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大招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大招

        “来得好!”

        白罗明怒喝一声,手中粗重铁棍一扬,便朝着迎面来的一头风豹战在了一起。

        旁边的白昌林也赶紧上前,两父子联手应对。

        其他守护机枪位置的觉醒者,也与前来的异兽瞬间战在了一起。

        下边的形势也不太好,众兽群蜂拥而上,距离立马拉近,瞬间便只剩二三十米了。

        前排的枪手们,枪声疯狂地响起。

        但兽群中不时有那敏捷的身影,猛然冲出跨越这二十来米的距离,想要冲入阵列之中。

        不过好在第三排的觉醒者们早有准备,精准地抓捕住了这些身影,手中步枪反应灵敏,泼雨一般地泼撒了出去,将这些异兽击退。

        二三十米的距离,此刻人们已经可以清晰地闻到对面兽群传来的腥臭味了。

        第一二排的枪手们,脸上已经露出了疯狂之色,手中的枪也疯狂了起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撑不了多久了。

        混战之中,虽然被觉醒者们趁乱击杀了一头金鹰,但这金鹰共有十余头,击杀了一头,对战局并无太大影响。

        突然,又一头金鹰带着数十头大鹰,闪过机炮的弹链,猛然朝着下方的阵列扑去。

        下方预备队的子弹疯狂地朝着鹰群泼洒,但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这头金鹰展翅挡住了大多数的子弹,掩护住了身后的大鹰。

        而这些子弹在金鹰的狂扇飓风之下,加上那层层叠叠的厚重羽毛之上,并不能起到太大的杀伤力。

        后边的大鹰群,紧随其中,借助着金鹰翅膀的遮挡,便要杀入人群。

        下边的觉醒者,看着十几二十米高空处的金鹰,颇有些无可奈何。

        眼见得这头金鹰带着群鹰便准备一个俯冲。

        突然不远处一声爆响,“哒哒哒”的机炮声随之而起。

        飞射而来的炮弹狠狠地射中这金鹰,激起了一片的血花。

        这头金鹰惨嚎一声,双翅无力地在半空中挥了挥便坠落了下来。

        而后边的数十头大鹰瞬间便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哒哒哒”

        众人顾不得欢呼,手中的枪弹迅速泼洒而去。

        那边的机炮声也毫不停歇地继续轰响,强悍而连续的炮弹,射入鹰群,只见瞬间血肉横飞。

        这数十头大鹰,瞬间全军覆没。

        此时,众人才来得及看了一眼那机炮支援来临的方向。

        只见一架展翼约三、四米长的战机,正呼啸着冲天而起,朝着半空中的其他金鹰追杀而去。

        看着这架看似不大,但却威力惊人,在半空中追着那些金鹰四处惊惶奔逃的战机,众人一阵的欢呼。

        “天命!天命!”

        赵阳看了一眼,近乎只身压制全空域的战机,此刻也稍稍松了口气。

        没有了天空之上的攻击骚扰,那么所有人就能全心阻击正面的兽群了。

        否则就方才那模样,他跟金鹰又对不上眼,再这样下去就只能亮板砖了。

        确实如此,没有了天空之上的骚扰,阻击队伍的正面火力便再次猛烈了起来,生生将已经接近的兽群又逼退了不少。

        那边指挥的城卫军官见状,也是喜出望外,终于来了支援。

        此时,旁边更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朝着那位城卫指挥官走了过去。

        不多时,这位指挥官便兴奋吼道:“所有人顶住,拦住兽群,坚持三分钟,我们就可以全部撤退!”

        听得这吼声,所有人都是精神猛然一振。

        本以为要战死在这里,谁知竟然还有回去的机会。

        当下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生生地愣是将这些兽群压制在二、三十米外。

        唯有两侧山壁之上的战斗却是愈发激烈,诸多风狼风豹,甚至还有二阶的灵猴,在山壁之上,与觉醒者们缠斗。

        也亏得有几位二阶觉醒者在,生生地挡住了挡住了这些异兽的攻击。

        白家父子生生地拖着一头风狼打得激烈。

        白罗明一边四望,一边带着白昌林边打边往后小心退却,这个时候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得保存实力。

        下边的赵阳,一边打,一边却是看得一个熟悉的矮小身影,正偷偷摸摸地跑到阵前,插下来了一些古怪的桩子。

        “卓一舟?”

