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情况出乎意料,沈庭未呆了很久。

        他回过神后脑中钻进的第一个想法是,孩子是不是可以留下来了?

        这么想着,便问出了口。

        连诀冷淡的表情让人很难猜测他的情绪,他看了沈庭未很久,才很轻地嗯了一声,接着意有所指地开口:“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尽管沈庭未理智上想拒绝,沉默片刻,张口的话仍变成了顺从:“……我要回宿舍收拾东西。”

        他没有精力揣测连诀的意图,哪怕是利用他或是羞辱他都一样,他必须接受。

        不是他想要什么,而是,但凡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选择把孩子拿掉。

        ……现在,和连诀结婚就是那一丝希望。

        他需要平静安稳的生活,连诀能够给他。

        这份生活里最坏的不过就是没有爱情的婚姻。

        最好的也一样——他不需要连诀的爱,也不需要付出爱。

        想必连诀不常到这种地方来,他用近似审视的目光打量过张贴着小广告的破败的楼道,与眼前锈迹斑驳的灰红色防盗门。看到沈庭未的手按在年月久矣的旧门把上,他眉头皱了一下,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沈庭未转动完钥匙,又抓着反光的金属门把用力晃动几下,门才应声而开。

        “我很快就——”

        沈庭未想说我很快就出来,你可以在这里等我,连诀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越过他进了门。

        餐桌上有昨晚同事吃完没有收拾的外卖盒,天气热了,剩饭放了一天,味道可想而知。

        连诀手臂微动了一下,但还是那样板正地站着,沈庭未注意到了,他猜想连诀可能是想抬手掩一下口鼻,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忍耐住了。

        “收拾吧。”连诀的催促很委婉。

        卧室门打开,黑洞洞的房间没有投进一点光,远看像口不可估测的深渊。

        沈庭未走进去,黑暗将他纤瘦的身体吞没,连诀站在门外,视线中只看得到他雪白的后颈。

        沈庭未半天才在墙上摸到开关。灯亮起来,连诀发现他住的房间真的很小,小到连个整体的衣柜也塞不下,他甚至不需要转动目光,就能览尽房间所有陈设。

        沈庭未没邀请连诀进来,径直走到床边。

        连诀看他从洗得发白的旧枕套里掏出身份证和户口本,没忍住说:“你就放这里?”

        “我没别的地方可以放。”他回答。

        沈庭未把证件收进口袋的动作堪称得上小心翼翼,连诀想问他至于吗,却莫名回味过他刚才的话,心道算了。

        “衣服别拿了。”连诀想到他那天穿的t恤。

        沈庭未应了声“哦”。那就没什么要拿得了。

        他离开前看到桌上剩下的半板药,犹豫要不要装起来,这个药很贵。

        从连诀的角度只能看到锡纸板边的空药盒,不耐烦地催:“吃完了可以重新买。”

        沈庭未摇了摇头,最终没把药拿上,朝连诀走过来。

        “没再吃了。”沈庭未声音很轻,“查出来以后,就没吃了。上面说怀孕忌用。”

        连诀神色不明地看了他一会儿,忍无可忍地转身:“行了,东西拿完了就走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默契地保持沉默。

        中途连诀打了两通电话,一通是叫人来收拾房子的,另一通沈庭未没听,听也听不懂。

        他望着窗外发了会儿呆,道路两旁的树影快速向后倾斜,看久了觉得困。副驾座椅调节的正是舒适的角度,他靠在座椅中没过多时,便昏昏欲睡。

        快要睡着时,他听到连诀问:“晚餐要中式还是西式。”

        沈庭未睁开眼睛反应了两秒,然后轻轻地说:“都行。”又补充,“不用问我的意见。”

        连诀“嗯”了一声,对电话那头说:“中餐吧。”

        电话那端很快应道:“好的先生。”

        电话挂断后,沈庭未对着车窗打了个哈欠,强打起精神坐直了。

        他轻轻吸了下鼻子,眼尾沾着刚才打哈欠泛起的潮湿,叫道:“连先生。”

        连诀目不斜视地开车,没看他:“有话就说。”

        “我还没有做检查。”沈庭未看着他,实话实说,“只用了试纸,一共五次,结果都是阳性。”

