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邪王御神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卷 昆仑有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症

第三卷 昆仑有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症

        郞柔帮龙御兵脱掉贴身衣物后,点点头看着苏小鱼和木灵菲说道:“嗯……一人两妖么?正好!咱们三个也把衣服全部脱掉吧g。”木灵菲满脸通红地后退几步捂住胸口:“降奴姐!你……你想干什么?!”郞柔没回答木灵菲,而是直接走了几步锁好房门、封好窗户。

        然后郎柔才站到苏小鱼面前耷拉下眼皮说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帮阿兵除蛊呀!你俩快点把衣服脱光吧。”苏小鱼见郎柔一脸认真的表情,也满脸羞红地摇摇头:“不行,给龙姐姐除蛊,为什么要我和菲菲脱衣服呢?”

        郞柔也没细说,直接三下五除二就脱掉自己的全部衣物,毕竟她的衣服很肥大,脱掉也方便。苏小鱼和木灵菲张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郞柔华美如玉砌的身子。郞柔也有些尴尬地挡住自己腿间小声说道:“你俩……先别看了……你俩,快点脱衣服啊……”

        苏小鱼和木灵菲虽然不情愿,但是在郞柔的催促下,也只能慢慢吞吞地脱掉自己衣服,缩着身子赤条条地站在郞柔面前。郞柔倒是没多看她们俩,直接耷拉着眼皮坐到龙御兵身边,把左手双指放在龙御兵的额头上,然后右手双指放在苏小鱼同样的位置上。

        苏小鱼早就难为情得紧闭双眼,哆哆嗦嗦地问道:“降奴姐,你这是在干嘛呀……”郞柔也闭着双眼小声说道:“我在估算那金豺蛊的卵籽……到底有多少层。”木灵菲盯着郞柔的身材出了会神,才压低嗓子问道:“可是降奴姐,你拿小鱼姐做参照不就行了吗?咱俩是妖怪,有必要搞得这么,这么……不知廉耻么……”

        郞柔叹了口气,慢慢摇摇头解释道:“菲菲,这可不是不知廉耻——阿兵和金豺蛊长在一起后,已经变得非人非妖,所以光和小鱼作比较是不行的,我还得用咱俩的奇经八脉做参照。而且阿兵比咱们仨都高,我得多算几次才能找准经络穴道的位置……”

        苏小鱼有些费解地皱了皱眉头:“可是降奴姐,你这么大费周章,为的是什么啊?而且还要找穴位?有必要吗……”郞柔轻轻碰了一下膝盖,双眼睁开一道缝慢慢呼了口气:“小鱼,有时候最笨的办法反而是最有效的:金豺蛊不是用阿兵的身子做巢吗?那我只要把它的万千子孙,嘿嘿,全部用银针刺死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咱们就可以专心对付母虫了。”

        苏小鱼紧了紧嘴角接着问道:“可是降奴姐,你上哪找这么长的银针啊?”郎柔微微一笑摇摇头:“普通银针就可以呀,无非就是一根顶一根呗!不过下银针的时候,我得避开阿兵的要害穴位,所以才拿咱们三个的身体做对比……这样也比较稳妥,万一扎错位置,我可就害死阿兵了。”

        木灵菲见郞柔的右臂上点着一颗守宫朱砂,当即有些好奇地问道:“咦?降奴姐,你胳膊上怎么还有这东西呀?”“是我婆婆给我弄的。”郞柔随口说道。苏小鱼惊讶地睁开双眼:“啊?婆婆?降奴姐,你已经嫁人了吗,可是嫁人后,又怎么会有这东西呢?”

        郞柔慢慢叹了口气解释道:“小鱼,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其实是童养媳,只不过九岁就守了寡,现在只有婆婆和我一起住。”木灵菲哦了一声点点头:“所以老太太就给你点了守宫痣?”郞柔紧了紧嘴角,然后笑了笑说道:“反正我得给她养老送终,这东西就留着吧!”

        苏小鱼有些遗憾地看着郎柔叹了口气:“降奴姐长这么好看,居然不能嫁人?真是太可惜了……”郞柔轻轻呼口气说道:“反正我也没再嫁人的想法……当年要不是婆婆把我捡回来,我早就饿死在外面了。”龙御兵忽然开口问道:“降奴姐,她对你怎么样?”

        郞柔睁开眼睛看着龙御兵问道:“阿兵,你是说我婆婆吗?”龙御兵嗯了一声,郞柔沉默了一下才慢慢说道:“挺,挺好的。”一个时辰以后,郞柔才长舒一口气站起身子,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苏小鱼把郞柔拉到一边小声问道:“降奴姐,怎么样?”

        郞柔紧了一下嘴唇想了想:“放心吧,就是比我想象中要复杂一点儿,但也不是没办法,就是费点劲儿而已。”说着郞柔无意间看到了苏小鱼肩头的伤疤,郞柔下意识地伸手按住苏小鱼肩头的疤痕开口问道:“小鱼,这是怎么弄的呀?”

        苏小鱼告诉郞柔这是林淼挑假尸蛊的时候留下的,郞柔摸了摸鼻子对她说道:“刀剑伤啊……我这里有祛疤的药,一会儿给你点涂上,过几天就能长好……”郞柔话没说完,木灵菲忽然从背后抱住郞柔的腰,郞柔立刻尖叫一声:“木灵姑娘,你想干什么呀?!”

        木灵菲嘿嘿一笑把脸贴在郎柔脖子上:“降奴姐,你实在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想咬你一口啊……”苏小鱼吞下一口唾沫捂住嘴:“其实我也想……”郞柔一脸紧张地说道:“你俩没事咬我干什么,我,我又不是白面馒头……”

        木灵菲直接舔了舔郞柔的肩膀:“降奴姐,你身上有股酒香的味道啊!”然后木灵菲张开嘴,轻轻咬住郞柔的皮肤。郞柔有些哆嗦地说道:“喂,木灵姑娘,你别……别这样……让人看见就完蛋了呀……”木灵菲慢慢松开嘴,一脸满意地看着郞柔肩头整齐的牙印。

        郎柔畏畏缩缩地看了木灵菲一眼,木灵菲坏笑一声叹了口气摇摇头:“唉呀,我要是个男人该多好!”郞柔满脸后怕地退后几步说道:“已经完事了。咱们,咱们先穿好衣服再说吧!”苏小鱼看了一眼郞柔的衣服,有些费解地接着问道:“降奴姐,你为什么要穿男人的衣服啊?而且还这么不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