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千秋不死人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技击之道

第五章 技击之道

        虞七爹娘去得早,兄弟又一个个在灾荒之年饿死,姐弟恋相依为命。只留下薄田十亩,一年却也打不了多少粮食,再加上还要给朝廷贡税,落在手中只剩下微薄的一点。哪田地打出来的粮食,朝廷要六成,四成留给种田人。再加上各种苛捐杂税,能落在手中两成就算不错了。

        姐夫孙山,乃是村中读书人,家里有良田五十亩,在村子里也算是殷实人家,不说生活水平,温饱至少没问题。

        孙山比姐姐大了五岁,倒是有些文采,县中颇有薄名。八岁时便中童生,十五岁中秀才。然后今年二十有二,州府考试参加了三次,却是缕试不中。

        姐姐爱慕孙山文采,再加上姐弟俩生活无所依靠,竟然做出了女追男的疯狂事。

        姐姐软磨硬泡,再加上容颜确实是出众,那孙山颇为心动,不顾家中父母反对,娶了姐姐为妻。

        再加上虞家姐弟无亲无故,无父母依靠,那十亩薄田虽然对于虞家来说,度日都不够,但是对于孙家来说,打通了县里的关系,投靠了其座师举人,能够免去朝廷赋税,倒是一大笔收入。

        随即,姐姐嫁入孙家,连带那十亩薄田,也被孙家吞了。

        只是婚后的生活本就琐碎,待过了新鲜劲,再加上带着个拖油瓶的弟弟整日里吃白饭,孙山一家对姐弟二人颇为不满,百般刁难。

        虞七两世为人,虽然费尽心思讨好,却也依旧被人厌恶。

        在这灾荒之年,没有人愿意拿多余的粮食去养一个吃白饭的!

        瞧着月色下姐姐苍老的容颜,饱经风尘的面孔,虞七不由得心头一抽。岁月是把杀猪刀,当年容颜靓丽的少女,如今不过短短三年便已经化作了一个皮肤粗糙,面容黑瘦的妇人,脸上刻满了风霜的痕迹。

        上伺候公婆,下还要去山上耕种,可以说自从姐姐加入家中,变成了孙家的奴仆,任劳任怨的驱使着。

        虞七却也不吃白饭,被孙家使唤的淋漓尽致,挑水、劈柴、伴读小厮,可以说孙家的所有活计,皆被姐弟二人干了。

        孙家娶回来的根本就不是媳妇,而是一个伺候全家的老妈子。

        “哟,还知道回来呀,这野小子不知道跑哪里去野了!”姐弟俩刚刚到门前,还未曾来得及推门,便见大门忽然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站在门口抱着双臂,眸子里满是冷光,话语里说不出的冷嘲热讽。

        “婆婆!”姐姐连忙喊了一声。

        “哼!”妇人冷冷一哼:“家中的水没有了,昨日的柴也没有劈,既然回来那便赶紧干活去。我孙家可不养闲人,用我孙家的粮食去养你虞家的人!”

        姐姐拉着虞七的手,二人低头不语,迈过大门向后厨走去。

        “站住!老娘说的话,你们没听到吗?我孙家不养闲人!”妇人冷冷一笑:“干不完活,不许吃饭!先去后院把柴劈了,把水挑满。”

        “婆婆,我家弟弟已经一天没吃饭,实在是没力气干活……”虞六娘低声道。

        “哼,不行!不干活,就是不许吃饭!否则,连你一道逐出孙家的大门!”孙老夫人眼中露出一抹冷光。

        虞七不语,虞六娘咬了咬牙:“那水缸里的水,稍后我便去挑。那柴,我便去劈,绝不耽搁活计!”

        “小饭桶!”老妇人冷冷一笑,然后转身向庭院内走去:“这小饭桶只能吃糠秕,那精米细面,还要留给我儿子吃!若是被我发现你再敢偷偷的给他掺荤油,便叫我儿休了你!”

        虞六娘低头不语,待到那妇人走远,方才牵扯着虞七来到厨房,然后自锅中端出一碗糠秕,糠秕上是蒸熟的青菜。左右趴在门口处打量一番,然后快速的向着油坛走去,偷偷的盛出一勺浑油,然后来到虞七身前,眼眶含泪抽了抽鼻子,哽咽着道:“小弟,姐姐无能……你快吃吧。下面藏着一勺精米,你快点吃,千万莫要被婆婆发现了。”

        说着话,虞六娘便拿起斧头,瘦小的身躯向柴房走去。

        看着姐姐的背影,虞七端起瓦罐,看着瓦罐中的糠秕,手指肚大小的荤油,许久不语。

        糠秕,在前世连猪都不吃的东西!

        可这就是姐弟俩的食物!

        孙家一家人**米,姐弟俩却是吃糠皮度日。

        而这糠皮,他足足吃了三年!

