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终结古战场在线阅读 - 360 · 离开虫谷(上)

360 · 离开虫谷(上)

        “其实我也一直有这种感觉。”

        陈简烦躁地在月光下踱步,温卿筠静静地听他讲述从方徊那得来的消息。

        “炼狱有许多绽放的莲花,公主用相同的莲花作为自己的标志,一模一样,方徊也肯定了这个说法。”

        “我还是不懂,炼狱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和其他炼虫师一样,都是被地藏公送到了炼狱,然后通过各种奇怪的方法逃了出来。你是沿着一个向下的通道一直前进,然后见到了秦广王才得以逃出,但方徊——”

        “没错,方徊出来的方法不同于我。”陈简在上午问了他,“他没见到什么秦广王,而是在山里发现了一条发着各种光芒的通道,沿着那条通道一直走,就走到虫谷了——更准确的说,几乎所有炼虫师离开炼狱的方法都不一样。”

        温卿筠沉思片刻,说道:“炼狱里的各种东西,我觉得跟《山海经》有些相似,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可能吧。”他心不在焉,“我现在有个想法,炼狱其实非常容易逃离。或者说,它根本没想象中那么难逃离,里面的犯人之所以感到绝望,只是因为体感时间太过漫长。事实上,我们这些炼虫师之中,在炼狱待最久也不过才五年。”

        “你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能感觉到真相近在咫尺,可就是说不清。哎!”他颇为恼火地踩了脚大地,“还缺一点东西,许君若,你能不能帮我想想,我觉得自己怎么都想不出来。”

        温卿筠默不作声地注视陈简,眼睛里似乎带着很细微的泪水。

        她不会帮自己,尤其在关系离开的事上。

        陈简心烦意乱,却没法强求。

        第六感告诉自己,倾莲公主身上还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总觉得那就是逃离这个诡怪世界的根本,可他该去哪寻找公主?她已经葬身火海了,任何一个目睹京城大爆炸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连温卿筠都这样认为。

        他们重新讨论了大爆炸的事,两人都觉得爆炸和现代的核武器有相似之处,换种说法,核弹是北境人使用的巫术的灵感来源。陈简不觉得有人能从那场爆炸中活下来,而清凉公主的所有物品也肯定无一幸免,都被辐射和火焰融为灰烬了。

        不管怎么说,在这里傻乎乎地思考是没有价值的事。

        陈简觉得他们有必要去京城废墟一趟,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而且,他们也要顺便告诉那些自立为帝的家伙们,云鹰国可能要攻过来了。在这点,温卿筠赞同陈简的说法,她已在无事可做的虫谷待腻了,而且她厌恶整天徘徊在身旁的虫子——正常人都会厌恶。

        这里是虫谷,是经历炼狱刑犯人的归宿。

        陈简调动影,让它帮忙寻找笛胡蜂的下落。

        他准备离开了,在这里的事已经办完,没有再驻足的必要,最后一件事就是和笛胡蜂达成“合作”。

        在抬头时,陈简看到了从北面和南面同时照射下来的月光,它们聚在半空,像投影一样,在星辰微光的夜空下凝成一块浓郁的白块。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跟你说个很荒唐的事。”他转向温卿筠。

        温卿筠笑了笑。还有什么事比他们现在经历得更加荒唐呢?

        “你知道太空部吗?”

        “嗯……新闻上看过。你问我知不知道,我当然知道了。”

        “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个太空部的人来找我,他告诉我,太空部在地外发现了第二个月球。”

        “第二个……月球?”温卿筠顺着陈简的目光看向太空。这里的树并不密集,能从缝隙中窥见两个一大一小月亮的身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不是这样。”陈简忧虑地摇头说道,“我的那些梦很奇怪,它非常真实,完全是过去的某种抽象映射。”

        温卿筠惊讶道:“你的意思是,太空部真发现了第二个月球?这算什么事?”

        陈简愁容满面,皱眉望向天空,树上上的零星露珠正好点到他的鼻梁,一阵凉意从大脑浇灌全身。黏稠湿润的土地仿佛是一座精心摆放的枯山水,森林的黑暗轮廓投射在大地上,一圈圈痕迹从一块石头绽开,像太阳系的全景图。

        “算了,我就随口说一下。”

        他知道和温卿筠讨论这些事没有任何意义。太空部那人明确说了,这是全球保密的最新发现,可能只有狂热的天文迷才会知晓真相,温卿筠显然不在其列。

        温卿筠起身:“接下来打算去哪?我熟悉南方的情况。”

        “那帮大忙了。”

        陈简闭上左眼,影的视野立刻占据左边的视野,它已经找到笛胡蜂所在的地方了。谷主死后,笛胡蜂也无意隐藏行踪,他明明知道陈简的鬼虫是蚂蚁,依旧大大方方在行动,这似乎是一种示好。

        “我先去找笛胡蜂,看看他有没有发现新的证据。”

        “我在村落等你,去跟顾全顺说一声。”

        陈简刚准备迈开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转身,重新面对温卿筠。

        “你打算怎么处理和他的关系?”

        “你什么意思?”温卿筠的白发好像做出准备进攻的姿态。

        “我只是觉得……他一直跟着我们,跟着你,可能会有些麻烦。不是吗?”陈简小心翼翼地说。

        他知道,温卿筠虽然对顾全顺没有男女之情,但他们朝夕相处这么久,两人之间肯定有复杂而微妙的感情。羁绊随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难以割舍。陈简已经察觉顾全顺对自己有些不满了,他时常让温卿筠撇开顾全顺,两人私下交谈。

        顾全顺是一颗定时炸弹。

        他们接下来要前往形势复杂、严峻的战乱国家,如果三人的关系一直这么僵持下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最好的情况是能完全摆脱顾全顺。

        可这个少年没有任何错。按照设定,他很大可能将和“温卿筠”白头偕老。

        是他们两名闯入者改变了这个虚构角色的一生……

        陈简脑中产生了一个让自己羞愧的念头——如果制作人能把顾全顺写死就好了。

        他拼命摇头把这个糟糕的想法弄走。

        见温卿筠没回答,他立刻回答:“之后再想这些事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我先走了,待会见。”陈简冲她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