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在线阅读 - 第106章:你知道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吗?

第106章:你知道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吗?

        听到天空忽然传来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

        地上的赵祯。

        以及身边一众妃嫔情不自禁抬头去看,眼见有漫天月光之下,有位神人自云端漫步而下,顿时惊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尤其是赵祯身边的张美人,更是花容失色。

        出身将门之女的曹皇后反应过来后,迅速恢复镇静。

        第一时间赶到丈夫身边。

        除了隐隐相护之外。

        又急声提醒赵祯,“官家,此乃月神降世,不可当庭久立,当虔诚跪迎,以免无心之举亵渎神人。”

        赵祯听了她的话才终于反应过来,赶紧让身边的妃嫔、太监以及护卫跪下迎接月神。

        他心头狂跳。

        又惊又喜。

        喜的是上天真的听到了自己的祈求,派下神人送子。

        惊的是自己之前曾经誓愿,以十年阳寿交换,而且听神人所言,年仅三十七岁的自己竟然只剩下阳寿十七年,若是削减去十年,岂非只剩下七年?

        李奥本来不想装神仙,但从天空感知到赵祯拜月求子的誓愿之后忍不住怼他一句。

        他慢条斯理地沿着云梯走下来。

        身后。

        蹦蹦跳跳的,跟着两团仿如棉花糖似的云朵。

        它们并非李奥神力幻化,而是此前环绕周围的那些云雾水气,在李奥以神念跟大地意志全面交流中,无意中获得了一点点灵性,然后以阴阳二气两种属性分成两团云朵状的小精灵。它们天性纯真,一诞生即视李奥为创造之主,以大地意志为创造之母,让李奥雷得不轻。

        不过既然自然生成了,倒没必要刻意毁掉它们。

        而且这两个小东西长相有点漫画化。

        白白的云团身体上。

        有两只大眼睛。

        眨巴眨巴。

        超萌。

        特别代表阴属性的那只小精灵,在头顶还幻化出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看起来更加可爱。

        李奥想了想今天是这个世界的中秋节,干脆给这两个小东西起名‘团团’、‘圆圆’,以作喜庆。

        “赵受益?”李奥走到赵祯面前,平静地俯视这位在历史上被称为宋仁宗的皇帝。对于这位皇帝李奥在历史小说中看多了,电视电影也看不少,但是真人却是第一次看,的确有点好奇。

        一位被后人称为仁宗,甚至死后敌国皇帝亦为之哀恸的人物。

        到底是一位什么人?

        历史记录之中。

        他广纳谏言、勤俭律己、仁政宽容。

        王安石评价他是宽仁恭俭,出于自然,忠恕诚悫,始终如一。

        苏轼评价他执政是宋兴七十余年,民不知兵,富而教之,至天圣、景佑极矣……在位四十二年,搜揽天下豪杰,不可胜数。

        不过如果要说宋仁宗时期的历史名人。

        倒真不少。

        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范仲淹,有文坛领袖欧阳修,有主编《资治通鉴》的司马光,有唐宋八大家之中自己一家就占了三个名额的三苏(苏洵、苏轼和苏辙),有同样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并且以变法名垂青史的王安石,还有跟老师欧阳修和老友王安石一起同列唐宋八大家的曾巩。

        除了唐朝的韩愈、柳宗元。

        唐宋八大家剩下的六人全让他们给包圆了。

        除此之外还有著写《梦溪笔谈》的大科学家沈括,发明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家毕昇,有十四岁就能以神童入试后面与儿子晏几道一起称为大小晏写词婉约无比在朝堂却能经略天下的晏殊。

        有连中三元的学霸宋庠。

        有怎么考也考不中的词宗柳永。

        有长得太帅上战场需要戴鬼面具才能吓唬敌人的狄青。

        有廉洁公正铁面无私敢冲皇帝喷一脸唾沫被后人称之为包青天的包拯。

        ……

        总之。

        牛人多不胜数。

        李奥愿意跑到这个时空做任务大半原因是想看看这些历史名人,尽管不是历史迷弟,但真有这份好奇心。

        赵祯听见李奥询问自己最初的名字,赶紧再拜,口中慌答:“有劳上神相询,下王正是赵受益。”

        “你想求子?”李奥又问。

        “求上神怜悯,赵受益三子皆去,后续无人,心中悲痛欲绝,求上神看我大宋列祖列宗世代恭敬,赐予赵受益一子,哪怕上神拿去赵受益十年寿命,亦心甘情愿,感激涕零。”赵祯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说不定也是最后的机会,假如自己错过了,真要绝后。

        真拿十年寿命去换个儿子。

        赵祯也认了。

        减寿总比绝后要强。

        再说月神极善,说不定看在自己心诚份上,最后免去自己十年寿命的交换。

        团团和圆圆两个在李奥脚边蹦蹦跳跳,两个小家伙饶有兴趣地看着泪流满面的赵祯,满脸的好奇,恨不能让这个大叔哭得再厉害一点。

        “你想要儿子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说说你有什么资格有儿子。”李奥示意赵祯可以开吹了。

        赵祯心中狂喜。

        赶紧自脑海里整理词汇。

        他自问当上皇帝后,干得还不错。

        平时对大臣和手下都挺好的,又没做什么坏事,所以只要态度谦虚一点,接下来向月神求子大有希望。

        团团看见李奥站在地面上,忽然歪了歪脑袋。

        微微思考后。

        伸出个胖乎乎的小手,轻轻一点,制造出一个云朵沙发来。

        圆圆看见了这个,同样歪了歪脑袋,小胖手轻点,在云朵沙发前制造出一张雪白的茶几,又一蹦一蹦地跳到香案前,将上面的瓜果、茶酒统统的抱回来,放到茶几上。

        等李奥坐下。

        这个小东西不仅懂得给他倒茶,还知道送到他嘴巴,甚至懂得用小胖手轻轻柔柔的给他捶腿。

        赵祯和拿眼睛悄悄偷看的众人又是一阵瞠目结舌,这两个应该是传说中的仙童吧?

