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7章 敢不敢给我也吃一口(求收藏求推荐)

第7章 敢不敢给我也吃一口(求收藏求推荐)

        打开铁匣子,里面置放的是一个漆黑的圆球。

        “这是什么?”纪禾骞抓出圆球。

        郑浩满脸“虚弱”,“我可能快要死了……”

        纪禾骞目光冷淡的看着他,“别装,这毒性的效果我知道,以你的实力再撑一个小时都没事。”

        郑浩一愣,忽然反应过来,那叫一个恼羞成怒。

        草!

        “那你之前说不出十分钟我就会死?”

        纪禾骞没吭声,只是像是在看一个傻子,目光平静。

        郑浩被盯得满脸羞恼。

        苍白的脸色竟然隐隐犯了点红润。

        卧槽!

        “我堂堂超凡者竟然——”

        没等说完。

        “这是什么?”纪禾骞冷冰冰的再次问道。

        郑浩内心憋屈地收回后面的话,敢怒不敢言,讪讪道:“……【虫蛊】。”

        “连保养都不会,难怪我没认出来……”纪禾骞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却微微弯起,心里有了新的想法,也不忘打趣:“没想到你看起来穷酸,居然连【虫蛊】也能搞到,花了不少钱吧?”

        说着抓住这【虫蛊】,五行元素在精神力的裹挟下疯狂冲入黑色的圆球之中。

        郑浩扯了扯嘴角。

        这【虫蛊】是他花费了大价钱才勉强得到,本想配合那门禁术将来竞争高级职位,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谁知道还没等捂热就被纪禾骞蛮不讲理的抢了去。

        看的他是肉疼又恨得牙痒痒。

        虽是不忍直视,但忍不住还是说道:“这蛊是【种心蛊】,你现在才刚刚蜕凡,精神力还不稳,根本不可能炼化它,就算是我……”

        没等说完,后面的话就戛然而止。

        就看见纪禾骞手中犹如化石的【种心蛊】居然活了过来。

        郑浩再次惊掉了下巴,瞪大着眼睛,像是看见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卧、卧槽!”

        他修炼了多少年,纪禾骞才修炼多少年?

        一个刚刚蜕凡的雏儿居然……等等!

        他怎么知道炼蛊的口诀?按理说这些口诀都绝对不会是寻常人可以接触的东西!

        郑浩一脸惊疑,半张着嘴巴无法解释。

        据他所知,纪禾骞父母三年前便失踪,就算是没出事前,也是很少陪伴纪禾骞,更别说教导他修炼了。

        可你看这小子,哪里像个修炼的雏儿?!

        不会是被什么老怪物借尸还魂了吧!

        卧槽!

        郑浩心头一惊。

        他看着纪禾骞的举止,确实半点都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稚嫩,经验老练毒辣,简直就像是处决过太多人以至于麻木的老怪物。

        吞咽着口水,心里惊骇。

        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屋内忽地光芒一闪,郑浩再次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纪禾骞召唤出来的星纹。

        “卧、卧槽,这又是什么!!!”

        郑浩突然感觉自己这么多年形成的世界观在纪禾骞这个毛头小子的面前一次次分崩离析。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今天是真的真真真特么的开了眼。

        纪禾骞没理会他,而是将刚刚炼化的【种心蛊】送进了推演星盘内。

        【炼化时间:30分钟】!

        看到这个时间,纪禾骞微微松了口气,若不是他提早炼化,恐怕推演的时间就不止这些了。

        刚刚炼化可是将他全部的元气耗尽,就连精神力也亏损了些。

        当着郑浩的面,丝毫不避讳,一把一把丹药往嘴里送,吃的嘎嘣脆。

        “卧槽了!”郑浩差点跪地。

        尼玛的!

        这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纪禾骞大把大把吃药丸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

        吞咽了下口水……

        【淦,我也好想吃。】

        可这话郑浩不敢当着纪禾骞的面说出来,生怕这家伙现在就不耐烦地用杀猪刀宰了他。

        眼见纪禾骞的状态快速恢复,甚至还有暴涨的趋势,郑浩惊的下巴都快接触到地面上了。

        世界观碎裂一地。

        他就从来没见人实力增加的这么快过!

        不过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心里琢磨了半天,到底是没忍住,好奇问出了声。

        憨憨道:“为什么你吃这些药丸没事,我吃就有事……”

        纪禾骞瞥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大把大把吃着药丸。

        郑浩见状,心头更加崩溃。

        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无力地倒在水池里,看着纪禾骞不断变强的气势,表情逐渐狰狞、扭曲……直至奔溃麻木。

        “你还是人吗?非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对我!”

