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我找连诀。”

        “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前台的女孩看着眼前年轻漂亮的女人,对方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从穿着到举止都透露出一股端庄优雅的气质,一抬眼就注意到女人微微隆起的肚子,女孩心念稍动,但对方的话很快打消了她心中编织出的八卦猜测,也让她的表情很快作出变化。

        “我找我儿子还要预约?”余曼细长的眉尾微微挑起,脸上却没显露出不满。

        女孩一怔:“……儿子?”

        “嗯,我是他妈。”余曼对她笑了笑,见她神色犹疑,又很好心地补充,“哦,后妈。”

        女孩赶紧说:“啊,那您稍等一下,我去跟连总……”

        “不用。”余曼说,“他在忙?我等他一会儿就好了,休息室在哪里?”

        “我带您过去。”

        前台女孩引导着余曼穿过两个办公区域,走进一个明亮的会客室,让她在这里稍等一下,然后帮她倒了杯热水。

        从会客室出来,前台女孩先上楼去找了林琛。

        连诀在与合作方谈事情,林琛难得空出时间坐在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摸鱼看会儿游戏视频解说,听到有人敲门,眼角的笑意很快绷了回去,他正襟危坐,维持住自己冷酷专业的人设,说:“进来。”

        “林助。”女孩探了个头进来,张了张嘴想说话,又扭头看看外面,担心被人听到影响不好,还是走了进来。

        “什么事?”

        “有位余女士,自称是连总的……呃,后妈,在会客室等连总。”女孩有点犹豫,“我不知道她说得是不是真的,先上来问问你。”

        林琛皱了皱眉,低头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电脑上进度条还没过半的视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关掉电脑,说:“你先过去吧,我和连总说。”

        林琛敲了敲门,走进连诀办公室,俯在连诀耳边低声说:“陈太太来了。”

        连诀的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但原本随意摆在桌上的手却无声地叩了一下桌面,林琛对他说:“需要我先过去吗?”

        连诀说“不用”,让他先出去,自己等下过去。

        余曼在会客室坐了一会儿,转过头从透明的玻璃墙向外张望,打量着连诀的新公司。

        这间公司与连诀原本所在的风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比对的价值。余曼来时粗略地看了看,这里大概占据了三到四层,各部门也都分配齐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在连诀离开风决后的没几个月就在国内重新创立起一个新的企业,不难看出连诀的个人能力。

        她四处张望的过于明目张胆,以至于不时对上外面办公区域投来窥探的视线,余曼也正好坐得无聊,索性抱着狗起身,到外面去转转。

        连诀与合作方的负责人从楼上下来,正好看到余曼坐在一楼茶水间的沙发上,跟市场部几个女孩聊天。

        “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安静的博美,我家那只博美能叫得整栋楼都来投诉。”

        “我们家lulu很通人性的,它好像知道我怀孕了,所以现在变得好安静,也不那么爱闹了。”余曼摸着lulu的脑袋,笑意温柔,“不过它偶尔也叫,最近我只要不在它身边它就不放心似的,叫得家里的阿姨都受不了了,所以我现在走哪儿都要把它带着。”

        “是,我也听说过有的小狗特别灵,之前看一个国外的新闻不就是嘛,女主人发现家里的小狗突然不爱叫了,而且变得特别温顺,后来没多久,女主人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小狗好像真能感应到,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味道吧。”余曼想了想,说,“小狗对气味很敏感的,lulu就不喜欢我丈夫的味道,现在我怀孕了,它甚至都不允许我丈夫靠近我,可能是我丈夫看起来太不和蔼了。”

        几个女孩笑作一团,玩笑道:“好粘人啊,这是保护你呢。”

        “它是很粘人,我现在怀孕了不许让它上床,它竟然学会偷偷叼走我的袜子藏进它窝里。”余曼笑起来,“那天家里有阿姨打扫,一打开它的小窝,全是我丢了半只的袜子。”

        平时市场部的工作氛围就比较轻松,经常加班出差的也是他们,连诀虽说平时表面看起来不近人情,实则对他们的包容性很高,只要工作按时做完了,很少会管他们太多。

        几个人看到连诀,打了个招呼,稍稍有所收敛。

        连诀从市场部招呼了个闲在那里装样子的员工,叫人把合作方负责人送出去。

        余曼抱着狗从沙发上站起来,刚走到他旁边就皱了皱鼻子,抬手在鼻子前扇了两下:“你这坐办公室里谈生意还喝酒?”

