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3章 来自正规社团的邀请

第3章 来自正规社团的邀请

        纪明夜从纪禾骞家的楼道邮箱里鬼鬼祟祟地取出一封信。

        也没等打开,只是一回头就看到了纪禾骞,当场心跳漏了半拍,脚软了似的忍不住踉跄后退一步,两只手当即就往身后躲。

        “哥、哥你、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纪禾骞扯起一个森然的嘴角。

        “没、没什么。”纪明夜眼神躲闪,明显有些慌张,拼命想要藏起手里的东西。

        纪禾骞挑眉冷笑,“我还不知道你有我家邮箱的钥匙?”说完欺身上前。

        纪明夜有心想闪躲,可他现在哪里是纪禾骞的对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手里的钥匙就被纪禾骞一把夺了去,另一只手中的牛皮纸信封也一并被抢走。

        纪明夜一时没弄清楚纪禾骞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只是眼下事情败露,他也无心去想清楚这些,只能满脸煞白地看过去,像是被抓现行的小偷,不知所措。

        “纪禾骞……”纪禾骞瞥到牛皮纸信封上的收件人。

        这封信的归属显而易见。

        纪明夜喉咙滚动了一下,试图辩解:“哥,我其实……”

        “滚。”纪禾骞头也没抬,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

        纪明夜当场面红耳赤,快速逃离了现场。

        等纪明夜离开后,纪禾骞低头看了眼牛皮纸信封,前世他没有拿到过这封信,绝不是说历史被篡改了,怕是当年这封信确确实实被纪明夜偷走了!

        “毛病!”

        进了房间,顺手将房门锁上。

        纪禾骞将牛皮纸信封打开后,里面是一张邀请函,内容极其简单——【愿意接受新的人生挑战吗?等待你的到来。】

        最终署名——【P社】。

        “【P社】???”纪禾骞一脸问号。

        该不会这就是成人……礼吧???

        回过神后,纪禾骞神色古怪,甩开杂念细想了一番。

        “第九区好像是有这么一个超凡势力……只是他们怎么会给我写信?”

        想他前世的遭遇,根本没有机会和【P社】接触,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写信?

        他越发猜想这是他父母留下的成人礼……

        纪禾骞前世迫于三叔一家的压力,无奈离开第九区,对于这里的超凡势力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

        至于【P社】……他当年在第十三区因为某件事才有所耳闻,只是也并不熟悉。

        目光端详在手里的邀请函上……

        无声一笑。

        “有趣。真的是林子大了……”

        随后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将邀请函丢在了桌子上,负手转身离开。

        既来之则安之。

        片刻。

        他有所察觉,星纹浮现。

        【鸣人】吐出了一百多粒【血气丸】……“突突突突突!”

        纪禾骞用早早准备好的干净布兜装起。

        抓出一把,将一粒粒【血气丸】摆在面前端详,比起当年售卖的【血气丸】要精纯太多了。

        随后这些在【永夜】被炒出高价的药丸就被他一个接着一个丢进口中,吃的嘎嘣脆。

        “身体好才吃嘛嘛香。”

        【体质+0.2】……

        【体质+0.2】……

        靠躺在摇椅上,纪禾骞也没去想【P社】的事,只是沉浸了会当年在第十三区大杀四方的雄伟身姿又难免感慨一叹,“当年就是太高调了,才最后被人摆了一道……”

        一边吃着糖豆似的【血气丸】,一边又将买回来的【六味地黄丸】轻车熟路地填充进推演罗盘内。

        心里也感慨。

        推演罗盘到底是没有成长起来,容纳有限,不能将其他药品混合推演,不然他就省事多了。

        咂巴了下嘴,纪禾骞又抓了一把别人可望不可求的【血气丸】,“五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愁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说着又喝了五管【天露】……

        【精神力+0.2】!

        【精神力+0.2】!

        【精神力+0.2】!

        【精神力+0.2】!