        他顿了顿,继续说:“试纸只是起到测试作用,准确率没有达到百分之百,所以在还没有经过正规检测前不能完全确定。但孕早期的症状与我现在的情况基本吻合,怀孕的几率很大。”

        连诀安静着等他说完,嘴角稍带起一点笑意,却又不太像笑。他不冷不热地问:“你不是去过妇产科了吗?”怕他想不起来似的,刻意地提醒道,“前天下午。”

        沈庭未眼里流露出诧异:“你怎么……”

        连诀顺着他的话:“路过。”

        理由很扯淡,但连诀说完以后仍意识到自己配合表演的样子也像神经不太好,脸色沉了下来。

        沈庭未心不在焉,没察觉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妇产科男性没办法挂号……”他的声音很低,听起来有些懊恼,“验血我也不敢去,查出来可能会很麻烦……我有点怕。”

        连诀从后视镜里看着他垂眼思索的样子,慢慢吸了口气,用尽了毕生修养才总算吞回“有病”两个字。

        他的目光从镜中与沈庭未对上,沈庭未的眼神里带着那种很会装可怜的薄雾,瓮声说:“你要不要请个医生帮我看看啊?我今天……”

        连诀收回眼,冷淡打断道:“这个以后再说。”

        沈庭未想说这个没办法等太久,尤其今天下午感觉肚子有点痛,他侧眸,见连诀不耐烦的表情,于是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晚餐只有两个人吃,但阿姨还是做得很丰盛。

        饭菜还算合口味——准确来说比沈庭未这段时间吃得任何一顿饭都好过百倍,但他还是没吃多少,筷子只碰过离他最近的盘子。

        餐桌很长,餐厅垂下的玻璃吊灯将餐具映得雪亮,冷白的闪光折射进沈庭未眸子里,有些晃眼。连诀坐在对面,沈庭未微微眯起眼,还是看不清楚连诀的表情,索性放弃了。

        连诀还没吃完,他不好先起身,干坐着也不太好。他盯着眼前那盘颜色鲜亮的爆炒虾仁,强压住味道引起的胃部翻涌,夹起一颗青豆放进嘴里。

        屏息咀嚼了许久,沈庭未还是放下了筷子,他忍不住问连诀:“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自然不是因为孩子。

        纵使沈庭未再迟钝,也不至于这么久还没看出连诀的敷衍——连诀大概自始至终都没相信过他的话。

        “与你无关。”连诀没有抬眼,语气很淡,听上去却天经地义。

        沈庭未皱了下眉头。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吗?什么叫与我无关?他在心里说。

        “哦。”他低低地应了声。

        处于劣势的人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沈庭未没再说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连诀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问题。

        “明天下午两点前,给我一个亲友的邀请名单。”连诀似乎是想找补一下,“如果你需要一场婚礼的话。”

        沈庭未握着汤匙的手一顿,他没抬头,好像并不需要连诀这样难得的和善与体贴,声音很低地回答“没有”,他捏着细长的金属汤匙,修剪光滑的指甲卡进汤匙柄上的纹路里:“……我是说不需要了,你安排就好。”

        连诀看了他一会儿,什么也没问,只回了声“嗯”。

        话题结束的很干脆,突然提起的亲友让沈庭未的情绪变得很低落,他不说话,连诀更是不会主动开口,后面两个人都没再出声。

        晚餐后连诀一声招呼都没打就径自上了楼。

        片刻后,沈庭未决定起身帮阿姨收拾餐桌。

        阿姨止住他的动作,惶恐地说:“沈先生,这些事情我来做就好。我泡了果茶,您可以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沈庭未少有被人伺候的时候,眼下与人夺盘子又不太雅观,他犹豫了一下,将手里的盘子递给她:“辛苦您了。”

        阿姨连道几声不辛苦,撤了盘子匆匆走了,好像与他多待一会儿才是辛苦,沈庭未只好转身离开厨房。

        刚在沙发上坐下,门口进来一个人,向他打了声招呼:“沈先生。”

        沈庭未从还没坐实的沙发上起身,冲来人颔首:“林先生。”

        林琛同样颔首,示意他不必拘束,他走过来,从皮质的黑色文件夹中取出几张表放在茶几上。

        不等沈庭未看清楚表格上的字,楼梯上响起一道低沉严肃的声音:“来我书房。”

