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翻盘

第十二章 翻盘

        “赵阳,我记得你以前还是很用功的,平时上课都还会预习,怎么考这么差?”

        听得李教授的言语,赵阳无奈苦笑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肝区;他自己很清楚原因,这半年来的试药生涯,不止是损伤了他的肝脏,而且还大大的影响了他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

        所以,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只是这时,他也只好低头歉然道:“抱歉,教授!”

        李教授静静地看了赵阳一眼,道:“不管什么原因,但只要你努力,终究都会有收获;但如果一个人自己都不努力,那就怪不得谁!”

        说到这里,李教授伸手合上自己的讲义,伸手打开箱子,从里边拿出一件东西来。

        朝着赵阳扬了扬,道:“如果你有提前预习功课,那么你应该能认出这是什么;如果你能大致说出它的名字和功效主治,这次便算你过关!”

        听着李教授的言语,众人都是一阵哗然,说起来这种问题可是比首先的那些问题更难。

        毕竟刚才李教授提的那些问题,都是已经学过的,但这个问题可是还没学过的;虽说只要大致说出名字和功效主治,但至少要确保提前认真预习过,才有可能。

        赵阳暗暗叹了口气,这些日子,他为了赚钱已经绞尽脑汁了,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情预习。

        苦笑着抬头看向李教授,正要说自己不知道。

        却还是忍不住地看了那东西一眼,看着李教授手里的那根跟蜡烛一样的东西,心头在想,这么古怪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就这么一个念头,突然脑海中一个名字冒出了来,紧接着还有这东西长在草里的模样,以及一些关于这东西的简单资料。

        感受着这些东西,赵阳瞬间地愣在了当场,他很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东西,更是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名字,更莫要说这个东西的详细资料了。

        瞧着赵阳发愣的模样,不少人都低低地窃笑了起来,白昌林更是一脸的嘲讽之意:“你看这个傻样,不知道就不知道,还装!”

        “怎么?你认不出来?书上可是写的很清楚,有插图,特征也很明显!”李教授的面容渐冷。

        赵阳深吸了口气,道:“这个叫......毛蜡烛,有止血利尿止痛的作用!”

        “哈哈,还装!”

        已经翻了书,知道这叫什么的白昌林,忍不住地嘲声笑了出来:“没预习就没预习,这个叫香蒲,什么毛蜡烛,哈哈......还装什么装,傻逼!”

        旁边的白裙少女,皱了皱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书,想要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

        其他前排的一众内城子弟们,此刻大多听到了白昌林的话,不少都跟着笑了起来;只有少数在那若有所思。

        “闭嘴!”李教授冷冷地看了得意忘形的白昌林一眼,喝骂了一句,这才让白昌林老实了下来。

        “不错,书上虽然没有标注,但香蒲的别名就叫毛蜡烛,而且它确实是有止血、利尿、止痛的效果!”

        深深地看了赵阳一眼,李教授缓缓地点了点头,道:“赵阳很不错,虽然这次考试他考得不好,但至少他的学习认真,不但有提前预习,而且还知道深入去了解药物的其他资料,值得大家学习!”

        在众人古怪的目光中,赵阳缓缓坐下。

        白昌林低着头,冷哼了一声,终于没好意思再言语什么。

        但突然间,他却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嗯?”白昌林一愣,愕然地抬头看向讲台上的李教授。

        “白昌林,你来回答问题!”

        李教授定定地看着白昌林,再次道。

        “啊?”白昌林愕然地道:“教授,我考了b–。”

        “b-就可以不答题了?站起来!”李教授皱眉冷声道。

        白昌林忿然地站起来,却心头隐隐有些打鼓,他这个b-可是考试的时候想尽了办法,靠着许洁丽才考到的,这真要答问题,那可就心虚的紧。

        “看你有些不服气,那就给你一个简单的,答出来算你过关,答不出来,就给我站着听课!”

        李教授淡声地道:“我们上两节课讲过跟蚤休同一类的清热解毒药,其中有一味叫黄花地丁!”

        “你来告诉我们,黄花地丁的别名叫什么!”

        说到这出,李教授扫视了一眼众人,道:“这个简单吧!”

        大多数人都下意识地笑着点头,确实是相当简单,只要听了课,一般都会记得的,因为印象让人特别深刻。

        但白昌林此刻,却是一脸的懵逼,中药学学了这么多药,他哪里知道黄花地丁是什么玩意?更别说别名了!