        ……

        面板上这时候闪出【六味地黄丸】的推演提示:【推演时间:8小时】。

        纪禾骞在摇椅上慵懒躺着,直到吃饱了他这才起身开始布置家里的陷阱。

        【永夜】时代,除了可怕的污染源怪物,人心更是可怕。

        前世的那十年间靠着这份小心,他不知道多少次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来。

        等忙完这些,倒在床上他便昏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最后还是被一阵音乐给惊醒。

        在【永夜】之中养成的习惯,让他下意识双眼一睁,猛地坐起身子,目光谨慎的环顾四周。

        等到想起一切后这才浑身放松了下来,揉着眉心看向枕头旁,手机屏幕此时一闪一闪的亮着。

        在【永夜】手机就是废铁,十年没有再碰过,眼下心里还有些惊奇。

        拿在手里,扫了眼来电提醒。

        是三叔的电话。

        停了两秒钟,他这才接起。

        接通后,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三叔热情的声音,仿佛隔着屏幕都能看到三叔脸上堆起的笑容,“小骞啊,你三婶今天刚炖了乌鸡汤还有羊排……自从你父母去逝后,咱爷俩也好久没聚聚了,现在就过来吧,菜都弄好了就差你了,陪你三叔喝两杯……”

        纪禾骞沉默少许,片刻后才想起来,当初似乎是有这么一通电话,不过去了之后却是和三叔一家闹得很不愉快,但是此时他已不是十年前的他了。

        眼下肚子又咕咕咕叫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推演的次数太多,眼下饿的前胸贴后背。

        至于三叔一家的那点小心思,早已经被他看穿。

        何况,还有什么比起纪禾骞对他一家知根知底更可怕的呢?

        这饭不蹭白不蹭,便一口应下了。

        一想到乌鸡汤这种大补之物,他恐怕十年未曾再吃到了,挂了电话他便匆匆起身。

        走了两步才想起昨晚上推演的“神丹妙药”。

        星纹打开,漩涡浮现。

        果不其然。

        【鸣人】一大早怒喷数十粒小药丸,转眼将布兜填满。

        纪禾骞抓出一把,竟然还热乎乎的。

        服下一把,滚滚精气在呼吸推动间,流转于周身百穴之中,浑身处于某种玄妙空灵的状态。

        面板闪过一行行提示。

        【体质+0.33】!

        【体质+0.33】!

        【体质+0.33】!

        ……

        “六味地黄丸,让男人更男人。”

        心满意足地咧嘴笑着,纪禾骞带上一部分药丸留着路上吃。

        剩余的药罐分别藏了起来。

        一些容易找到的地方藏的大部分都是毒丹药罐,以防不测。

        忙完这些,他脱了身上因出了汗有些发酸的短袖短裤,用最快的速度冲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下楼。

        一到三叔家,就看见大厅桌上摆放着一桌好菜,竟然还有一大盘切得大块的羊排,撒放着孜然粉,香味无比勾人。

        “来来来,快坐。”纪老三满脸笑容招呼着。

        纪明夜躲在后面,似乎是因为昨天的事根本不敢抬头看过去。

        纪禾骞几乎就没怎么客套,打了个哈哈便坐下开吃。

        飘荡了十年,哪怕后来成为了人上人也不曾享用过这等“大餐”。

        那时候【永夜】之下兵荒马乱,寸草不生……他所在的第十三区地理位置更是不好,能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都算奢侈的了,更何况是眼下这满眼荤菜。

        也着实是让人眼馋。

        吃饭不免有些豪放起来。

        也许他自己没有觉得,但在三叔三婶以及纪明夜的眼里,却十足像个三天三夜没吃东西的饿鬼。

        一家人面面相觑的看着。

        纪禾骞头也不抬,只是不停的狼吞虎咽,一大盘的熟牛肉几筷子下去就少了三分之一。

        三婶看的心疼,没好气地瞪了纪老三一眼,似在埋怨。

        纪老三干咳一声,也是没想到纪禾骞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那副乖巧模样怎就一点踪影不见了?

