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你们别吹了我已经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美妙的误会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美妙的误会

        副峰的山顶风光秀丽,远方的云海若隐若现。

        山顶除了三座大殿别无他物,殿前的一道白衣身影仿佛靓丽的风景线。

        澹台静到此多时,却一直拿殿外的禁制无可奈何。

        非是她没有手段将之强行破解,而是这些禁制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仅如此,暴力破解的过程中,极有可能会触发自毁禁制。

        都已经闯到了这里,澹台静无论如何也不甘心白走一遭。

        可任凭她手段通天,也无法以化神初期的修为打开这些禁制。

        眼看着距离秘境关闭的日子越来越近,她也免不得开始焦急起来。

        通过三个多月的观察,澹台静也找到了几处禁制的薄弱之处。

        沧海桑田下,再完美的禁制也会出现漏洞。

        更何况以她的眼界,此处的禁制完全没有神秘感。

        她一眼就能看出,当初布置这处禁制的修士应当是一位普通的合体大能。

        修行之人步入上境,修行难度可谓倍增,实力的提升更是天差地别。

        数名合体初期的修士或许能够对抗一名普通的合体中期修士。

        但数名合体中期的修士,却绝对无法抗衡任何一名合体后期的修士。

        修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也造成了后期大能的身份地位更为尊崇。

        曾经的澹台静,一巴掌下去就可以拍死很多这样的后期大能。

        往昔风流不可追溯,而今化神初期的她对这里的禁制有心无力。

        以她的老辣眼光,可以十分地确定至少也要两名同阶修士合力,方有一线希望破解掉禁制。

        可此时此刻,又让澹台静去哪里寻一名同阶修士?

        她心中不禁有些后悔,当日未曾出手拦阻姜雨尘痛下杀手。

        若是黑衣老妪尚且健在,自己眼前所遇到的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澹台静也没有未卜先知之能,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吃。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为时已晚。

        至于姜雨尘,并不在澹台静的考虑之内。

        对方确实天才绝艳,修为实力亦是惊人。

        但是元婴期修士再怎么实力强大,也无法替代化神期修士的作用。

        否则上古圣贤之人,又何必多以境界论高下?

        这其中自然有着境界高深的好处。

        实力与境界不可等同视之,亦不可混为一谈。

        强大的实力固然是好,可高深的境界也并非一无是处。

        最起码的一点:境界越是高深的修士,自然寿命也就越漫长。

        此乃众所周知之事,完全与实力高低无关。

        再怎么逆天的元婴、化神修士,也决计不可能活得比合体大能更为久远。

        就如眼下的姜雨尘,化神期的自然寿命仅有三千载,甚至不到合体大能的一半岁月。

        修行界中优胜劣汰,绝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

        姜雨尘压根儿不知道澹台静遇到的尴尬局面,依然在慢悠悠地往山上走着。

        他时而与身后的二人闲谈几句,时而低头沉吟着。

        一路上夏五福和钟不悔唯唯诺诺地跟随在姜雨尘身后。

        这处秘境此前并未出现过,三大宗门对之也不甚了解。

        门户后到底有多少处小秘境,至今依旧是个谜团。

        自三大宗门有相关探索记载以来,起码近三千年的时间里,未曾有过相同秘境出现的先例。

        每一次出现的小秘境,全都是焕然一新。

        这些消息此前在太行城中,欧阳青等人也曾提起,只是并不如夏五福两人讲述的这般详细。

        姜雨尘更为关心的问题,是这些出现过的秘境都有何区别。

        钟不悔的态度十分积极,每次几乎都抢着回答姜雨尘的疑问。

        门户后出现过的这些小秘境,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它的核心层次。

        运气稍差一点,遇到的极有可能是化神初中期层次的小宗门。

        这样的小宗门在底蕴上强不了多少,收获亦是寥寥。

        根据三大宗门的内部秘闻记载,遇到三四流层次的合体宗门秘境,切记不要过于深入。

        其中不说有大恐怖,却也相差无几。

        合体大能随手布下的一个小禁制,也不是区区元婴修士能够消受得起。

        反倒是那些顶尖的化神宗门和弱小的返虚宗门,里面的收获往往会更大一些。

        不仅获取的宝物极为适用,危险性也会相对小上许多。

        大致算来,可以分为合体宗门、返虚宗门和化神宗门。

        上一个百年之期,出现的小秘境便是化神中期的小宗门。

        这也使得三大宗门所获无几,这些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更是突破无望。

        “原来如此。”

