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谍影(谍影风云)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东窗事发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东窗事发

        吴世财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边的大窟窿还没有补上,李志群就从南京赶回来了。

        原本魏鸿德的绑架案失败,他虽然焦急,但还是有时间准备,想着抓紧时间再干一票,就不信这上海滩上这么多大亨,每个都像魏鸿德那样难搞。

        可是现在来不及了,李志群突然赶回上海,让他之前的打算全部落空,他忍不住喃喃说道:“怎么…怎么,主任回来了?”

        骆兴朝看着他眼中露出的惊恐之色,心中暗自好笑,他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主任已经离开近三个月了,南京那边事务繁琐,万事开头难嘛,现在工作都捋顺了,自然要回来主持工作,我也是今天刚刚接到通知,你准备一下,过一会我们就出发。”

        “好…好吧…”

        吴世财嘴里结结巴巴地答应着,脚却有些发软,发现骆兴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赶紧身子挺直,强装镇定,迈步出了办公室。

        骆兴朝看着吴世财狼狈的模样,嘴角一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李志群能够这么快赶回上海,自然是他做的手脚,原来李志群出生浙江农家,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他们兄妹艰苦度日,后来李志群离开家乡,在外面闯荡,一直都是辛苦挣扎,甚至几次牢狱之灾,险些丢了性命,郁不得志。

        这期间母亲也病逝,只剩下一个妹妹在家乡生活,直到李志群投靠日本人之后,在上海建立了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算是发了迹,于是回到家乡接妹妹来上海享福。

        这个时候,妹妹也已经嫁人成家,于是李志群把他们一家人都带到了上海安置,送钱买房置业,甚至把妹夫傅恒文提拔成特工总部机要处处长,妹妹一家人苦尽甘来,过上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骆兴朝就是从这方面下手,他调查了这家人的一些情况,准备制造一些麻烦,这时正好发现了一个意外情况,原来傅恒文并不安分,来到上海之后,随着地位身份的变化,过上了优越的生活,原先没有的心思也有了,没过多久,就偷偷在外面养了红舞女当外室,甚至这个外室还有了身孕。

        于是骆兴朝暗做手脚,从中推波助澜,很快李志群的妹妹发现了这一切,马上搞的鸡飞狗跳,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李志群的妹妹在有心人的鼓动之下,发电报给了南京的李志群,求他回来给自己做主。

        事情本来进行的很顺利,按照骆兴朝的估计,李志群应该前几天就赶回来,可是李志群在南京确实分不开身,因为警政部经费的问题正在和周福山打擂台,实在无法抽身,这才给了吴世财几天喘息补救的时间。

        不要小看这几天,这一次如果不是情报科插手魏鸿德绑架案,致使其行动失败,这几天的时间里,还真就让吴世财翻了身,填补了财政上的大窟窿,化解了此次危机。

        现在南京的事情告一段落,李志群这才匆忙赶回上海,骆兴朝倒要看一看吴世财如何应对,以他对李志群的了解,吴世财此次绝难逃一劫。

        吴世财离开骆兴朝的办公室之后,心中惊恐不安,李志群一回来,必然要查特工总部的财务情况,可是自己现在不要说补足李志群的孝敬,就是每个月应该上交的特工总部活动经费,他也是拿不出来,这笔钱数目巨大,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吴世财在办公室里焦急的走来走去,绞尽脑汁的思考应对之策,最后确实是无法可想,他知道必须要向李志群坦白了。

        可是李志群为人狠厉果决,绝不会轻易放过他,甚至最坏的可能是将他就地处决,吴世财一想到这里,只觉得浑身冰凉如坠冰窟,急切之下,他拿起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很快,对方的声音响起,吴世财就像捞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急声喊道:“师娘,您要救我啊……”

        半个小时后,骆兴朝和吴世财带着几名特工总部的主要干部,赶到火车站迎接李志群。

        李志群一行人下了车,骆兴朝当先一步,迎着了上去,伸出手去,笑着说道:“主任,您可算是回来了!”

        李志群和骆新朝亲切握手,看着眼前几名下属,微笑着说道:“兴朝,有你在,我在南京也安心一些,辛苦了!”

        两个人聊了几句,吴世财和其他干部也都上前来见礼,寒暄过后,就簇拥着李志群上了车,一路赶回七十六号特工总部。

        特工总部办公楼的三层,这里是李志群专用的办公区,原本只有他和丁墨在这层楼办公,后来丁墨被排挤走了以后,三层就只剩下李志群办公了。

        李志群离开之后,骆兴朝就下令封闭三层办公楼区,自己还是在二层的老办公室里办公,以示自己无逾越之心。

        “主任,您的办公室每天都打扫通风,一切和您走的时候一样,您可以马上使用。”

        李志群看着办公室里的陈设一切如故,干净整洁,窗几明亮,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有心了,这么大的地方空着也是空着,实在是浪费了,以后你也搬到三层来办公,我找你也方便些。”

        骆兴朝自然不肯,李志群的擅专贪权是出了名了,自己当然不能犯他的忌讳,于是笑着推辞道:“还是不用了,我那个办公室上下都方便,我也住惯了,您找我也方便,打个电话不就来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李志群不过就是一句客套,见骆兴朝识趣,心中暗自点头。

        他这个人疑心病重,对任何威胁到他地位的人都心存戒备,特工总部是他的根基所在,由不得他不重视,离开上海这么久,机关工作都由骆兴朝主持,李志群多少都有些不放心,当然,其实不管谁坐在这个位置,他都不放心。