        当年纪禾骞父母还在的时候,两家人平日虽有走动却也不亲,对纪禾骞这个侄子更是半点好感都没有,要不是这次为了房子以及“成人礼”,也根本不会赶紧将他叫到家里来好饭好菜的伺候。

        三婶示意纪明夜也赶紧吃,这么好的肉菜不能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可纪明夜根本不敢去夹纪禾骞面前的那些菜,就生怕纪禾骞护食连他一起给吃了,埋着头默不作声。

        三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立即冲自己丈夫使了个眼色。

        纪老三见状,再次干咳一声,转过脸对纪禾骞道:“小骞啊,其实今天来叔也是想跟你说点事,顺便和你一起吃个饭……”

        见纪禾骞头也不抬扒光一碗饭,纪老三脸都抖了一下,干笑道:“咳,饭还够吗?不够让你婶再给你盛一碗?”说完便做势要起身。

        纪禾骞终于抬起头,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随即看了两人一眼。

        知道着两口子的想法,心里也来了盘算,便人畜无害地笑着道:“三叔你有事就直接说吧。”

        纪老三见状便放下了碗,笑呵呵说道:“是这么回事,你爸妈还在的时候跟我提过几次,说是你家那六十多平的老楼年久失修,又经常停水停电没人管,就想给你换个住处……“

        趁着纪老三讲话空档,纪禾骞又拿起筷子夹了盘子里剩的排骨吃着,边听边打发着时间。

        “那会你妈经常跟你婶聊这事……”

        三婶接腔:“可不是,你妈说你在老房子这边住的不习惯,所以让我帮她留意了下有没有要买房的,说是到时候联系她……”

        “我妈说的?”纪禾骞抬眼问道。

        当年他没有先发制人,三叔三婶的说辞可不是这样的。

        被他这淡淡的目光扫了眼,三婶心中顿时打了个突。

        难免心头也犯嘀咕。

        不知道怎么回事,老觉得眼前这个不讨喜的侄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看着有点陌生,被他这眼神随意一看,心里竟还有点畏惧。

        但是一想到纪禾骞现在不过一个毛头小子,如今父母也已经不在,这些事她说是就是,难不成纪禾骞还能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

        想着就又正了正脸色。

        直接点头道:“当然是你妈亲口说的,三婶还能骗你不成?那都好几年前的事了,三婶也就是心疼你,所以一直挂记在心里。但那时候没人想要买老楼,所以事也就这么搁下来了,谁知后来你爸妈居然出了意外……”

        说完便哽咽了一句,低头用手指抹了抹眼角,三叔在旁边安慰的拍了拍她后背,忧心忡忡的叹口气。

        夫妇俩一唱一和,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

        这期间,纪禾骞倒是又吃了不少肉,才终于等到两人进入正题。

        俩人想要入手他现在住的老房。

        卖不卖?

        纪禾骞当然想卖,这时候他正急缺钱,只是现在掌握主动权是他,贸然松口只会被纪老三这一家人抓住机会狠狠“敲诈”。

        喝了口汤才随口问道:“三婶准备出多少钱?”

        对面两口子顿时对视一眼,三婶试探道:“十五万块钱怎么样?”

        似乎是怕纪禾骞拒绝,又急忙解释说:“也不是婶故意欺骗你,你也知道老楼面积小,而且环境装修方面不能跟新房比,所以十五万买那你手里那个二手的老楼,价钱很优惠了,你爸妈不是还偷偷给你留了家底吗?说是什么成人礼……你到时候再自己添一点就能在商贸那边买套大新房了……”

        纪禾骞微微收起了笑意,也不反驳,停顿了下才道:“楼本来是没打算要卖的,不过三叔三婶难得跟我开一次口,这样吧,晚上我回去后再考虑一下……”

        “这还考虑什么,就是一句话的事,你买新楼,婶也会帮你找的……”

        三婶不快,正说着,却被一边的纪老三拉住胳膊瞪了一眼。“卖楼的事又不是小事,怎么也得让小骞好好想一想……”

        说完便转头冲纪禾骞又笑道:“没事,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三五天的时间慢慢考虑,无论是卖还是不卖,只要给我们个答复就行。”

        纪禾骞点点头,直接站起身,眼下饭也吃了话也说了,是时候该告辞了。

        纪老三却忽然又道:“小骞,你愿不愿意来我家?你爸妈不在了,我这个当叔叔的实在不忍心看你一个人在外,你要是愿意,就来我家,我待你如待亲儿子。”

        纪禾骞扭头就走。

        纪老三见状不好再强求,只是望着他的背影,满脸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