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20章

        结果在沈庭未的意料之中。

        他本也只是抱着放手一搏的想法才做出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选择。

        他勉强地牵起一个微笑,从房间里出来,把手机递还给同事。

        不管心情怎么样,时间到了,班还是得上-

        我要走了。

        连诀看到消息时毫不意外,给陈宁雪拨了电话回去。

        “什么时候?”

        “现在!立刻!马上!”

        陈宁雪似乎正忙着收拾行李,电话里的气息不稳,说着声音提高了八度,嗓音显得有些尖锐:“我真的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什么破家!那个余曼,怀了个孩子可算是挺起腰板来了,整天端着副正宫娘娘的架势摆谱,装腔作势!”

        连诀一边做着手头里的事,等她骂完了,才开口:“订好票我去送你。”

        电话那端大概是发泄完了怒火,在他这句话落下后安静了少时。

        陈宁雪的声音突然缓下来:“哥,我感觉我没家了。”

        “别乱想。”连诀看完了邮件,把桌上开了免提的手机拿到耳边,“在陈家,她算外人,你和爸才是一家人。”

        否则也不会连一份产检报告都要让连诀特意跑一趟。他想着,却没说出来。

        陈宁雪只当他在安慰自己,瓮声应了句嗯,那边大概有人敲门,她扬声问:“谁啊!”

        “宁雪小姐,先生让您去他书房一趟。”

        “……知道了。”陈宁雪对连诀抱怨,“估计又要给我做思想工作,烦死了。”

        直到下午临近下班,连诀都没接到为陈宁雪送机的电话。

        研发部叫了个实习生过来送医院设备的检测报告,小孩第一次见高层领导,说话语无伦次。

        连诀听得云里雾里,头也不抬,说知道了,他自己看。

        检测报告自然不会有问题,公司的设备定期有专人去医院检查维护,如果有问题不会等现在才发现。连诀简单翻了两页就放下了。

        如果设备没问题,有问题的就是人。

        他靠在椅背里,望着窗外渐渐没入高楼的浅金余晖,皱着眉想昨天临近黄昏在医院见过的那人。

        所以,昨天碰见不是巧合?

        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知道了他要去医院的事情,所以提前作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过去等着?

        连诀简直要被他做戏做全套的精神感动,又忍不住怀疑自己在他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智商,才让他这么肆无忌惮地一次又一次戏弄自己。

        正思索着,手机响了-

        晚上回家吃饭。

        是陈褚连。

        连诀预想的不错,陈褚连在家中设了晚宴,亲朋好友应邀而来,齐聚一堂,寓意明显。

        年过半百喜添新子,是值得摆宴。

        陈褚连满面春风,而另一边的陈宁雪却沉着脸。她本就不喜欢这种场合,更何况又是以这种理由举办的宴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生气,也没人来自讨没趣找她搭话。

        连诀与还算相熟的几位陈褚连的下属三言两语寒暄后,见她落单,便朝她走过来。

        不料陈宁雪见他走近第一反应是左顾右盼想要找地方躲。

        “你在干什么?”连诀问她。

        “没有啊?”陈宁雪错开他的目光,若无其事地端起香槟抿了一口。

        她不愿意说,连诀自然不会多问,和她一同入席就坐。

        但没过多久,他就明白了陈宁雪今天的反常。

        晚宴开席后不久,陈褚连便正式宣布了妻子有喜的大事,含笑接受完亲友的祝福,笑道:“……不过啊,除了刚才那件事之外,其实今天还有一件事要跟大家宣布。”

        陈褚连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满座宾客听清:“我女儿宁雪也老大不小了,前几年在国外瞎混了几年,也该收收心了。连诀呢,这几年事业也算稳定下来了。”

        连诀心中莫名有所预感,陈褚连接下来的话或许会让他不舒服,果不其然。

        “我就想着啊,下个月干脆把他们的婚事先订下来。”陈褚连说,“也省得宁雪天天惦记着往外跑,这家还是根啊,还是得有点什么牵绊,你们说是不是啊?”

        “恭喜啊陈老,这是好事成双啊。”

        “可不是吗,好事啊,我敬您一杯。”

        众人皆无人意外,好像事情本来就该这么发展,除了连诀。

        陈宁雪不放心地转过头悄悄看他,连诀面色阴沉地盯着眼前的餐点,侧颈的血管因紧绷而微微涨起。陈宁雪看清了,莫名慌了神,从落座后便收紧的手不自觉攥得更紧。

        陈褚连的目光至始至终没往连诀身上落过片刻,只问:“宁雪,你觉得呢?”

