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民间禁忌杂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

        灵溪被守道者带走,道火儿端坐岩石,闭目思索许久。

        自她衍生灵体,呆在道门山上三百多年。

        这三百年间,气运之争开启了三次。

        她努力的回忆,回忆曾经拥有真龙命格者的下场。

        似乎从未听说过真龙陨灭。

        拿这一任死去的华夏之主来说,本是一介凡人。

        因真龙命格被紫薇辅佐,坐上世俗最高宝座。

        如果不是他贪恋美色,弄垮了身子,少说能活一百年。

        气运之争百年一循环,正常的时间对接,是完全足够的。

        但因为他提前死去二十多年,真龙命格无主,重新降临落在灵溪身上。

        而苏宁那边同样如此,方玟萱真凰命格,在气运尚未圆满的前提下与苏明康成婚,破了完璧之身,从真凰沦为假凤。

        假凤命格,其实已不在三十六种命格内。

        真要细算的话,只能说空有残留气运,照样能享受天道眷顾带来的富贵。

        至于灵溪离开时说的那段话,尤其是“真龙开眼,屠戮苍生”八个字。

        道火儿委实难以理解,想不通,琢磨不透。

        光从字面意思分析,大概是命格本相会自动护主。

        可即便如此,佟瞎子等人不是一般的修行者,他们的最低修为在武力十六层。

        十六层,位列半仙境。

        这样的实力,灵溪当真能做到毫发无损?

        能避免苏宁妖魔之体的秘密不外泄?

        道火儿将信将疑,无法给出自己明确答案。

        然而事已至此,除了安心等待灵溪平安归来,她不知道接下去该何去何从。

        “噗。”

        小丫头满脸煞气的吐出嘴里的奶糖,心浮气躁道:“你们回去,我去找易购。”

        “等,等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守道者的手段厉害着呢,他们会想方设法的从灵溪嘴里撬出有用的东西。”

        “咱们不能赌,不能真的不管不顾。”

        唐静月面露希冀道:“你,你知道他在哪?”

        道火儿闷闷不乐道:“不知道。”

        唐静月苦笑道:“茫茫人海,从何找起。”

        裴川提议道:“我觉得应该先回昆仑,将此事禀报掌教,由他做决定。”

        道火儿嗤之以鼻道:“季玄清能做出什么决定?

        他要是有用的话,会放任灵溪被守道者带走?”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瞧瞧你们昆仑,从上到下,除了苏星阑,还有一个争气的吗?”

        “你这粒老鼠屎别说话,我听着闹心。”

        裴川被训的抬不起头,蔫头巴脑道:“星阑师叔被心魔操-控,不然有他与你联手,对付守道者轻而易举。”

        道火儿跳下岩石,心生不耐烦道:“灵溪最后的面相告诉我,机遇在西南位置。”

        “我去找找,碰碰运气。”

        “你们在京都老实点,千万别惹祸端。”

        裴川惊讶道:“师姐的面相被掌教以秘术遮掩,你,如何洞悉的?”

        道火儿讽刺道:“季玄清当年武力十四层的修为布下秘术,岂能拦得住我这个十七层?”

        “裴川啊裴川,你不只是昆仑的老鼠屎,还是昆仑第一笨蛋。”

        “行了,废话少说,我先走一步。”

        道火儿化作火芒冲向山下,转瞬即逝。

        裴川嘴唇喃喃,惊悚自语道:“师叔,这小姑奶奶也太厉害了,连我是昆仑第一笨蛋的名号她都知道?”

        “谁,谁告诉她的?”

        没人看到,夏白柚的坟前,一抹无形剑气升至半空,又很快消失不见。

        ……

        昆仑诛魔潭,潭水荡漾。

        盘坐水面的苏星阑睁开双眼,呆滞无神的面部表情逐渐生动。

        “灵丫头。”

        他轻声低唤,举指点向眉心。

        一缕猩红血滴在身前旋转,丝丝成雾,最后砰然炸开。

        下一刻,有模糊身影凝聚岩壁角落,徒增诡异之感。

        苏星阑十指掐诀,杀意连绵起伏道:“去吧,替我向大师兄讨件东西。”

        “嗡嗡嗡。”

        洞窟石门开启,模糊人影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一位相貌与苏星阑长的一模一样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主峰阶梯。

        他双手负于身后,匀速前行。

        数十位守山弟子见到来人大吃一惊,齐齐退守一旁躬身抱拳道:“见过三长老。”

        苏星阑置若罔闻,直奔主峰大殿。

        “哐当。”

        季玄清手里的陶瓷杯盏四分五裂,茶水溅出。

        苏星阑端坐蒲团,面向昆仑历代祖师神位道:“灵丫头出事了,你还有心情在这喝茶?”

        “那群老不死的有何手段你比我清楚,这一遭,说是龙潭虎穴亦不为过。”

        “一旦苏宁身怀妖魔之体的秘密公之于众,昆仑是否被牵连暂且不论,你觉得灵丫头还能平安无事的回来?”

        季玄清不慌不忙的抖落掌心碎片,镇定解释道:“守道者出手,我拦不住。”

        “佟瞎子武力十七层,睡老怪五人全部位列半仙境。”

        “莫说你此刻神志不清无法出手,便是你心魔已除,也做不到以一敌六。”

        苏星阑沉声道:“你我拦不住,老祖留下的诛魔符拦得住。”

        “蕴藏真仙修为的巅峰一招,对付区区六个守道者还不是手到擒来?”

        “昆仑底牌固然宝贝,用一次就没了。”

        “可比起灵丫头,孰轻孰重你拎不清?”

        苏星阑不容拒绝道:“东西给我,你不舍得,我舍得。”

        季玄清瞪眼道:“什么意思?”

        苏星阑怒道:“我的意思,灵溪除了是昆仑少掌教,肩挑昆仑未来,还是我苏老三的侄媳妇。”

        “我妈等着她回去过年,盼着她和苏宁成婚为老苏家添丁。”

        “你倒好,给我来这出?”

        “有本事滚进诛魔潭,看我不一拳打死你。”

        季大掌教手扶额头,嘴角直抽抽道:“小师弟,在你心里,我就是见死不救的大师兄?”

        “灵溪是我徒儿,我一手培养的。”

        “若能以身相替,我恨不能换她坐这喝茶。”

        “老祖,老祖留下的诛魔符,在师傅仙逝不久不翼而飞。”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如此。”

        苏星阑沉默了,身躯溃散。

        季玄清落寞自嘲道:“昆仑底牌算什么呀,大师兄从来不是墨守成规的人。”

        “只要能换灵丫头平安,我一百一千个舍得。”

        “底牌是死的,人是活的。”

        “昆仑有你,有日后的灵溪,这才是最大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