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黄家教子

第七十八章 黄家教子

        看到这个公告,赵阳不禁地冷哼了一声。

        临阵脱逃、弃同僚及学员于不顾,这么大的罪名,竟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失职带过。

        果然在某些人面前,所谓真相从来不存在的。

        面对赵阳的感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也抬头看着公告的杨展,笑容有些苦涩。

        “没办法,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掌控的!若不是这次知情的人太多,甚至涉及到了喻林月,实在掩盖不下去,否则连这个处分都不会有!”

        赵阳理解地点头笑了起来,道:“没关系的,我能理解!”

        “不过,我们8609小队,也因此得了不小的好处!”

        杨展笑着道:“我得到一次任意觉醒的机会,同时全队下季度的上缴减少百分之三十!”

        听得这话,赵阳的笑容瞬间灿烂了起来,道:“真好,这下赚了!”

        “是啊,算起来我们是不亏了!”

        杨展拍着赵阳的肩膀,认真地道:“可是你亏了!”

        “我没有损失什么啊?而且还认识了喻林月,得了好大的名声!”

        赵阳认真地笑着道:“而且,还有你们的一个人情,我真不亏!”

        看着赵阳那清澈的眼瞳,杨展深吸了口气,用力地点着头,道:“好!你一定不会亏!”

        说完,杨展哈哈大笑,似乎放下了什么一般,招手,道:“来,打一场?”

        “好啊,打一场!”

        这几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体能训练,对战倒是少了,见得杨展提议,赵阳这会兴致倒是也来了。

        当下,两人一人一根长根,便在诸多学员们的目光中,打了起来。

        首先杨展还有些收敛,但打着打着,便发现赵阳同样还有余力。

        当下眼睛一亮,哈哈一笑,便彻底放了开来。

        赵阳这些日子也压抑的久了,见得杨展全力攻来,当下也是嘿嘿一笑,不再有任何保留,挥舞着长根狠狠迎了上去。

        瞬时之间,场中满是长棍挥舞的风声,以及“啪啪啪”的猛烈碰击之声。

        被这声势给吸引了注意,原本已经在指导学生们对战和练习的老李等人,此刻也都忍不住停下来,朝着那边的对战看了过去。

        “这小子又长进了!”

        看着场中那激烈的对战,老李眼睛逐渐亮起。

        旁边的顾世阳,此刻的眼睛逐渐瞪圆,喃喃地道:“这家伙竟然可以在队长的全力之下支撑这么久!”

        “何止是这样!”

        老李缓缓摇头,道:“你注意到他的气势没有,现在跟以前已经截然不同了!”

        “以前或者说还有一些匠气和刻意,少了一点一往无前;但现在.......”

        老李感叹了一声,道:“就算我上去,只怕也不一定是这小子对手了!”

        顾世阳一愣,愕然地道:“不会吧,他打我应当是没问题,但老李你......”

        “胜他我已经没有把握!”老李轻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或许最多再过一两个月,我就会说,直接认输了!”

        身在战团中的赵阳,此刻也有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只觉得以前还有些掌控不到的时机,现在完全能够掌控了。

        甚至在自己进攻之时,眼前的杨展已经不像是以前那般,游刃有余,轻松应对。

        而是很多时候明显的不得不避开自己的锋芒。

        他知晓杨展没有留手,看来自己经过那一夜地狱般的生死磨炼之后,自己又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打了一个欢畅淋漓,直到半个小时之后,赵阳感觉自己已经开始筋疲力竭,那边的杨展才缓缓停了下来。

        “好小子!”

        杨展随手把长棍一丢,兴奋地拍着赵阳的肩膀,道:“看来最多再有一两年,你就能彻底追上我了!”

        “呼......没那么快,没那快......”赵阳长舒了口气,谦虚地摇着头。

        “嘿嘿......”杨展也没反驳,只是颇有深意地拍了拍赵阳的肩膀,道:“行,那过阵子,咱们再认真打一场,看看到底要多久!”

        旁边的诸多学员们,是已经彻底看呆了。

        杨展是谁,拓荒队顶尖b级队队长,仅次于觉醒者的存在。

        赵阳竟然能跟他打上半个小时,近乎不落下风,这实力......真心的恐怖啊!

        难怪,竟然能在两头异兽的追击下,有机会逃生。

        也难怪,喻林月竟然对他另眼相待。

        白昌林远远地看着,双拳不自觉地握紧,咬牙切齿地喃喃道:“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等老子觉醒了,到时候看怎么玩死你!”

