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魂血相融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魂血相融

        “柏昌学长是什么意思?”

        听着黄柏昌这话,还有对方眼中透出的,让她感觉极为不适的古怪目光,许洁丽眉头微皱,脸色微变,缓声地道。

        “没什么意思!”

        黄柏昌嘴角微翘,挑眉看向许洁丽,道:“白昌林做不到的,但对我来说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谢谢柏昌学长的好意,内城指标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的!”许洁丽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转身便走。

        “呵!有意思!”

        黄柏昌有些意外,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几分。

        许洁丽伸手想要开门,却发现门被从外边反锁了,心头不由地一紧。

        “白家靠着抱我家的大腿,才爬上了副中队长的位置,才让白昌林觉醒......”

        黄柏昌的声音悠悠响起,道:“所以,你跟着白昌林能有什么前途?”

        “现在白昌林已经把你让给我了,只要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有我罩着你,以后你家想进内城,很简单,就算是你将来想要觉醒,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许洁丽此刻心头一片冰凉。

        咬了咬牙,转过身来,看着那边一脸得意的黄柏昌,寒声道:“柏昌学长,还请自重;另外,我跟白昌林只是交往关系,并不是他的什么属物;现在,请让我离开!”

        听得这话,黄柏昌明显地一愣,旋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好好!好!有意思,我就喜欢你这样有性格的!”

        “不过,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吗?”

        黄柏昌站起身来,脸上笑容逐渐阴邪(注1)。

        看着走过来的黄柏昌,许洁丽脸色一白,颤声道:“你不要乱来,你要乱来,我就叫了,外边很多人的!”

        “呵呵.....你叫啊,试试看!”

        黄柏昌得意大笑道:“你知不知道这酒楼是我家的,你还知不知道......这间包房是特制隔音的!”

        “哈哈......在这里,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

        一边得意地笑,黄柏昌已经随手把自己外套脱了丢到一旁,甚至已经开始解腰上的皮带。

        他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玩玩而已......

        许洁丽脸色苍白,黄柏昌是巡游者,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脸色一惨,咬牙伸手一把扯下自己头上那粉红色的蝴蝶发夹,那已经变得细长而锋利的夹片,抵住了修长的脖子。

        “放我走,否则,我只能死在这里!”

        话语冰冷而决然,让黄柏昌的手微微一僵。

        但很快地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不过,我黄柏昌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你用这个威胁我,没有用!”

        说到这处,黄柏昌一边解皮带,一边寒声冷笑道:“你想出去,要么让我爽完,要么......你就死吧!”

        那修长的脖子上,此刻已经隐隐见血。

        黄柏昌得意地笑着,皮带已经解散,开始脱裤子了。

        “呼......”

        见着黄柏昌丝毫没有停止的打算,许洁丽脸上露出一丝决然惨笑。

        长舒了口气,有些后悔地摇头笑了笑,转头看向某个方向,喃喃地道:“我该信你的,对不起!”

        手中发夹,用力地一拉。

        “噗嗤......”一缕血线便猛然溢出,将那发夹染得通体血红。

        “你!”那边的黄柏昌面容一僵,看着那喷出的猩红血液,脸上露出了恼怒至极的神情。

        以前,他只要吓唬一下,从来都是乖乖就范,却没想到,竟然真有这种性子烈的,说死就真死了。

        “晦气!”

        黄柏昌走上前看了一眼,看着已经软软贴墙滑坐在地的许洁丽,还有那脖子上依然在不停喷血的血线,怒骂了一声,从门边按了一下机关,打开门走了出去。

        却是没有见到,那许洁丽手中,突然有一缕淡蒙蒙的粉色光芒慢慢地从指间溢出。

        随着这一缕光芒的浮现,此刻正在数百米之外,赵氏医馆中的赵阳,此刻整个人微微一僵一僵。

        眼前便浮现了一副画面......

        “许洁丽!”

        赵阳愣了愣,脸色一变,抬腿便朝着外边狂奔而去。

        此时,在酒楼傍边不远的茶楼里,有一位就着几碟小菜,正提着一瓶红酒,仰头大口灌下,但却偏偏看起来又优雅至极的旗袍女子,突然手下一停。

        转头看向旁边,眼中闪过了一抹亮色之后,将手中酒瓶一放。

        一团黑雾腾起,然后整个人便消散不见。

        待得这团黑雾再次凭空腾起的时候,便已经是在那包房之内。

        淡紫色旗袍女子,俯身看了看,已经脸白如纸,气息微弱的许洁丽。

        又看了看她手中那溢出的淡淡粉色光芒,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眼中满是满意的笑容:“魂血相融,天命自成!又碰上了我!”

        “这运气!啧啧......我们这运气真好啊!”

