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喻副统领

第六十六章 喻副统领

        两个班的学员以及其余的拓荒队员们,都开始返程,只剩下了两个小队队长和几名拓荒队员在山口等候。

        “若是喻林月回不来,那可是个大麻烦!”

        胡队长看了看已经挂到了山顶的夕阳,轻轻地叹了口气。

        “既然进山,哪能百分百保证安全,想来......喻统领应该会理解!”杨展缓声地道。

        “理解是会理解,但理解归理解,失去一个女儿,这悲痛总会要有人付出代价!”胡队长有些苦涩地摇头道。

        杨展一阵沉默,终于道:“黄柏昌若是不逃,我们可以一拼的!”

        “大队长只怕不会背着个锅!”胡队长迟疑了一下,苦笑着道。

        “可他终究是逃了!”杨展道。

        “可他是大队长的儿子!”胡队长摇了摇头,道:“大队长不会让他的儿子留下这样的名声!”

        杨展静静地沉默了下来。

        胡队长看着已经只剩半个的太阳,摇头叹气道:“所以,咱们俩,还是做些准备吧!”

        “呼......”杨展长长地呼了口气。

        看着远处的山口,赵阳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意,又看了看远处山巅的太阳,稍稍地加快了一些脚步。

        “快到了,咱们可能还赶得及进城!”

        “嗯!”喻林月低低地应了一声。

        赵阳一边走,一边道:“对了,关于我是治疗者的事,希望你替我保密!”

        “保密?为什么?”

        喻林月一愣,旋即便想起这位学弟似乎一直没有人知道他是觉醒者,更是愕然。

        “要是别人都知道我是觉醒者了,以后就没那么自由了!”赵阳道。

        喻林月缓缓地点了点头,这点她倒是理解,但还是道:“可若是你表露你的身份,虽然没那么自由,选择与政府合作的话,政府方面会对你有许多的支持和资源供给的!”

        “而且......觉醒者在新山城也有许多普通人不能拥有的权力和方便之处!”

        赵阳想了想,道:“资源我目前倒不是特别在乎,但一旦暴露身份,终究还是没那么自由的!”

        听得赵阳的坚持,想起今天那豹子对赵阳畏惧的模样,以及赵阳那惊人的手段,喻林月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么特殊的觉醒者,若是真暴露身份的话,确实是会引起上头极大的关注。

        到时候肯定不会有自己这般自由。

        但好处却也是明显的。

        “行吧,你自己决定!”喻林月想了想,道:“其实......你就让别人知道你是治疗者就行,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

        “但治疗者的身份,却足以让你获取和接触到更多东西!”

        赵阳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行,我再考虑考虑!”

        “不过,咱们接下来可要对好口,就说你碰到我的时候,只剩一头豹子在追着我。然后你打跑了这豹子,救了我!”

        “我救了你?”喻林月嘴角不由地翘了起来,失笑道。

        “对,你救了我!”

        赵阳笑嘻嘻地道:“美女救英雄,想想别人都会羡慕我很幸运!”

        喻林月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突然笑道:“你是说我很美吗?”

        “啊?”

        看着那突然明艳至极的笑容,还有那隐现的两颗小虎牙,赵阳一愣,旋即便笑了起来,道:“当然,你可是咱们学校的女神,你不美,还谁美?”

        “真的?”听得这话,喻林月眼睛亮了起来。

        “真的,当然是真的!”赵阳感叹着道:“我们班的男同学,今天听得你换去带电气班的时候,可是都是垂头丧气的!”

        “那你呢?”

        “我?呃......当然,当然一样!”

        看着太阳彻底地消失在了远处山的背影之中,胡队长叹了口气,道:“走吧,该回城了,再晚进不去了!”

        杨展点了点头,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处那山道,也叹了口气。

        其实很清楚,那小子不可能回来的。

        那可是两头异兽,不是巡游者,又没有二阶的实力,被追入密林,怎么可能回得来?

        赵阳背着喻林月走到山口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

        “看来,咱们应该是赶不及进城了!”

        赵阳看了看天,加快了脚步,道:“不过咱们可以赶到城边上过夜,比在野外安全些!”

        喻林月一双大眼睛忽闪了一下,隐隐地透出一些笑意,却是没有言语什么。

        一边走,赵阳一边还东张西望着。

        “你看什么呢?”喻林月好奇道。

        “看看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没!”赵阳叹了口气,道:“我可只带了中饭!”

        “扑哧!”听得赵阳这郁闷的模样,喻林月忍俊不住地笑道:“不要担心,我兜里还有个鸡蛋,不行回头给你吃!”

        “一个鸡蛋可不够......”

        两人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城门也早已经关闭,只是隐约听得数十米高的城墙上有城卫巡逻的声音。

        城门入夜不启,那是铁律。

        赵阳将喻林月小心地放下,看了看四周,道:“这里应当不会有什么大家伙敢过来,我往那边看看,找点吃的!”

