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在线阅读 - 0053章:委托和尾随

0053章:委托和尾随

        【秘术师是个复杂且高深的职业,你可以尝试在对方有所行动前制服她,也可以静观事态发展。】

        “哎,您看看,这就是瓶粘合剂。”

        亚当把手摊开,商品依然枕在臂弯里,门开过半,阳光和屋外喧嚣声同时蹿上他的后背。

        右手暴露在对方眼中,戴着皮手套,没有武器。

        “我从竞技大会上杀出来,总该有点个人爱好或者私人生活,如果等我归顺阿诺德领主以后,他对此感到排斥,我兴许会收敛。”

        亚当并没有正面回答些什么,但是话里其实也透露出,他正做着些灰色生意,不愿意透露具体。

        泰冈达明面上几乎所有财路都归于领主阿诺德,这种情况对经济和发展而言并不美好,所以许多贵族和富商都私下有些营生。

        这种事情多半不会透明,却也暗地里拉动着这个城池的建设。

        领主对此表示默认,只对那种实在过火的行为进行阻拦。

        “我听说你是佣兵?”

        “嗯哼,可以这么说,毕竟我知道的事儿还挺复杂。”

        “高价委托,你有兴趣么。”

        “在听,女士。”

        亚当换掉那副慵懒的模样,整个人严肃起来,就像个听到钱币作响的贪婪佣兵那样。

        “明天就是宴会,我觉得有些家伙可能并不太老实。”

        “暗杀?”

        “不,是保护。如果场面失控,我要你保护凯茜·朗佳尔,如果宴会结束她还安全……”

        “不可能,因为我会杀了她。”

        亚当直接打断,面无表情,就像是点了盘勃津鸭后又叫了杯啤酒那么自然。

        娜吉雅的话被哽在喉咙里,眼皮不自觉跳动。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直接用点药剂配合秘术留下对方。

        谈话变成空白,尘埃在窗口透进的阳光柱里沉浮。

        片刻后。

        “哈哈哈哈,看看,这真是很有趣,对吗。”

        亚当突然就笑起来,身子都站不住,连拍大腿,弄得娜吉雅有些狐疑。

        “哦,女士,为什么这个表情?”

        他整个人又皱眉站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您千万别误会,我以为您在开玩笑。想想看,什么人会在宴会上对安东维森公主动手?

        再说,又怎么会有人,把这种委托交给我呢?竞技场之星的名气,说到底,还是她给了我机会。”

        虽然亚当始终保持午后茶谈的那种淡然语气,但是说到最后,眉眼之间已经清冷凌厉。

        “前程和未来在向你招手,别因为某些不愉快而失去赚取金鸦的机会。”

        “十八。”

        “什么?哦,”

        娜吉雅微微愣神,又捂嘴笑着反应过来。

        “当然没问题,王国公主还是值这个价钱的。”

        “是十八个人,我亲手点燃了他们的尸体。”

        谈话再次陷入空白。

        囚徒死斗是竞技传统,他们本来就没有希望。

        娜吉雅轻轻叹口气,既没有愧疚也没有犹豫,这场试探进行到这里,其实仍旧有些朦胧。

        亚当已经再次行礼转身。

        他的手放在门把上,那个部位抛过光,还上了清漆。

        再多往内拉开一点,就可以走出去,结束这场偶遇。

        娜吉雅的声音最后一次从后面传来。

        他象征性停下脚步,并未回头。

        “委托是认真的,报酬绝对丰厚。虽然你表现出对金鸦欲望不大的样子,但我手底下总是有不少好东西。比如疗伤药剂、剑油配方、秘术知识……

        某个戒指。”

        【对方身上有你丢失的物件,门已经打开,转身还是迈步?】

        似乎是有片刻停顿。

        门,咿呀着合上,铜铃在女顾问头顶摇晃。

        亚当走了。

        据说精灵天生可以识破谎言。

        娜吉雅血统并不纯正,但是依旧有着看人识物的天赋。

        她最后那句话,在赌,无论如何,总要试试。

        这枚领主戒,不能留给阿诺德。

        自从娜吉雅离开安东维森,她就牢牢铭记一句话。

        “男人,是令人失望的生物。”

        ……

        【面包铺】

        【民居】

        备注依次呈现,又固定在相应位置,安东维森的巷道在小地图上越来越丰富清晰。

        亚当脚步轻快,因为离开秘术室不久,就已经被人尾随。

        几个红点缀在后面,并不高明的跟踪技巧,几乎是将杀意写在脸上。

        路人在视野内逐渐减少,亚当挑的路线大都偏僻。

        靴子踩在泥泞上,居然留下足印,潮湿空气里,透着某些苔藓植物的清苦味道。

        亚当抬起头,墙壁挺高。

        背光,无窗。

        【偶遇并非都是命运使然,他们明显不会轻易让你离开。】

        数个面色凶恶的壮汉堵住唯一缺口,掀开掩饰用的麻布长衫,板甲和皮扣护具暴露出来。

        手上多少都捏着家伙,而且还很丰富,粗粗扫一眼,能够看到长刀、棱角棍、蝎形斧之类低级武器。

        【好战士兵x5】

        【军阀副手x2】

        “有人要自我介绍吗?嗯,行吧,这样也好。我事先也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连个放东西的干净地方都没有。”

        亚当抬抬脚,糊状地表有些拉丝,显然清洁工从未在意这种没人走过的狭小路段。

        胡渣浓密的家伙没有废话,率先举起铁棍咬牙冲来。

        他恶狠狠地莽上去,仅仅两个呼吸,又颤巍巍地退回来。

        其他人都有些愣神,他们只看到有什么亮光忽闪而过,再接着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亚当搂着那包货物,木匣像红酒那样斜在肘边。

        手中和眼里都是寒芒逼人,钢制印花匕首轻轻抵在对方喉咙上,两根指头落在脚边,还不停有血液滴落。

        率先动手的士兵,眼皮狂跳,嘴唇抽搐。

        他捂着伤口,却再难举起铁棍,只能随着对方脚步,缓缓后退。

        “看看,这就是不等我说完话的下场。谁都不希望死在这里对吧,那听话,把这东西借我用用。”

        亚当松掌,匕首失重下垂,迅速接住下拉,划过对方腕部。

        棱角棍脱手掉落,被他用脚垫起,同时匕首收回腰后皮质鞘,腾出手接住。

        照头一甩。

        嗡~

        所有人都是一呆,他们似乎都听到了那声西瓜破碎的闷响。

        亚当有些尴尬。

        “抱歉,我习惯用剑,现在不会了,你们来吧。”

        【你深知对方是受人指使,你可以彻底震慑那些别有用心之辈,或者留下活口问出对方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