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 - 573:顾起番外:秦肃的可怕背景(一更)

573:顾起番外:秦肃的可怕背景(一更)

        天光野史有言:吟颂神君五百岁通经史,六百岁会法符,七百岁可御剑穿行十二凡世,不足八百岁便能算天命改祸福。

        法符可降妖,吟颂的法符是重零教的。。。

        殿内亮着烛光,吟颂伏案在画符,她年岁尚小,握不稳笔,法符画得歪歪扭扭。

        “师父。”她放下笔,把手心伸过去,“徒儿没画好,请师父责罚。”

        重零拾起笔,放回她手里。

        “坐好,静心。”

        “是,师父。”

        她端正坐好。

        重零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书案旁的烛光把人影映在地上,一大一小的一双影,相依相靠。

        御剑也是重零教的。

        那时候吟颂还没有剑高,不过胆子倒不小,在剑上站得笔笔直直。

        “师父,”她往下望了望,“我掉下去了怎么办?”

        重零在下面煮茶:“多摔几次自然就学会了。”

        “哦。”

        吟颂做好了摔跤的准备,不过,她一次也没摔过。

        她每次摔下去,重零都会接住她。

        经史也是跟重零学的。

        吟颂天赋好,小小年纪便开始学文读经。她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师父一样,通佛礼、晓天文。

        “吟颂。”

        “吟颂。”

        她伏首趴着,手里还抱着一卷经书,迷迷糊糊醒来:“师父。”

        “去床上睡。”

        她揉揉眼睛:“书还没读完。”

        “明日再读。”

        重零把经书放一边,将她抱去了重华殿,她年幼矮小,抱在手里几乎没有重量。

        吟颂一直由重零亲自教养,万相神殿的人都知道,重零十分看重和疼爱她,但疼爱归疼爱,该罚的时候也不少罚。

        吟颂早慧,很少犯错,头一回犯错就犯了个大错。那时她还不到八百岁,已经会算天命了。她算到了,有一凡世将有瘟灾,对她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于是她动了动手指。

        重零罚她在玄女峰思过八十一年。

        期满后,重零去玄女峰接她:“知道错了吗?”

        她身后凝了一层厚厚的冰:“知道了。”

        生老病死是凡世运转的规律,众生需要的是生生不息,而非慈悲。

        吟颂也并不慈悲,只是重零还没有教到这些。

        他伸出手:“走吧。”

        吟颂抓着他的手,走在雪地里,地上一大一小,两排脚印。

        她音色尚且稚嫩:“师父,你是专程来接徒儿的吗?”

        “不是,我途径此处。”

        玄女峰在最北面,去哪都不用途径此地。

        转眼又过数年。

        “佛说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我没有去过凡世,未经人世八苦。”女童问身边的白发男子,“师父可经过?”

        他摇头。

        “师父觉得哪一苦最苦?”

        他答:“怨憎最苦。”

        那时候岐桑怨他,认为是他把戎黎逼走了。后来他才知晓,最苦的是爱不得。

        *****

        秦肃说这周会离开,但没说具体是哪一天。

        周一的晚上,他来人间四月了。

        周沫递给他一杯蓝色的酒:“她没在,不知道今天来不来。”

        他说的是宋稚,平时宋稚都来得很早,今日快九点了,还没见人影。

        秦肃摇了摇杯中的酒:“我问她了?”

        周沫自觉闭嘴。

        这时,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坐到吧台,支着下巴的手做了很漂亮的美甲。

        “帅哥,能给个微信吗?”

        秦肃余光也没给一个。

        这样看来,他对宋稚算是不赖的,周沫颇感欣慰。

        女人还没死心,蠢蠢欲动的猎艳心思都摆在了脸上。

        “这不是秦肃嘛?”又来一个男的:“方淼,你管他要微信?胆子不小啊。”

        女人挑了下眉,等他的后文。

        “你知道他爸是谁吗?”

        周沫警告:“钱亮!”

