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269章 269悲哀

第269章 269悲哀

        孩子到了屋里就大哭不止,怎么也哄不好。

        “亲家,这里有我,你带着孩子回你家吧,孩子太小,身体也不好,咱们还是以孩子为重吧。”

        田淑兰擦干了眼泪,把孩子递给了孟秀芬。

        “是啊,秀芬,你回家。淑玲已经去了,咱们不能让孩子再有事。”

        孟淑芬看着自己怀里哭的脸色刷白的外孙女,知道这孩子不能再这样哭了。所以满脸泪痕的抱着孩子出去了。

        这孩子也是怪,出了房间哭声就小了,等到坐上车以后就是抽抽噎噎的了。

        孔梦洁是在班上被叫出来了,知道二嫂死了,她有一瞬间的僵硬。

        “爸,我二嫂怎么死的?”

        “你二哥昨天和他丈人一早就去了市里开会,等到回来的时候你二嫂已经死了。”

        “爸,我这就请假过去。”

        “你这身体怎么能过去,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黄宏伟呢,让他去。”

        “爸,他去了省城纺织厂学习了,走了好几天了。”孔梦洁为难的说,自己不介意,但二嫂的家人怕是不愿意自己这个孕妇过去。

        “行,我知道了,我回去跟你二哥说一声。”孔忠友急匆匆的离开。

        “爸,你等儿,这是十块钱,你帮我上礼。”

        孔忠友接过钱离开了。孔梦洁回到车间,有点浑浑噩噩的,这二哥前几天的话还在耳边响起,她赶忙的摇头,不会的,绝对不会是二哥。

        孔忠友找到了甘建成“亲家,我闺女怀着身子,姑爷去省城学习已经好几天了,你们家对这个有讲究吗?用她过来吗?”

        “亲家,不用了,这对他们两个都不好。”

        “那行,这是孔梦洁的礼金,咱们的账房安排好了吧?”

        “嗯。都安排好了。亲家,你回家安排吧,毕竟淑玲也得葬到你们祖坟的。”

        孔忠友点头“行,我回去找人,棺材呢?”

        “那个我来想办法就行了。”

        “亲家,我赶车过来接吧?”

        “不用,我已经找了卡车了。”

        孔忠友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孔德民就坐在炕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悲伤。

        因为死者年轻,再说甘建成的身份摆在那里,也不能大操大办,但是来随礼的人可是不少。有一部分是以前有关系的,红白喜事有来往的,还有就是单位的,都是上了两份礼的,一分是甘建成的一分是给孔德民上的。

        孟秀芬的同事也来了很多。但是也就是一天就结束了,也没有请吹鼓手,只是放的哀乐。

        下午的时候卡车拉着他们一家人回了村里。

        孔忠友已经找人挖了坑。还请了吹鼓手,这是在他离开的时候,儿子交代的。

        晚上人也埋上了。孟秀芬抱着孩子留下来了。没有跟着卡车一起离开,小轿车也开过来了。

        田淑兰陪着她坐在炕上。“亲家,节哀。”

        “亲家,你说这玉静将来以后怎么办?”

        “妈,我不结婚了,至少近几年不会,也尽量守着淑玲。”孔德民突然保证。

        “好,委屈你了德民,我就是不想咱们玉静将来受委屈。

        亲家,孩子我抱回去了,你先忙着地里的活。”

        “亲家,你不是得上班?”

        “歇一阵再说,我感觉淑玲带走了我所有的的精气神。”

        吃完晚饭,孔德民开车,一家人离开了。

        “德民,你和玉静就住在家里吧。”孟淑芬开口。

        “对,就住在家里,这样玉静也能被照顾的好。”甘建成也这样说。

        “行,我也不放心你们两位的身体,就是别影响到你们就行。”孔德民沙哑着嗓子说。

        “瞎说什么?咱们是一家人,虽然淑玲去世了,但是你还是我们的半个儿子。”孟秀芬说。

        一家人到家后,孔德民自动的生炉子,烧火,看着他的动作,甘家两口子都挺满意的。

        晚上孔德民躺在被窝。这才有精力想发生的事。

        那天早上自己确实没有注意甘淑玲,但是绝对是活的,这个和自己没关系了。是她的身体不行。

        自己现在必须哄着甘家人了。本来还觉得这是几年后的事,现在自己羽翼还不丰满,其实也不错,有人管着吃穿,孩子还有人看着。

        第二天起来,孔德民起来后就抱着玉静,这孩子乖乖的坐在她爸爸的怀里。都已经两周岁了,还是小小的一团。

        “德民,你放下她,咱们吃饭了。”

        “我喂她吧”

        “别惯着她,让她自己吃。”孟秀芬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还是挺服帖的。

        日子就这样到了甘淑玲的五期了。

        黄宏伟也回来有半个月了,知道了二妗奶奶死了,心里还唏嘘了几句,主要是太年轻了。和梦洁同岁,就这么去了。

        所有人都回了村里。也是操持了一场。

        甘家人对于孔家办的挺满意的。

        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孔德民因为正年轻,火力旺,但是在这里也不方便,就是这样也没有提出搬走。

        自从甘淑玲去世以后,明显感觉甘建成防备自己了。这样就更不能离开了。

        玉静的身体看着好多了,也送去上幼儿园了。

        这天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孔德民吃的一身大汗,实在是太热了。

        “德民,我要去省里开会,估计来回得一个月的时间,你照顾好家里。”

        “知道了爸,你放心吧。”这老家伙现在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跟自己说了。

        “嗯,我对你放心。”

        过了两天,送走了甘建成,孔德民觉得出气都省劲了。

        家里就剩下她们三人,这天晚上是玉静的生日,家里准备了好几个菜给小家伙过生日。

        孟秀芬是个聪明的人,她知道丈夫的做法,这是他们两个商量出来的,在外面甘建成对孔德民防备,她在家里对他好,这样就更能拿捏住他。

        “德民,我给你拿一瓶酒,这么好的菜,你喝点。”

        孔德民听了笑了笑,不经意的说“妈,我不喝了,这天太热,还有自己喝也喝不进去。”

        “没事的,今天的菜好,你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