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汉阙在线阅读 - 第442章 刘与霍共天下

第442章 刘与霍共天下

        这几日任右扶风给大将军抓紧督造粉刷一新的墓室西侧中,有专门用来放棺木之用的棺床,为细砂岩质,整体呈倒“山”字形。床足呈承托状的六个力士肌体雄健,猛武有力,富有苍莽的力量感。

        只是墓室里的装饰还没来得及做完,这就是之后七个月里,大将军按照天子之礼正式安葬前要做的事了。

        等到天子亲自扶灵,将霍光棺椁稳稳当当落在棺床上后,带着众人出了陵墓,开始让大鸿胪宣读天子亲自写的墓志铭,并正式公布大将军的谥号。

        “大将军光辅政十八载,圣善周闻,安民政曰,故谥曰‘博陆宣成侯’!”

        这谥号一出,非但霍家人面露喜色,连一直秉承一个“躺”字,如今已经躺成天子之下群车第一人的张安世,也忍不住抬起眼皮,心生羡慕。

        “复谥啊,这是霍氏第二位了。”任弘也啧嘴不已。

        大汉列侯的谥号,是家人请谥,而朝廷大鸿胪与博士们议谥,诸博士对霍光没啥好感,没暗戳戳给他弄个恶谥就不错了,这举世罕见的复谥,显然是刘询拍板的结果。

        要知道,在霍光之前,自有汉一百三十余载,拥有复谥的大臣,也不过区区四人!比万户侯都金贵。

        第一批有二,乃是惠帝时所上,开汉第一功臣萧何谥号为”文忠“,另一位三杰之一的留侯张良为”文成“,而如曹参等,虽然功勋卓著,却依然没混到复谥。

        第三位则是吕后追封其兄长,那位在大汉开国过程中语焉不详神秘兮兮的周吕侯,吕后掌权后追封为王,谥“悼武”。

        第四位就是霍光的好哥哥,冠军景桓侯霍去病了,布义行刚曰景,辟土兼国曰桓,可谓名副其实。

        如今加上霍光,霍氏一门双复谥,堪称大汉第一豪门了。

        谥号与身后名有关,如此一来,几乎是给霍光盖棺定论了,再加上天子亲自扶灵抬棺,以及那“共治天下”的承诺,三霍都有些轻飘飘的。觉得天子果然是霍家的好女婿,就连霍云,也暗骂那个想要在出殡之日发动政变的计划太愚蠢。

        既然和和气气也能保住霍家富贵,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

        大将军的出殡仪式,就这样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天子、太皇太后和北军和送殡队伍陆续撤走,右扶风任弘却要留下继续监督工程进度。

        “大将军原本的规划是列侯之礼,不过现在改了。”

        任弘指点着天子派来的东园令和将作大匠,指点着墓园道:“要建起三个出口的门阙,修筑神道,北面靠近昭灵,南面越出丞墨。辇车的专用道直通到墓穴中的永巷,墓室中的壁画也要快些画好。“

        汉人喜欢华丽的墓室,常作壁画,题材多种多样,根据墓主喜好来:你若是鬼神的楚地贵族,就画上一堆神话故事,让东王公、西王母、伏羲、女娲一类仙人和仙禽神兽挤满墓室。

        若是喜好享乐的富家翁,或可画享乐生活的燕居、庖厨、宴饮、乐舞百戏等。

        而像大将军这样的大臣,一般是骑出行、任职治所、属吏、幕府以及坞壁等。

        任弘和东园令商量了,也征得霍家人同意,计划在主墓室中制作四幅壁画。分别是汉武帝五柞宫托孤,大将军负孝昭上朝图,诛灭上官之乱,拥立今上这四件事。

        废阿贺的逼宫砸玉玺虽然精彩绝伦,表现在壁画上肯定不错,但毕竟以臣废君不太好提,被霍家人否决了。

        此外还要大肆装修地上的祠堂,除了寻常装饰外,任弘计划让刚从西域送来的大夏国石匠,给大将军整点异域风情的浮雕。

        这却是他前年接见大月氏王使者时达成的交易:大汉开放西域给月氏商队,但月氏要送来大夏、身毒人作为交换。大月氏是中亚一霸,月氏王和五翕侯经常越过兴都库什山隘口,去南方的犍陀罗地区劫掠,已经被大月氏逼到北天竺印度河流域的大夏希腊人城邦饱受其苦。

