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邪灵(上)

第十九章 邪灵(上)

        父亲的情况,很让人惊喜。

        不止是他自己感觉到了双脚隐隐发热,就连平时没多大力气,勉强能握一下勺子,但也很难举起来的双手,似乎也力量足了一些,可以自己握住一个碗了。

        这才一天!

        进房门,看到父亲举起手,微笑着朝着自己缓缓挥手的模样,赵阳的眼泪一下便出来。

        这便是新世界,每天总有许多神奇的事情发生。

        抹着眼泪,给父亲检查了一下身体,看着旁边同样热泪盈眶的母亲,赵阳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我去给爸爸煎药!”

        将剩下的龙鳞草和续断都分成四份,取了一份放进药罐里煎了起来,将其他三份一一准备好,他在学校不一定能天天回来,准备好了,到时候交代母亲便行。

        母亲这时走进厨房,笑着赵阳,道:“小阳,你注意下药,我去找下张姐,先还她一部分钱,她应该会同意的!”

        “不用!”赵阳笑着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三百块钱,递给母亲,道:“一下还清最好!”

        看着儿子递过来的钱,母亲缓缓地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笑道:“也好!”

        待得母亲出门,赵阳伸手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钱,数了数,总共还有九十块。

        自己在学校,一周有五十块差不多,剩下四十块,回头给母亲;虽然家里暂时还有粮食,但难免还有其他开销。

        只是,看着手里的这九十块钱,赵阳心里总还是有些发酸。

        自己已经很努力很拼命了,若不是自己够幸运,否则真是.......

        “不过,以后一定会更好的!”

        赵阳深吸了口气,伸手便要将剩下的三份药材收起,放到柜子里,但突然心头微微一动,看着龙鳞草,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兴奋笑容。

        只是接下来,他站在灶台前,又迟疑了下来。

        直到逐渐浓郁的药香,让他猛然醒过神来,这才手忙脚乱地将药罐子端了起来,轻嘘了口气之后,将药倒进碗里,待得微凉之后,便送去给父亲服下。

        还了钱回来的母亲,看起来很高兴,坐在房间里,看着刚刚吃完药的父亲,轻轻地感叹道:“等你好了,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是啊,只要好了,咱们的日子肯定就好过了!”

        水缸的水不多了,赵阳挑着水桶,便又下楼去挑水。

        只是刚下两楼,便又正好撞见那位吴处长下楼。

        吴处长今儿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沉着脸碰见赵阳打招呼,连个回应都没有,一步一步地下着楼,更莫说让路了。

        赵阳倒是无所谓,加上今天心情极好,挑着水桶便跟在后边不紧不慢地下楼去。

        “怎么这么慢,你妈还等水做饭!”

        刚刚走出楼道,吴处长便皱眉看向摇井那边,哼声叫道:“快点挑水上去!”

        那边吴明这时正在慢悠悠地摇水,听得父亲的叫唤声,应道:“知道啦,快了!”

        叫了这一声之后,吴处长便缓步出院子去。

        而那边吴明正好摇好了水,看着挑着水桶过来的赵阳,这眼睛一转,便赶紧丢下手中的摇把,装模作样地拿起扁担,慢慢悠悠地去挑水桶。

        瞧着吴明恰好挡在摇井前的模样,赵阳倒是不急不慢,嘲声笑道:“上回是谁说的来着?好狗不挡道!”

        原本还露出得意笑容的吴明,面容一僵,朝着赵阳怒声哼道:“呸,你才是狗!”

        说罢,依然慢悠悠地挑起水桶,看了一眼摇井,又朝着赵阳挑了挑眉,故意挡在前边不走。

        过了一会,估摸着水已经掉下去了,这才朝着赵阳挑了挑眉,得意道:“好了,应该是没水了,我刚才费了好大力气才引上来的水,希望你运气够好,不要去山崖便挑水!”

        “运气?我需要靠运气吗?我靠得是实力!”

        赵阳一脸轻松地轻笑了一声,走到摇井旁,伸手捞了捞摇把,果然空荡荡的没有水。

        他自然是不在意的,伸手将桶放在出水口,然后提起另一个桶,将里边的一点引水倒进摇壶,然后便不紧不慢地摇起来。

        “呵呵......傻叉,去山崖挑水吧!”

        瞧着赵阳的那不紧不慢的动作,吴明嘲声大笑起来,道:“你这样要是能摇出水来,老子就去吃屎!”

        听着这隐隐有些耳熟的话,赵阳摇头叹了口气:“你说这人好好的,为什么总喜欢吃屎呢?”

        随着赵阳的话语声,摇壶之内突然传来水响,然后晶莹的水花便从出水口“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瞧着那哗啦啦的水,吴明嘴巴张大老大,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黑着脸挑着水转身就走。

        太欺负人了!

