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在线阅读 - 0109 妇人多泼辣 老人经验丰

0109 妇人多泼辣 老人经验丰

        一人一狗出得院落等待良久,镇子的人陆陆续续开始新的一天。第一位映入刑真眼帘的,是一位妇人。

        妇人喜欢谈论八卦,出现的这位正合刑真的心意。上前搭讪询问,结果遭来妇人的白眼儿。

        并且依稀听见妇人嘀咕,声音不大也没刻意隐瞒,刑真听得一清二楚。

        “老娘果然风韵犹存,大早上就有人搭讪。可惜了又黑又瘦不养眼。”

        小狗崽手足舞蹈,满脸黑线的刑真气呼呼给了一脚,骂了一句:”你个吃里扒外的色狗。“

        越是这种泼辣妇人,对街坊四邻的八卦了解越多。黑脸儿刑真嘴角抽搐几下,拿出一颗小碎银子。

        仔细掂量一下自言自语:“这颗正好不多不少。”

        递给妇人赔笑道:“阿姨您好,能打听点儿事情吗?”

        妇人手疾眼快一把夺过碎银子,嘴上不依不饶:“叫谁阿姨呢?我有这么老吗?”

        刑真昧着良心连忙改口:“姐姐您好,能问您一些事情吗?”

        “说吧说吧,别耽误老娘时间。”

        刑真指向长满杂草的院落:“请问这家门户的主人,多久没有回来了?”

        妇人不情不愿满脸的不高兴:“真晦气,大早上的谈死人。呸呸呸,要不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老娘真想狠狠骂你一顿。”

        刑真不着痕迹摁住袖笼中颤抖的符箓,陪着笑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捂着胸口装作悲苦万分的样子哀呼:“在下家道中落走投无路,远道而来求助远房亲戚林敬之。没想到换来这么个结果,可怜我一路风餐露宿饥肠辘辘,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姐姐能否详情告知林敬之死因,回去好和家里长辈有所交代。不至于误会在下躲起来花光盘缠,算准时间回去交任务了事儿。”

        说完这些话,刑真开始佩服自己:“原来不是特别木讷,有些时候聪明得很。”

        低头正好看到两只小爪子捂脸的小狗崽,不认识刑真的意思表露无遗。后者脸顿时黑如铁锅,比自己原有肌肤黑多了。

        妇人深受感染泪眼汪汪:“好吧好吧,看在弟弟这么可怜的份上。姐姐就给你讲讲这个负心汉的故事。”

        “活该他林敬之短命,饱读圣贤书不干人事儿,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

        地上的小狗崽“汪汪汪”跳着脚抗议。

        妇人流着口水撇了一眼:”狗肉汤好喝,又香又鲜。“

        见小狗崽老老实实躲在少年身后,妇人继续道:“斯文败类就是形容林敬之这样的人,看着斯斯文文背地里胆子忒大。居然把人黄花大闺女搞大肚子,忒不是东西。”

        刑真插言:“姐姐,说了半天,林敬之到底是怎么死的。屋子里面的骸骨是林敬之的吗?”

        夫人不耐烦道:“听我慢慢说,被搞大肚子的好像叫什么张柔。林敬之进京赶考,不知为何回来晚了。张柔肚子越来越大瞒不住街坊四邻,受不了风言风语。”

        “在西边荒宅里面上吊自杀,林敬之在张柔自杀第二天正好回来。肯定是老天爷看不顺眼书生的缺德行为,安排他们二人阴差阳错。”

        “林敬之去西边废宅收敛了张柔尸体,并且将她们母女安葬在小镇边上的树林里面。”

        “该着书生遭报应,回来家中仅仅过了三天,全身溃烂而死。肯定是在京城没干好事儿,沾染了治愈不了的下三滥病。”

        妇人指了指长满杂草的破败院落:”你说的没错,里面的尸骨的确是林敬之的。得了那种恶心的病,没人帮他收尸入殓。传染到自己身上,岂不是倒了八辈子霉。“

        “小子,姐姐奉劝你一句,做事得凭良心。不能像林敬之这样臭不要脸。话说张柔也不是什么好饼,花黄大闺女跟人鬼混未婚先孕,真不害臊。”

        刑真用力压制符箓的颤抖,发现妇人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快步远离足够距离,躲避瘟疫一般颤声道:“你是不是进林敬之家中了,不会沾染乱七八糟的病吧。快走快走离我远点,老娘还没活够。”

        不等刑真有所动作,妇人落荒而逃,嘴里不停念叨:“我得把银子立刻花出去,有病传染别人去。”

        刑真揉了揉眉心对着符箓说:“事已至此节哀顺变,我只是一个武者没办法起死回生。你自己以后多加保重。”

        符箓里面的张柔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哽咽道:“烦请神师大人帮忙帮到底,我想、我想把林郎的骸骨入土为安。还想、还想找到自己的墓地,看一看那没出生的孩子。”

        刑真道:“没问题,帮人帮到底。还有以后别叫我神师了,我只是一个武者。叫我刑真就行。”

        张柔仍然在哽咽:“小女不敢不敬,以后可以称呼您为公子。”

        刑真扔下一句:“随你吧,左右办完此时我就会离开此地。”

        正欲离开,见到刚刚的妇人领着一位老人去而复返。指向刑真嚷嚷:“就是他就是他,大清早闯进林敬之家中。”

        说完话后妇人灰溜溜逃跑,留下老人无奈摇头。

        老人年岁颇大,颤颤巍巍走进后抬手轻轻抱拳。

        刑真赶紧先一步老人,单手拖住其抱拳动作道:“老人家无需客气。”

        老人夸赞一声:“懂礼数的年轻人”后试探着询问:“敢问公子是不是山上的神仙人士。“

        刑真丈二摸不着头反问:“老人家何出此言?”

