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养神香

第五十四章 养神香

        “还好,只是稍稍有些生锈了,清洗一下差不多就能用!”

        赵父费力地从里屋翻出一个药碾子来,吹了吹灰,凑到眼前看了看,递给赵阳。

        “那就好,不然又得去借了!”

        接过这个有些沉的药碾子,赵阳便拿到厨房去清洗了。

        “这么大的雄鸡,肉估计有些柴,要久煮一下,他爸你拿去下边杀了吧!”

        赵母看着被绑着腿,在客厅里不住扑腾的大公鸡,摇头苦笑道。

        “还等一下再杀,我等下要用新鲜的鸡血配药!”赵阳笑着阻止道。

        赵父和赵母对视了一眼,便等着赵阳先弄。

        说实话,为了一点鸡血,特意买这么大一只鸡,两夫妻都有些浪费。

        不过儿子既然买了,那就吃吧。

        赵阳拿了一块的抹布,将药碾子清理干净了一下,也懒得清洗。

        反正只是做养神香而已,又不是吃下肚。

        好在刚买来的夜交藤和茯神都晒得挺干的,赵父在一旁搬着砧板,挥舞着菜刀,帮他将夜交藤和茯神剁碎。

        一边道:“都是养神安神的药,还有麝香?这样加起来是什么道理?养神?”

        赵阳比划了一下大拇指,笑道:“厉害,一下就猜中了!”

        “你需要养神?我看你挺精神的啊!”赵父笑着道。

        “我是觉醒者!”赵阳耸了耸肩,道:“要变得更强,就需要这样!”

        赵父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手下也越用力了,砧板上的药物被剁得更碎。

        刚刚回家的赵光也在一旁帮着父亲轮换。

        父子三人耗费了一个半小时,才将两种药材大致碾成了粉末状。

        “唉,这要是搁以前,哪有这么麻烦,直接用电机打,半分钟都不用!”

        赵父一边摇头一边提着雄鸡下楼杀鸡去了。

        最近不知为何,小区摇井的水,突兀地又丰裕了起来。

        虽然大多时候还是要靠引水才能摇上来,但整个小区的人,却是再不用去城外山崖边挑水了。

        “哎呀,赵师傅杀鸡啊......”

        “这鸡个头可真大,不少钱吧!”

        “赵师傅,你们这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了啊.......”

        这个时候,正是差不多要做晚饭的时候了,妇人们这个时候都到摇井旁洗菜聊天。

        见得赵父提着鸡过来,一个个都热情了起来。

        现在粮食价格贵,肉食就更贵,小区能经常吃得起肉的家庭也不多,更莫提这样直接杀一只鸡的。

        “呵呵,是啊......我家赵阳刚买回来的!”

        虽然好些年没有杀过鸡了,但至少也还不算手忙脚乱,特别是儿子交代的鸡血,更是一点没浪费,接了一大碗。

        赵阳提着刚烧开的半桶热水,走下楼来,交给父亲褪毛,自己端着鸡血便上楼去了。

        留下了后背一背的羡慕眼光。

        小区的两个山大学生之一,近乎生生靠着一人之力,不但治好了父亲的瘫痪,而且将全家从食不饱腹,搞成时常能吃肉杀鸡的上等家庭。

        就算是一般的觉醒者都比不上。

        这样的孩子,谁家不羡慕?

        院子门口,一家人正提着菜走进小区来。

        “哎哟,许总一家人去买菜了啊!”

        看着这进来的一家人,一些妇人都笑着打招呼。

        赵父抬眼看了看,他才康复不久,以前出门也少,跟这一家人并不熟,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赵叔叔好!”

        听着对面那面容秀丽又有些清冷的小姑娘客气的叫声,赵父有些意外,看了看,笑着应道:“你好你好!你是......我家小阳的同学,洁丽吧?”

        “对,我是许洁丽!”

        “哎呀,老赵......你这恢复的真好啊!”

        旁边的许父,看了看女儿,笑着招呼道:“都能杀鸡了,看来你这已经彻底康复了!”

        “呵呵,还好,还好......躺了几年,还要慢慢锻炼!”

        赵父用水冲了冲菜刀上的血,缓缓站起身来,提起桶子,看了看小姑娘又看向许父,笑道:“这几年了,都还没招待过小阳的同学,今天正好小阳买了只鸡,要不到我家吃饭吧?”

        “哈哈,老赵你这就客气了,刚买了菜呢!下回一定来!”

        许父哈哈笑着示意了一下手里的菜,领着一家人便回家而去。

        走进了楼道,许父感叹道:“听说半个月前还躺在床上,真是恢复的快!”

        “是啊,赵家那孩子,看着清清冷冷的不是太爱说话,没想着这么有本事!”许母也点头感叹着。

        这番说着,许母突然看向女儿,笑了起来道:“洁丽,好像以前,你跟赵阳关系还挺好的啊,我记得中学的时候,你们还经常一起上学来着!”