        陈宁雪匆忙收回目光,担心怕被连诀察觉自己的失态,垂着眼含糊地说了声:“都行。”

        没有人问过连诀的意见,气氛也并没有因为连诀难看的脸色而发生任何变化,众人不约而同地将他的个人意愿排除在谈论的重点之外。

        许久后,连诀突兀地开口:“宁雪是我妹妹。”

        周围的谈话声慢慢安静了下来,陈褚连不太明显地皱了皱眉,然后笑了。

        像是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陈褚连在诡异的安静中兀自笑了一会儿,睨着连诀的眼神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她姓陈,你姓连。连诀,你们这叫青梅竹马。”

        “对啊小诀。”往日里被连诀唤作叔父的男人也笑着附和,“你和小雪既无血缘,又不同姓,怎么算得上兄妹。你从小在陈家长大,现在跟小雪结了婚也是亲上加亲,好事一桩,何必拘泥于一个称呼。”

        连诀很想说些什么,但对方话里流露出的‘养育之恩’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有一瞬间觉得透不过气。

        陈家领养他,供他读书,又把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交给他经营。

        如果不是因为陈褚连,连诀无疑走不到现在这一步,他没有办法否认陈褚连对他的恩情。

        四周的空气一点一点被抽空,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沉重。

        所以,哪怕他在生意场上巧舌如簧,哪怕他心中排列出万句能够用于反驳的话,此刻也只是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晚宴结束后连诀便离开了,走出陈家前陈宁雪看着他欲言又止,他面无表情,像往常一样道了声走了,没去看陈宁雪的表情。

        车行驶过江边的时候,连诀突然很想让司机停下来,留在这里吹会儿风,但很快又在心里驳回了这个幼稚的念头。

        回到家的时候康童还没睡,正趴在客厅的茶几上摆弄连诀上次出国回来带给他的乐高玩具。

        晚餐的时候听阿姨说连诀去陈先生家了,他就理所当然地以为连诀晚上不会回来,结果连诀突然进门,晚睡被抓了个正着,他一着急,碰倒了旁边刚搭好的灯塔模型。

        零件散了一地,康童站在旁边手足无措,想去扶又怕被责备,心虚地叫了声:“爸爸……”

        阿姨接过连诀的外套,忍不住替康童解释:“明天周末嘛,我看他想玩,就让他多玩了一会儿。”

        连诀嗯了一声,接受了这个理由,随口道:“玩吧。”

        大概是他没控制好表情和语气,从而显得太过冷漠,康童明显比刚才更局促了,小声跟他道歉:“爸爸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

        连诀看到康童慢慢红起来的鼻头,有些不耐地在心里反思自己有那么可怕吗,看到他脚下散落满地的乐高零件,又没来由地想:康童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太孤单了。

        于是他今天第二次想到沈庭未,想到沈庭未对他说“怀孕”。

        要是再有一个小孩……

        想到这里他皱起眉,严重怀疑自己的智商被那人同化了,哑然片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想上楼的休息的念头一转,朝康童走过来:“你在拼什么?”

        蹦床乐园到了周末总是特别忙,顾客从早到晚不间断地来。

        沈庭未没有固定负责的区域,哪里忙就去哪里顶上,一天下来也不轻松。

        刚帮着滑草区的同事把几个笨重的橡皮艇搬上去,还没等他喘口气,听到另一个同事在下面叫他。

        他应了声“来了”,把还没拧开的水又放回去,走过去问:“怎么了?”

        “哥,你快帮我顶一下,这些小孩儿非要看表演。”

        沈庭未下意识想拒绝,他工作之余看过同事在蹦床上做极限表演,跑墙一类的高难度技术活且不说他不怎么会,就算他会,凭借他现在这副身体状况也不太合适做这些激烈的运动。

        男生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胳膊,面色尴尬,凑在他耳边小声说:“我前段时间不是割了那啥嘛,还没拆线呢。你之前不是跟陈哥培训过几天吗?你给他们随便蹦两下糊弄一下就行。”

        沈庭未心中有所犹豫,但同事们平时待他都不错,说不出个正当理由又不肯帮忙实在过意不去。

        纠结许久,只好点了头,说行。

        沈庭未平时很少到蹦床上来,查出怀孕后就更少了。此刻两边坐了几个八九岁的小朋友,都捧着脸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他不免有些紧张,奈何话已经说出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

        刚过来的时候跟着蹦床馆外聘的专业老师学习了几天,沈庭未仔细回忆着老师讲解过的要点,往后退了几步,站在最远的蹦床上。

        他闭上眼睛,听到旁边有小朋友很激动地喊“要飞了要飞了”,莫名觉得有些好笑,紧张的心情跟着松懈下来,在小朋友期待的呼喊中往前跑了两步。

        都说跳蹦床解压,沈庭未踩上软乎乎的弹力床才真正意识到果真如此。

        双脚着落的力道越重,身体弹得越高,随着自身起伏时而失重的感觉比想象里有趣的多,短暂的头脑空白让他慢慢开始忘记最近生活里的烦恼,甚至最后弹在高空时他尝试着用学习过的方法在空中做了一次屈体空翻。

        结果可想而知,初次尝试非常失败。

        他下坠那一刻心想自己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很滑稽,但小朋友们笑得很开心,他也觉得挺高兴的。

        跌回弹床上时他下意识护住了肚子,侧身用肩膀抵住弹床撑了一下身体,因惯性再次弹起的时候他翻了个身用脊背着落,但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小腹不太明显地抽痛了一下。

        蹦床的弹力慢慢变小,他轻轻按了按小腹,没有很痛了。

        “沈庭未!”前台的女孩在蹦床下喊了他一声。

        他被几个小朋友从弹床上拽起来,在小朋友盲目且夸张的吹捧下应着:“来了。”

        “不是我找你。”女孩往门口指了指,“外面有人找你,一个帅哥!”