        “不准提示!”李教授皱眉冷冷地看了一眼旁边正准备低声提示的白裙少女。

        吓得少女身形一僵,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没有人帮忙,白昌林这时彻底傻了眼,看着周围那些人那古怪的笑容,他知道这个问题定然是很容易的,但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急得满脑袋的汗。

        那边站在墙角听课的,可都是外城学生,他堂堂一个勋贵子弟,而且还是众人围捧的觉醒者之子;若是被弄得站到墙角听课,他还要不要脸面?

        李教授似乎明显不在乎他的身份,看着他那模样,淡声地道:“黄花地丁,别名蒲公英!”

        “白昌林,你可是土生土长的山城人,你爷爷当初跟我一起上山采药,你父亲也深得他真传,现在更是拓荒队的队长,对于这些常识那是了如指掌;你怎么就连蒲公英都不知道?”

        “若是被你父亲问起,你在我的课堂上学的怎么样,我都没脸跟他说!”

        李教授皱眉冷冷地道:“你看人家赵阳,自身条件虽然不好,但却知道努力;你这么好的条件,简直生生给糟蹋了,给我站到一边听去!”

        被李教授这般劈头盖脸的一阵骂,又听说李教授跟他父亲这般熟,白昌林哪里还敢反抗,涨红着脸,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去了。

        引得这周围的内城子弟们,都是一阵暗笑;白昌林低着头,涨红着脸咬牙切齿,这会却是把赵阳给恨上了。

        若不是这厮,自己怎么会落得这番地步?

        赵阳看着白昌林吃瘪的模样,心头也是隐隐欢畅,但此刻心头更加疑惑,或者又感觉欣喜的是刚才自己那突然冒出来的那个能力。

        不过,这虱子多了就不怕痒,最近碰到的古怪多了,突然又冒出一个这样的能力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太特殊了。

        一天的课上下来,赵阳还是神采奕奕,比起上周,感觉差别巨大。

        自从试药以来,特别是最近这个把月,精力大是不济,这中午若是不睡上大半个钟头,下午根本就没精神。

        但现在,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唯一觉得不太好的是,感觉现在肚子饿得比以前快。

        以前一碗稀饭,然后中午多喝些水,勉强能顶到晚饭前。

        但现在,中午怎么喝水,这肚子都感觉亏得慌。

        下午下了课之后,原本打算回家的赵阳,顾不上先回家,直奔食堂,又要了一大碗稀饭,这才勉强地将肚子里的饥饿感给压了下去。

        只是闻着那些内城子弟们碗里传来的肉香味,赵阳只觉得刚刚有了几分饱意的肚子,好像又要咕咕叫了起来。

        忙不迭地出了食堂门,带着杨昌送过来的药,回家去。

        回到家,将药递给母亲,想了想,还是将白家反悔想要收回房子,告诉了家里人。

        听着赵阳讲完,赵母和赵父脸色都是一片阴沉。

        “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

        赵母脸色铁青,愤然地道:“当初,你为了救白老爷子,结果自己落到了这种地步;白老爷子为了报恩,说要把这处多余的房子送给咱们;咱们当时不想落个挟恩图报的名声,愣是想办法凑了三千块钱给他们,才收了这房子!”

        “可白老爷子过世才多久,他们竟然就翻脸不认人!”

        赵父此刻也是一脸的愤怒,但慢慢地便苦涩地摇了摇头,道:“没办法,这房子当初确实是白家的,而且当时咱们虽然给了钱,也没要写个协议什么的。白老爷子又不在了,他们要把房子收回去,咱们也没有办法!”

        赵母却是突然眼睛一亮,看着赵父迟疑着道:“可.......当时我记得李响国兄弟,当时也在场的,他可以为我们作证!”

        “呵呵.......你觉得呢?”赵父摇头苦笑,道:“现在白罗明是拓荒队的队长,而且又是觉醒者,李兄弟现在在白罗明手下混饭吃,怎么敢来给咱们做这个证?”

        “就算是他愿意作证,以白家现在的势力,要颠倒黑白还是很简单的!”

        听着这话,赵母脸色一阵黯然,好半晌这才苦涩地道:“那......咱们怎么办?”

        “现在城里的房子,就算是板房都要几千块一间,难道咱们......”

        赵阳深吸了口气,缓声笑道:“妈,不要担心,你别忘记了,你儿子也是觉醒者;还有两个月,我再想想办法!”

        “万一不行,我把身份亮出来,直接去找政府;别说到时候政府至少会帮我们解决房子的事情,就算我们不腾房子,白家只怕也不会为了这个再来得罪我!”

        赵父赵母两人对视了一眼,脸色也是一松,是了......自己儿子也是觉醒者,而且还是那种罕见的特殊能力,真要到了那一步,自然也不是什么问题。

        白罗明也不蠢,应当不会为了这一点利益,来得罪自己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