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91章 番外五·时间碎片(1)

第91章 番外五·时间碎片(1)

        -七夕节后-

        沈庭未醒来时看到的茉莉,确实是连诀找了很久才买到的。

        连诀在市区的几家花店寻找未果,经司机的建议去了外环的花卉市场。尽管距离他平时去公司的时间已经晚了许多。

        驱车赶到花卉市场的时候那里刚开门,里面的许多商铺外卷帘门还拉着,没有开始营业。

        连诀最后在一家破旧的小铺子里寻到了那盆小小的茉莉盆栽。

        它不精致也不昂贵,算上那个陶瓷的小花盆也才二十块。

        比起那束被他丢掉的玫瑰,实在算不上一份拿得出手的七夕礼物。

        连诀拿着那盆茉莉回到车上,司机将车发动,问:“回公司吗,连总?”

        连诀看了一眼腕表,说:“先回家。”

        沈庭未不喜欢玫瑰,但沈庭未会为了让他开心,将那束闻到就会生理不适的玫瑰从垃圾桶里捡回来,并且让它看上去比待在花束里更加娇艳和富有生机。

        连诀也不喜欢茉莉,但他也愿意为了哄沈庭未高兴,偶尔迟到一次-

        迟到了半个上午的连诀回到公司后,撞上迎面走来的林琛。

        林琛看到连诀,总算松了一口气:“连总,您终于来了,陆总已经到了,昨晚那份合同您看完了吗?陆总那边——”

        连诀的脚步顿了一下,昨天晚上沈庭未被他按在书房的画面一闪而过,而那份被沈庭未弄湿的合同似乎被他随手丢在了书房的椅子上。

        连诀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很快淡声说:“去重新打一份。”

        林琛愣了一下,连诀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窥探的视线,声音一沉:“还愣着干什么,两分钟后送到我办公室。”

        林琛这才很快说:“好的连总。”

        连诀径直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林琛看着他耳后泛起的薄红,内心暗自腹诽:

        重打就重打呗,至于生气成这样吗……?-

        自从七夕得知[琳琳跳山山]是个男人后,林琛已经装了很长时间的鸵鸟了。

        琳琳跳山山:晚上一起打本?

        全服第一帅2698:不好意思,今天要加班,改天吧。

        琳琳跳山山:出了新活动。

        全服第一帅2698:抱歉我在加班。

        琳琳跳山山:商城出了套情缘时装,做情缘任务加buff。

        全服第一帅2698:在加班。

        琳琳跳山山:送你了,有空上号领一下。

        全服第一帅2698:?

        全服第一帅2698:[撤回]

        全服第一帅2698:啊这……谢谢啊

        全服第一帅2698:[撤回]

        全服第一帅2698:收到。

        琳琳跳山山:1-

        孕中期-

        沈庭未开始发育以后每天胸口都很痛,甚至晚上睡觉时被连诀搂过来的胳膊无意擦过,都会让他痛得从梦里醒过来。

        连诀或许是怕碰到他的肚子,手臂环过他的胸膛,手抚在他锁骨与肩窝处那片削瘦浅陷的肌肤,侧臂半压着他的胸口。

        沈庭未的眉心痛苦地蹙起,眼中噙着薄薄一层雾气,微隆起的胸脯下宛若藏着细不可见的倒刺,被手臂轻压着的小丘如同被千万根针同时扎着,强烈的刺痛感让沈庭未连呼吸都紧了起来。

        他太痛了,忍不住拿开了连诀的手,手摸进自己的睡袍,抬手覆上自己胸前的软蕾丝,轻缓地揉搓以缓解这阵难忍的疼痛。

        沈庭未担心吵到连诀休息,嘴唇轻轻抿在一起,小声地调整着紊乱的呼吸。

        他的手忽然被人拨开。

        连诀不知是什么时候醒的,温热的胸膛隔着薄滑的丝绸睡袍紧紧贴合着沈庭未的后背,修长灵活的手指挑开那片柔软薄透的蕾丝布料,手掌代替沈庭未覆了上去。

        “想要?”连诀低沉的嗓音贴着沈庭未的耳畔响起,带着睡意未褪的沙哑,“怎么不叫我?”

        沈庭未眼中的湿雾未散,在黯淡的房间里盈着浅浅的水光,他轻轻抓了抓连诀的手腕,小声地怨他:“你碰得我好疼啊连诀。”

        连诀的手稍稍停了,撑起身子看着他,声音也清晰了少许:“疼?”

        沈庭未偏过头将半张脸埋进枕头里,声音很低,像是带着委屈地“嗯”了一声。

        连诀很快将手抽出来,唇贴着沈庭未的后颈,呼吸间带起灼热的细小气流,低声哄他:“好了,我不碰了,继续睡吧。”

        不等他的手完全离开沈庭未的身体,沈庭未忽然抬手抓住了他,闷声闷气地问他:“……你干嘛啊?”