        所以他才更满意骆兴朝现在的表现,对一旁正在收拾物品的庄秘书吩咐道:“好了,东西一会再摆,你先出去,我和骆处长谈话。”

        庄秘书赶紧点头答应,命人把从南京带来的保险箱摆放在原位,转身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骆兴朝知道,这是李志群迫不及待的交接工作了,好在他早有准备,于是开始向李志群汇报这段时间的工作。

        不多时将手头的工作全部交接清楚,李志群点了点头,说道:“做的不错,这个家交给你来管是交对人了。”

        说到这里,他不禁叹了一口气:“兴朝,其实我这一次回来是另有原因,除了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我在南京警政部的工作遇到了很大困难,周福山因为我拒绝了他的内弟杨树容担任警政部次长的要求,竟然公报私仇,截留了警政部的工作经费,我找了王先生,可是周福山百般借口,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没有办法,我只能回来想办法了。”

        骆兴朝一听,顿时是明白了过来,李志群在南京被人排挤受挫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此时不禁疑惑的问道:“主任,可以请影佐将军出面,向政府施加压力,这件事情并不难解决。”

        李志群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找过影佐将军,可是他对政府的政务已经插手过多,如果再对财政方面直接插手,就怕王先生过于敏感,总之不好开口,最后通过军方给了一部分资金支持,可是相差太多了,现在连招收培训警员的资金都凑不齐,警政部的工作无法展开,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还是从上海这里想想办法。”

        骆兴朝心中一喜,真是天随人愿,李志群现在也缺钱,打算抽取上海方面的资金贴补,那吴世财这一次,更难逃过一劫了。

        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是啊,总部这边的日子还过得去,咬咬牙还是能够解决问题的,不过…”

        “怎么?”李志群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骆兴朝轻咳了一声,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低声解释道:“现在都是月底了,总务处的向学名之前向我汇报,说是这个月的经费到现在都没有到位,干部们的辛苦费也没有派发……”

        话还没有说完,李志群的眼睛一眯,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吴世财没有向总务处交账?连你们的辛苦费也没有派发?”

        骆兴朝点了点头,低声解释道:“确实如此,您知道,财务这边一直都是吴队长负责的,我也不好多问,我这里倒没什么,只是其他干部有些怨言。”

        李志群脸色越发的难看,马上说道:“你不好开口,那就我来,去把吴世财叫进来汇报工作,我问一问是怎么回事?”

        骆兴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赶紧点头答应,起身退出了办公室,这个时候,几名高层干部都在外面等着向李志群汇报工作,看到骆兴朝出来,吴世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正要说话,骆兴朝抢先说道:“世财兄,该你汇报工作了,主任叫你进去!”

        吴世财紧张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听到骆兴朝的招呼,只好点头,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骆兴朝并没有离开,而是和其他干部一起守在外面,静等着看好戏,果然并没有让他失望,不到五分钟,就听见办公室里传出李志群的斥骂之声,紧接着房门打开,吴世财狼狈不堪,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半边脸上清楚的印着一个手印,显然是被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

        “关起来,马上关起来,我要枪毙了你,混蛋…”

        李志群怒不可遏的咆哮,让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让李志群这样发怒,还把自己最亲信的心腹抓了起来。

        几个大汉闻声扑了上来,把吴世财摁在墙壁上,反手打上手铐,拖拽着下了楼。

        三处处长张敬尧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向身旁的骆兴朝问道:“处长,您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连吴世财都被抓起来了?”

        其他人也都把目光看向了骆兴朝,刚才骆兴朝进去汇报工作,出来之后,吴世财刚进去没多久就被抓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关联?

        骆兴朝一看,赶紧双手一摊,急声辩解道:“别看我,我是真不知道!我刚才就是汇报工作,什么也没有说……”

        看到骆兴朝否认,几个人都不再多说,接下来李志群也没有心情听取其他人的汇报了,干脆直接都撵了回去,大家只好各自散去。

        骆兴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心中暗自高兴,如果所料不差,用不了多久,对吴世财的处置就会有个结果,只要顺利除掉这个绊脚石,以后李志群离开,在特工总部里,再无人掣肘和牵制自己,做起事情就少了顾忌,方便许多。

        过不多时,崔元风敲门而入,来到骆兴朝面前,低声汇报道:“处长,现在吴世财被抓起来的消息都传遍了,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不过就在刚才,陈金宝和吴世财的老婆佘爱珍进了总部大门,去找李志群了。”

        “什么?”骆兴朝闻言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几步来到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几步来到楼梯口。

        这个时候,楼梯口处有几个办公楼的工作人员正在靠着楼梯凝神静听楼上的动静,骆兴朝走近,阴沉着脸,低声训斥道:“都没有事做吗?待在这里做什么!”

        几个人闻言,都吓得一哄而散,骆兴朝看着他们跑的远了,自己也靠在楼梯口,仔细聆听楼上的动静,可是半天一无所获,只能无奈的转身回到办公室。

        坐在座椅上,他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确定了,陈金宝是李志群和吴世财的师娘。

        这个女人极不简单,早年就是上海滩有名的青帮女头目,辈分高,手段狠,在帮众中极有威望,自从李志群的师父李云卿死后,堂口就由陈金宝掌控着,就是李志群对她也是敬畏有加。

        她的到来,会不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变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