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12章:乞讨和工作

0012章:乞讨和工作

        【火烤狼肉(熟)】

        民兵把木串恭敬地递给亚当——这个人已经成为他们的依靠。

        山里野味很多,但是果子丛里潜伏着毒蛇异物,林海中游荡着狼群和怨灵,弱小的流民们沦为食物链的底层。

        他们逐渐失去牲畜、干粮,农车陷进沼泽里,同伴挨个消失,饥寒交迫导致精神濒临崩溃。

        许久。

        终于有人走上前,在亚当身旁低下头颅。

        “好心的大人,感谢您救了我们的性命,能赏份食物么?”

        民兵们把目光投向亚当,他才能作出决定,但对方只是审视着这群逃难者,饥饿已经改变流民们的肤色。

        刚才嚎哭的女人们也都扑上来,她们不敢把眼泪沾在亚当身上,但是娇弱的语气和卑微的姿态已经说明一切——她们请求收留,并愿意献上自己。

        亚当揪着对方松垮的布衣,她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发白,语气无助。

        “大人……求求您……”

        亚当松了手,像是憋着怒气站起身,把乞求的流民推倒在地。

        “就这样?刚才你们差点一起死在这里,但现在我当着你的面把手放在她的衣服上,你却只是一副感叹命运的表情!”

        他用眼神压弯了流民们的腰杆。

        “你的胳膊还在,你还能站起来,你们有七个好小伙子,但我就几杆木头尖子和一块铁!”

        亚当盯着对方满是羞愧的脸,像是酒徒发威前都要摔破酒瓶那样,把钢刀嗖地甩在倒塌的树干上。

        刃口蹭的一声扎进去,尾部嗡嗡地颤抖。

        “我身后的几个家伙比你们有骨气得多,他们的午餐是自己狩猎来的,几滴血就换掉了饿狼们的命。”

        扎着绷带的民兵尤其自豪,面上表现出经历世事的深沉。

        “同样的,我也给你们一份工作,砍下针松的枝干,削成标枪,十根换一块狼肉!”

        女子身前的围裙被亚当粗暴地扯下,她还没来得及流出眼泪,想好怎么咬牙躺在草里,就被白色的脏布砸在脸上。

        亚当没有继续扯下衣物的打算,而是把这东西扎成简易的布兜,重新扔了回去。

        “至于你们,抱歉,这样的姿色不足以在户外打动我。采点植物来好么?蓝色的附子草,绿色的西洋芹,只要装满这个袋子,你们就有口食物吃。”

        亚当说完话,就转身坐下,他盯着噼啪作响的火堆,听着叹息声、哀怨声、哭声……

        许久才传来钢刀被费力拔出树干的响动,紧接着脚步声远去。

        地图上显示,他身后的蓝点已经分散开来,亚当和面前的民兵眼神接触,对方点点头,表示这些人正听话做事。

        在民兵们都吃上烤肉的时候,终于有第一支标枪呈上来。

        亚当掂了掂,自己的【长杆武器】以及【射术】都不算拔尖,但是水准终归不差,好坏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木标枪离手,凹凸的身形让它在空气中不停扭动,整根杆子横过来,像是摔倒的醉汉一样滚落在地,离目标略远,连点土皮都没掀起来。

        【次品木标枪】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亚当脸色瞬间沉下去。

        “我看起来像在施舍你们,或者善心大发地浪费食物吗?这是工作,先生,工作!你如果这样敷衍我,我保证让你睡个好觉!”

        流民灰溜溜地跑开,其他干活的人都仔细了许多。

        亚当指使某个民兵,把标枪捡回来,拔剑砍短,抄在手上挥了挥,嗖嗖响!

        原本还有妄想偷懒的村妇,她们跟在那些老实干活的人后面,兜里的附子草可能还不够一盘菜,心想再卖弄些眼泪或者弯腰时暴露几分,以期得到对方的宽容。

        但那木棍的破风声骇人无比,听着都觉得皮肉紧绷、心底发憷,于是又纷纷散开,在蓝色、绿色更多的地方弯腰捡拾。

        亚当坐在朽木桩上,招手叫来民兵们,跟一圈人低声交谈,时不时指着某个方向,或者远方具有标志性的巨石、灌木。

        队伍四散开,这六个人才是亚当现在真正的手下。

        他们按照指示抄起木矛,把走远的流民给喊回来,精准地指出藏匿的尸语者,在毫无破绽的草堆里扎死毒蛇。

        民兵将流民们“工作”的范围限制在某个区域,距离拿捏得精准无比,甚至有怪物在视线范围内游荡而过,却始终没有人被发现或袭击。

        “老天爷啊……”

        埋头工作的人,心底震撼无比,其实民兵们也是触动不小。

        “这位神秘的先生,一定是在山里长大的,或者精通诡异的秘术!”

        【流民们正按你的要求工作,但林海对他们来说过于危险。】

        亚当有小地图,吩咐手底下的人把流民限制在自己【侦察】范围内,再排除掉潜藏在旮旯里的小威胁,远处游曳的红点也及时通知——神迹就这样诞生了。

        【队伍士气上升,魅力上升,管理学上升】

        第一个完成工作的是个女人,她存在感最低,没有闹腾,没有偷懒,布兜里的植物被尽量分开,满当当的。

        “干得不错,给她点干净的水,免得噎着。”

        女子蹲在火堆旁,双手捧着狼肉,咬得很努力,接过民兵递来的罐子时,止不住地抽泣。

        这幅场景让亚当想起简,感慨女人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困难。

        其实他对这种踏实干活的人是不吝慷慨的,同时也不禁思考——男人们用保护或者物资寻求欢愉时,女人们是不是也在释放着自己的压力。

        标枪和植物陆续地送来,亚当基本满意,他让手底下的民兵用狼皮扎成枪袋收拢。

        狼肉被分割成小块,已经烤得火候正好。

        亚当的棍子没怎么派上用场,只是在某个收获最少的女人身后甩了一下,考虑到圈定范围内已经没什么可以摘的,也抬手放过。

        在手下人的看管中,没有发生哄抢,十个人分成两圈吃得涕泪横流,民兵们没有助纣为虐的罪恶感,反而对亚当深表感激。

        他们这段时间以来,被杀被抢,就算苟活到安东维森,也免不了乞讨度日。

        亚当所谓的“工作”没有多少难度,而且有个人样。

        乞讨者,奴隶和平民,在领主或者城邦内,永远处在底层,他们的人权,很少有体面的大人会在乎。

        而这位慷慨的先生,显然也是极有本事的!

        所以,这群家伙纷纷祈求亚当收留,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都安心下来,对走出这片山脉又有了希望。

        【7个流民加入你的队伍】

        【3个村妇加入你的队伍】

        【队伍:16】

        因为多了人,休整在所难免,六个民兵在下午的小睡过后担负起了夜间站岗的重任,在摇曳的火光里,臂缠绷带的民兵对流民们开了口。

        亚当在战马边坐着,割好的碎草堆得还算柔软,他依稀能够听到“粮食”“洞穴”“据点”之类的词汇——看来民兵还记得昨晚的叮嘱。

        感叹号在进山时已经消失不见,同时,周围地图都笼罩在黄色当中,只要集中精神,依旧能看见……

        【未尽的事务:林海流民(剩余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