        连诀看着自己的手被沈庭未重新拖到身前,有些好笑地问:“不是疼吗?”

        沈庭未转过身,好像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下,又很快错开眼,细瘦的双臂从睡袍袖口下滑出来,缠上连诀的脖子,眼中湿气更浓。

        “再帮我揉揉……”-

        十月十六号-

        林琛难得下了个早班,但他好像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

        他看着手机上相识九年的情缘又一次主动发来的微信,倒吸一口凉气。

        琳琳跳山山:我记得你在沂市工作吧?

        全服第一帅2698:是啊,怎么了?

        琳琳跳山山:我在高铁站

        全服第一帅2698:?

        琳琳跳山山:被大学同学鸽了,我现在不知道去哪儿

        全服第一帅2698:??

        琳琳跳山山: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在高铁站有点害怕

        全服第一帅2698:???

        全服第一帅2698: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比我小一岁吧

        全服第一帅2698:28岁,一个人,在高铁站,有点,害怕?

        琳琳跳山山:哥。

        全服第一帅2698:……

        全服第一帅2698:高铁站南边有个开封菜,等我二十分钟。

        琳琳跳山山:1-

        高铁站附近的停车位很难找,林琛在副近转了几圈,最终迫不得已将车停到了附近一家快捷酒店的收费停车场。

        如果放在七夕前,他想到要和琳琳跳山山奔现了,恐怕得激动地一整宿睡不着。

        如今,他心如止水地将车锁好,步行朝高铁站南广场的kfc走去。

        林琛第三次从街道旁的商铺玻璃的反光里确认自己此刻的形象时,才意识到自己也不全然是心如止水,其实他的内心还是对稍后的会面有那么一丁点隐隐约约的期待的。

        林琛看着玻璃反光中不清晰的自己。

        不错,高大威猛,冷酷无情,不愧是沂市第一帅269……啊不,就是第一帅!

        林琛轻轻吐了口气,垂在身侧的有些潮湿的手微微攥紧了些,又挺直了腰背。

        顺便在握紧拳头的同时,活动了一下在电脑前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脖子。

        ——毕竟他从幼儿园毕业后就再没打过架了。

        ——林琛在这一刻决定,今天务必要让这个骗了他九年的[琳琳跳山山]亲身感受一下什么叫沂市第二实验幼儿园一霸-

        这个念头在心里停留了不到五分钟。

        在电话拨通的那一刻,林琛就决定贯彻君子动手不动口的原则,留这个琳琳跳山山一条狗命。

        kfc门口那个修长挺拔的男人不紧不慢地接起电话,迈着长腿几步走到自己跟前,眉眼带笑,听筒与面前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嗨,2698。”

        林琛仰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在微信上臭不要脸地自称‘有点自闭才会玩游戏’、‘不善言辞才从不开麦’、‘常常遭到霸凌才害怕人多’以此来博得他的同情和谅解的临山。

        林琛后槽牙咬紧的声音传递上耳鼓,他用力地吸了一口气,面色阴沉地从齿缝中挤出一句:“嗨,琳琳!”-

        往停车场走的一路上,临山都没有问他要去哪里,或是要做什么。

        这副一切悉听尊便的德行,让林琛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点什么社交障碍,就不怕自己拐个弯把他卖了?

        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临山跟在他两步后,悠悠地叫:“2698。”

        林琛不甘示弱:“琳琳。”

        临山又叫:“2698。”

        林琛重复:“琳琳!”

        临山乐了:“2698。”

        林琛脚步顿住,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你幼不幼稚啊!”

        临山眼里带着笑意,抬了抬手,似乎是想揉他的头发。

        林琛在意识到这点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躲开了,临山便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他耸了耸肩,语气是显而易见地调笑:“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幼稚,哥。”

        林琛被他噎了一下,决定不再搭理他。

        临山从原本的跟在后面,变成了与他并肩-

        临山看了一眼面前的快捷酒店,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林琛。

        林琛莫名其妙地扫了他一眼,脚步没停,问:“干嘛?”

        临山却忽然勾住了他的脖子,嘴角扬起了一个很浅的弧度:“你和我想象里不太一样。”

        林琛的后背僵了一下:“等下——”

        下一秒他整个人被临山带得踉跄,被半拖半推得朝酒店相反的方向走。

        临山勾着他的肩膀,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侧过头俯在他耳边,沉声说:“还是算了,我不是找你约炮的。”

        耳边喷洒过来的灼热气息让林琛在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紧接着又在他的话音里头皮一麻。

        林琛不假思索地抬起胳膊,手肘朝临山的肚子怼过去:

        “操你大爷!你爹的车在那儿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