房。

        在每天卡兰朵来看望自己的时候,贝亚借着不断的旁敲侧击,终于逐渐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所在的不是一间建筑物,而是一只名为塔塔兽的巨型甲壳动物体内。

        这种背负着巨大甲壳的生物就像是一只长着鳞片的蜗牛,蠕行在神弃沙漠之中,靠着沙漠下黄沙之中的动物和蠕虫为食。

        塔塔兽在行进的时候,会把生长着硬质鳞片的身躯潜行在沙漠之下,然后将巨大的甲壳露在沙漠之上——一旦遇见了危险,塔塔兽会把自己缩进巨大的甲壳之中,然后从沙漠上迅速翻滚离开。

        在一千多年前,沙漠遗民驯养了塔塔兽,他们和塔塔兽一起行动,一旦遇见敌人,沙漠遗民会与之战斗,而塔塔兽就不需要将身体缩回甲壳之中——这样一来,塔塔兽巨大的甲壳就成为了沙漠遗民的旅行房车。

        卡兰朵就是这样一个拥有塔塔兽的“富二代”、“包租婆”——现在这头塔塔兽就是她家驯养的、她从父亲手里继承的。

        每年的年初,她都会带着护卫队和商队,从坷垃镇(贝亚对这个镇名充满了好奇)出发,运送货物去潜沙城。

        在商队里,她除了是老板之外,还是瞭望手,负责观察沙漠情况,如果有大规模沙暴的话,她需要指挥塔塔兽潜入到地下,躲避危险。

        贝亚就是她偶然之间在瞭望的时候发现的——发现了贝亚之后,她甚至没有叫停塔塔兽,直接拴着绳子就下来救起了贝亚和蒹葭。

        按照卡兰朵的说法,她是神弃沙漠中少见的好人。

        ……………………

        对于卡兰朵自吹自擂的说法,贝亚其实还真的挺相信的。

        虽然这个女人心思细腻缜密,行动雷厉风行,但在【巧言令色】和【欲取姑予】的作用下,她已经不知不觉将很多信息都透露给了贝亚。

        在卡兰多自己看来,这或许是因为贝亚的外貌条件优秀,自己因为“赏心悦目”而多说了几句——但实际上,这完完全全是因为贝亚法术的缘故。

        为了弄清楚自己处境的贝亚选择了尽可能拉近自己和卡兰多的关系,在他的有意亲近下,卡兰朵很快就将他当成是了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就这样,以自己的个人魅力为切入点,贝亚毫无心理压力地赢得了卡兰朵女士的信任——即使蒹葭总是朝他翻白眼,但贝亚自己却问心无愧。

        “我什么都没说,这还叫骗人?”

        “我撒谎了吗?我所说的一切都句句属实!”

        “除此之外,自始至终我只是提问而已,是她要拉着我讲故事的,这还能怪我的喽?”

        可惜,不管贝亚怎么解释,蒹葭的眼神一直都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呵呵,大猪蹄子”。

        混吃等死的日子没能持续几天——当卡兰朵再次来到房间探望贝亚的时候,贝亚发现了她眉宇间的一抹纠结。

        “怎么了?”贝亚仿佛是一个知心朋友一样,“你看起来……似乎有些小心思。”

        “啊?”卡兰朵愣了一下,“没……没有啊~”

        “……”

        贝亚眨了眨眼睛。

        现在贝亚非常确认,卡兰朵对自己已经信任到了一定程度,如果有什么让她纠结的事情,她大概率会告诉自己。

        而现在,她选择了避而不谈。

        考虑到她是忽然变得纠结……那么这件事九成九和自己有关。

        “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关于我的话?”贝亚在卡兰多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比如……小白脸之类的?”

        “呃——”

        卡兰朵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否认,但却莫名地张口结舌。

        “哈哈。”贝亚摆了摆手,“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开始我应该就能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了——说说看,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

        贝亚这副态度让卡兰朵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贝亚“奴隶”的身份,听贝亚这么说,反而怪起了那些和自己说让贝亚出来帮忙清理塔塔兽甲壳的人。

        “要不这样。”犹豫了片刻,卡兰朵终于开口说到,“你明天跟我来瞭望室——我最近一直盯着沙漠上的情况,眼睛都有些受不了了……”

        “没问题。”贝亚露出了温暖的微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第二天,当卡兰朵当中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那些负责擦拭塔塔兽甲壳的学徒眼里的嫉妒几乎化为了实质——瞭望岗可不是卡兰朵所说的“让眼睛受不了”的任务,恰恰相反的,这是整个塔塔兽商团里,除了武装部长外最有地位的职位。

        而现在,卡兰朵为了能够多和贝亚在一起,将他选为了瞭望的学徒……

        “狗屎的小白脸。”其中一个学徒在卡兰朵离开之后,愤愤不平地一甩抹布,“还有该死的小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