        刚要转身,便被喻林月拉住了衣袖。

        “不用,你要是饿,先吃个鸡蛋......等下,等下我们应该能进城!”

        等了半个小时不到,果然便见得城墙之上,吊下来一个铁篮。

        “吓......”看着吊下来的铁篮,赵阳感叹了一声,道:“忘记了,你爸好像是南城卫统领!”

        “副统领!”

        喻林月捂嘴轻笑着纠正道。

        站在吊篮里,被缓缓地拉了上去。

        喻林月突然发现,站在旁边的赵阳,此刻双手死死抓着铁篮的栏杆,两眼紧闭,甚至脸色还隐隐地有些发白。

        “呃?”

        喻林月一愣,愕然地凑过去,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你受伤了吗?不舒服吗?”

        “没有?”赵阳闭着眼睛,浑身僵硬地摇了摇头。

        “那你这.......”喻林月满心疑惑。

        “我.......我那个.......稍稍有些怕高!”赵阳闭着眼睛,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你恐高?!”

        喻林月小嘴的嘴巴微微张开,看着赵阳那紧闭着的眼睛和隐隐有些发抖的身躯,不禁有些愕然。

        这对着两头异兽都能安然自若的家伙,竟然恐高?

        看着随着吊篮的上升过程的细微“吱呀”声,赵阳那可怜的脸色愈发地苍白了几分,甚至身躯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不是稍稍有些吧......总的也才几十米高!”

        瞧着那可怜的模样,喻林月有些想笑,又莫名的有些心疼。

        由于了一下,终于伸出手去,轻轻地按在那死死抓在栏杆上、青筋直冒的手背上,柔声宽慰道:“好了,好了,马上就到了!”

        “嗯嗯......”

        这一刻,某人紧闭着眼睛,脸色惨白,只是胡乱地点头应着。

        不过,这刻喻林月的宽慰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甚至她现在还隐隐地听到了牙齿相撞的“咯咯”声。

        瞧着那张清俊的脸庞似乎愈发的惨白,喻林月不自禁地往那边移了移,伸手抱住了那颤抖的肩头,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跟哄小孩一般地。

        “没事,没事,不怕,不怕.......”

        城楼之上,一个身穿笔挺黑色制服,肩头挂着星花的中年男子,此刻盯着下边的一幕,那原本满脸的喜色逐渐收敛,缓缓地皱起了眉头。

        隐隐可以看出,似乎有股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一般的怒气在升腾。

        倒是旁边一个俊朗年轻城卫军官,一脸好奇地看着下边的两人,两眼一阵的闪闪发亮。

        “当啷!”

        终于吊篮升上了顶端,赵阳手忙脚乱地在喻林月的帮助下爬上了城楼,落到地上,好一阵都没能缓得过来。

        “爸!”

        旁边的少女爬上来之后,已经是欢呼这朝着旁边的中年男子扑了过去。

        “哼!”原本还一脸阴沉的男子,看着扑到自己怀中的女儿,面容瞬间消融,伸手怜爱地拍了拍女儿,道:“你这个傻丫头,怎么这么鲁莽,吓死你爸我了!”

        “你都不知道,我听得消息的时候,差点就带齐了人马违禁冲出来找你!”

        “看让爸看看,伤着了没?”

        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身上的衣服,虽然早已经大致看得了一些,但此刻看着那肩头大片的血迹,依然是心头大惊。

        “快,让爸看看,怎么伤成这样?”

        “没事,爸......蹭的,是野物的血!”喻林月赶忙掩饰着。

        “野物的血?”喻副统领满眼的怀疑,但瞧着女儿活动自如,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似乎并无大碍的模样,这才没有再追问。

        喻林月从父亲怀中挤了出来,看向一旁,还两眼有些飘忽的赵阳,笑着介绍道:“爸,这是我的.......我的学弟,赵阳!”

        听得自己的名字,赵阳这才勉强回过神来,赶紧笑着点了点头,道:“叔叔好,我是赵阳!”

        “唔!”喻副统领威严地点了点头,看了看一身狼狈血腥的女儿,又看了看满身还算整洁的赵阳,这目光愈发森冷了几分。

        “好了,看起来赵同学应该没受什么伤,时间也不早了,就早些回去休息吧!”

        “杨医生,快帮林月检查一下......”

        旁边的喻林月满脸无奈,只能朝着赵阳耸了耸肩。

        赵阳倒是无所谓,点了点头,又朝着一脸无奈的喻林月笑了笑,便走下城楼而去。

        这次,倒是他第一次上往日戒备森严的城楼上来。

        看了看墙垛上的那些遍布的重武器,以及不时巡逻儿过来的士兵,心底也暗暗点头,看来目前城市防御方面,城卫还是比较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