        曹皇后看得眼睛放光。

        心想。

        我要是能怀上一个小仙童那就好了。

        另一边深受赵祯宠爱的张美人更是将眼睛牢牢地盯着明显更像男孩子的团团,恨不得立即怀上它。

        “你们两个少拍马屁,一边去。”李奥让这两个活宝别蹦来蹦去的,喝了一口茶,又示意赵祯站起来,“你站起来说话。”

        “下王惶恐。”赵祯连连叩首不敢站起来,他腿软。

        “皇后扶他站起来。”李奥一指曹皇后。

        “是。”曹皇后比较大方。

        她估计人家是神仙,更注重心诚,而不是在乎现在跪不跪这种表面形式。

        于是上前。

        伸手将双腿不住发抖的赵祯扶了起来,用力撑住丈夫的身体。

        旁边张美人很羡慕这种待遇,皇后就是皇后,即使曹皇后根本不受丈夫的宠爱,但在神仙面前远比自己强。

        赵祯稳了稳心神。

        整理衣冠。

        深呼吸。

        再弯腰向李奥深深的行了一个大礼,“下王赵受益,拜见上神。”

        李奥坐在悬浮于空的云团沙发上,神色淡然地看着他,“你可以开始了。”

        赵祯双手握拳。

        暗中给自己鼓劲。

        他双手在前,作向上禀告状,“上神容禀,下王赵受益受任以来,心中惶恐,每每以祖宗基业为重,不敢有半点疏忽。朝堂之上,赵受益不敢居功,然轻易不开边事,使民众远离战火;民事兼听,朝中诸臣亦贤,若风调雨顺,则万民安定,百业可兴;祖宗有训,仁政爱民,文教启智,赵受益在位多年丝毫不敢相忘……望上神怜悯,不看今朝之政,仅以祖宗历代积善之德相求,赐予赵受益一子继承香火……赵受益自问不敢有失孝道,三子皆去,眼看绝后无继,实在无颜去见列祖列宗……若能以赵受益一命,换取男丁承继,赵受益死而无悔,只有万般感激……”

        赵祯说到动情处,眼泪奔流而下。

        曹皇后又跪倒在地上。

        重重叩首。

        向李奥哀求,“上神怜悯,官家多年无子乃我等女子无德无福,曹女身为下朝皇后,多年来不能为官家生育后代,有失皇后之职,还望上神降罪我一人之身,曹女愿受万雷殛身之罚,以换取赵氏血脉延续。”

        “皇后请起。”李奥抬了抬手,看曹皇后跪拜坚持不起,于是转向赵祯,“我有几个问题。”

        “是,请上神垂询。”赵祯赶紧恭敬拱手。

        “你说祖宗积善之德,你能告诉我,赵匡胤是怎么对待柴氏的?你祖父赵光义,又是怎么对待他哥哥赵匡胤的?你父亲虽有劝学,但泰山封禅,是否想过德不配位?”李奥问。

        赵祯一听。

        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这个问话他不敢回答也没办法回答。

        “你说你轻易不开边事,使民众远离战火,你可知汉唐故土?你可曾拜祭过历代为了开疆拓土身死异乡的前辈英灵?”李奥又问。

        赵祯同样无法回答。

        宋朝别说汉唐故土保证不了,即使连自己头顶的燕云十六州也仅限于幻想。

        “你说万民安定,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有宋一朝,农民叛乱400多次,是历朝历代最多的。即使划去一些不太恰当的界定,也有200次以上。这是什么原因,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李奥召唤出超凡者之书,往上面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

        赵祯浑身颤抖不止。

        在李奥的注视下,他扛不住心理压力,扑通一声跪在地面上,连连叩首请罪。

        “你说你不敢有失孝道,刘娥待你如何?”李奥问。

        “大娘娘,待我恩重如山视如己出。”赵祯鼓起勇气作答。

        “严母专权,久不还政于你,又常违你意,其行为种种,你心可有怨恨?”李奥又问。

        “不敢。”赵祯满头大汗。

        “你可知后人对其评价?刘娥‘有吕武之才而无吕武之恶’,你所谓的万民安定的盛治时代,你知道里面有多少是你父亲和她的功劳?严母一死,你放飞自我,废后宠妃,可有想过瑶华宫的郭皇后是怎么死的?可想过曹皇后多年无所出,是谁的原因?你这叫不敢有失孝道?你上不知感恩严母,自身不懂夫妻和睦,下不能力护幼儿存亡,给你一个健康的儿子,你能保护好他让他一直平安成长吗?给你一个最好的儿子,你懂得培育他成为一个有为之君吗?”

        李奥越问,赵祯身体颤抖得越厉害。

        要这样说下去。

        别说儿子求不到。

        自己接下来还得被神人治罪。

        李奥翻了翻超凡者之书,脸带微笑地看向赵祯,“如果我不来,你可知道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