        上一次劫掠成果颇丰,除了身毒人织女外,亦有几个万里跋涉满心惶恐的大夏希腊人石匠被月氏人当成货物送来。

        可惜他们来晚了几天,不然可以赶在霍大将军生前,给他整个半身象,让大将军音容笑貌流传后世。

        东西方在造像浮雕艺术各有千秋,制作一副讲述霍骠骑与霍光故事的希腊风格浮雕,算是文化交融吧。虽然任弘估摸,这群大夏希腊石匠接活后,肯定会把霍去病塑造成肌肉兄贵。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

        “大将军依帝之礼,七月而葬,其冢墓要好好修缮,封土较一般君侯之墓要高。”

        封土犹如在平地上堆一座小山,是大工程,当初田延年都能上下其手贪了三千万,每几个月是干不完的。

        “而且光三千三河卒为劳役哪够啊。”

        任弘笑道:“得加人!”

        望着热闹不再的大将军墓,任弘朝霍光墓室方向作了一揖

        “大将军,姑且看着吧,等你封土堆好时,小子麾下,也有八千能战之士了。若卿之老妻后嗣不逊,欲辱骠骑将军及大将军之名,弘少不得,要替二位教不孝子孙们做人!”

        ……

        而另一头,在回到长安后,刘询对霍家的恩赏仍是络绎不绝。

        他先是借着亲政事当日,思报大将军功德的由头,下令给乐平侯霍山加诸吏衔,以右中郎将之衔领尚书事,而令群臣但凡封事,都要先经过霍山上陈。

        同时,又以霍山忙碌尚书台事务为由,将他的胡骑营、越骑营职责分予其弟霍云,这算是霍家人内部左手倒右手,霍氏并无异议。

        同时,天子让秺侯、光禄勋金赏加诸曹衔,也入中朝。

        加上刚成为“左将军”的霍禹,中朝从八人加至十人,新增的全是霍家子侄女婿。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刘询并没有任命一位新的大将军,而是给张安世和霍禹二人,同时加“大司马”之衔,分别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大司马右将军,皆有屯兵,这架势,有点孝武时卫、霍并为大司马内味了。

        新的朝廷格局已经形成,并没有霍家人担心的任弘与其党羽忽然被提拔崛起,与霍氏抗衡,皇帝依然信赖霍家,不但未削职权,甚至反过来加强。

        还真应了刘询给大将军抬棺时那一句“共治天下”了。

        这是霍氏众人最乐见的局面,北军掌握在任宣、霍云手中,未央、长乐防务由范明友邓广汉掌握,尚书台更是霍氏天下,其势较大将军时似乎更盛了!

        霍禹同霍山志得意满,霍云也不再有所疑虑,不过有一人将朝中局势看在眼里,却替他们急在心中。

        在这一日散朝后,霍禹与霍山如往常那般返回霍府时,却有人送来了一封信,说是御史大夫杜延年手书。

        霍禹与霍山面面相觑,杜延年是霍光亲信旧吏,生前最是信赖,大将军薨后,杜延年面带哀荣许多天,今日忽然派人递信,所为何事?

        等二人拆开一看,才瞧了两眼,霍禹就满脸不屑地将信扔在一旁:“我还当杜幼公乃两朝老臣,又是大人生前所重故吏,忽然递信,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愚昧之语!”

        霍山捡起来一看,却见杜延年隐晦地说了一件事。

        却是孝文入主长安之事,他在代邸继位后,傍晚时分进入未央宫,晚上就夜拜亲信宋昌为卫将军,镇抚南北军。以张武为郎中令,行殿中,还坐前殿。

        杜延年的大致意思便是,为天子者,宿卫必以亲信,如此方能安心。既然霍禹、霍山已得高位,入中朝,权势已大,威名已足,不如主动将五官中郎将、右中郎将的职务交出来,专任将军、尚书事,而未央卫尉范明友也最好主动请辞,将未央防务交出来,只留邓广汉在长乐宫“保护”太皇太后即可。

        杜延年给三霍的建议竟是:“今请辞宿卫之事,及天子故旧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陛下心安,君等幸得脱祸,霍氏方能世代富贵矣!”

        ……

        PS:0点了停笔收工,虽然我承认有点短小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