        老人上了年纪,说话语速同样缓慢:“实不相瞒,幕阳镇最近晚上有恶鬼出没。听闻刚刚的妇人说,公子天没亮时只身一人闯进林敬之的荒宅。老朽斗胆猜测,公子不是寻常人等,有降妖除魔的手段。”

        刑真直言:“实不相瞒,在下不是老人家眼中的神仙。但是有一些小手段,对付一些术法低微的精魅可以,如果遇上厉害的妖物,实在无能为力。”

        老人略有失望,眼神瞬间黯淡。

        刑真话风一转:“在下准备在幕阳真呆上几日,老人家如有不方便可以说来听听。若能帮得上忙,定当竭尽所能。”

        老人再次夸赞了一声:“善良的孩子。”

        然后娓娓道来:“三年前林敬之死后不久,小镇突然连出数起命案。死者无不面露惊恐双眼无神,身体没有伤口,像是被活活吓死。”

        “镇子上人心惶惶,却查不出真相。商议后大家集资前往很远的平安寺,请来得道高僧降妖除魔。”

        “镇子平静了一年光阴,又再次出现数起死亡事件,和一年前如出一辙。再次集资前往平安寺,将得到高僧请来做法。”

        “僧人坦言说,此方小镇有厉鬼行凶,成精多年道法高深。高僧无法将其降服,只能暂时封印为期一年”

        ”如此一来苦了镇上的百姓,做法费用昂贵又要每年出一次。公子看到了,小镇没什么富裕人家,如此一来苦不堪言。“

        “本以为公子是神仙来着,镇子居民宁可多花些钱财一次解决厉鬼。也不想长期每年都掏银子。一次性解决虽然多花些钱财,终究是有个数有个盼望,细水长流年年出钱,才是最可怕的。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许多无辜人伤亡。”

        刑真难言:“令老人家失望了,晚辈实力有限不敢担保一定成功。敢问老人家,小镇晚上早早关门闭户,是不是因为最近有厉鬼出现?”

        老人道:“的确如此,这次闹得更凶,不仅有三人死状不明。还有一个天生金发的孩童不知所踪,已经三天有余一直没有找到。恐怕是凶多吉少,连尸身都没留下。”

        刑真问:“可否请了高僧前来做法?”

        “请了请了,镇子算好时日提前就把银子送到平安寺。高僧却有事外出一直未归,镇子这边出了事后,高僧方才出现。据说已经前往东边的树林降妖除魔去了?”

        刑真好奇心大起:“又是东边,听说张柔的尸身便葬在东边的树林。”

        老人突然颤声:“公子莫非真的术法神通,您怎么知道张柔的?”

        刑真知说漏了嘴,含糊道:“林敬之和张柔是真心相爱的,和家中长辈书信中曾有提及。”

        老人哀叹一声:“我就说嘛镇子居民误会林敬之,也误会张柔了。害的这一对佳人亡命鸳鸯,他们死活不听,不该不该真不该啊。”

        刑真试探询问:“难道老人家没有嫌弃张柔不守妇道未婚先孕,没有责怪林敬之薄情寡义。”

        老人站立良久有些气喘吁吁,左右踅摸一番看向旁边的一块青石。刑真会意,搀扶老人坐到青石上后洗耳恭听。

        老人娓娓道来:“敬之这孩子从小对小镇人就不错,每逢春节都会免费帮挨家挨户写对联。有些不识字的农家人,往来书信等都是敬之帮忙议读,甚至是帮忙书写回信。从来没有提及过收取费用一说。”

        “可怜的孩子,出事后我曾找人帮忙给他的尸身入殓。可惜都害怕有不能治愈的传染病,给钱也没人做。奈何我一个老头子,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

        “张柔这女娃子更不用说,可怜的孩子从小自力更生,靠着织布养活自己。对待街坊四邻从没红过脸,被欺负了自己偷摸受着。而且知晓以德报怨,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埋怨谁家。”

        “当年是我有意撮合他们二人,可惜老朽好心办坏事。将他们撮合到一起,却没有劝解他们不要偷食禁果。”

        老人说道伤心处,浑浊老眼泛着晶莹。长叹一声盖棺定论:“年轻人啊不懂事,贪图一时之乐害了自己。”

        刑真蹲在老人旁边,迷茫挠头懵懂询问:“听老人家言语,林敬之和张柔二人有对也有错,到底该怎么评判他们呢,到底是对还是错?”

        小狗崽学着人类盘坐在地,扬起小脑袋眼巴巴看着老人,似乎也是在询问。

        老人拍了拍刑真肩膀语重心长:“孩子啊,对错是分开存在的,他们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不能混为一潭。“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便是大儒大家,也会有犯错的时候。所以啊,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改错,没机会改错。”

        刑真似懂非懂问:”林敬之和张柔已经没机会改错了,他们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老人道:“对错有先后,对错有大小。他们二人所做的事情,前前后后都是对的,只是中间夹杂了一件错事。也只是这一件错事,要了二人的性命。”

        “确切来说,他们有错,但是错不至死。”

        刑真站起后深深作揖:“晚辈受教了。”

        一老一少相谈,刑真明白了对错有先后,对错有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