        赵阳愣了愣,有些疑惑,但却不敢怠慢,他可深知这家伙年纪虽小,但似乎却还颇受天命院重视,这个时候跑过来,定然是有什么大动作的。

        看他这鬼鬼祟祟的动作,搞不准,这么多人想要安全撤退,便是得落在这家伙身上。

        只是这边振奋起来,那边的兽群似乎也发觉了什么。

        随着那一声沉闷而威严的兽吼声再起。

        兽群有若发了疯一般地,不再顾及伤亡,嚎叫着猛然冲杀过来。

        瞬间之间的,两方之间的空间再次被迅速压缩。

        任由这边的枪弹如水泼去,那些猛兽依然拼死扑来。

        在这些疯狂的兽群进攻之下,中间的空地一点一点减少。

        那边刚偷偷摸摸插好了七、八根桩子的卓一舟,恼火地朝着那边的城卫军官,叫道:“二十五米,至少给我弄出二十五米的距离来,否则你们回不去!”

        城卫军官脸色一变,顾不得什么,自己上前抢过一架机炮,朝着前边横扫起来:“兄弟们,打,给我做死的打;挡不住,大家就都回不去!”

        听着城卫军官的吼声,众人龇牙咧嘴地疯狂扫射了起来。

        但那边的兽群完全不怕死的模样,奋勇冲来,就算被打得血肉横飞,一头一头倒下,也依然闷头往前冲杀。

        这距离依然在一点一点的被压缩。

        瞧着眼前一幕,众人一个个两眼赤红,手中枪炮不停,但偏偏却怎么都打不退这些兽群。

        眼见得这些兽群反而逐渐压进,终于有一名觉醒者忍不住了,手中的枪往身上一挂,双手朝着前边一推:“灵龙吼!”

        一团灵光在他手心成型,然后随着他这一推猛然朝着前边的战线一推。

        一道西瓜粗的灵光猛然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灵光冲入兽群之内,很是厉害的一下冲翻了四、五头猛兽。

        但很明显的,这是杯水车薪。

        很快,其他觉醒者,有远程技能的,也都纷纷激发。

        很是弄翻了一批的野兽。

        山壁之上,一位二阶的觉醒者,甚至发出了一个巨大旋风,将那边兽群卷得七零八落。

        瞧着这威势,众人都是一阵欢呼。

        但很快发现,这旋风过去之后,也就是弄翻十几头,稍稍地弄乱了一下兽群的阵势,并没有其他多大的作用。

        看着那依然逐渐迫近的兽群,冲得最近的猛兽,已经距离防线不到二十米。

        后边的兽群更是叼着同伴的尸体挡在身前,有若潮水一般悍不畏死地继续奋勇前冲。

        人们都有些绝望。

        “打,打回去!”

        城卫军官嘶声怒吼着,手中的机炮不停地朝着前边的兽群喷洒着炮弹,但单薄的弹链,对于眼前奔涌的兽群,效果并不太佳。

        白罗明一棍子将手下这头已经差不多了的风狼砸死,拉着白昌林往后一退。

        压低了声音,寒声道:“等下万一不成,直接掉头跑!听见没有!”

        “嗯!”白昌林的脸色阴沉,微微地有些颤抖,用力地点着头。

        他还年轻,还不想死。

        “不要怕,我会跟在你身后!”白罗明用力地握住白昌林的肩膀,看了看四周,缓声地道:“记住,什么都不要管,直接往前边跑!”

        “如果......我不在,你又被盯上了,就往人多的地方跑,明白吗?”

        “嗯嗯!”看了看下边的那数百人,白昌林用力地点着头。

        卓一舟站回山壁之上,看着眼前的战场,青雉俊美的小脸之上,满是无奈。

        他是来救人的,可若是救不了,可也怨不得他。

        只是这些人......

        赵阳站在人群中,放下了手中滚烫的枪,看着眼前的场景,又看了看山壁之上一张小脸皱巴巴的卓一舟,皱紧了眉头。

        “卓一舟!”深吸了口气,沉声喊道。

        被赵阳这么一吼,那边的卓一舟终于注意到了人群中的赵阳。

        眼睛微微一亮之后,又黯淡了下去,有些恼火地大声叫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说我做什么!”赵阳挥了挥手中的枪,叫道:“你要多久?”

        “什么多久?”卓一舟大声叫道。

        “你要空出来多久?”赵阳指了指前边的阵地。

        “五秒,不......三秒钟就够了!”卓一舟眼睛亮了亮。

        赵阳想了想,点头叫道:“那现在开始?”

        “行!”卓一舟用力点头。

        “我试试,你做好准备!”赵阳扯着嗓子喊道。

        “好!”

        这时,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两人之间的言语,一个个都愣愣地看着赵阳,不过还亏得手里的枪没敢停下。

        “赵阳,你要干嘛?”喻林月疑惑叫道。

        “碰碰运气!”

        赵阳深吸了口气,开始将心神沉入那山体之内。

        这等山体大招,就他现在的实力,可不是拍板砖那么简单,说“着”就“着”的。

        混沌空间中,那红色的山体逐渐缓缓亮起,而赵阳的灵能值却是开始直线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