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金闪闪在线阅读 - 351只是当时已惘然

351只是当时已惘然

        看着素云天远遁之后,小舞回到了路边,与柳二龙会合。

        她磨磨蹭蹭地走回来,一路上都在思考刚刚发生的事情。

        素云天为何要帮自己?

        他有什么目的呢?

        小舞想了又想,仍是一筹莫展。

        但是素云天既然能够知晓“大明、二明”的存在,以及自己是魂兽化形的隐秘,他一定有着众人想象不到的底牌。

        也就是说,这位名叫素云天的天才魂师,有天赋、有能力,背后亦有着强大的势力作为支撑。

        这样的一个人,又能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呢?

        小舞摸不着头脑。

        ……平心而论,自己作为魂兽化形的人类,身上最有价值的,便是十万年魂环。

        可素云天显然没打算猎杀自己。

        难道,事情的真相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单纯地帮助好人?

        小舞不禁有些茫然。

        见到柳二龙的时候,柳二龙很关切地握着小舞的手,询问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舞一时间亦不知该如何作答,支支吾吾地说道:“是我家乡那边的朋友,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让我常回家看看。”

        常回家看看?

        柳二龙愣了愣,忽然发现自己作为小舞的“妈妈”,竟然对小舞的家族背景所知甚少。

        ……看来,等大赛结束之后,应该陪小舞回一趟老家了。

        柳二龙看到小舞的神态略有些郁郁,只以为她在想家,并未追问什么。

        两人来到城外的驿馆,柳二龙径直去找弗兰德了解情况,小舞本要去找唐三,却在走廊里碰见了一脸阴沉的戴沐白。

        戴沐白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庞,简直是扭曲了起来,脸上竟然还有两道红色的血印,像极了抓痕。

        小舞忍不住问道:“戴老大,发生肾么事了?”

        戴沐白见是小舞,当下稍稍有些收敛,冷哼道:“没什么。”

        见戴沐白有所掩饰,小舞遂不依不饶地追问:“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被猫抓的吗?”

        她本是半开玩笑地一问,不料戴沐白竟似被戳中了痛处一般,蓦地发起怒来:“关你屁事!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你……”

        小舞惊讶中带着不解,心想这戴沐白几天不见,怎么变得比以往更加暴躁了?

        戴沐白匆匆地回房间去了,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小舞轻轻叹了口气,正准备去找唐三,忽然发现朱竹清已经来到了身后。

        “竹清?你怎么在这儿。”

        朱竹清本是神色平静,看到小舞身上的那件机车服后,紫眸中略有些疑惑,很快应道:“我也是刚到。”

        小舞指着戴沐白的方向问:“戴老大怎么回事儿,好像别人欠了他钱一样。”

        朱竹清淡然道:“他刚才想牵我的手。”

        “啊?”小舞忍不住张大了嘴。

        朱竹清又道:“他还想强吻我,被我拒绝后,恼羞成怒。”

        “所以……”小舞看了又看,发现朱竹清一点也没有被人欺负的痕迹,心里很快了然,“所以你就把他打了一顿,还把他的脸给抓伤了?”

        此前,朱竹清从素云天那里得到了仙品药草——水晶血龙参,不仅魂力有大幅提升,武魂更是从幽冥灵猫进化为幽冥飞虎,综合实力已经比戴沐白强了一线。

        在小舞看来,戴沐白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家伙,竟然想对朱竹清用强……这简直就是找虐。

        只不过……戴沐白为何突然又来骚扰朱竹清呢?

        他们俩,不是早就撇清关系了吗?

        小舞还没来得及问,就听朱竹清道:“嗯……明天要进城,我先去睡了。”

        说完之后,朱竹清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地关上房门后,朱竹清背靠在门扇上,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心头的怒火仍然熊熊燃烧。

        ……就在之前,戴沐白竟然重新找到了自己,口口声声说要“破镜重圆”,与她重归于好。

        朱竹清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戴沐白则是有些张狂地说着“素云天已经死了,今后你只能跟着我”之类的话,还想要对她动手动脚的。

        朱竹清怒火中烧,只用了三招便将戴沐白击败。

        戴沐白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去,便有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此时,朱竹清的怒火渐渐熄灭,眼前再次浮现出小舞的身影,却是有些疑惑。

        ……小舞她,怎么穿着“他”的衣服?

        那件机车服,应该是素云天的。

        可是他的衣服,为何会被小舞穿着呢?

        难道他不仅同时撩了自己和宁荣荣,还和小舞有染?

        朱竹清马上摇了摇头,赶走这个疯狂的想法,心头的疑惑很快变成了淡淡的忧伤。

        ……两天了,素云天已经死了整整两天零四个时辰了。

        如果刚才穿着机车服的人,不是小舞,而是他本人,该有多好啊。

        朱竹清的耳畔似乎回响起了那夸张的笑声,脑海中不知不觉,已满是与他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不知不觉中,她的那对紫眸中已是漫起一层朦胧的水雾,一行眼泪悄悄顺着眼角流下。

        与此同时,驿馆顶楼的某个豪华套房里,一名绿衣少女正趴在桌上,“呜呜”地哭泣。

        少女的身后,是身姿挺拔如剑的一名白发老人。

        不远处,气度雍容的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轻轻叹息:“荣荣,你再哭的话,眼睛可得肿了。”

        宁荣荣更咽道:“素……素云天……他死了……呜呜……”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可是他却为了保护大家而战死。

        试问,世间还有比这更让人难过的事吗?

        宁荣荣自觉悲伤难以自已,这两天甚至都没有和朱竹清一起睡,而是躲在老爸宁风致这边偷偷地哭。

        宁荣荣见女儿伤心,也是没什么办法,只能摇摇头,给了剑道尘心一个眼神。

        尘心立刻会意,与宁风致一同来到了旁边的隔间。

        “风致,怎么说?”

        宁风致道:“素云天的死,毫无疑问削弱了太子的力量。”

        尘心点了点头:“不错,雪清河如此强势,再加上个素云天,大大挤占了我们宗门在天斗帝国的空间。素小子的死虽然是件悲伤的事,可对于宗门来说,好处只有更多。”

        “素云天可谓是当下最为耀眼的天才。”宁风致若有深意地道,“他的光芒,甚至是令别的天才都黯然失色。”

        ……别的天才?

        尘心想了想,试探地道:“你是说唐三?”

        宁风致缓缓点头:“事不宜迟,我们今夜就去找他。即便他不会加入七宝琉璃宗,我们也应该早做准备。”

        尘心想了想还在客厅里哭泣的宁荣荣,内心稍有犹豫。

        但宁风致却是坚定无比:“走吧。”

        片刻后,两人来到唐三的房门外。

        为表诚意,宁风致甚至亲自上前叩门。

        “咚咚咚。”

        “门没关,进来吧。”

        素云天坐在桌边应道。

        ——此地并非驿馆,而是在武魂城内的一座别墅。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素云天转身望去,发现正是月关、林梦追这一对师徒。

        “阿追?菊斗罗?你们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