        连诀难得感到无言以对,没有说话,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走。

        余曼跟在后面进了连诀的办公室,将门关好,就把怀里的小狗放了下来。

        小狗来到陌生的环境,鼻子贴着地面好奇地到处嗅,连诀皱着眉头看着在他鞋尖前嗅来嗅去的小狗,问余曼:“你来找我陈褚连知道吗?”

        余曼很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你走了,丢下风决那么大个烂摊子,”似乎是觉得沙发不舒服,她又从旁边拿了个抱枕放在腰后垫着,“现在他可没时间整天盯着我的动向。”说完又自顾自笑着补了一句,“只要到时候亲子鉴定孩子是他的就成。”

        “找我什么事?”连诀刻意地将椅子拖出很明显的声音,驱走了脚边的小狗。

        余曼没有跟他兜圈子,直言道:“听说你把别人肚子搞大了?”

        连诀抬起眼睛看着她。

        余曼轻易地读懂了他眼神里传达出的意思,赶紧解释:“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调查你。主要是你做得太隐秘了,你知道吗,这人就是越刻意地像藏起什么,就越容易露出马脚……你也不想想,陈褚连连你上学那会儿偷偷看心理医生都知道,怎么会发现不了你这一礼拜请一回的产科医生?”

        连诀的脸色不是太好看:“他想干什么?”

        “谁知道那个疯狗能干出什么事。”余曼从包里掏出手机,摆弄了两下,放在桌子上,见连诀坐着没动,柳眉一扬,不满道,“怎么,还等我给你送手里啊?你就是不看我也看看我肚子里你弟弟妹妹的面子上,你就屈尊降贵来拿一下。”

        连诀盯着那部手机看了几秒,才起身,走过去,弯腰将它拿起来。

        余曼倚在沙发里看着他,抚着肚子:“昨天有人寄到家里来的,我怕被老陈发现,就随便挑着拍了几张照片,你自己看看,心里也有点数。”

        余曼的手机相册里有几张照片,角度和像素都不怎么样,但能清楚地看到他在郊区的那间别墅的外景。有几张照片里是一辆白色的suv停在院门口,医生或是在下车,或是正往院子里走,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不同的,代表着照片不是同一天拍摄的。旁边还有一张没拍全的医生资料,只露了半个角,标注着医生所工作的私人医院与科室。

        再往后翻,连诀的手就顿在了屏幕上,这张照片可能因为天气原因有些过度曝光,但还是很清晰地拍到了沈庭未的侧脸——沈庭未在院子里浇花,手里拖着一条长长的水管,看起来很重,他微微弯着腰,因为姿势或是衣服的遮盖,肚子看起来没有异样。

        连诀不确定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看衣服猜测是刚入夏,那会儿沈庭未的肚子还没开始显孕,但他脑子里那根神经却仍然绷紧了——如果真是那么早之前的照片,保不准之后有人在拍。

        正凝眉思索着,他突然听到余曼问:“……你现在,经济有困难?”

        连诀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看着她。

        余曼扬着下巴朝他手里点了点:“怎么几个小情还弄到一块住去了,你也不怕后院着火?”

        连诀今天第二次被余曼说得无言以对,沉默着把手机还给她。

        “我也不是非要好心来掺和你们这些破事,主要是看你对怀孕那位这副上心劲儿,估计也挺想要的。”余曼也不在意他的沉默,收起手机,“可能是我肚子里也揣了个小玩意儿吧,来给你提个醒,反正你自己提防着点吧。”

        “嗯。”连诀看着她,极少发自内心地对人说,“谢谢。”

        “行了我走了……”余曼扭过头,在视线里寻着小狗的身影,“lulu?”

        话音还没落,就听见一阵滋滋啦啦的水声……

        连诀与余曼一同转过头,余曼的狗正翘起一条腿,对着连诀办公室靠窗的花盆,酣畅淋漓地……撒了泡尿。

        然后小狗放下腿,在那处嗅了嗅,欢快地朝余曼跑过来,扬着头邀功:“汪!”

        余曼面色尴尬,赶紧把它抱起来:“……那什么,它就做个标记,我回去就揍它。”

        连诀一时无言,半天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余曼抱着狗赶紧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又站住了,转过头对还杵着没动的连诀说:“哦对了,你留意着点陈旭,打你走了以后那小子来陈家比去他姥姥家都勤快,我估摸着那小子是憋了一肚子坏水正找处撒呢……”

        连诀抬起头,余曼对上他的视线,有点抱歉地说:“你这……好好打扫一下,多拖两遍地,没什么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