        全速跑了一个小时,加上又全力打了一场,赵阳只觉全力疲软力竭,和杨展打了声招呼,便先回寝室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不多时便又沉沉睡去。

        直到罗勋他们回来洗澡,才从沉睡中醒来。

        只是这次习惯性拉出状态栏一看,这眼睛便瞬间瞪圆了。

        力量:2.0/2.6

        敏捷:2.2/2.8

        体质:2.5/2.9

        反应:2.4/2.6

        感知:3.0/3.1

        意志:2.3/2.5

        灵能:0.6/5.0

        又仔细看了看,回忆了一下,心头大喜。

        因为体质、力量以及敏捷的极限值,竟然不知何时都提升了0.1。

        极限值代表着自己根本实力的提升;平时前边数值都是随着自己状态而波动,比如失眠休息进食等。

        但这个极限值的提升却是极为难得,前边因为那次特殊入梦,经历了数次生死之间,才有这意志的极限值提升。

        而今天这一场淋漓尽致的战斗下来,却是将事关自己身体方面的极限值都提升了。

        看来,自己这一个礼拜大量兽肉的滋养以及锻炼并没有白费,然后经过今天这一场淋漓尽致战斗的激发,才引发了这极限值的突破。

        果然只要慢慢积累,实力总会慢慢提升。

        周末了,到了下午的课结束,众人便都陆陆续续地回家去。

        好好休息一晚,准备明天的实训。

        许洁丽和白昌林此时也走到了学校的门口。

        看了看身旁终于略微露出些笑容的白昌林,许洁丽暗暗地松了口气。

        白昌林这一周的心情都不是太好,因为什么,许洁丽自然还是清楚的,所以她一直没有提。

        现在周末了,看着白昌林似乎心情好了些,许洁丽由于了一下之后,终于笑道:“昌林,我爸妈一直说要让你到家我吃饭呢,这两天有时间么?”

        白昌林看了一眼许洁丽,明显的有些不耐烦:“明天要野外实训,累死人,谁想跑?”

        说完之后,看着许洁丽眼中眼神一黯,白昌林皱了皱眉,还是道:“你家进城名额的事情,我会跟我爸说的!会给你想办法!”

        闻言,许洁丽眼睛一亮,欢喜地道:“昌林,辛苦你了!”

        “嗯!”白昌林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明天见!”

        看着白昌林大步离去,许洁丽深吸了口气,以她对白昌林的了解,既然这般说了,这事便应当会上心。

        只希望这次能顺利就好。

        这个周末的夜,并不是那么平静,很多人在期待,也有很多人在经历。

        内城天元小区,凉风习习,甚是清爽;不过有些人的心,此刻却清爽不下来。

        “爸,怎么回事?我纪律部长没了,还警告处分!”

        饭桌上的黄柏昌,平日冷傲的脸上,气色阴沉,强抑住心头的羞怒,道。

        坐在饭桌顶端处的黄玉强,将手中的一块鱼肉丢进口中,细细地嚼了嚼,咽下之后,才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没了就没了,不是多大的事!”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道:“你专心实习和训练,等毕业了,给你找个好位置才是正经!”

        “什么不是多大的事?我部长给撸了,被通告处分了!这还不是多大的事?我以后还有脸回学校吗?”

        黄柏昌羞怒地道。

        黄玉强淡淡地看了儿子一眼,道:“这算事?一点这样的小挫折,你都经历不了,以后还怎么上进?”

        看着父亲那冷淡的眼神,黄柏昌心头一虚,但还是咬牙道:“可你知道,我会被别人笑话的!”

        “笑话?有什么好笑话的?只要你以后能比他们早到二阶,到三阶,谁敢笑话你?”

        黄玉强随手将餐巾丢到桌上,冷冷地看着黄柏昌,道:“你是我黄玉强的儿子,碰到什么事,出点什么岔子都不要怕,你还有的是机会!”

        “要是为了这点小挫折,就跟女人一样七七八八的,你就不配做我儿子!”

        “是,我是你儿子,可你连这点事都给我压不住!”黄柏昌恼怒地将筷子一丢,怒叫道。

        “啪!”

        这话语还刚落下,黄柏昌的脸上便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妈!”黄柏昌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这自己对面的母亲。

        黄母静静地看着自己儿子,仿佛刚才那一巴掌不是她抽的一般,道:“你知道为了给你压这个事,你爸付出了多少?”

        “一个觉醒仪式,几个大人情!甚至,昨天还特意去拜见了钱副统领!”

        “就为了不让你这件事传出去,不让你的档案记上‘贪生怕死,临战脱逃’这几个字!”

        “不然这两条,随便哪一条,都能让你前途尽毁!”

        “可就是这样,你还是让你父亲背上了教子不严的名声!”

        “而你不过是一个警告处分而已!还有脸跟你父亲这样说话!”

        说完这话,黄母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稍稍地缓和了几分。

        看着对面自己脸色惨白的儿子,怜惜地叹了口气,缓声地道:“你是我和你爸的儿子,这件事,你其实没有做错!只要留得命在,就一切都有希望!”

        “错的只是,你还不够强大!”

        “也运气不好!”

        “否则,若是他们都死了,没人知道这事,就很完美!”

        “咳!”黄玉强轻咳了一声,打断了自己夫人的言语,淡声道:“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有尊严和所谓的脸面;在不够强大之前,那就想尽办法让自己变强!”

        看着起身离去的父亲,黄玉强低着头,原本苍白的面容逐渐扭曲,咬牙切齿.......

        “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