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在线阅读 - 第13章 营救(求推荐求收藏)

第13章 营救(求推荐求收藏)

        一大早,天色终于放晴。

        老楼住户里的一群人都站在楼下交头接耳,说着昨晚听到的动静。

        有人说听到了类似野兽的声音特别吓人。

        六楼住户立马附和,说是打雷的时候就有听到一些怪声,声音很大。

        七楼的住户也说,好像听到了楼顶那里发出了一声巨响,他家里养的土狗当场吓的逃窜,边逃边嗷嗷嚎叫。

        七楼对面的住户疑神疑鬼说是楼房里出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当然也有人嗤之以鼻,完全不相信。

        只是五楼那一家人脸色难看,默不作声地上了楼。等回了房间,小孩妈便紧张问道,“昨天那畜生尸体你到底扔了没有?”

        小孩爸面色也有些不自然,“我扔了,但是后来去看,东西没了……”

        “没了?”

        “它自己长腿跑没了?”

        “要不……我们搬家吧?”

        就在两人神神叨叨的时候,纪禾骞却在大清早已经孤身离去。

        “老板,这回是我大意了,我也没料到六子会在西城区有仇敌,昨晚打他电话就没打通,也是刚刚突然找我求救,我现在在特管局作战会议室,一时半会脱不开身……”

        纪禾骞抓着电话,“少说废话,他现在在哪?”

        就在今早,郑浩忽然打来电话,说是那批药品出事了——负责送药的六子陆泓在途中遭受埋伏,现在人和货都失踪了,损失了点定金不重要,重要的是陆泓这个人。

        此人手中掌握了一条低价药品的线,他若是出事,纪禾骞再想低价买药只能另寻他人,这其中的时间成本太大。

        郑浩无法脱身,纪禾骞便亲自出马。

        “现在过去了三分钟,在奇罗山附近……听他声音,应该受了伤。我最快三十分钟后才能脱身,到时候我去接应你们。”郑浩也担心。

        如果纪禾骞死了,那他体内的【种心蛊】也会被引爆,到那时候他只会跟着陪葬,但这一次的作战会议连西城区的那位都出面了,他作为代表之一根本走不开。

        纪禾骞挂了电话,招了辆出租车。

        一进去便开口,“去奇罗山,急事,要快。”

        随后将身上的牛皮包放在一侧便开始闭目养神。

        司机通过车镜瞥了纪禾骞一眼,脚踩油门,车上放着动感音乐。

        嘈杂中,纪禾骞忽然睁开眼。

        低头看着脚边的黑色蛇皮袋……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挣扎。

        伸手打开铁锁。

        从里面钻出一只全身漆黑的幼崽,好似黑猫。

        此时正瞪着一双虎目,充满敌意的盯着他。

        嘴角龇起,身后抵在座椅后背,一只爪子悄悄探在外面,压在包上,身子和头颅逐渐压低,好似在防备纪禾骞,也仿佛随时准备趁他不注意便窜去咬断他的喉咙。

        这小东西若还是刚浴火重生的究极状态,纪禾骞此刻或许还有些紧张。

        但眼下不过才幼崽大小,就算现在长齐了口牙,也不具备多少威胁。

        眼下纪禾骞已经将它炼制成伴生兽,哪怕它不情愿,但只要催动禁术就可以下发命令,这小东西再不情愿也不能违背纪禾骞的指使。

        只不过它现在尚小,还未成熟,纪禾骞也不愿多费心神去控制这样一个不具备杀伤力的伴生兽。

        只是这小狮虎本就是怨气凝聚,所以对于外界充满了仇恨。

        今早在家中,纪禾骞稍不留神,它就直接逃离。

        幸亏是小东西不识路,一头扎进了厨房,不然真要是逃了出去,恐怕惹得祸事会不小。

        当时找到它的时候,这小东西的嘴里叼着一块肉,说什么都不肯松口,纪禾骞亲自将手递过去,他都不肯松口。

        换作之前,纪禾骞敢伸手,它就敢咬下去。

        望着这小东西奶凶的样子,纪禾骞托腮沉思。

        根据《兽魂转生秘术》上的记载,兽精是凶兽返祖的精华凝结所成。

        如今这头幼年狮虎兽已经借助兽精的力量涅槃重生,等到其魂魄与兽精彻底融合后,就能够直接接受返祖后的全部传承。

        禁术之所以称之为是禁术,就是因为太过逆天。

        传承究竟是什么,纪禾骞也不清楚,不过这不妨碍他期待这头小狮虎兽的成长,若是成长起来,以后无疑是他的一大王牌。

        至于这小家伙的叛逆,免不了要用手段调教。

        小狮虎兽还在龇牙,龇累了自己伸舌头舔了舔,再继续龇。

        纪禾骞一动不动,它也一动不动。

        出租车一个急停。

        小狮虎兽猝不及防撞在纪禾骞的腿上,急忙退后,结果身子不受控制,再次撞了过去,还以为是纪禾骞又施了法,抱着那小腿就要咬下去。

        纪禾骞黑着脸一拳头捶下。

        下一秒将震晕过去的小狮虎兽重新提溜进包里,重新上锁。

        没多久车子停下,见纪禾骞提包准备下车,司机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伙子,你要是去山里的话最好别往深处去,前两天说是死了人,到现在都没抓到凶手,也有人说是有什么怪物,你一个人小心点,能别去就别去。”

        纪禾骞道了声谢,还是钻进了奇罗山内。

        司机见状,摇摇头,“又是一个不信邪的。”

        ……

        “李谦,确定是这里吗?”

        “确定,这里还有血腥味,他受了伤跑不了多远……不过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破庙?“

        “可能是以前遗留下来的,小心点……”

        “嗯。东西拿到后,要留活口吗?”

        “不用。”

        奇罗山内有一座破庙,庙前闯出两个气息彪悍的汉子,左侧哪个手里拎着开山刀,右侧那人手握长弓,身后背着箭囊,两人并排踏入破庙。

        破庙内蛛丝随处可见,后侧屋顶破开一个大洞,阳光暴冲而下,清晰可见无数灰尘颗粒漂浮再半空中,而地面上确有痕迹。

        王驰和李谦相视一眼,纷纷握紧武器,颔首示意。

        李谦伸手示意了左右两侧,暗示两路走,王驰点点头,静悄悄的抓出箭羽,搭弦前去。

        两人慢慢靠近。

        整个破庙死寂无比。

        忽然门口处传来一道轻微的动静,王驰第一时间喊道:“我去追!”

        说完,身影就冲向庙门口。

        一出庙门口,不知道哪来的阳光尤为刺眼,王驰只觉得满世界充斥白光。

        明明阳光再东面才对,怎会出门迎面就照到阳光?还刚好照到他的眼睛?

        王驰下意识抬手。

        “噗嗤——”