        姜雨尘心中暗道。

        这与他的一些猜想不谋而合。

        他也不知方才进入的洞府是何人所留。

        要不是系统的声音突兀响起,说什么也无法将这把无名剑器与仙器联系在一起。

        就在许七多二人偷袭姜雨尘之前,系统的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脑海。

        “叮!”

        “系统检测到:宿主正在接触非本界之物,疑似仙器。”

        “叮!”

        “系统检测到:宿主手中仙器已被封印。”

        正是因为这样,姜雨尘才会出现短暂的失神。

        他可不是故意露出破绽的。

        这么低劣的技俩,他也不屑为之。

        恰巧听闻“仙器”一词出现的走神,造成了这一切的巧合。

        许七多也因此误会了姜雨尘“毫无戒备”。

        这把仙剑的材质甚为特殊罕见。

        其非金非玉,也不知由何种材料锻造而成。

        姜雨尘私下里试验了一下,仙剑对法力及剑意的加成极其恐怖。

        哪怕已经被封印了大部分威能,残存的效果依旧震撼了姜雨尘。

        有此仙剑在手,姜雨尘极有把握斩杀返虚中期的修士。

        这完全不同于他之前斩杀化神。

        返虚修士与化神修士的实力差距,远远大于剑意突破到剑灵境。

        能以元婴之身斩杀化神的剑意,绝无法做到让化神尊者斩杀返虚大尊。

        与之相抗衡不落下风,便已是剑灵境剑意的最大效果。

        甚至更进一步成就剑心之时,能做到在合体大能手中保命就是极限。

        而今这把仙剑能让姜雨尘再次跨越一个大境界斩杀强敌,威能之盛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姜雨尘也根本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手中的仙剑恢复了全部威能,会有着怎样惊天动地的超强发挥。

        其实,这完全是他自己想多了。

        一把巅峰状态的仙剑,就算合体大能也无法动用。

        强行使用的下场,必然是被仙剑彻底吸成人干。

        也就是他手中的仙剑几乎被彻底封印住了,才得以一窥仙器的强大。

        姜雨尘边走边思索,心中浮现出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

        眼看着一行三人便要走上山顶,他才将自己的杂乱心思全部斩断。

        后面的情况尚是未知之数,他丝毫不敢有所大意。

        也正因为他们三人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迹,澹台静业已听到了远处的动静。

        但从她并未转身来看,显然没将登顶的修士放在心上。

        这也难怪,毕竟当初进入此地的化神修士只有她一人而已。

        除了望月宗这种不知所谓的“小宗门”,绝对不会再有其他宗门敢于派遣化神修士进入太行山脉境内。

        对此,澹台静自是心知肚明得紧。

        由于一些天地法则的缘故,这些消息向来只在高层中传播。

        整个齐国境内,怕也只有皇家宗门略知一二。

        修为境界不到大乘期,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她曾经的圈子。

        三流宗门,也顶多就是得到一些身后之人的指点而已。

        没有任何一名大乘期修士,会详细地解说给麾下的三流宗门具体原由。

        境界层次的不同,使得这世上很多的内幕消息都不会轻易流传出去。

        姜雨尘走上山顶,驻足凝视着澹台静的倩影。

        他很理解对方不曾转身的心里,可心中依旧很没来由地一阵黯然。

        原以为两人会有一个美好的相遇,却哪知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臆想罢了。

        幻阵第九层的经历仿佛历历在目,可彼此间的身份大为不同。

        此时的澹台静并不是他的道侣,勉强算得上合作伙伴而已。

        没有了相濡以沫,也没有了夫唱妇随,只剩下一地鸡毛。

        “到底是我自己痴心妄想了。”

        姜雨尘在心中苦笑一声,强打着精神继续向前走了几步。

        夏五福和钟不悔面面相觑,对于姜雨尘的诡异举动十分不解。

        他们两个也没敢再跟随下去,默默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两位化神期修士走到一起,还真就没他们两个什么事儿了。

        澹台静本还觉得来人很是识趣,上山后便主动停下了脚步。

        可随着姜雨尘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在她的耳畔,绝美的面庞上不可抑地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

        这些家伙未免也太没有自知之明!