        这tm太欺负人了!

        夜里,赵阳没有回学校去,他想亲眼看看到明天早上,父亲的身体能够恢复到什么地步。

        没有了邪灵的困扰,赵光晚上很早地便睡了过去,赵阳心头有些事,还在翻来覆去的想。

        不算太贵的龙鳞草加上便宜的续断,便能比拟昂贵而稀少的龙爪藤的效果,这种发现,说大不大,毕竟只是一种替代药物;要说小,也绝对不小,因为龙爪藤太少太贵,而需要这种药物的人却绝对不少。

        至少大灾变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受伤瘫痪,虽然像赵父这样能活到现在的人不多,但总基数绝对还是很大的。

        更莫说这些年,拓荒队的一些伤员,还有以后可能出现的伤员,都会需要这种替代药物,毕竟这个要比其他普通药物效果更好。

        所以,他在考虑将这个发现卖给研究所,还是通过其他途径。

        卖给研究所,钱可能不少,但也绝对不会太多;私人研究所利益至上,一旦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们,那么基本上便算是卖定了,就看他们给钱多少。

        若是不答应,以他们的手段,很容易出现问题。

        要是通过其他途径,钱肯定没那么多,但相对来讲却会更安全一些,而且还会有些其他好处。

        反复思虑了一下之后,赵阳终于决定走稳妥的途径,相对来说,现在并不是十分着急要钱;而且以后,想来这样的事情不会少,不能只看眼前,要走得更稳妥一些才好。

        做了决定之后,赵阳放松地睡了过去。

        夜渐渐地深了,小区逐渐也陷入了寂静之中,就连远处内城的灯光也缓缓淡去,似乎这又是一个宁静祥和的夜晚。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赵阳的双眼猛然睁开,缓缓坐起身来,看着四周,眼中露出了戒备之意。

        不多时,耳边隐隐地听到了不知何处传来的,细细阴嚎声。

        赵阳手微微地一沉,板砖便已经浮现在了手中。

        “小光,小光!”赵阳轻轻地唤醒了沉睡的弟弟:“别出声,起来,到爸妈房间去!”

        醒来后的赵光还有些迷糊,但听得哥哥的话,还是小心地爬起床来,跟着哥哥去了隔壁房间。

        “怎么了?”父亲和母亲也被两人的动作惊醒。

        “嘘......”赵阳轻嘘了一声,谨慎地道:“要出事了,别出声!”

        此刻,外边的阴嚎声越发地清晰了,赵光浑身一颤,明白了过来。

        而赵父赵母浑身也是一紧,邪灵又出现了。

        “别怕,有我呢!”

        赵阳轻声安抚了一下家人,微微闭着眼眸,探听着那哭泣声的来源。

        很快的,眉头便是一皱,他能够清晰地感觉着,一股淡淡浓浓阴冷和恶意的气息,似乎正在自家楼下。

        而且这股气息还在逐渐的膨胀强大。

        “该死的!”赵阳这时心头稍稍地有些紧张,但手中的板砖此时却开始隐隐地透着一丝暖意,让他瞬间安稳了下来。

        想了想,目光开始逐渐的坚毅,看着手里紧紧握着家里唯一电器“手电筒”的母亲,赵阳淡声笑道:“妈,没事.......它要敢来,我就弄死它,省得它让小光天天睡不着!”

        “哥,小声点,小声点!”旁边的赵光已经是抱紧了哥哥的手臂,颤声地道。

        “没事,别怕!”

        赵阳轻轻地安抚了一声,将注意力还是放到了楼下的那团阴冷气息上。

        心头却是已经暗暗有了些决定,且不管这玩意来不来招惹自己,都得弄死它,否则自己不在家,这若是溜上门来,那可就麻烦了。

        “啊......邪灵啊!”

        此刻,楼下猛然传来了一声惨嚎,吓得众人都是一颤,唯有赵阳依然安稳。

        “是...是吴处长!”听着这声音,母亲突然颤声地道。

        吴处长,就是楼下吴明他那个在政府有个职位的老子了。

        吴家住五楼,还隔着两层楼。

        随着吴处长的这一声惨嚎,紧接着吴明的惊恐嚎叫声也响起;在一片尖叫声中,然后整楼都是一阵的慌乱。

        不过,这种慌乱只是瞬间的,很快,除了吴家的嚎叫声之外,其他都立马沉寂了下来;生怕招惹到这邪灵的注意。

        不多时,便在哭嚎和救命声中,传来的吴家门被打开,还有那慌乱混杂的脚步声。

        原本这些脚步声是往下的,但在一阵尖叫声中,那脚步声竟然又朝楼上而来。

        赵阳眼睛一亮,也是微微一冷,自己送上门来,那可就别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