        赵阳一路狂奔而去,但就在逐渐接近那感知的位置之时,突然失去了感知。

        站在大街上的赵阳,向来淡定的面容之上,此刻也不禁地有些慌乱,朝着四周张望着。

        许洁丽就要死了,若是短时间内找不到的话,只怕就来不及了......

        可为什么刚才都能感知到,但就在这一瞬间就没了?

        正四处寻找之时,赵阳眼前一亮,身形一闪,便朝着人群中的一人冲了过去。

        刚从酒楼出来的黄柏昌,脸色很是难看。

        原本今天兴致极高,但谁知竟然闹成这般模样,简直扫兴之至。

        当然,也只是扫兴而已,一个自杀的外城女子,就算是山大的学生,也给他带不来什么大麻烦。

        可当一个手掌出现在他脖子之前的时候,身为巡游者的他,心头一紧,脚下一闪,便要闪过。

        但对方那手掌却是如影随形一般地,紧追不放。

        终于在他措手不防之下,被对方拿住了脖子,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咳咳!什么人,竟敢动老子!”

        被摔得脊背生疼的黄柏昌恼怒叫骂,道。

        但看清眼前这人之后,脸色便是一变,怒道:“赵阳,你竟然敢动老子!老子弄死你!”

        “闭嘴!”

        赵阳脸色阴沉,手若铁箍一般,死死地抓着黄柏昌的脖子,寒声怒道:“快说,许洁丽在哪里!”

        “许洁丽?”

        黄柏昌脸色稍稍一僵,旋即便冷笑了起来,嘿嘿道:“原来你是为了那个婊子来的!嘿嘿......老子告诉你,她死了!”

        “死了?”赵阳手中一紧,寒声道:“快说,她在哪里!”

        “咳咳......放开老子,不然......老子让你......咳.......让你跟她一起死!”

        被卡住脖子的黄柏昌,伸手想要掰开赵阳的手,但这呼吸跟不上来,只能鼓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赵阳,强声威胁道。

        “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让你死!”赵阳此刻心急火燎,就他刚才感知到的情况,再拖下去,只怕许洁丽就真死了。

        “说不说!”

        赵阳一拳便狠狠地砸在了黄柏昌的肚子上,打得黄柏昌浑身一紧,闷哼一声,一缕淡淡的血迹便从口中溢了出来。

        黄柏昌闷哼一声,满眼怨毒地看着赵阳,沙声地道:“好好......你给我记着,我一定会弄死你!”

        “不说,我就先弄死你!”

        手一扬,匕首便出现在了手中,锋锐的刀尖,死死地顶在黄柏昌眼珠之前,赵阳脸色铁青,不耐地寒声道:“我数三个数,不说你就死!三!”

        此刻,旁边围了一圈的人,看热闹。

        这时早已有人认出了被压在地上的黄柏昌。

        “是黄大队长家的公子,这小子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动黄大少!”

        “是啊,快快.......快去青云楼叫人......”

        “二!”

        看着眼前的那越来越近的锋锐刀尖,黄柏昌双瞳一缩,突然桀桀地笑了起来,满脸扭曲:“好,她就在青云楼,你去给她收尸吧......”

        得到了讯息的赵阳,手头一紧,黄柏昌闷哼一声,眼睛一翻,便被捏晕了过去。

        提着黄柏昌,大步地朝着青云楼冲去。

        此时青云楼的几个伙计正好冲了出来,看着被赵阳提在手中,不知死活的黄柏昌,都怒叫一声,慌乱地冲了上来。

        “放开黄少!”

        领头一个大汉,怒声喝道:“竟然敢跟我们拓荒八大队作对?”

        “说,跟他一起过来的女孩子在哪里!”赵阳紧了紧手中的黄柏昌,寒声喝道。

        几人围着赵阳,投鼠忌器,那大汉迟疑了一下,便道:“在楼上包房!”

        “让开!”

        手中提着黄柏昌的赵阳,无人敢挡的赵阳大步冲上楼去。

        在大汉的指引下,走进了包房之内。

        只是这时地上只有一大滩血迹,却空无一人。

        赵阳脸色一变,寒声地道:“人呢?”

        大汉也是一愣,刚刚明明只有黄少一人出来的,那女生怎么不见了。

        瞧着这大汉的模样,赵阳心头大急,又是狠狠一拳砸在黄柏昌的肚子上。

        “唔!”

        又被一拳砸醒过来的黄柏昌,晕晕乎乎地看着赵阳,眼睛瞬间瞪圆,自家还在他手里?

        “说,人呢?”赵阳言语冰冷,死死地看着手中的黄柏昌,这个时候他的心已经有些冰凉了。

        这种大出血,拖了这么久,就算找到人,能救回来的几率也都不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