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6章 我问你答系列游戏(求推荐求收藏)

第6章 我问你答系列游戏(求推荐求收藏)

        如果再给郑浩一次机会,他一定会一句废话都不说,直接杀进去,将纪禾骞一番严刑拷打,逼问出丹药的由来后再杀人灭口。

        也就不至于眼下阴沟里翻了船。

        等他幽幽醒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光着身子泡在水池里,嘴巴被胶带粘上,缠绕了七八层,整张脸都被勒的有些变形。

        这水池也不知道被加了什么玩意,绿油油的泡沫不断荡漾,让人忍不住想到融化在水里的毒丹。

        郑浩两只手被胳膊大小的铁链绑起来,吊在半空。

        他也不知道这纪禾骞怎么会在家里备上这种铁链子,心里像是草了狗一样难受。

        更致命的是,他两只手腕上的血管都被切开一寸长的口子,上面紧紧结扎着皮筋,血水正在不断溢出……

        随着痛觉恢复,他急忙挣扎。

        可不知道怎么地,浑身力量就是使不出来,更别提超凡力量了。

        “呜呜呜——”

        他双眼惊恐地瞪着纪禾骞,迫切想要说些什么。

        他这回是真怕了。

        纪禾骞看着年轻,可心思歹毒,手段诡谲,碰到这种人他真有可能丢掉性命。

        “呜呜呜呜……”

        纪禾骞满脸淡漠地坐在他面前,头也不抬,手里抓着一张布帛,仔细观阅着,这份冷漠让郑浩心底再次一沉,他曾经在一种人身上见识过这种气质。

        【P社】秘密培养的精英杀手!

        这帮人杀伐果断,向来是被安排处置组织最为棘手的问题,无所不用其极,灭口都是家常便饭,所到之处可谓是寸草不生。

        可这纪禾骞才多大,就算是被他爹妈培养也不至于如此吧!!!

        郑浩一时间心乱如麻。

        而纪禾骞手里的布帛主人也正是他。

        倒是稀奇,这布帛里记载的是一门灵魂禁术,将死去的强大凶兽炼制成宿主专控的【转生兽】,这对于精神力的要求极为严格,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反噬。

        纪禾骞没料到这傻缺手里竟然还有这等禁术,前世他也只是有所耳闻这禁术的强大。

        将来【永夜】降临,若是能炼制出【转生兽】,也是一大助力。

        扬起布帛,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郑浩:“看你这寒酸样,没练过吧?”

        郑浩倍感耻辱:“呜呜呜。”

        这位自称来自【P社】的送信人身上除了这张布帛外,还有五片涂上毒药的暗器以及一个铁匣子,至于钱财、药丸都不在身上,这布帛他也只是偶然获得。

        纪禾骞将布帛仔细收起,手里抓着二阶【杀猪刀】,直视郑浩:“我的药丸是你偷的吧?”

        郑浩疯狂摇头。

        纪禾骞见状“呵”了一声,淡淡道:“你否不否认都没关系,按照你现在的出血量,要不了十分钟,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休克,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死亡。”

        郑浩满眼惊骇不断挣扎:“呜,呜呜,呜呜呜……”

        纪禾骞无动于衷。

        但凡经历过【永夜】的人,又岂会是善茬。

        “现在我问你答,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想死你就继续挣扎,这一层只有我家,没人听得到你的声音。”

        郑浩停止了挣扎,双眼恐惧,满是求生欲地看着纪禾骞。

        “你是【P社】的人?”

        郑浩闻言疯狂点头。

        纪禾骞又问道:“【P社】都是你这种不要脸的人?”

        郑浩浑身一僵,惨白的脸上尽是羞耻,要不是现在受制于人,他绝对会把纪禾骞碎尸万段。

        迟疑了下,摇了下头又赶紧点了点头。

        纪禾骞面无表情:“你一个人来的?”

        郑浩点点头,忽然一顿,赶忙摇头。

        纪禾骞笑了。

        手里的杀猪刀很不客气地怼了过去,“说谎话可不是什么好孩子哦。”

        郑浩喉咙一滚,瑟瑟发抖。

        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像纪禾骞这么丧心病狂的人。

        纪禾骞:“身上有钱吗?”

        郑浩疯狂点头,很是用力,满是求生欲。

        “想杀我吗?”

        郑浩下意识点头,低头的时候忽然浑身僵住,抬起头满脸恳求。

        纪禾骞把玩着杀猪刀,“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知道你是超凡者……”

        胶带被割破,郑浩终于可以大口呼吸,急切恳求道:“别杀我,只要你放了我,从此以后我保证……”

        “给你机会你就是跟我说这些废话的?”纪禾骞目光扫过去,“谈谈吧,说说【P社】,你们的资源怎么样?战备储蓄有没有达到二等序列,除了你们社长,现在的精英配置是什么?”

        纪禾骞问的很细。

        他在对比,对比当年在第十三区的组织。

        既然重新开局,他肯定优先选择资源更丰沃的那一个。

        前世在十三区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他太清楚资源的珍贵了,不然也不会空有金手指最后落个身死的结果。

        听了他说这么多,郑浩当场便浑身僵硬起来。

        瞪大了眼睛,好似不可置信地看着纪禾骞。

        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就算是纪禾骞的父母来自【P社】,可他父母的级别又怎么可能会接触这么多,这其中有些东西哪怕是他都无法知晓。

        “你……”他有心想问,可抬头看到的却是纪禾骞犀利森然的眼神,到嘴边想问的话硬生生被吓得咽了回去。

        到底是屈服于纪禾骞的狠辣,他咽了下口水,涩声道:“你问的太深了,很多事以我的级别也摸不到……不过我还是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

        两人一问一答间,气氛倒是终于松动了几分。

        郑浩忍不住开口:“每年【P社】都会专门给内部人员的子嗣发布邀请函,你就是其中之一,邀请函不代表是正式加入【P社】,只有通过选拔的人才能正式进入,你……你跟那些人不一样,他们很少有人敢像你这样独自蜕凡还能成功进阶,所以你将来势必会进入组织。

        我看过你父母的资料,三年前你父母奉命前往第十一区调查【污染源】,之后便离奇失踪,我觉得他们或许没死,你如果像找到你父母,我完全可以帮你,我在组织内的级别怎么说也比你高,能够看到的资料也比你多,不是我诓你,这一次你放过我,三年之内我必然可以帮你找到你父母……”

        纪禾骞敛起视线。

        在别人看来,他只是三年前才失去了父母。

        可事实上,他已经失去了十三年。

        这十三年间他可都是一个人在外颠沛流离,对于父母的感觉说实话他真的已经淡忘了许多,但那种来自血脉的亲情还在。

        只是郑浩口中的保证对他来说就是一句屁话。

        别说三年,这五个月后世界就会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