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 - 572:顾起番外:再作老婆没了(三更)

572:顾起番外:再作老婆没了(三更)

        第五天晚上,他出现了,依旧是八点五十分。

        周沫照例给他一杯烈酒:“那位又来了。。。”

        宋稚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她经纪人没来,今天就她一个人。

        周沫看秦肃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就多嘴了两句:“你有感觉吗?没感觉还是早点说清楚,人家是公众人物,被拍到估计会很麻烦。”

        秦肃最讨厌麻烦。

        他今天没唱《南山》,最后一首歌结束的时候,有个女孩上去要微信,他没有理。

        宋稚发现了,他活得像座孤岛。

        从人间四月到他家走路要四十多分钟,一路上他都不说话。

        “你的吉他弹的真好,是从小开始学的吗?”

        她想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在这个世界有没有被爱。

        “你的故乡在哪,是骊城吗?”

        “他们说你只晚上在那里唱歌,白天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想多知道一些他的信息,因为很怕会再找不见他。

        “你很喜欢喝烈酒吗?你每次都点同样的酒,烈酒对嗓子不好。”

        这些问题他都没有回答。

        “对我一无所知还敢跟着我?”

        他突然停下,宋稚差一点撞上去,目光毫无防备地对上,隔得太近,他身上有很强烈的侵略性:“就不怕我是坏人?”

        宋稚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勿忘我。

        他每次都会买一束,在那个最不会卖花的女郎那里买。

        “坏人不会用报警威胁我。”

        他声线绷紧:“宋稚。”

        宋稚笑了:“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她有点贪心,“能再叫一次吗?”

        她太明目张胆。

        秦肃把话挑明:“我对你没有兴趣。”

        她都不知道,她可以这样厚脸皮:“我认为兴趣是可以培养的。”

        咣。

        他进屋,关门。

        宋稚“熟练地”在门口坐下,等经纪人来接。

        他不是坏人,他要是坏人不会关上门后依旧留着门外的灯。

        第六天晚上他没有来人间四月,第七天晚上来了。

        宋稚摸清了规矩,他周一、周三、周五、周日的晚上八点五十都会来人间四月,只唱半个小时,九点半离开。

        他刚坐下,宋稚推一杯酒过去。

        “周沫刚刚教我调酒了,这杯是我调的,你试试。”

        他看了一眼,没碰。

        “宝贝儿,”裴双双招手叫宋稚过去,“你过来接个电话。”

        是导演打来的,有场戏要补拍,导演问宋稚明晚有没有时间。

        她说除了一三五七的晚上不行,其他都可以。

        周沫昨晚又看了宋稚的剧,对她的演技很欣赏:“我觉得她挺用心的,应该不是图新鲜,你要不考虑考虑?”

        周沫挺希望他找个伴的,他已经一个人生活了十五年,从十三岁到二十八岁。

        “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

        周沫闭嘴,不惹这阎王。

        宋稚接完电话回来:“酒你喝了吗?味道怎么样?”

        秦肃没喝:“不怎么样。”

        他拿了吉他上台。

        宋稚端着那杯不怎么样的酒,坐到最前面的最左边去。

        他今天依旧没有唱《南山》,她今天依旧跟了他一路,他依旧在那个花卖不出去的女郎那里买了一束勿忘我。

        “周沫说你跟他是高中同学,你高中在哪里念的?骊城吗?”

        “周沫看起来很小,他多少岁?”

        宋稚是想知道秦肃多少岁。

        “我二十六,你应该跟我差不多。”

        他不说话。

        宋稚其实也不是多话的人,只是心急,想多抓住一些:“我家里有很多酒,下周我要回去一趟,可以给你寄。”

        她太怕找不到他:“你不会搬家吧?”

        秦肃终于开口了:“你是在调查我?”

        她想多知道一点,那样就不怕找不到他。

        她说:“不是,我在给你培养兴趣。”

        他说的,对她没有兴趣。

        他突然拉住她的手,把她拽到拐角的墙后。

        她想问,是不是培养出兴趣了。

        秦肃把手里的花丢给她:“在这别动。”

        他出去了。

        她听见他说:“相机拿来。”

        宋稚被狗仔盯上了。

        狗仔抱着相机就跑,可后领被拎住了,他伸出空的那只手去推。

        秦肃抓住他的手,往身后一扭,将他摁在墙上,一把夺过相机,把储存卡拿出来。

        狗仔想抢回来。

        秦肃一脚踢软了他的膝盖:“再让我抓到,就打断你的手。”

        很轻飘飘的一句,却带着刺骨锋芒。

        狗仔骂骂咧咧了两句,瘸着腿跑了。

        直到秦肃走近,宋稚才回神。

        他把相机的储存卡扔给她。

        “谢谢。”

        “我不喜欢麻烦,”他一句话,把云端的她拉下来,“懂?”

        他先走了,没有要他的勿忘我。

        宋稚回酒店之后,把储存卡里的照片都保存到了手机里,一遍一遍地看。

        ------题外话------

        *****

        会有糖的,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