        自己尚且拿眼前的禁制毫无办法,身后的三名元婴修士又能如何?

        说难听点,这几道禁制的一点点反击余波,都足以将他们灭杀当场。

        正因如此,澹台静本就欠佳的心情更是阴云密布。

        她冷着脸转过身来,神情极不自然地一愕。

        只见姜雨尘面带一脸和煦地笑容朝她走来。

        澹台静万没想到,来人居然会是姜雨尘。

        “这个臭家伙,不是说什么打死也不进入秘境?哼!”

        她心中登时多云转晴,还有心思想一些有的没的。

        “多日未见,澹台仙子安好?”

        姜雨尘笑意盈盈地问道。

        他仿佛是在问候一位多年老友,神情极为自然。

        “托福,暂时还活着。”

        澹台静冷面以对,言语间更是一点好气儿没给姜雨尘留。

        “呃...”

        姜雨尘脸上的笑容一滞,很是尴尬地直视着澹台静。

        他十分庆幸自己没喊出诸如“静儿”、“小静静”这样的词汇。

        如果自己真那么喊了,怕不是当场就要被对方给打死?

        “仙子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他话锋顿时一转,不在之前的话题上招惹对方。

        身为一名聪慧地男修士,姜雨尘自然能从澹台静的口气中听出点什么。

        他又不是“直男癌”患者,哪里会继续傻乎乎地花样作死?

        “姜兄又缘何会出现在此处?”

        澹台静也不接话茬,反而问起了不相干的事情。

        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之感,却又很难将之把握清楚。

        “雨尘回宗后闭关三月,在修行上略有所得。静极思动之下,便进入秘境想助仙子一臂之力。”

        姜雨尘很是委婉地说道。

        在他看来,自己进阶化神完全是水到渠成之事,根本无需赘言。

        更何况生成元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与对方相比差得何止一星半点?

        可他偏偏忘记了,澹台静并不知道自己大乘期修士的身份已被自己得知。

        在姜雨尘的印象里,还停留在二人你侬我侬的逍遥时日。

        “哦?”

        澹台静惊叹一声:“姜兄找到通往化神的路了?”

        她内心亦是惊讶不已。

        原以为姜雨尘窥破门径尚需一些时日的积淀。

        哪曾想短短三个月间,对方就已经找到了进阶化神的门径。

        这实在太出乎澹台静的意料了。

        同时,她也再次刷新了自己对姜雨尘在修行天赋上的认知。

        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凡尔赛本人!

        “呃...”

        姜雨尘再次被澹台静的话给噎住了。

        他这时感到很是为难。

        自己到底要不要直接表明化神期修士的身份,以及如何解释清楚此事。

        他现在对澹台静的观感大变,并不想刻意欺瞒对方。

        可系统也好,天赋被动技能也罢,都不是他能够随便对人吐露的。

        哪怕二人同为道侣多年,此事也决计不能提起半分。

        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也能称得上是秘密。

        百般为难之下,姜雨尘的脸色也显得很不自然。

        “怎么,姜兄可是在修行上遇到了什么难处?”

        澹台静柳眉微蹙,绝美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她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这...”

        姜雨尘略一沉吟,便要开口对澹台静说出自己的实际情况。

        事无不可对人言,更何况对方是澹台静呢!

        他怀着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

        “姜兄若有不便,小女子不问就是。”

        澹台静没等姜雨尘开口,自顾自地轻笑了一声。

        她自是看得出对方有难言之隐,索性就不再追问下去。

        就这样,二人有了这么一个美妙的小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