        沈庭未闻言诧异地望过去,是……连诀。

        连诀西装革履板板正正地站在门口,身上单调的颜色混在充满活力的色彩中格格不入,显得矜贵而冷清。因为距离远,他看过来时略眯着眼,眼神却是与身形不符的懒散,他这副神情让沈庭未不合时宜地想到那天在他的厨房……

        沈庭未耳根滚烫,又觉得心慌,下意识避开他的眼神。

        他怎么来了,是……因为孩子吗?他相信了吗?

        沈庭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心神不宁地站稳了,往蹦床外走。

        几步台阶下了一半,沈庭未的小腹又是一痛,这次的痛感比刚才强烈了一些,但也没有到走不了路的程度。或许是慌张大于疼痛,他脸色不太好看,忍不住扶着护栏站了一会儿,按住小腹缓了足有两分钟,待这阵痉挛般的坠痛过去才继续下楼。

        连诀来了很久,目睹了他拖着橡皮艇爬上爬下好几趟,也看到了他在蹦床上的‘精彩’表演。

        因此,沈庭未这会儿的动作就显得刻意至极,连诀决定收回先前对他演技的夸奖。

        沈庭未的鼻尖还涔着薄汗,脸也微微泛红,走到面前连诀才发现他似乎比一个月前更瘦,黑色的卫衣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

        沈庭未站在连诀面前有些不自然。

        他可能很热,小动作不断,先是抬手蹭掉鬓边滴下来的汗,又把衣袖拉高,连诀注意到他不足一握的手腕,才肯定下来,他确实比之前要瘦一些。

        沈庭未看着连诀:“连先生,你怎么……”

        “怀着孕还出来卖艺?”连诀打断他,用他一贯嘲讽的语气。

        沈庭未脸色僵了一下。

        连诀显然并不在意他的神色:“跟我过来。”

        他说完,不等沈庭未反应,兀自转身。

        沈庭未迟钝地跟上。

        安全通道里光线昏暗,使本就逼仄的空间更显得压抑。

        连诀拿了根烟叼在嘴里,沈庭未看着他打火的动作,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打火机中蹿起的火光映出连诀凌厉的侧脸线条,他微眯着眼睛吐了口白雾,见沈庭未欲言又止,想当然地误会成别的意思。

        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丢给沈庭未,沈庭未手忙脚乱接住,动作有些诙谐,拿稳了以后茫然地看着他。

        连诀遽然笑了一声,觉得他呆头呆脑的样子很愚蠢。

        沈庭未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我不会抽烟……”

        连诀没在意这点小小的乌龙,抽了口烟,直奔主题:“怀孕了?”

        沈庭未轻轻点了下头:“……嗯。”

        连诀又问:“我的?”

        沈庭未被他语气里的揶揄惹得脸颊一热,表情有些难堪,生硬地说:“我没和别人做过。”

        “衣服撩起来。”连诀突然说。

        “……啊?”沈庭未被他搞懵了,愣愣地看着他。

        连诀没说话,看样子也不打算说话,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就这样淡淡地看着他。

        迟钝地意识到连诀的意思后,沈庭未脸上的难堪更甚,被羞辱的感觉铺天盖地将他包围。

        他默不作声地捏紧了手里的烟盒,僵硬许久,还是顺应他的话,把衣摆掀起来。

        白皙平坦的小腹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沈庭未羞耻地闭了闭眼睛,小声说:“才一个多月,还没显怀,看不出来的。”

        连诀靠近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同时覆过来的还有很浓的烟味。

        沈庭未忍受着身体的不适,睁开眼睛看他,眼前是连诀放大的脸。他吓了一跳,想躲,手臂却被人抓住。

        连诀垂着眼,似乎是笑了。

        距离太近看不真切,没等沈庭未分辨出他的表情,连诀的手突然贴上沈庭未的小腹。

        “在这里吗?”

        连诀的掌心很热,尽管没有用很重的力气,但这只手曾经箍在他后颈时的疼痛感还历历在目,沈庭未下意识地浑身一抖,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连忙往后退了一小步。

        这次连诀没阻拦他,碾灭手里的烟:“收拾一下,跟我走。”

        沈庭未刚拉展衣服,抬起眼,问:“……去哪?”

        “你不是怀了我的孩子吗?”连诀这次的笑容明显得多,声音却很冷,“好啊。”

        “我们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