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63章 563出事

第563章 563出事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把自己打残了,现在来说这些?

        其实他说的那些投诚的人,魏开云知道是谁,真的有权利的,绝对不会过去的。所以这边的根基根本就没有动摇。

        至于那些人,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就算投诚,对这边的损失也不太大。

        他们意思魏开云知道,就想以自己为突破口,他们觉得自己的地位低,上面的几个人他们现在还不能动。

        不过他们这样就大错特错了,自己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多说一句的。

        要不然等待自己得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出事了。

        魏开云心里非常的明白,所以只有坚持。就是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挪了挪身子,右腿钻心的疼。媳妇该嫌弃自己了吧?第二天一大早,魏开云又被架出去了,他现在就跟着没有知觉一样,哪怕他们故意的碰自己弄伤的腿,他也坚持了不出声。

        “魏开云,我们调查过了,也掌握了一些你的情况,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也能给你定罪。

        呵呵,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能过去这个坎吗?别白日做梦了,既然把你抓起来,你就别想着出去了。”

        魏开云就是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动作。

        这样让上面的那位非常的窝火。

        还就不信了,他魏开云骨头这么硬。

        等到魏开云被拖回来,身上的伤更加的多了,看着都没有一块好皮了。

        自己一定可以挺过去的,为了老婆孩子,也一定要坚持住。

        姜心语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噩梦连连,早上起来后一点精神都没有。还是强打着精神去洗漱。

        回来吃了一碗八宝粥,半块面包,觉得舒服了很多了。

        继续躺在床上,今天后半夜就可以到了,她决定还是直接回家。这样比较方便,就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那是魏开云的房子?

        不管了,打时候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见招拆招吧。

        一个上午都躺在了床上,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给老杨打电话,不知道他对这里的情况是否熟悉。

        那就明天早上去邮局打电话,听听老杨的意思,毕竟现在也就只有他是可信的了。

        迷迷糊糊的,中午也没有胃口,勉强着吃了一碗粥,继续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人脉。

        说实在的,还真的挺惨的,自己还就真的在这边没有熟人,现在就是找关系,都没有头绪。

        终于熬到了晚上,还有几个小时就可以下火车了,姜心语从空间里掏出一罐麦乳精去找列车长了。

        最后对方也没有推脱,笑着收下。

        这样姜心语松了一口气,最不愿意的就是欠人情,这个可是真的不好还,尤其是时间长了的人情债,到时候更加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越是接近下车的时间,她心里越是难受。害怕,委屈,什么都有。

        她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就坐着等着下车。

        眼看着就要夜里十一点了,估计还有一刻钟就该到站了,她也不用急,在车头下车,没有人跟她挤。

        哐当哐当,火车终于停下来了。她把皮包绑在后座上,推车自行车在门口等。

        车停稳了,列车长过来,笑着打开了车门“同志,路上小心点。”

        “谢谢同志了。”

        她推车出了火车站,直接骑车回家,心里一直在忐忑,不知道家里什么情况,可是不回去又觉得不安心。

        停在了家门口,看着大门锁着,摸出钥匙,开门进了家里。

        看着柜子上没有灰尘,知道这是魏开云时常会回来。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按捺住了急切的心情,开始收拾家里。

        她想好了,就是有人监视这里,找自己,就直接的说这是自己的家,只是平时让魏开云帮忙收拾。

        想到这里,觉得特别的憋屈,这都是什么事?

        用了两个小时,炕也热了,家里也收拾干净。

        找出被褥,捂上被窝,又赶忙得去洗漱。

        等到躺在被窝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真的觉得特别的累,心累,身体也累。

        明天就直接的去找朱培山,到时候见机行事吧。其实她觉得自己直接问也没有什么,反正自己打电话也有人知道,这样过来问,也不是行不通。

        第二天一大早,去外面吃了油条,要了一碗小米粥。

        饭后骑车去了管理局。

        朱培山看到姜心语愣了一下,“姜副厂长,你怎么来这里了?”

        “朱主任,你还是称呼我姜心语吧,工作交接清楚了,我打电话给魏厂长,没想到听说他被抓了。

        魏厂长对我非常的照顾,所以我过来看看,不放心他。”

        姜心语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这样直接的问出来比较好。

        “姜心语,你不要打听了,这件事不是你能过问的。”

        “朱主任,我不问事情的经过,就是我能不能见见魏厂长?”

        朱培山摇头“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但是这次,真的没有办法了。”

        姜心语听到这里心都凉了,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朱主任你想想办法。”

        “姜心语,你不要参与这件事,还有,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可怎么办?”

        “等着吧,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结果的。”

        姜心语失落落魄的出来,一个人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眼泪不自觉的留下来,魏开云究竟在哪里?

        她一个女同志一边走一边哭,很多人都看着她。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拍了拍姜心语的肩膀“同志,你怎么了。有什么难处?”

        姜心语吓了一跳,不过也反应了过来,现在不是自己悲伤的时候。

        “阿姨,我没事,就是想起了伤心事。”

        “不要哭了,现在天太冷了,你这样哭脸上该长皴了。”

        “嗯,谢谢阿姨了。”

        姜心语擦干了眼泪,骑车去了邮局。

        她拨通了老杨的电话。

        “我现在在省会,他出事了,我这里没有认识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里?而且应该是非常的不好。”

        老杨皱着眉头。“你老实的待着,我知道你住在哪里,我来想办法。有消息,我会找人去通知你,记住了,不要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