        “妈......”许洁丽微低着头,脸色微冷。

        “好啦好啦!”

        看了看自己女儿,许父暗暗地叹了口气,缓声笑道:“不过说起来,老赵这么客气叫我们吃饭,这孩子也打小就是同学,现在更是大学都还在一班;她妈,找个时候准备点菜,请老赵一家一起吃顿饭!”

        “好,到时候我准备几个菜!”徐母愣了愣,然后笑着点头道。

        只有走在后边的许洁丽,依然低着头,没有说话。

        “哥,这个好了!”

        赵光小心翼翼地将碾槽送到哥哥面前,里边是一些淡淡的银白色粉末。

        连呼吸也不敢太重,生怕把这些不多的粉末给吹跑了。

        哥可是说过,这玩意金贵的很。

        “好!”

        赵阳拿了个小碗将倒了一些雄鸡血,然后拿出装着麝香的小木瓶,将麝香调入其中。

        搅匀之后,才将这阴魂砂的粉末也融入其中。

        碾制好的药粉,加上混合了麝香和阴魂砂的雄鸡血,调匀成团,然后塞进早已经准备好的细长小竹管里。

        看着赵阳那娴熟的手法,旁边的赵母和赵光倒是也不觉得奇怪。

        实在是赵阳最近给了大家太多的惊喜,这会做线香倒是不怎么起眼的事情了。

        作为主材的阴魂砂份量不多,所以只做出了五根七、八寸长的线香。

        赵阳将剩下的夜交藤等药粉找个了瓶子装好,然后将竹管放到了窗口,等明日太阳晒一天就差不多了。

        昨天几斤狼肉,今天又是一只大公鸡。

        亏得现在天气已经渐冷了,否则还真不好保存。

        不管如何,今日赵家的晚餐,确确实实是这些年以来,最好的一顿。

        红烧狼肉、酸辣鸡杂、大碗鸡汤,清炒白菜,加上米饭,可谓是丰盛至极。

        一家人美美的饱食了一阵。

        瞧着自家两个儿子,吃得欢畅的模样,特别是小儿子向来消瘦的脸庞之上,也多些肉,两夫妻满心满足。

        “爸妈,我觉得如果是最低的利息,咱们确实是可以考虑一下!”

        吃饱之后,看着眼前的家人,赵阳放下筷子,沉声地道:“现在外城越来越乱,我觉得进内城比较合适!”

        两夫妻对视了一眼,赵父苦笑了一声,道:“可就算是最低利息,咱们现在也还不起啊!”

        “没事,做两年还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赵阳道。

        正埋头猛吃的赵光,闻言兴奋抬头,满嘴油光:“真的?哥,咱们真的能进内城?”

        “对,想些法子还是能进的!”赵阳点头道。

        “爸妈!”赵光转头看了过去。

        “唉.......十二万啊,可不是小数目!”

        赵母摇头道:“咱们现在住着也还方便,环境......也还行!”

        “对,先住着,以后再说吧.......”赵父也点头道。

        见得爸妈这般坚持,赵阳也只能是点了点头,反正等自己多赚些钱,到时候不用借钱,家里自然就同意了。

        夜里,躺在床上,赵光今天出去打听了一下,没有听说哪里有邪灵。

        故而今日只能是休息了。

        早些休息也好,明日大早还要晨练,可不好迟到。

        梦里,再次梦到了那有着无数参天大树的密林,孩童今日依然手持长矛,腰挎腰刀,鞠身小心行走着。

        只是这回,扑出来的乃是一头丈半长的吊睛猛虎。

        半空中凌空扑下的巨大老虎,与下方的瘦弱身影,形成强烈的反比。

        但下方的孩童,面对迅猛扑来的老虎,毫无惧色。

        毫不犹豫地就地一滚,堪堪避开猛虎的爪子,一下便滚入猛虎肚腹之下。

        手中长矛猛然一扬,“噗嗤”一声,便捅入老虎胸腔。

        这一夜,反反复复地通过各种手法,将从各个角度扑来的老虎虐了数十上百遍之多。

        等得赵阳醒来的时候,脑海中还满是各种老虎的影子,以及满脑子的血腥味。

        匆匆洗漱了,吃了一大碗鸡汤粥,便跑去了学校。

        赶到学校的时候,晨练便刚好开始。

        见得赵阳过来,一些相熟的同学都纷纷打招呼。

        特别是昨日一队的同学,都相当客气和热情。

        “赵阳早啊!”

        几个内城的女同学,也一扫往日的高傲,纷纷给赵阳打着招呼。

        “早!”赵阳微笑着点着头,与同学们一一回应。

        不远之处,白昌林看着人群中明显处于中心的赵阳,脸色阴沉。

        特别是其中有个漂亮的内城女生,平日可是连他都不怎么理会的,今天竟然还主动跟那小子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