        钱亮、周沫,还有秦肃,就曾经读于骊城一中。

        钱亮知道不少秦肃的家底,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故意卖了个关子:“他爸的名字说出来吓死你。”

        门口的风铃响了一声,是宋稚推门进来了。

        秦肃没搭理那一男一女,拿着吉他上了台,还没到九点,一向守时的他早上去了三分钟。

        他今天唱了《南山》

        宋稚今天没有同他搭话,跟着他回家的时候也隔得很远,她看得出来他心情非常不好。他丝毫没有掩饰眼底的阴森与冰凉,整个人很颓,周身气压阴森森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讯号。

        “秦肃。”

        他置若罔闻,进了屋,关上门。

        宋稚在他家外面待了很久才回酒店。

        周二,秦肃不会去人间四月,宋稚去了他家,没有敲门,就在外面等。

        他应该很不爱出门,一整天都没有出来,直到傍晚。他一打开门,就看见宋稚坐在门口。

        “坐这干嘛?”

        她站起来,腿太麻了,扶着另外没敞开的半扇门:“在等你。”

        秦肃出来,把门关上:“你很闲?”

        她摇头:“很忙。”

        他也不等她。

        她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腿使不上劲儿,有点吃力:“明天白天要去潵那古都拍戏,晚上不知道赶不赶得回来。”

        秦肃走到拐角,停下来。

        “别跟着了,前面人很多。”

        她是真不当自己是公众人物,巷子里都是当地人,可能不怎么关注名人,但出了巷子就是骊城古街,有很多来自各地的游客,现在又是饭点,街上人山人海。

        宋稚唯一的自觉就是戴了个口罩,头上的编织帽一看就是路边新买的,帽子上还有花环,她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递给秦肃:“我能想到的都写进去了。”

        里面有她所有的信息,她甚至连银行卡号都写了。

        “这些换你的电话号码可以吗?”

        秦肃没有接,目光盯着她,像要把她看穿:“理由是什么?”

        “什么理由?”

        “为什么这么执着?”他眼神并不友善,带着防备和审视,“你连我是谁、做什么的、是什么样人都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这张脸?还是弹琴的手?唱歌的嗓子?”

        宋稚答不上来。

        样貌不一样,性格也不完全相同,但他身上有顾起的影子。

        她该怎么说?她能怎么说?

        秦肃没有等她想理由:“别跟我走太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他转身走了,把人留下,只带走了本子。

        周三早上,宋稚去了撒那古都,很晚才赶回骊城,九点二十才她到人间四月。

        秦肃不在,台上一个女歌手在唱情歌。

        宋稚问周沫:“秦肃已经走了吗?”

        “他今晚没来。”

        “为什么没来?”

        “好像是去夜爬檀山了。”周沫也是随意问了一下,具体得不清楚,秦肃这个人也不会跟别人说太多。

        秦肃不在,宋稚一首歌都没听完,直接回了酒店。

        凌晨一点,外面突然下雨,毫无征兆,古城的雷雨天总是格外惹人心慌,土著居民都相信一个传闻,雷雨天是神在发怒。

        宋稚被响雷惊醒后就没了睡意,闭上眼便忍不住胡思乱想,窗外急促的雨声打在玻璃声,毫无节奏地乱响,催得她心慌意乱。

        她爬起来,把灯开了,去叫醒裴双双。

        “双双。”

        裴双双跟她住一间房,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嗯?”

        “外面打雷了。”

        不止打雷,还闪电。

        裴双双下意识卷紧了身上的被子:“打雷怎么了?”

        宋稚说:“我不放心,你去帮我打听一下,看秦肃有没有回来。”

        裴双双很想让她把心思收回来,看到她脸上的担忧,不忍心说了。

        宋稚动了真心,可为什么这份心思里掺杂着一种急切、悲楚的凄凉感。这是裴双双想不通的。

        裴双双去问了周沫,周沫说秦肃的电话打不通。

        ------题外话------

        ****

        这是补昨天的,晚点还会有三千字左右,算今天的。

        不要等哈,你们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