        “闭嘴!”纪禾骞皱眉呵斥。

        郑浩满脸委屈,甚至憋屈。

        从他遇见纪禾骞开始,就没发生过一件是他可以解释的通的事情。

        比如那些小药丸……为什么偏偏他吃了就出事,纪禾骞却没事?

        为什么他吃了实力受损,纪禾骞却不断变强?

        还有那个星阵!

        这都特么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什么我从来就没见过?

        “张嘴。”

        忽然,纪禾骞出声。

        郑浩下意识张嘴。

        就见纪禾骞抬手将什么东西塞进了他嘴里。

        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赶忙想吐,可嘴里的那东西像是活物一般,速度极为敏捷的钻进了他肚子里。

        郑浩满脸再无一丝血色,害怕的浑身颤抖。

        抬起头,结结巴巴道:“你、你刚刚喂我吃的是……”

        他满脸惊骇,想到了某个不可置信的事实。

        纪禾骞一句话直接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种心蛊】。除非你现在挖掉心脏,不然从今以后,我要你死,谁都救不了你。”

        郑浩彻底傻眼,看着纪禾骞就像是看一个来自深渊的恶魔。

        对于纪禾骞匪夷所思的手段也到了完全看不透的地步。

        【种心蛊】那么难炼化都被他炼化了。

        郑浩想不懂。

        只觉得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不是你求我别杀你的吗?”纪禾骞顺手将那布帛也丢进了【鸣人】。

        郑浩哑然,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他是怕死,可现在他根本看不透纪禾骞,被这个恶魔控制恐怕比死更可怕!

        “噌——”

        杀猪刀拔起,郑浩脖间忽然乍凉。

        他一顿。

        一动都不敢乱动。

        “那你可要确定好了,到底想死还是想活?”纪禾骞满脸淡漠,似乎只要郑浩点点头说想死立马就手起刀落。

        郑浩几乎快要崩溃哭了,带着哭腔喊道:“活活活,我不想死。”

        三十多岁的老牌超凡者被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年轻折磨的要死要活痛哭流涕,也就独这一份了。

        纪禾骞缓缓收刀,淡淡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

        郑浩抽噎了下,望去,脸上只剩下敬畏道:“……知道。”

        “说说。”纪禾骞漫不经心地问道,顺便看了眼面板,【推演时间:15小时】

        “你想进入【P社】,如果有我帮你,你势必能够快速提升,还有你父母的下落,都需要我配合你……”郑浩渐渐平复了下心情,他忽然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面前这个恶魔手段诡异。

        他今天的结果无非两个。

        要么被杀,要么被种蛊活下来。

        纪禾骞连星纹都不屑遮掩,就已经说明了郑浩的处境。

        眼下他说完,纪禾骞也没说对不对,起身丢来了一粒药丸。

        郑浩面色讪讪地接在手里,却不敢吃。

        纪禾骞没好气道:“你流血过多,再不吃,连我都救不了你。”

        “可能我体质不适合这丹药,吃了总感觉像是中毒了……”郑浩还是不敢吃。

        纪禾骞看他就像是看傻子一样。

        这种人究竟是怎么在第九区存活下来的?

        要不然【种心蛊】取出来换个人吧……

        到底还是直接上手将药丸塞进这家伙的嘴里。

        郑浩像是做了极大的心理建设,紧闭双眼,等待心脏撕裂……这一瞬间他想了好多事,比如远在家乡那个笑起来特别好看的女孩,虽然已经嫁为人妻……

        正想着,忽然身上传来暖流,之前被毒性麻痹的身子渐渐恢复了几分。

        “咔嚓——”锁链打开。

        纪禾骞随手扔来一套衣服,“毛巾在旁边,赶紧穿上滚蛋,记得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郑浩忽然恢复自由,僵住半响。

        直勾勾地盯着纪禾骞。

        纪禾骞爷不惧,目光淡淡地看着他,手里提着杀猪刀,“我给你杀我的机会,你敢要吗?”

        郑浩吞咽了眼口水。

        “需要我做什么?”到底是畏惧地低下头,神色悻悻。

        他也不傻。

        哪怕他现在修为比纪禾骞高明,但眼下他被种了蛊,纪禾骞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生死不能。

        “按照这份药单,去收购一批,尽量低调点。”纪禾骞拿起笔快速书写。

        郑浩没敢偷看,心里却惴惴不安,忍不住头瞄了眼。

        他看起来好像不会给我钱的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