        沈庭未下意识抬眼往声音源头望去。

        连诀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件浅灰色的纯棉家居服,正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睨着楼下,他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金丝细边眼镜,镜片泛着冷冽的金属光泽,掩去了他锋利的眼神,却又不知为何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冰冷而不近人情。

        “好的连总。”林琛取出一支钢笔递给沈庭未,“麻烦沈先生填写一下。”

        连诀说完话便转身进了书房,没有将半点余光分给沈庭未,沈庭未收回眼接过钢笔的同时,心里莫名其妙地想,他近视吗?之前好像没见过他戴眼镜。

        林琛是在两个小时后同连诀一起下楼的,沈庭未已经填好了表格上的个人信息,林琛检查过后,点了点头:“还需要您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原件。”

        沈庭未从口袋里拿出证件,稍显艰难地将证件递给林琛,他眼巴巴看着林琛将证件装进随身携带的皮包中,有些不解:“不过,为什么要出国?”

        林琛的眼神也带着同样的不解,他的视线越过沈庭未,看向身后的连诀,又看回他,不确定地开口:“您和连总不是……”

        林琛见沈庭未神色茫然,心中不由一紧,心道该不会自家老板连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没有通知另一位吧?

        “您与连总不是要注册结婚了吗?”林琛把没说完的话补充完整,并试图向沈庭未解释,“c国是世界上最先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同时也是现如今唯一可以在国内进行公正并且承认同性婚姻事实的注册登记国家。另外,c国现阶段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针对同性婚姻的法律体系,婚后可以最大程度保障婚姻内您与连总双方的权益。”

        “同性婚姻?”沈庭未还是没懂,他不是完全能够理解这个词的含义,眼中更迷茫,“是指男性与男性?需要出国才可以注册结婚?我们不可以就在国内结吗……”

        “你以为我在跟你玩过家家吗?”连诀反问他。

        他在沙发上坐下,没留给沈庭未太长反应的时间,对林琛说:“预约后天登记。”

        林琛很快道:“好的连总。”

        “等,等一下。”沈庭未还没完全从国内竟然不允许同性注册的状况里理清楚头绪,听到这里急忙打断,“后天不行,我还要上班……”

        连诀冷觑了他一眼:“卖艺也这么积极?”

        沈庭未被他噎住了,终于忍耐不下去:“你说话一定要这么……”

        话没说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林琛,心想算了,把刻薄两个字吞了回去。抬头,注意到连诀还盯着他看,似乎对他后面的话十分好奇,沈庭未嘴唇动了动,索性破罐子破摔改口应了声:“嗯。”

        他清晰地感受到连诀的视线移向他的小腹,眼神里的嘲弄不难读懂,他下意识抬手遮挡,生硬地解释:“工资还没发。”

        连诀瞥到了他的动作,轻嗤了一声,却破天荒地没讽刺什么,大概是旁边还有外人在的缘故。

        “辞掉。”连诀说。

        其实连诀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凶,语气比起命令更像是劝说,但他不客气的口吻还是让沈庭未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逆反心理,他难得这样直接地说“不行”。

        连诀对他的反应似乎也觉得意外,脸色也很快沉了下来,他只能装作没看见。

        他在蹦床乐园还没工作满一个整月,先前面试的时候店长跟他谈得很清楚,要做满一个月才能发薪水——还有那笔高额的提成。

        沈庭未突然想到那张莫名其妙的充值卡,又想到先前电话里连诀说了一半的话。

        “是你办得卡吗?”沈庭未神色有些复杂,“那张五十万的蹦床卡。”

        “五十万的……蹦床卡?”林琛诧异地看向自家老板,他倒是早就知道沈庭未在蹦床乐园工作,但自家老板这套追人的方式未免有些……过于落俗了。实在让他大跌眼镜。

        连诀端起水杯时不自然的动作让沈庭未有点想笑。他当然没敢真的笑出来,只若无其事地解释道:“我还要再工作一周才会发薪水……我想拿到薪水再辞职。”

        他认真地问连诀:“可以吗?”

        连诀总算分出一眼给他,放下水杯,起身时道:“随你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