        “小饭桶,还不快点吃,吃完了去干活!”孙老夫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说中拿着一根枝条,缓步向屋子里走来:“我看看,那贱婢有没有给你掺油。”

        虞七呆呆的捧着那陶罐,心中诸般念头闪烁,一股无名之火自心中起。

        “好啊,那贱婢果然是好大的胆子,你这无能的小饭桶,也配吃荤油!”

        “砰”

        妇人一脚踢出,瓦罐打翻在地,糠秕青菜洒落,一勺精米散落在地。

        “好个贱婢,竟然敢糟蹋精米!”妇人大怒,一脚伸出,踩在了地上的精米上:“小饭桶,你也配**米?就是给我家的狗吃,也绝不给你吃!”

        说完话,手中枝条劈头盖脸的抽下,打的虞七身上衣衫作响,皮开肉绽,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殷红色的伤痕。

        “婆婆!婆婆!”虞六娘连忙跑来,抱住了老人的双腿:“求您了!求您了!您别打他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你打我吧!”

        “贱人,竟然敢不听话,我连你一道打!”老妇人手中柳枝劈头盖脸抽出,虞六娘凄厉惨叫,然后翻身一扑,将虞七的头抱在怀中。

        “啪~”

        抽打忽然停止,虞七手掌一伸,将那柳枝牢牢的攥在手中。

        “别打了!”虞七面色平静的道了一声。

        “小饭桶,你竟然还敢反抗?简直反了你!”妇人见虞七拿住柳枝,顿时更是怒从中来,猛然一抽柳枝。

        “嗖~”

        虞七一松手,妇人用力过猛,猛然向身后灶台跌去。

        “哗啦~”

        刹那间,锅碗瓢盆的碰撞之声,在小院内响起,在这寂静黑夜格外刺耳。

        “哎呦,不好了!你这小畜生竟然敢打人!你这挨千刀杀的小畜生,竟然还敢打人!你吃着我孙家的饭,竟然还敢打我!”妇人大吼,尖锐的声音传遍小院。

        下一刻,开门声响,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孙家父子连忙急匆匆的向后院冲来。

        “婆婆,您没事吧?”虞六娘见此顿时大惊失色,慌得手无足措,不顾自家伤痕,向妇人扑去,将其扶了起来。

        “小畜生打人了!小畜生打人了!”孙老夫人凄厉的哭嚎。

        “砰~”

        厨房门被撞开,接着就见一身穿文士服,头戴方巾,面容俊朗的青年男子与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闯了进来。

        “娘,你没事吧?”男子连忙上前,扶住了老妇人。

        “那小畜生打人了!那小畜生竟然敢打我!”孙老夫人指着虞七。

        “轰~”

        听闻此言,青年文士顿时怒发冲冠,眼睛都红了,转身向面色平静的虞七看去,躁怒之火不断升腾。

        “没有!夫君,我弟弟没有打人,你误会了……”虞六娘连忙去拉青年的袖子。

        “给我滚开!”文士一脚将虞六娘踹开,转身在厨房内撒目环顾,待看到一根棍子时,方才眼睛一亮。

        “小饭桶,你莫非想要翻天不成,竟然以下犯上,打我娘!”青年文士闻言顿时大怒,拿起一边的木棍,便向着虞七走来。

        “这小饭桶,简直翻天了,竟然还敢还手!”一边孙家老爹也是撸起袖子,满面狰狞的向虞七走来。

        “弟弟,你快走啊!你快跑啊!”虞六娘想要拦截,却被孙老夫人抓住,那虞六娘本来就纤弱的身躯,如何比得上养尊处优身强力壮的孙老夫人?

        “够了!”虞七猛然一脚踢飞了身前瓦罐,声如惊雷,震得房檐窗纸作响。

        那孙家父子只觉得耳边惊雷声响,耳膜一痛,动作便不由得停止。

        “呵,我知道你孙家早就容不得我,既然如此我离开就是!”虞七面色平静的站起身,一双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孙家父子。

        “小畜生……”孙山回过神来,持着棍子向虞七打来。

        “啪~”

        虞七一个耳光飞出,那孙山连带着棍子,后退了三步。

        “你敢打我儿子!”孙父向虞七扑来。

        虞七摇了摇头,他如今已经开始锻炼皮肉筋脉,虽然仅仅只有半日之功,却也非同寻常,力气有了长进,不似一个十岁孩童。力气虽然及不上成年人,但凭借他前世的技击之道,绝非两个文弱书生能够应付。

        “砰~”

        孙父步了后尘,被抽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你敢打我爹!”孙秀才大怒。

        “砰!”

        “砰!”

        “砰!”

        一阵噼里啪啦声响之后,后厨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孙家父子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他前世本来就学过技击之道,如今虽然力气单薄了一点,但却也打得两个不会技击之道的普通人找不到南北。

        “今日,我便离开孙家,你们也不必在吵了!”虞七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